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网游竞技 - 妻妾同娶重生后我当场改嫁渣男他爹在线阅读 - 第122章 嫁祸

第122章 嫁祸

        他冷冽的双眸陡然落在战老夫人的身上,惊得她心头突突狂跳。



        她下意识询问:“阎儿,你这么看着母亲做什么?”



        战阎沉声询问:“你为何突然让她们前去佛寺拜佛?”



        战老夫人就猜着他定然会怀疑她,所以早就想好了应对的理由。



        她迅速回答:“当然是因为最近侯府不太安稳,这一出接一出的,自打林怡琬嫁过来,咱们侯府就没经过好事!”



        战阎毫不犹豫打断:“母亲何必把无辜之人牵扯进来,你口里所说的没经好事,第一桩是你逼着战朵儿进宫给贵妃送衣裳,害的她被烧伤毁容!”



        “这第二桩,又是你擅做主张让她前去拜佛,这才遭遇劫匪,害的她名节被毁,这些明明都是你的错!”



        战老夫人被堵的哑口无言,她哭着争辩:“阎儿,你是埋怨母亲吗?母亲也是为了侯府,为了你!”



        战阎挑眉:“为了我什么?”



        战老夫人旋即止住了哭声,面色青白复杂。



        她咬牙说道:“我是想为咱们侯府求平安,难道这也有错,谁知道会在半路上遇到劫匪,怎么她们都好好的,就朵儿受到了伤害?”



        战阎不动声色的开口:“我已经派人去查了,京郊的那些悍匪也就那么几个,我早就想动他们,如今正好有了由头,将他们全部缉拿归案!”



        战老夫人惊得险些兜头栽倒在地上,他竟然派人去抓了?这可如何是好?



        万一被爆出是她出钱雇了那些匪首可就糟了!



        她心虚说道:“阎儿,你不能把侯府遇袭之事宣扬的人尽皆知,你以后让你夫人和朵儿如何做人?”



        战阎淡淡开口:“没有宣扬的人尽皆知,我已经禀告过皇上,直接将他们全都带到侯府处置!”



        战老夫人脚步有些发软,她此刻真是害怕极了。



        如今只祈祷着战阎派出去的人全都是废物,根本就抓不住那些匪首,唯有这样,她才能全身而退。



        然而,事与愿违!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黑影卫就押着一个骡车进了侯府。



        骡车上面堆满了土匪,一个个被揍的鼻青脸肿,根本就分辨不出原本得模样。



        战阎让他们将匪首给指认出来,他战战兢兢的说道:“侯爷,我并非故意欺辱你媳妇儿的,有人给我送了钱,还送了她的画像,让我务必毁了她!”



        战阎挑眉:“是吗?你倒是把画像拿出来!”



        匪首迅速从怀里掏出一张画像,只见女子身穿绯红色的锦裙,身形窈窕,不是林怡琬是谁?



        他眼底陡然闪过一抹杀意,抬脚就将匪首整个踹翻在地上。



        他嘴里不断往外冒着鲜血,他却顾不得擦拭,他只是不断磕头道:“侯爷,草民错了,草民不该被钱财迷了眼,更不该碰你的夫人,求你饶了草民的狗命吧!”



        战阎伸手钳住他的下巴道:“你看清楚,这位才是我的夫人,你之前欺辱的那个根本就不是,她是战家的姑娘!”



        林怡琬站在匪首的面前,吓得他浑身巨震。



        娘的!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竟然还辱错了人?



        他再没迟疑,迅速说道:“侯爷,既然不是你的夫人,你是不是就轻饶了小的?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



        战阎毫不犹豫打断:“想要轻饶,倒也可以,只不过,你必须把跟你勾结之人说出来,我倒是要看看,是谁想要谋害本候的夫人!”



        战老夫人吓得后背直接渗出冷汗,她迅速开口:“阎儿,这种畜生你还留着他干什么?他欺辱了朵儿,就该直接提剑将他给刺死!”



        话音落下,她直接拔下发间的金钗朝着匪首咽喉狠狠刺下。



        电光火石之间,战阎猛然扣住了她的手腕。



        他皱眉说道:“母亲,你这是干什么?你这么着急让他死,会让别人以为你有灭口之嫌!”



        战老夫人飞快别开视线:“阎儿,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母亲怎么会灭口?母亲只是心疼朵儿,她还那么小,这么鲜活的小姑娘,以后该怎么办?”



        战阎推开她道:“我定然会给她一个交代,只不过现在正在审讯时刻,你不能再胡乱插手!”



        战老夫人不甘心的退到旁边,眼底满是惊惧和不安。



        战阎转头看向匪首:“再不说幕后主使,本候打断你的腿!”



        匪首吓得浑身打了个激灵,他刚想要开口,猛然就听到战阎在他耳边提醒:“就说指使你的人是战家的公子,叫战玉!”



        匪首下意识低声争辩:“不,不是他,明明是个老嬷嬷!”



        战阎凌厉的双眸猛然落在他的喉咙处,他只觉得心口一凉,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我记起来了,他说他叫战玉,他记恨侯府夫人大婚之日当场改嫁,让他遭受屈辱,这才生出报复之心,让小的毁了她的清白,让她再做不成人!”



        战老夫人千算万算,怎么也没算到他竟然会攀咬到养伤的宝贝孙子身上!



        他怎敢?



        她着急打断:“放屁,我玉儿最是善良,他怎么能做出这等恶事,你休想要污蔑他!”



        匪首也顿时来了底气,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侯府是战义候做主的。



        他迅速反驳:“就是他,他给了我一百两现银做定金,还说事成之后,再给我结算剩下的一百两现银!”



        战老夫人用力摇头:“不,不是他,玉儿绝不会做出这样的恶事!”



        匪首嘲讽开口:“那你敢不敢让他前来跟我对质?”



        战老夫人顿时哑火,眼里的慌乱和忐忑顿时暴露无疑。



        战阎这才徐徐开口:“母亲,为了证明战玉的清白,将他从庄子里面接出来吧,终究这件事情要查个水落石出!”



        战老夫人用力咬了咬唇,她可后悔死了!



        早知道就该让战朵儿打落了牙往肚里咽,如今战阎处置此事,竟然还牵扯到战玉的身上,他哪里在庄子上,他明明是在梧桐巷子那边养伤!



        她泪眼婆娑的开口:“阎儿,你怎么能相信这人的胡言乱语,玉儿他是你一手养大的孩子,他怎会做出雇凶谋害侯府主母的恶事?这狗东西是在混淆视听,你就该直接一刀杀了他!”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