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武侠修真 - 大苍守夜人在线阅读 - 第1132章 迎接心瞳

第1132章 迎接心瞳

        林苏步入后院。

        一个皮球一般的东西从隔壁翻滚而下,来到他的面前,手捧一只烤兔子笑嘻嘻:“公子,刚才会战中我看到你了,你怎么那么利害啊,会吹曲还会写诗呢……”

        “所以呢?你拿只偷来的兔子犒劳我?”林苏瞅着她的兔子有点食欲。

        “给!”小猪直接将兔子一分为二,给了林苏一半。

        啃了一口,她的腮帮子不动了,眼球溜溜转,然后伸脖子吞,开口,很神秘的语气:“我还给你准备了一样好礼物,瞧瞧……”

        她的手儿轻轻一指后院。

        后院院门边,刻着三个字:“西风院”。

        另外,小亭上也刻了三个字:“独凉亭”。

        字绝对是拙劣的,类似于捉只不安分的公鸡准备杀,公鸡拼命折腾用爪子在地上抓的痕迹……

        林苏怔住了。

        乱刻乱画?

        谁干的?

        猪丫头很得意:“公子你的诗儿太好了,我喜欢死了,所以给这后院改了个名字叫西风院,给这亭子取了个名字叫‘独凉亭’,公子,我是不是特别有才?”

        林苏咳嗽:“我觉得……我觉得你真是没将自己当外人……”

        “是啊,我也不知道为啥,一看到公子就觉得公子是很亲近的人。”猪丫头更有成就感了。

        林苏瞅着她得意洋洋地脸,完全不知道应该拿她怎么办。

        本帅哥的确长着一张亲和的脸,但也并不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在我家院子乱刻乱画,西风院倒还罢了,你来个独凉亭……

        不觉得这两个字甚不吉利?

        独凉?

        我一个人来到这片天地,你来个独凉?

        你才凉,你全家都凉……

        “咳!”一声咳嗽起于两人之侧。

        猪丫头心头乱撞的小鹿直接被关进了铁笼子,一弹而起:“小姐。”

        计千灵瞅着她:“还认得我这个小姐呀?”

        “嗯,认得。”丫头似乎一点都听不出她的话里有话。

        “回去吧,在你房间里独自凉快凉快!”计千灵斯文开言,轻轻挥手,猪丫头远走高飞……

        院子里一灯亮起,是夜荧。

        计千灵在林苏面前坐下,托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轻轻品一口,轻轻叹口气……

        林苏也托起茶杯品一口,瞧着她,眼睛亮晶晶……

        计千灵慢慢放下茶杯:“我大概有一个误区,我曾以为我对你开始慢慢熟悉,事实证明,这熟悉是一个误区!”

        “比如呢?”

        “比如你的性格完全不适合官场!”计千灵道:“你需要知道,纵然心头火光冲天,纵然对某人完全没有敬意,其实也是可以演的,演一场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戏,伤不了筋动不了骨,更加死不了人!”

        林苏笑了,他的笑容,轻松洒脱。

        计千灵瞅着他的笑容更加不满了:“你不以为然?”

        林苏道:“是啊,常规情况下,我没必要跳出来将太子殿下朝死里得罪,但是,眼前情况不常规,唯有跟他划下一条清晰的界限,才能让我接下来海阔天空。”

        计千灵眉头猛地锁紧:“得罪死了太子殿下,你接下来能够海阔天空?为何我的理解恰恰相反?”

        林苏道:“因为你并不知道我接下来想做什么。”

        计千灵目光抬起:“现在呢?可以知道吗?”

        “可以!接下来,我需要一个职位,仙朝监察使!这个监察使,不能是太子可以掌控的人!”

        “为何这个监察使不能是太子掌控的人?”

        “因为这个监察使最终的指向,就是太子本人,还有昊元宗!”

        夜荧灯这一刻,突然停止了摇曳。

        计千灵的呼吸似乎也完全停止。

        他今日得罪太子殿下原本毫无理由。

        因为只要有三分情商在,都知道在今天这种场合,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最好的,实在犯不着跟人翻旧账,但他的表现太象是一个鲁莽冲动的楞头青,硬是在绝不应该的情况下,将太子朝死里得罪。

        计千灵一开始的解读是,林苏毕竟太年轻。

        他进过东宫,太子全程睡觉,对他缺乏最基本的重视,甚至还有侮辱,他挟大功而报这一箭之仇。

        但是,现在听他这么一说,观感全变。

        他得罪太子,只是他的一步棋。

        他着眼的是仙朝监察使这个职位。

        他目前是五品学士,但这只是职级,不是具体职务,没啥职权,然而,他要的是以官场身份真正行事,监察使就是最好的职位。

        监察使是干嘛的?

