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网游竞技 - 他和她们的群星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统一在这杆大旗之下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统一在这杆大旗之下

        两人的对话当然是在念话中进行的。

        合格的灵能者,本就应该具备这样的素质的,能够在进行高强度战斗的同时,用灵能随时保持和战友的沟通。如此,方才能把配合作战的优势发挥到最好。

        “这个要塞要真那么容易被拆掉,说明我们距离伟大的启明者,伟大的上神文明的差距,已经肉眼可见了。可是,我对此并不抱希望。”索雷恩王如此道,就像是一个悲观主义者。

        紧接着,他又再次恢复成了一个乐观主义者,用笃定的口吻道:“自由发挥吧。力量宣泄得越多,她的负担就越大。持久战,对我们是有利的。”

        巴奥雷伯爵毕竟是身经百战的骑士长,常年还接受过长时间最严苛的训练,以及最高等级神秘学教育。他当然明白选帝王的意思。

        要知道,除了需要威慑的情况下,高明的灵能者其实都鄙视炫耀力量的行为,更反感那种动辄就是大规模天灾效果的招数。他们都认为,真正的顶尖高手,不但要有硬实力,也必须要有超出常人的控制力。

        作战的时候,如果真的波及到了周围的花花草草,那一定是你的控制力不足,你一定会输了。

        不过,这毕竟只是一个理想状态。

        当遭遇强敌,陷入苦战的时候,谁又能时刻保证自己能保持完美的状态呢?练过的人其实都知道,精确地控制发力,往往比出全力更耗体能。

        ……行吧。

        坏消息是,论起爆发,我们加起来都不可能是赤修罗的对手。

        好消息是,论起持久性,因为有了索雷恩王的加成,我们应该能比对方强一丢丢吧?

        更重要的是,厄瑞斯子爵的灵力始终在战场附近萦绕着。他只是星见官,正面作战恐怕接不了赤修罗一招,但却可以将真身藏得远远的,用灵能依托在媒介上,让自己的感官驾临到战场中,帮自己在无尽的黑暗中辨识对方的攻势。

        三对一,而且己方的其中一人甚至都没有现身,虽然胜之不武,但这终究是战争,也是无法避免的吧。

        所以,理想的战术,果然就是要迫使对方过度宣泄力量。现在,赤修罗的发力已经越来越凶猛了。在普通的灵能者看来,这一定是娜塔莉亚·艾琳科大占上风。可是,在他和索雷恩王这样的高手眼中,这其实已经是体能开始衰减,控制力正在减弱的表现了。

        只要这么持续下去,优势在我!

        好烫!好痛!伯爵刚这么确定,自己的肩膀被肉眼看不见的灵剑扫过,顿时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被煲熟了。在这个瞬间,骑士长再一次感受到了当初第一次交手,差点被烧焦的屈辱感。

        果然还是不能掉以轻心的啊!

        巴奥雷伯爵顽强地摆动着兵刃,凭借灵能带来的直感抵挡着对方地凶猛进攻。此时此刻,他每一个动作,甚至感知衍生出去的每一次波动,都需要依靠自己的灵能和体力作为依托。要不然得话,他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巴奥雷伯爵和对方确实有过短暂的交手,如果自己和赤修罗放单。

        百招之内,自己的胜率只有不到三成,生存率也不到一半,而如果能坚持到百招以后,胜负的天秤或许会向自己这边倾斜。

        可现在想想,这应该只是自己的错觉罢了。

        上次交手,赤修罗应该是已经留力了。如果真的拿出真本事,自己撑过前一百招的可能性,怕是一成的几率都不到吧?

        实际上,如果不是和自己同为“圣者”的索雷恩王在旁边帮忙,肩膀上的挂伤或许已经卸掉了自己一条胳膊,腰腹的擦伤应该也能掏掉自己一个腰子之类的。

        同样的,如果没有厄瑞斯只觉得阵列引导,肩膀上的点刺大约会扎入胸膛,腰腹的撩斩或许就会搅碎肝和肠子了。

        虽然凶险,但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会有办法!

