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网游竞技 - 妻妾同娶重生后我当场改嫁渣男他爹在线阅读 - 第109章 真凶

第109章 真凶

        2盛安帝迅速说道:“首先要核对王内监的笔迹,只要证明认罪书非他所写,就能给皇后洗清嫌疑!”



        皇后俯身行礼:“多谢皇上,臣妾已经把他的日常笔迹带过来了,他京城去内务府为验品阁领取必须物品,有留下签名!”



        她命人给盛安帝呈上,并给战阎也送了一份。



        战阎看过之后,下意识开口:“皇上,认罪书的确不是王内监亲手所写!”



        林怡琬也凑过去看,很明显的就是不同的笔迹。



        她瞪大眼睛询问:“夫君,是不是这就证明认罪书是有人刻意伪造,误导查出真凶的方向?”



        战阎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



        林怡琬又开口:“那咱们朝着反方向推论,是不是也可以照着认罪书在宫内寻找相同的笔迹呢?”



        战阎还不及说什么,盛安帝却激动说道:“侯夫人这个主意不错,先从内务府的签名开始排查,应该就在其中!”



        战贵妃一颗心旋即提到了喉咙口,若是真这么查,那她的阴谋就会暴露。



        这可如何是好?



        都怪林怡琬那个贱人,她多什么嘴啊?



        什么反方向推论,就显她能了。



        她用力撕,扯着锦帕,眼底满是怨毒之色。



        皇后看了她一眼:“贵妃妹妹,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用不用让林太医也给你看看?”



        战贵妃连忙摆手:“不用了,妹妹只是有些担忧朵儿,她替我受了苦,我这心里总是难受!”



        皇后认真回答:“你不必难受,真凶很快就能查出来,到时候你心里总归会痛快几分!”



        战贵妃忍不住心里翻了个很大的白眼,我谢谢你!



        但是面上,却不得不强装欢笑:“是,皇后姐姐说的对!”



        皇后瞥了她一眼,再没吭声。



        此时李友德翻着内务府的账簿,都快把手指头磨秃噜皮也没有寻到相似的笔迹。



        偌大的皇宫,负责各个宫里的管事,没有上千,也足足有几百了。



        挨个宫殿对比,把他眼睛都给瞪花了。



        眼看着剩下最后一个樱花殿,他毫不犹豫的摁死道:“没有,这份账簿上根本就没寻到相同的笔迹!”



        众人忍不住失望,就连盛安帝也凝眉追问:“你全都查过了?的确没有吗?”



        李友德揉了揉眼睛回答:“回禀皇上,末将挨个比对的,绝不会有疏漏!”



        战贵妃微微松了一口气,她用锦帕沾了沾眼角道:“皇上,既然没有寻到真凶,是不是皇后姐姐还是有嫌疑的?”



        皇后还不及说什么,林怡琬却装作茫然的开口:“我刚刚看的清楚,李统领并没有全都比对完啊?还剩下几张呢!”



        战阎也旋即点头:“不错,本候也看到了!”



        触及到皇上审视的目光,李友德连忙解释:“不是的皇上,最后几张是樱花殿,难不成贵妃娘娘还会故意谋害自己吗?”



        战贵妃下意识否认:“本宫当然不会!”



        盛安帝摆摆手:“为了公平起见,查吧!”



        战贵妃顿时就急了:“皇上,你是不相信臣妾?”



        盛安帝温声安抚:“这和相信不相信你无关,朕是要一碗水端平,所有宫殿都查了,怎能就漏过樱花殿?你怕什么?”



        皇后也紧跟着追了一句:“是啊,贵妃妹妹,你怕什么呢?任谁都不会相信,你自己会害自己不是?”



        战贵妃不安的绞了绞手指,眼底悄然闪过一抹慌乱。



        片刻,就听到李友德大喊:“寻到了,侯爷,你快过来看看,樱花殿内殿管事绿荷的笔迹!”



        战阎快步走过去,就看到了跟认罪书相同的笔迹。



        他怒喝一声:“绿荷何在?”



        站在战贵妃旁边的绿荷噗通一声就跪在地上,她白着脸说道:“奴婢在!”



        战阎冷冽质问:“你为何要伪造认罪书,王内监是不是你毒死的?”



        绿荷眼底闪过剧烈挣扎,她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



        犹豫片刻之后,她才磕头回答:“奴婢认罪,全都是奴婢做的,奴婢憎恨王内监,他仗着自己是验品阁的管事,刻意为难奴婢,并经常凌虐奴婢,奴婢忍无可忍,就才要陷害他!”



        话音落下,她猛然就解开了自己的衣裳。



        众目睽睽之下,各种青紫骇人的鞭痕。



        甚至在心口的位置,还残留着不少已经渗出脓液的黑色牙印。



        战贵妃惊恐的瞪大眼睛,她颤声说道:“天哪,绿荷,你遭受这样非人的虐待,你为何不跟本宫说?你怎么能铤而走险?”



        绿荷红着眼圈回答:“奴婢不敢,王内监威胁奴婢,只要敢吐露出半个字,他就把奴婢扒光了淹死在恭桶里面,奴婢害怕,就只能忍受他的暴行!”



        战阎逼问:“那你为何谋害贵妃?”



        绿荷连忙否认:“奴婢没想要谋害贵妃娘娘的,奴婢只是想让她彻查此事,再治王内监的罪,哪成想,竟是被不知情的朵儿姑娘穿上了衣裳,她被活活烧伤,奴婢吓得就想嫁祸给皇后娘娘!”



        战贵妃气的咬牙:“绿荷,你,你怎能做出这样的蠢事?你让本宫情何以堪啊!”



        绿荷跪在地上砰砰砰磕头,她哭着说道:“贵妃娘娘,奴婢对不起你,奴婢这就以死谢罪,希望你能帮着奴婢给朵儿姑娘道歉吧!”



        她再没迟疑,直接拿了金钗狠狠刺进自己的心口。



        “噗!”献血喷涌而出,她无力的躺倒在地上。



        战贵妃连忙冲过去,伸手堵住她的伤口嘶声大喊:“来人,快救救她,快救救她啊!”



        鲜血从她的指缝流出,很快就染满了她的白色锦裙。



        盛安帝无奈叹息一声,快步走到她面前道:“贵妃,她一心求死,已经救不回来了!”



        战贵妃顺势扑进他的怀里呜咽:“皇上,是臣妾的错,臣妾要是早发现她被人欺负就好了,她也不会做出这般极端的恶事!”



        盛安帝拍拍她的背:“过去了,你仔细身体!”



        他冲着李友德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把尸体给拖走。



        林怡琬倒也没想到战贵妃把退路都给找好了,虽然有些勉强,但是终归也说的过去。



        只不过这绿荷身上的伤,倒不像是作假,也不知道真是王内监凌虐的,还是其他。



        终归当事人都死了,真相到底如何,唯有始作俑者心知肚明。



        这时候林太医也已经把战朵儿的伤处都给收拾好了,他凝眉说道:“幸好侯爷灭火及时,才没有让战姑娘全身的肌肤遭受烧伤,只不过,半张脸却是毁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