        在世俗皇朝,他是巡视各级官吏的钦差。

        在这仙朝不一样,地方官没什么存在感,各大修行宗门狂刷存在感,所以监察使基本职能是监察各大仙宗。

        他真正的目的出来了,就是以皇朝钦差的身份,监察各大仙宗。

        其中重点就是昊元宗!

        要达到这个目的,他就一定得跟太子割裂!

        否则,他监察太子生母之母宗,谁能相信他之公平?

        万千思绪心头流过,计千灵心头再次泛起“到底我是师姐还是你是师兄”的疑惑……

        她轻轻吐出心头久久徘徊的那口气:“仙皇陛下,真的已有清查太子身世的心思?”

        “世间男人,只要在心头植入子女有可能非亲生的念头,就等于植入了一根毒刺,不拔除,心头绝对不得安宁。何况他是九五至尊?更何况他的继承人,还需要继承这亿万里山河?”林苏悠然道。

        计千灵道:“是否有些什么信号已经传入你的耳中,让你坚定地相信,仙皇陛下会派人进入昊元宗?”

        林苏笑了:“所以说师姐你还是敏感的!昨夜,皇宫有一家宴,看似寻常,其实极不寻常。”

        计千灵眼睛大亮:“什么样的不寻常?”

        “仙皇陛下召集五子入宫,五子之生母也俱到场,另有一人,进了宫,却没有出现在宴会之上。”

        “何人?”

        “谢东!”

        计千灵全身大震……

        昨夜,并非节日。

        传统意义的家宴,没有举办的理由,但仙皇偏偏举办了。

        谢东,心瞳的拥有者,观人而知心,乃是仙皇最强悍的一把刀。

        刀出了,指向为谁?

        只能是一人,太子生母,黎贵妃。

        家宴举办之时,这位谢大学士一定隐藏于黎贵妃的对面,盯着她的眼睛。

        “这则消息……来自于南江王?”计千灵道。

        “是!今日开赛之前,他就给我传递了这条消息。”林苏道。

        “那么……那么……黎贵妃暴露了么?”计千灵的声音极轻,虽然这是在夜荧灯下,即便万象境大能都不能听到他们的对话,但她还是显得异常谨慎,因为此事之大,无与伦比。

        林苏轻轻摇头:“咱们罗天宗有办法逃避心瞳,昊元宗自然也有这种办法,我们不能指望仅凭心瞳,就掀开天下最忌讳的面纱。”

        计千灵道:“仙皇动用谢东,表明他内心那道缝隙尚在,黎贵妃在心瞳之下过关,也并不足以消除他的心上裂隙,是故,他必须动用另一颗棋子,就是你所说的仙朝监察使。”

        林苏轻轻一笑,托起茶杯:“一代仙皇,屁股下面坐着龙椅,身后靠着昊元宗,想针对昊元宗进行如此忌讳的查验,一时半会儿恐怕也很难下决心,所以,南江王给他送上一条建议:当前各大仙宗情况复杂,需要一批精明强干的监察使监察诸宗……”

        话未说尽,但意思计千灵自然全都明白。

        东域仙朝,诸宗同在。

        各大宗门势力盘根错节,一直是历代皇朝的老大难。

        尤其是当今。

        当今连太子都不能确定是不是仙宗的种。

        你说这个陛下可有多窝火?

        南江王往日提的任何建议,陛下都会视若放屁,但今日不同,今日的南江王,刚刚率领五大宗师横扫白玉文战,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给东域仙朝送上一份大礼包,他的名声已是如日中天,他跟仙皇之间的父子情,是历史上最好的时候。

        这条建议,恰好对应仙皇内心最深的隐秘。

        仙皇岂能不有所心动?

        于是,林苏与南江王策应的这场大棋局,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所有的环节,一环套一环,都是计!

        甚至林苏跳将出来,将太子激怒,竟然也是计策的关键一环。

        得罪太子是愚蠢的。

        但这时候得罪太子,却可以取信于陛下,你说是愚蠢还是高明?

        计千灵手起,给自己再倒一杯茶,慢慢抬头:“这件事情暂且放下,说说其他的……”

        “其他的什么?”

        “今日文战,颇多不寻常!”计千灵道:“我不确定你看出了多少。”

        “那么师姐你呢?你看出了多少?”林苏将皮球踢了回去。

        计千灵道:“第一个不寻常,算道!那个霍东仁,计算的结果为97805,怎么得来的?”

        这是她最大的疑惑。

        在她没有接触林苏算道之前,如果遇到这种问题,她基本抓瞎。

        绝对不可能算到千位之下。

        而霍东仁算到了个位数。

        这不可能是估的,一定是算的,而且算法跟她的算法是一样的。

        那么问题来了,霍东仁的算法从何而来?为何最终的结果,却跟她计算结果差了50?

