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网游竞技 - 妻妾同娶重生后我当场改嫁渣男他爹在线阅读 - 第61章 嫌弃

第61章 嫌弃

        林怡琬推着天机椅来到小舅舅的院子,就听到屋内传来冷冽的训斥:“我警告过你,你不许再跑来我的房间,你为什么不听?”



        紧接着带了哭腔的女声就霍然响起:“然哥哥,我想要照顾你,你不是最喜欢吃桂花糕吗?我在点心铺子排了好长的时间才买到的,你怎么狠心把我赶走?”



        林怡琬陡然心头狂跳起来,这不是苏子凝的声音吗?



        如果说前世虐她惨死的陈芝兰是主谋,那么这苏子凝就是帮凶。



        她口口声声说不嫌弃小舅舅是个瘫子,不顾自己的名节也要照顾在他身边。



        其实包藏祸心!



        前世的时候,她把整个林家都给掏空了,她不但借着林家的势让她的兄长做到了兵部尚书的位置,甚至还拿着林家的钱养了几个面首,就带着他们在小舅舅面前寻,欢作乐。



        可怜小舅舅瘫在床上,竟是连寻死的本事都没有。



        他几乎恨的咬断了自己的舌头,满腔的血都倒灌进了他的喉咙里面。



        外祖父却始终被蒙在鼓里,还以为擅长伪装做戏的苏子凝有多照顾他儿子呢。



        尤为重要的是,她跟陈芝兰是好朋友,她明知道她跟战玉有奸情,偏偏隐瞒她,还让她往火坑里面跳。



        想到这里,林怡琬就下意识捏紧了拳头。



        她再没迟疑,抬脚就将房门给用力踹开。



        听到动静的苏子凝猛然回头,哭的梨花带雨的俏脸上染满委屈,她故作坚强的说道:“林伯父,你来啦?”



        林太医无奈叹息:“委屈你了孩子!”



        苏子凝用力摇头:“没有,子凝一点也不觉得委屈,只要林然哥哥能开心,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做!”



        林怡琬都要气笑了,前世的时候她也是一副这么嘴脸,表面上看似温柔善良,暗地里却是凶狠毒辣。



        她毫不犹豫的开口:“苏小姐,你身为当朝兵部郎中府的大小姐,这般来到我小舅舅身边,不合规矩吧?”



        苏子凝登时愣住了,她哽咽询问:“琬琬,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兄长和你小舅舅是好友,我也自小就跟在你小舅舅身边,我照顾他不是名正言顺,还用顾忌外人的目光吗?”



        林怡琬毫不犹豫打断:“当然得顾忌,你一个未嫁女,总往一个外男房间里面跑着实不合适,以后可别再来了,以免影响你声誉!”



        苏子凝万万没想到林怡琬回门竟然率先对她发难,她下意识争辩:“琬琬你是不是因为我没有告诉你陈芝兰和世子的事情吗,就怨恨上我了?实不相瞒,我也是被瞒在鼓里的!”



        林怡琬似笑非笑的挑眉:“怎么就蒙在鼓里呢?我可听我那好大儿说了,他跟陈芝兰滚在一起,就是你从中间牵线搭桥,而且妻妾同娶也是你的主意啊!”



        苏子凝都惊呆了,战玉那混蛋竟然把她给卖了?



        那个蠢货!



        明明是他想故意羞辱林怡琬啊,怎么全都赖到她头上来?



        她泪水涟涟的摇头:“不是的,琬琬你真的是误会我了,我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世子怕是想逃脱责任,所以才攀咬我,我可以发誓!”



        林怡琬烦躁的摆摆手:“不管你有没有做,你跟陈芝兰是闺中密友总归是事实,从你刻意隐瞒她俩奸情的那一刻起,我就憎恨上你了,这林家你就别再踏进一步了!”



        苏子凝气的直跺脚,她转头看向面色冷沉的林然:“然哥哥,你帮我说句话啊?凝儿照顾在你的身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别人皆知我经常出入林府,你就这么忍心眼睁睁看着她把我赶走?”



        林然皱眉说道:“琬琬说的没错,你既然帮了外人,以后就再也别踏进林家半步,况且,你出入林府,也是自己想要来的,我没有请你,我父亲也没有!”



        他顿了顿又开口:“我跟你之间,并没有半点的私情,我是一个不良与行的瘫子,我对你做不了任何事情,就算你对外污蔑我青白,我想外人也不会相信!”



        苏子凝恨的满目狰狞,以为她想来林家吗?要不是因为想借林太医的势,她才不会自降身段的照顾一个瘫子。



        哥哥只一招之差输给了林然,没想到他就成了武状元,甚至还受封为当朝大理寺卿。



        而哥哥却只能做到兵部郎中的位置,再不能往前进一步。



        听闻最近兵部侍郎要调任,所以她才想着能让林然帮着给找一下关系,哪成想,还没提出来,就要被赶走了。



        她转头向林太医求救:“伯府,我对然哥哥是真心的啊,他在榻上瘫了那么久,都是我前来给他谈天解闷,在外人眼里,我都已经是然哥哥的未婚妻了,我不在乎他站不起来,求你帮帮我!”



        林太医最是了解儿子和外孙女,如果不是苏子凝着实做了过分的事情惹到他们,绝不会说出这般无情的话。



        他眼底的热切褪去,取而代之的则是客气。



        他淡声道:“林苏两家并没有媒妁之言,未婚妻之说,纯属无稽之谈,再说了,世人皆知我儿是个瘫子,我怎么能让他平白耽误苏姑娘的锦绣未来呢?琬琬说的没错,请你以后跟我们林家划清界限,莫要再有任何来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