        他们的坚持终归不是毫无作用的。

        扛着龙鳞甲的大选帝王挥舞着光矛,拦住了刺向自己咽喉的一击。

        他是“守护”,相比起巴奥雷伯爵来说,防御更加坚固,技法更加多变,也接替对方接受了更多的毒打。在这一刻,他感受到了暴风一样的力量涌入了自己的体内,却被自己的每一个都灵能滋养过的细胞化解,卸力,释放到了周边的通道中去。

        他和对方的每一个回合,都会接受一次五脏六腑乃至每个细胞都受到剧烈冲击的感觉,每一次都仿佛要死了一次。好在,自小研习晨曦皇室的秘典,让他早已经有拥有了不同于野生灵能者的素质。当他进入“圣者”境界的时候,便在半神们的帮助下,觉醒了“光辉之酮”。

        现在,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可以防御刚猛的冲击,也能充当能量的泄压阀。最直观的具体表现,大约便是反常识的生命力了吧。

        举个简单的例子,别的“守护”星环,或许要到七环才能挨上一份巡洋舰级别的能量主炮而不死。可是,索雷恩王进入了六环才三年,便已经能在同等炮击中屹立不倒了。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堂堂的大选帝王就是一个抖m。他的战斗信条便是,只要坚持得足够长,便一定能找到敌人的破绽。

        而这一次便正式如此。有型的兵刃与无形的灵剑在无数次地撞击之后,他终于有了完全不一样的体验。

        他居然能够感受到了对方兵刃的质量。

        “她疲劳了!那么,就是机会!”

        索雷恩王右手平平无奇的十字剑忽然加重了力道,笔直的剑刃骤然展开,仿佛开屏的孔雀。可是,那展开的钢铁雀尾并不见分毫华丽的斑斓,却如灵动的游蛇一眼卷入了黑影之中。

        那无形的烈焰之剑被锁住了,可当那些钢铁游蛇扑向艾琳科的时候,她却消失了。

        “后面!”索雷恩王提醒道。

        巴奥雷伯爵根本就没有思考,锋利地摆动着身体,让自己战斧如风车一样在砸向了那个人影。

        依然扑了一个空。

        可是,伯爵随即怒吼一声,更深地融入灵能中,让这超凡的力量流遍自己的全身。此刻,在圣者的灵视的世界中,本就魁梧的他,现在更仿佛山岳构成的巨人似的。巍峨,凛然,不可侵犯,但动作却丝毫不见笨拙。

        他的步伐甚至已经快得踏上了风火,平衡、速度、力量乃至于狂暴,在这一刻形成统一。伯爵是血路,他的战斗本就应该建立在这暴风骤雨的狂攻之上,建立在一往无前的冲锋、斩杀和陷阵的基础上。

        现在,他的身上终于出现了光,开始消减黑暗。

        这样的攻击其实是无法长久的。在这个瞬间,伯爵的身体已经连续被击中了。可是,能融化装甲合金的高温却像是点中了空气的涟漪之中,那灵力构成的炽热也被消解。

        不知不觉总,索雷恩王已经展开了祈命之灵的光环,让自己的灵能构成了战友的生命力。

        紧接着,他听到了一声闷哼,旋即便是一阵急促的呼吸。

        击中了?

        是的,击中了!

        索雷恩王闻到了属于第三人的血腥味。此时的他,甚至不用灵觉,便已经能捕捉到对手的存在了。

        这是这场决斗中,他们二对一,打了快一个对时,方才是第一次伤着了对手。

        好吧,这是多么难看的一幕。可是,索雷恩王却觉得,这就是逆转的一刻。

        他高高地向上出剑,而后突然改变了角度,似乎是在逼迫对方向左躲闪。

        可是,对方好像早已料到了他的这一招,而是直挺挺地落到了地上,用自己收回了灵剑架住了选帝王的斩杀。

        一招未果,可这时候,巴奥雷伯爵的战斧也从另外一个方向劈了过来。

        这一次,即便是赤修罗已经料到了这一招,却也没有闪避的余地了。她只能用硬生生用剑势同时格住了两个力量型灵能者的冲击。

        萦绕在周围的黑暗在灵光的照耀下开始消散。在这个瞬间,巴奥雷伯爵甚至还有功夫向四处张望了一下,旋即确定这里应该是位于h区的一个宽阔舱室,原本是准备打造成一个太空室内体育场的。最早进场的帝国珈蓝商会的人,甚至连飞行球馆,弹力球馆外加一个室内水上乐园的框架都建起来了。

        ……当然,随着三个圣者之间的缠斗,这些自然也都毁于一旦了。

        真可惜,也真是浪费。伯爵想。当然,损失最大的还是帝国迦南商会,那可是皇室企业啊!果然,战略欺诈最大的前提就是先割自己的肉吧。

        至于那边的娜塔莉亚·艾琳科,她的的身子也在不知不觉中瞬间了失去平衡,整个人便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似的,向着后面飘了过去。