        林苏道:“你的算法怎么来的,他的算法就是怎么来的。”

        计千灵大吃一惊:“也是你传授的?或者是……是……你师尊?”

        林苏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套算法既然我可以传给你,自然也有人传给他!”

        “然而,我们的结果差了50,导致我还是赢了!”计千灵道:“这又是为何?”

        “因为那个传他算法的人,核心公式中小数点后面只有两位,我告诉你的是3.1416,而那个人知道的,只是3.14!你用3.14再算一遍,就会知道。”

        计千灵手一起,面前算道流光无限,半柱香,一柱香,结果出来了!

        97805.2!

        计千灵头脑中浮现霍东仁所说的那句话:“这道题,还有一个更精准的答案,应是97805块多那么一点点,这一点点大概是一块的两成左右。”

        这就是他计算如此精确的原因!

        霍东仁也得到了他的这套算法,但是,霍东仁得到的只是3.14!

        不是3.1416!

        一个是简略版,一个是详尽版,这就导致她最终胜出。

        计千灵无限感慨:“你师尊三千年未见,如果隐藏于紫气文朝修行,传紫气文朝罗天算道,只要还知道有所保留,就算不得对东域仙朝的背叛。”

        从她这句话中,基本可以看出,计千灵完全陷入了误区。

        她以为她找到了答案。

        罗天尊者一隐三千年,了无消息,罗天宗的人全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现在答案出来了,他隐藏在紫气文朝。

        他的算道已经传给了紫气文朝。

        不过,他传的还是有所保留的。

        林苏含笑不语……

        他当然知道计千灵入了误区。

        但是,他不打算纠正。

        他只是在想,当初在大苍界,他将这算术公式列入算术课本之时,只写3.14还是有道理的,这个数字,足以支撑圆方之题的求解,但又可以让自己尚有操作空间,如果一开始就将这个圆周率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今天怕是真的应了那句话:自己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他基本确定大苍界有人进了仙域大世界。

        这个人带来了算术新解,带来了词道,这都是他开创的东西。

        这个人,会是谁?

        计千灵道:“还有第二个不寻常,是你的乐道枷锁!”

        “是!”林苏道:“你看出了什么?”

        “我看出来,白玉京的那位主持长老,对紫气文朝有倾向!然而,那个女特使,对你有倾向!”

        必须得说,计千灵的眼光也是有的。

        林苏的笛,未入《乐道器谱》是事实,但是,打个马虎眼也是可以的,那个白玉京的长老抛出“灵哨夺魁”的说法,从而让林苏的笛不能作为乐器出场。

        是有偏向紫气文朝的迹象的。

        但最后,那个女特使,第一时间答应林苏替代邓幽参加诗文比赛的要求,正面封堵白长老,却是非常明显地为林苏站台。

        这站台,或许是因为这两名特使看穿了白长老的小把戏,基于公平而作出的调整,也许是林苏的乐道,还是打动了她,谁知道呢?

        林苏轻轻一笑:“除了这个之外呢?”

        “除了这个之外,那就是素月心了,素月心前天晚上专程拜见,是否有些别样文章。”

        “那是必然!”

        素月心前天晚上专程拜访。

        一来就与林苏交流乐道。

        交流乐道很正常,但是,她的交流方式却不正常,她要用林苏的笛,而林苏,被她赶着鸭子上架,用她的天河琴演奏。

        在当夜,计千灵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猪儿觉得很不对,但她的不对,着眼点基本在裤带以下。

        林苏呢?

        当时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然而,当他踏上琴台,面临对手“亮琴”、面临白长老“灵哨夺魁”之时,他心头一片雪亮。

        素月心昨夜拜访完全变了性质。

        素月心知道今天的文战,人家会逼他放弃最拿手的笛,所以,她前来试一试林苏除笛之外的乐道造诣。

        林苏短短一天一夜将琴用到大成之境,她才放心离去。

        她没有提及文战,但她所有的行动,全都为了他的文战。

        不经意间,林苏竟然得了她一次巨大的帮助。

        假如没有她,今日的乐道比拼,可能就真的打了林苏一个措手不及。

        他的天赋不管强到何种境界,想在赛场之上,临时学一门新的乐器,并与乐道宗师争锋,于任何人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计千灵脸色慢慢沉了下去:“这是否说明一件事情,素月心知道对方的图谋?”

        “当然!”

        “她又是从何处得来?”

        林苏淡淡一笑:“莫要忘了她身后的凉山,站在何人身后。”

        计千灵身子大震……

        凉山,太子身后!

