矛盾中文 - 网游竞技 - 妻妾同娶重生后我当场改嫁渣男他爹在线阅读 - 第52章 脑贼

第52章 脑贼

        战阎厉声打断:“母亲可知道今日脑贼之事传出去,会造成多严重的后果?他们会以为我战义候府的门户太松!”



        战老夫人面色青白难看,她下意识掐了掐楼老夫人的胳膊,让她赶紧想办法。



        楼老夫人此时却已经紧张的流出汗水,万一战阎下令搜府,那她的丑事可就要暴露了。



        不行,她得赶紧把人给打发走了。



        她再没迟疑,迅速说道:“阎儿啊,我身体有些不适,就先回去休息了!”



        她也顾不得战老夫人幽怨的眼神,脚底下抹油,直接溜了。



        战老夫人暗骂她一声老狐狸,面上却露出不安的笑容道:“阎儿,你不是也劳累一天了,先回去休息,这内宅之事,母亲处理就行!”



        战阎皱眉瞪她一眼,刮的她遍体生寒。



        可无论如何她都得保住战玉啊!



        那是她亲孙子!



        她硬着头皮又开口:“说到底,咱们战义候府也是功勋之家,没道理让这点子龌龊事坏了门楣,你还要在朝为官,得爱惜自己的官声,你莫要沾染这些,林怡琬,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侯爷带回去!”



        不容置疑的命令,带着对林怡琬袖手旁观的埋怨。



        林怡琬诧异的眨眨眼睛:“夫君?是我脑子不好用吗?我怎么听不懂老夫人话里的意思?咱们战义候府的门楣,以及你的官声跟惩治贼人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贼啊!”



        “噗!”玲儿一个没忍不住,直接爆笑出声。



        就连战义候都忍不住弯了唇角,这小丫头,论起死人不偿命的本事,她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瞧瞧母亲那张脸,都堪比锅底了。



        他迅速收敛了情绪道:“母亲多虑了,不过是查个贼人,能对官声有什么影响?倒是你这般推三阻四,可还有别的隐情?”



        一句话顿时惊出战老夫人满身的冷汗,她忙不迭摇头否认:“没有,这事跟我没关系!”



        战阎冷冽开口:“既然没关系,那就让儿子处理此事,把家贼和外贼一起惩治了!”



        原本戴着蒙面的战玉几乎站不稳,他靠在陈兰芝的身上,满脸焦灼不安。



        这可如何是好?



        父亲发现是他之后,肯定会很生气的!



        就在他惴惴不安的时候,影一已经朝着他走了过来。



        咚咚咚,战玉几乎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不行,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他再没迟疑,猛然抓住身边的陈芝兰,朝着影一就用力丢了过去。



        “啊!”陈芝兰发出一声剧烈惨叫,顺势张开双臂,试图抱住影一。



        影一怎会让她如愿,抬脚就将她给踹翻在地上。



        这一脚用了七成力气,直接把她给踹的翻白眼吐血了。



        战玉得了机会逃窜,直奔自己的院子。



        战阎毫不犹豫命令:“紫儿!”



        紫儿腾空而起,伸手抓住他的后颈领子,将他整个提了回来。



        “放开我,贱婢,你放开我!”盛怒的战玉腾空挣扎,不断嘶声咆哮。



        林怡琬伸手拽拽战阎的袖子:“夫君,我怎么觉得这贼人的声音这么熟悉呢?”



        战阎面色骤变,快步冲到战玉面前,直接抓下了他的蒙面。



        “虎,虎,亲!”战玉此时已经被揍的鼻青脸肿,嘴巴说话都漏风。



        战阎心头升腾起狂怒,这个逆子,他竟敢半夜擅闯主院偷怡琬的嫁妆,他疯了?



        感受到他身上陡然散发出来的杀伐气势,战玉直接吓跪了。



        他鼻涕眼泪横流的狡辩:“父亲,儿子是来给伯祖母寻找良药的,你也知道,她的夫君儿子全都死在战场上,儿子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伤痛折磨!”



        林怡琬嘲讽的勾起唇角,好一个能说会道的战玉啊,前世她就被这张三寸不烂之舌哄的团团转,明明是他做了龌龊事,偏偏还能打着孝顺的旗号,他可真会装。



        战老夫人心疼极了,她也跟着哀求:“阎儿,玉儿他这是帮你尽孝啊,虽然方法用的不对,可终究也是因为他太善良才惹出祸端,你就饶了他这一回吧!”



        林怡琬抬眼看向战阎,她倒是要看看他如何处置此事!



        战阎目无表情的开口:“所有人的蒙面全都扯下来,都在本候的面前跪好!”



        影一遵从他的命令,直接把陈芝兰以及几名小厮也拖到了战阎的面前。



        此时陈芝兰也已经揍的面目全非,浑身瑟瑟发抖。



        战老夫人担忧说道:“阎儿,念在玉儿是初犯,况且还是他还不是替你尽孝,你就训诫他两句吧?”



        战阎凌厉的视线锁在战玉身上,坚毅的面容让人看不清楚情绪。



        他沉声询问:“战玉,那天你过继到本候膝下的时候,本候是跟你如何定的规矩,你再复述一遍!”



        战玉懵了,他不记得了啊,都过去那么久的事情,他怎么能复述出来?



        他求救的目光看向战老夫人,她旋即开口:“阎儿,玉儿过继到你身边的时候,他才三岁,那么小的年纪,脑子都没长全,根本就记不清楚?”



        战阎毫不犹豫说道:“世子之训,总该记得吧?那时候他的脑子应该长全了?”



        战玉忙不迭点头:“父亲别恼,儿子脑子长全了,世子之训就是做个端方如玉的公子,诚实待人,勤俭持家,尊敬长辈,爱慕小辈,不偷,不抢,不做辱没门楣的恶事!”



        他越念越小声,越念面皮就越发紫涨通红。



        战阎厉声打断:“违背了世子之训,你觉得自己应该受到什么惩罚?”



        战玉吓疯了,他跪爬到战阎脚边磕头:“父亲息怒,儿子知错了,儿子以后再也不敢了,儿子只是想要给伯祖母拿到伤药,并没有其他的邪恶心思啊!”



        战阎挑眉:“是吗?那本候倒是要看看,你拿的是什么!”



        战玉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的确是没拿别的东西,就是把所有的良药盒子都装到箱子里面。



        待影一把拖出库房之外的箱子拿回来之后,放在最显眼位置的竟是那两副黄金头面。



        “这!”战玉登时傻眼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