        可是,这绝不是索雷恩王想要看到的。

        这样的灵能者,一点拉开了和己方的距离,想要逃逸便只是她的主观问题了。

        选帝王发出了一声用言灵构成的口令,手中的十字剑不知道何时已经变成了旗杆一般的长度,握柄的尾端重重地磕在了地上。脚下转换灵能和生命的祈愿结构,顿时变成了拘束结构。紧接着,那些剑刃化作了钢铁绞锁,也向四面八方延展了出去。

        不过眨眼间,无数的绞锁便填满了这片区域,也封住了所有的去处。灵光在锁链上流转着,仿佛构成了一个完全用灵能凝练而成的巨大蛛网。

        娜塔莉娅·艾琳科已经恢复了平衡,轻巧地避开了锁链,让自己悬浮在了空中。

        她幽幽地叹了口气,垂下了自己的双手。霎时间,那让两个六环巅峰的灵能者都要喘不过起来的高温,完全消散无影了。

        “好了,不用摆出这么夸张的场面。现在,是你们占据高地了。”艾琳卡抖动了一下手腕。在衣袖上,和锁链同样性质的灵光在闪烁着。

        “总算是我没有猜错。那些无形的剑,其实是您用自己的血凝练起来的吧?”索雷恩王道。

        “血液、细胞、精神力、生命力,全部都有可能,我姑且也算是剑客,但不喜欢假手于外物。我的剑从来不是什么不便之物,而需要随手携带的兵刃,就一定不便。”她傲然回答。

        这话有点强词夺理的嫌疑。不过,索雷恩王和巴奥雷伯爵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绅士,不会随便和女士较真的,便都露出了完美无瑕的礼仪用笑容。

        不得不说,这两位虽然都上了些年纪,但却都是靠风度翩翩的笑容就能把小姑娘整得五迷三道的顶级帅大叔。

        艾琳科似乎也被这两位加起来超过了一百岁的老帅哥给魅惑成功了,只是耸了耸肩,微笑道:“好吧,其实我只是特别怕麻烦而已,最讨厌随手带行李了……嗯,话说回来,现在看看,索雷恩王殿下也是难得的好男人啊!”

        “有了您这个赞誉,我身上这十几次伤口也算是值了。”索雷恩王道。

        “只不过,无形的高温确实是某种意义上的灵火,但我的血液才是燃料。这是我在走上修罗之路的时候,和自己的灵魂签订的契约。哈哈哈,所以我特别喜欢吃酸菜炖血肠。嗯,阿胶炖排骨,还有鸡心炒猪肝也是不错的。不过,这也被你看破了。您的技法拘束了我的剑,于是便拘束了我自身。”

        说到这里,她颇为失望地耸了耸肩:“我说过,是想要在这里取您的首级的。看样子,终究还是成功不了啊!”

        既然对方如此坦荡地回答了自己的问题,索雷恩王也决定继续扮演一个风度翩翩,知书达理的绅士,便笑道:“您没有失败。如果不是我方的星界骑士,仗着人数优势不间断地骚扰贵国的防线,此战就是别的结果了。”

        “原来如此,你们根本没准备靠灵能者打破战略平衡,想的就是要消磨我的体力啊?”她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这应该不难猜吧?巴奥雷伯爵总觉得对方这反应有点浮夸了,便道:“不管如何,这终究是一场战争。我们胜之不武,万分抱歉。可是,却必须如此。”

        “伯爵,您要是再道歉就整得好像我在无理取闹了。抛开事实不谈,我个人对您还是蛮欣赏的。哦对,殿下,您也是。有一说一,我觉得您才是选帝王中的颜值担当。”

        “嗯,比起那个躲在暗处不知道在琢磨什么鬼主意的星见官可是好多了。”

        原来她一开始就能感受到星见官的存在。

        “这可不是二对一,而是三对一哦。”

        第一次,两位风度翩翩的帝国绅士,有了一点诚心诚意的愧疚感。

        当然,作为一个没血没泪的大选帝王,索雷恩王仅仅只是眨巴了一下眼睛,就把这些情绪抛到了脑后:

        “女士。可是,您并非是蓝星共同体的军人,无论是志愿者,还是爱国者的本分。您都已经尽了。神圣银河帝国,终究是人类的帝国。请放下武器吧,等待战争的结束吧。您知道我们的政策,绝不会有任何人敢对您有丝毫不敬。一个人的荣耀,甚至一个国家的荣耀,都是一时的,但文明的命运却是永恒的。人类,终将会在一个大旗之下归于统一。然后,在一个大旗之下,迈向更雄伟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