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网游竞技 - 楚淮谢知长嫂为妻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70章 盐又涨价了

第170章 盐又涨价了

        正午日头高照,谢知楚淮跟着在久安的探子,在一处破庙与线人见面。



        破庙内,随处可见被人遗弃打碎的神像,破碎的神像和倒在地上的香炉蒙着厚厚的灰烬,阳光却穿透破庙屋顶的大洞,将四处的蛛网照得熠熠生辉。



        三年的天灾,最忠实的信徒也会对无能的神愤怒。



        探子将一中年男人和青年带了来,两人的眼睛都带着十二分的机警,左看右看,确认四周安全,才看向两人。



        回过头来,见眼前的年轻男女气质不凡,二人一怔后,脚步都变得迟疑。



        似乎是没想到,前来卖盐的私盐贩子是这么一对年轻男女。



        为打消这两人的疑虑,谢知主动上前:“二位,可要验货?”



        中年男人点点头,这才上前。



        见探子把门带上了,谢知才放心将带来的盐拿出来。



        装盐的布袋子一打开,细腻的粉色盐粒就暴露在阳光下,淡粉晶莹。



        两人一下看呆了,青年直接问道:“这是盐?”



        中年男人则稳重些,上前捏了一点,放入口中,片刻后,眉毛眼睛皱在了一起,又给青年捏了点。



        很快速,两人看着谢知手里的盐,两眼发光,可中年男人又不由面露迟疑:“贵人,这么好的盐,我们这些平头百姓可吃不起啊……”



        他光是看,都看得出这是上品盐,更莫说尝了之后的感受了。这上品盐,比两淮盐都要优质。



        谢知道:“你们平日进的粗盐多少一斤,这个精盐就什么价。”



        两人惊呆了,显然没想到,这么好的盐巴,居然和那些劣质盐一个价格。



        他们几乎都要怀疑,他们是不是碰上了官府来钓鱼的人,这一切都是一个圈套。



        看见两人眼中的警惕,谢知又道:“不过,我们也是有要求的,这盐必须和你们从前卖的粗盐一个价,如果能做到,我们也可以保证,整个久安,只有你们一家有这个货源,而且永不缺货。”



        她话一落,两人又是一阵沉默,好一会儿,中年男人才道:“就这要求?”



        谢知点头:“是,我们的货统一定价,你们算是一个代理商,只能从我们这拿货,按我们要求的价格卖。”



        虽第一次听到代理商这个词,两人也很快明白了谢知的意思,只不过眼中还有狐疑。



        谢知只道:“你们若实在信不过,这批货可以直接先押在你们这,等你们卖出去了,再给钱,卖不掉的,可以退回给我们。”



        她还想说什么时,楚淮已在旁边冷了一声:“到底要不要,不要我们就找下一家了。”



        还在犹豫的两人瞬间一个激灵,对视一眼,中年男人就连忙应:“要…当然要,只要验了货,这货钱直接结给你们。”



        谢知沉默了。



        看来自己是真没有谈生意的天赋啊,连七郎都比自己强。



        确定他们要货,谢知就让人去将茶馆的货全带过来。



        男人算着数,最后以一斤十八文的价格结了三百两银子给她。



        这一趟去掉成本,平安寨赚了两百八十两,比起他们卖玻璃赚的简直是九牛一毛。



        但这对于普通营生来说,这已经是暴利,古人农民们若是去做工,一天也就二十文钱工钱,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停工下来,工钱才七两银子左右。



        他们这一趟的利润,一个壮丁得整整干四十年工才能赚出来,按照古人的平均寿命,这也差不多是一个壮丁的最高上限了。



        验完货,卖私盐的父子二人脸上藏不住的欢喜,尤其是中年男人,足问了谢知三遍,下次什么时候来。



        以前每次进货,他得费一番功夫和时间才能把货出手,这次他有一种预感,这些盐很快就会全卖光。



        把盐帮父子俩运送到地方,谢知楚淮才带着空板车上路,准备采购一番再回去。



        路过粮店时,粮价居然又涨了,不少百姓在外面议论纷纷。



        “哎,怎么又涨了,以前以前还能吃两顿饭,以后只怕得勒紧裤腰带,一天只吃一顿了!”



        “要打仗了,能不涨么?赶紧买吧,现在不买,只怕之后打起来又要涨……”



        “你们还没去盐店呢,今天盐涨到四十五文一斤了!”



        “什么,盐也涨了?”



        百姓们有人激动议论,也有人默不作声,脊梁弯得更低了,仿佛背上背着沉沉的担子。



        有人悄声嘀咕了句:“去闫大毛那看看吧,说不定他还没涨呢,走,赶紧去,让他听到消息涨价就坏了。”



        这闫大毛就是谢知刚才见的私盐贩子,她此刻并不担心对方会将盐价涨价。



        只要他还想长期拿货,自然不会没脑子到瞒着自己偷偷涨价。



        要真是涨了,不光说明此人脑子不好,更说明他心肠也不好,不值得他们长期合作。



        谢知站在门口换算了一下粮食的价格,算出来如今他们在久安城买粮,远不如派商队去江南买来的划算,便把这件事先记在了心底。



        趁着人多,他们把陶罐和红薯秧低价卖完了,而后就去采购了一圈。



        等采购完时,前去打听消息的人也回来了。



        “将军,探清楚了,周仲文之所以放出抓了您的消息,是为了让宋志达帮忙出一部分一起去镇压起义军。”



        “而且,周仲文还送了一座煤矿给宋志达……”



        “煤矿?”谢知都没问,忽然就知道,周仲文送出去的煤矿是哪一座了。



        她把嘴角压了压:“这周仲文,还真是个人才,七郎,你怎么看?”



        楚淮点头后,低声道:“宋周二人不论谁打仗,于我们而言都是好事,若是都打起来更好。正是寨子扩张的好时机,大嫂,待回去后再议。”



        经他这么一提醒,谢知才想起来,要是真打起来,就正是他们平安寨浑水摸鱼继续吸纳大量人口的好时机啊。



        要知道,因为人手不够,他们硝石矿那边都还没派人过去开采呢。而且千人护卫队听起来多,想要打久安城,还差远了。



        她可劲点点头,清点一遍采购的物资,确定没有遗漏之后,才带着队伍再次朝城外走。



        一行人带着满满的货物往平安寨回。



        却没想到,出了城,他们路走了没多远,路两旁忽然跳出来一群蒙面壮汉。



        “此路是我开!”



        “此树是我栽!”



        “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