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网游竞技 - 妻妾同娶重生后我当场改嫁渣男他爹在线阅读 - 第114章 掉包

第114章 掉包

        盛安帝也回过神来,他凝眉看向林怡琬:“你先验一验,这药锅里面到底有没有残存的毒素?”



        战贵妃忍不住提醒:“嫂嫂,你可要好好验,这关乎着我大哥的名声,以及战义候府!”



        林怡琬没有理会她,而是拿了温水倒进药锅里面。



        待味道挥发出来,她顷刻间就拧紧眉心。



        片刻之后,她才缓缓开口:“我没有猜错,皇后留下的药渣的确是被人给掉包了,这药锅里面熬出来的那碗药放了可以让人肺腑皆伤的断肠草!”



        多年以来的怀疑得到证实,盛安帝饶是再有定力,刺客也不由得气的浑身剧烈颤抖。



        那可是他唯一的儿子啊!



        中宫皇后所出,能继承他皇位的当朝太子。



        他用力闭了闭眼,将藏在心头的背上狠狠压了下去。



        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战阎,朕将此事交给你,你亲自去查,到底是何人谋害太子,妄图嫁祸到你的身上!”



        “是!”战阎躬身接令。



        林怡琬下意识拧紧了眉心,既然此事落到战阎的身上,那么她必然也不能置身事外。



        她跟战阎原本夫妻,哪怕没有一体,却已经是人尽皆知的阎夫了。



        她必须要帮他,否则待有心人将这件事情宣扬出去,明天的朝堂必然会成为讨伐战阎的战场。



        到时候就算皇上再想保住战阎,只怕也无能为力。



        她迅速思索起来,想要把前世经历的事情都赶紧给回忆一遍,这样才能分析出,到底谁才是真凶。



        看到她面色凝重的模样,战阎忍不住担忧询问:“琬琬,你怎么了?”



        战贵妃没好气的说道:“她还能怎么,她肯定是怕了,觉得受了大哥的连累!”



        “这能怪谁,不都是你多管闲事管出来的吗?要我说,侯府最大的仇人就是你,你就报复玉儿大婚之日的妻妾同娶,所以才一步一步的将我大哥引入深渊!”



        战阎忍不住呵斥:“你闭嘴!”



        战贵妃面色骤变,她忍不住委屈巴巴的朝着盛安帝告状:“皇上,侯爷凶臣妾!”



        若是从前,看到她这般模样,盛安帝保管是软声细语的哄她一阵,再吼战阎几句。



        可这次,他破天荒的开口:“换朕,朕也凶你,阎夫人替朕和皇后查出真相,能有什么错?至于你这般诋毁她?”



        战贵妃吓得立马道歉:“皇上,臣妾错了,臣妾只是因为受了冤枉,一时间有些口不择言!”



        盛安帝皱眉:“你跟朕道歉做什么?你得罪的是你大嫂!”



        战贵妃眼底闪过一抹嫌恶,让她跟贱人道歉,真比杀了她还难受。



        可是迫于盛安帝的眼神压力,她只能压下愤恨,装作愧疚的说道:“大嫂,你大人有大量,一定不会跟我一般见识的吧?”



        林怡琬毫不犹豫打断:“担不起贵妃的大嫂之称,我既然嫁给侯爷做夫人,是要跟他过日子,至于外人,我半点都不会在意,哪怕她再看不起我,我也是侯府夫人,将来的当家主母!”



        “你!”战贵妃气的面色一阵阵发白,她如何听不出这话里的威胁呢。



        她入了后宫这么久,自然明白,这后宫的地位,跟前朝息息相关。



        如果她不是战阎的妹妹,皇上又怎会当她如珠如宝的宠着?



        她要没有了娘家支撑,算个屁哦!



        林怡琬没有理会她清白交错的脸色,而是猛然记起前世的时候,战贵妃逼着她给看不孕症的时候,后宫出了一件稀罕事,就是一名不起眼的妃嫔因为被皇上宠幸突然怀孕了,盛安帝欣喜若狂。



        之前那么多妃嫔不孕,唯独她是个例外,自然是当宝贝护着。



        然而在一次京郊狩猎的时候,那名妃嫔突然不小心坠马,却是忠勇王前去飞身扑救。



        盛安帝立马就怀疑了两人的关系,经过暗中调查,证实那孩子正是两人通奸的结果。



        他大怒,直接把那妃嫔给杖毙,据说把胎儿都给打出来了,十分凄惨。



        经过这些细碎的片段,林怡琬能够判断出皇帝是导致妃嫔们不孕的主要原因,倒也不是他不想生,而是有人故意让他不能生。



        想通这一层,她旋即开口:“皇上,臣妇斗胆,能不能给你诊个平安脉?”



        不但盛安帝愣住了,就连战阎也有些懵。



        小姑娘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要跟皇上诊平安脉?她是看出来什么了吗?



        只不过,眼前这位到底是皇上!



        他的龙体,可不是随便让人切脉!



        而他,也不想让她沾染上麻烦。



        尤为重要的是,她的外祖父可是当朝太医院院正,她自告奋勇给皇上诊脉,不是给自己外祖父上眼药吗?



        正当他打算开口提醒的时候,盛安帝已经率先开口:“阎夫人,你可知道你林院正每天都要给朕请平安脉的吗?”



        林怡琬何尝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那就是,你这是在抢你外祖父的饭碗呢。



        她从容开口:“皇上,臣妇当然知道呀,只不过臣妇想要验证一个想法,等给你诊完之后,臣妇说给你听听,到时候你判断臣妇诊的是对还是错!”



        盛安帝转头看向战阎:“你这个小夫人很是大胆!”



        战阎忍不住皱眉,夫人就夫人,带什么小啊?



        影射他老牛吃嫩草?



        他何尝不也一样?



        这后宫内,还有十六岁的小姑娘呢。



        他都能下得去嘴,凭什么说他?



        战阎不着痕迹的回答:“天下乌鸦一般黑!”



        盛安帝险些没气个倒仰,这家伙还敢嘲讽回来,那意思不是提醒他,谁也别说谁?



        他毫不犹豫的开口:“好,闲杂人等都退下!”



        战贵妃自然不肯离开,她很想看看林怡琬到底有几分本事。



        可是耐不住盛安帝那双凌厉的眸子,她只能委屈凝噎:“臣妾先去外殿候着!”



        看到战阎立在旁边没动,他忍不住催促:“不是让你去查偷走药锅的真凶吗?还愣着干什么?”



        战阎依旧没有挪开脚步:“微臣要守在琬琬身边,跟她一起走!”



        盛安帝都要气笑了,忍不住打趣:“你当朕是洪水猛兽,还能把她给吃了不成?”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