        她知道对方文战中会出歪招!

        说明什么?

        说明对方有与太子勾连之迹象!

        这问题的性质就严重了!

        “堂堂东域仙朝太子,与敌勾连,有可能吗?”

        林苏道:“如果他尚在主导者位置上,可能性并不大,然而,他已经被排除出了文战主导者位置。”

        “因为不在其位,所以希望事情办砸!”计千灵脸色慢慢发青:“如此胸怀,何以成大事?”

        “你还真以为他能成什么大事?”林苏道:“我今日当众鄙视于他,其实也早已算准,未来东域仙朝的版图之上,没有他的立足之地!”

        “今日有些辛苦了,休息吧!”计千灵缓缓起身,手指指向夜荧古灯,就在即将一指点灭这灯的时候,她突然停下了……

        林苏目光抬起,看着她。

        计千灵托起夜灯,俯身而下:“还有最后一件事情。”

        “你说!”

        “假如……假如陛下真有启用你担任仙朝监察使的打算,你有可能需要面对一双眼睛!”计千灵缓缓道:“有无办法应对?”

        这双眼睛!

        谢东的心瞳!

        如果陛下真的有启用林苏,且打算赋予他某种绝密使命的话,一定需要将林苏所有隐秘都扒出来。

        那么,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让谢东跟他面对面。

        而林苏,肚皮里一肚皮的秘密,如何走到谢东面前?

        林苏淡淡一笑:“师姐你这话就真的体现关心了,请师姐放心,二皇子尚且可以在谢东面前顺利过关,我又焉何不能?”

        二皇子的过关……

        二皇子何德何能能过关?

        凭的可不是二皇子本身的实力!

        他凭的是她爹的旷世神通!

        计千灵一句话到了嘴边,最终收了回去,她想问一问林苏,是否需要她爹的帮助。

        但是,看到他的表情,计千灵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大概是多余的。

        唯有一句话:“那师姐就期待你的新技能了!”

        转身,翻墙,消失……

        林苏目送她离开。

        他的眼睛慢慢闭上。

        心神沉入自己的识海,感受着无处不在的精神力。

        精神力,是一门偏门,纵然在仙域大世界,这门偏门依然神奇至极。

        精神力练到高境,可以演绎一方全新的世界,眼前他的精神力三十四级半,说不上旷古绝今,但是,却也是绝对的高端传奇。

        且看精神力这种最神秘的秘术,如何与圣人心瞳开启一场算计与反算计!

        次日!

        阳光明媚,西风院里,绽放了菊花三五朵。

        两条人影踏湖而来,并肩出现在林苏面前,这是两个文人,身上的标识都是学士。

        “林学士,大学士见召!”

        林苏鞠躬:“大学士见召,学生有幸,敢问在何处?”

        “请林学士随我而来!”

        三人同时飞起,射向文渊。

        隔壁,已经爬到院墙顶的猪丫头停下了。

        回头看着下面的计千灵。

        计千灵脸沉如水,手中一朵菊花被她慢慢揉碎。

        她也算是见惯了世间风云的算道高才,但此刻一颗心高高悬起。

        大学士谢东清晨召见,他顶不顶得住?

        万一被他看穿一切,那真正是一场灭顶之灾。

        太子丑闻事件……

        他是出谋划策人。

        二皇子是执行人。

        她计千灵是牵线搭桥的人。

        只要这重大计暴露,就会触发一场史上最大禁忌,一场无边风波将席地而来,任是谁,不掉块肉也得蜕层皮。

        文渊阁。

        分内外两层。

        外层严格意义上说,算不得文渊阁,只要你有一技之长,都可以进来,冠以学子名号丝毫不奇。

        但是,内层就有限制了,唯有学士才可以自由出入。

        当然,仅有学士头衔,也只能接触到一些非核心资料,出入非核心区域。

        而林苏今日进的,却是文渊阁。

        一座阁楼,气象森严,远看是阁,近看如宫。

        一间看似普普通通的书房之内,他看到了一个风彩夺目的中年人。

        谢东!

        谢东,头发是黑的,短须是黑的,每一根都修整得无比整齐,每一分神态都是斯文儒雅。

        看到这幅形象,林苏头脑中浮现出两幅影像。

        一幅是西海之侧,年轻的人鱼艳姬面前,站着一个年轻的文人,全身散发着文道之光。

        另一幅影像是若干年后,自己人到中年,是否也能象他这样,能保留着吸引异性的风流儒雅?

        是的,林苏都不太确定自己到了七老八十的时候,还能不能象谢东这样,充满中年男人的魅力。

        单从外表看,谢东,真的是可以让女人赴汤蹈火、智商清零啊……(本章完)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