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武侠修真 - 诸天之从僵约开始在线阅读 - 150章 战国

150章 战国

        在所有嗜血者都出去之后,带着想法的帝江开始实施自己心中的想法,帝江看向了西南方向,这方向正是十万大山方向。

        帝江飞上天际,尽量的隐藏自己,不让其他的嗜血一族找自己的麻烦,帝江来到了离他们营地很远,又偏僻的山坳中。

        帝江抓来了一些凡兽,利用凡兽布下最简陋的血仪式,随着仪式布下,山中的野兽在闻到了味后直接暴走,帝江在山顶上远远看着山坳的情况。

        在帝江脚下是一只红了眼的凡兽,正死死的看向山坳,拼命挣扎,想要奔向暴乱的兽群中去,帝江正用脚死死控制住凡兽。

        帝江用灵性之眼看向脚下的挣扎的凡兽,一团区别与帝江经常使用的火焰,烧向凡兽,这火焰没有点燃凡兽的肉体,而是点燃了凡兽的灵性,帝江的灵性视野感受到了热浪袭来。

        凡兽只来得及在点燃的瞬间哀嚎,很是凄厉,随即在痛苦中失声,惨白的脸在诉说着他的痛苦,伴随不由自主的抽搐,僵直,然后死去。

        帝江只能晦气的抓来十数只凡兽,重复着先前的动作,只是更加的专注与小心,一只只的凡兽灵性被燃尽而亡,直到第十二只,帝江得到了一只灵性被帝江掌控的傀儡凡兽。

        傀儡凡兽呈人面蛇身,全身赤红,随着帝江的心意而动,帝江看着在自己心意下而动的傀儡,帝江知道自己成了。

        山坳下面的情况却是出现了变故,不知道是魔血还是山坳的血腥味引来了半凡兽半嗜血兽的虫子出现,杀戮着发狂凡兽,贪婪的啃食着残肢断臂,成群的虫群居然有抗拒魔血的诱惑。

        血仪式再这样被他们破坏下去就会损坏,从而失败,这不是帝江能容忍的。

        帝江看了看眼前的傀儡,生物兵器的载体已经准备好了,只差把魔血加持,也是帝江吃桃子的时候。

        帝江爪子抓住傀儡,飞向山坳,周身火焰弥漫,一个火球出现在山坳,冲向魔血,与帝江接触的的虫群燃烧起来了,虫群前赴后继的涌来。

        冲到魔血跟前的帝江处在虫群与暴走生灵的交接点,帝江把魔血收走,但是周围还有魔血的气息,被当成了魔血。

        成群结队的虫子有蚂蚱,婵,蚕与暴走生命,从地面、从空中,从地下涌向帝江,帝江周身的火焰被淹没,燃烧的火焰出现缺口,帝江被破开了护体火焰,帝江受伤了。

        帝江出现了伤,两个群体还在源源不断,帝江知道局面已经不是自己能控制的,用力挣脱周身的虫子与凡兽,飞向天空,会飞的虫子与会飞凡兽追了上来。

        帝江看着追击来的尾巴,帝江把魔血封印,带着傀儡快速在天际穿掠,凡兽没了魔血的引诱恢复了理智四散奔逃,虫群也慢慢的去抓捕凡兽去了。

        帝江出现在一处悬崖峭壁,没了追在后面的尾巴,帝江看向傀儡,没有面孔的脸溢出喜悦之感。

        ……

        九头鸟与姑获鸟相互看着对方,回想起玃如在沐浴雷霆的景象,已经不知如何是好,在担忧恐惧中,两者一合计,还是得去打探清楚情况才知道怎么办,

        散修如果不能应对玃如,这就是两者的机会,到时候能联合散修,干死玃如那就好了……

        两者一时间千头万绪涌上心头。

        两者兵分两路,九头鸟去探查玃如一伙,姑获鸟去探查散修。

        姑获鸟来到散修的领地范围,散修正在干活,修建房屋,与一尊尊雕像,

        有的房屋已经修好,他们在点燃长条东西,插在雕像前,作揖,跪拜,蹦蹦跳跳,尽做着奇怪的动作。

        “情绪力量与雕像共鸣,散修与雕像联系起来了。”

        姑获鸟正在疑惑之际,姑获鸟突然一个机灵,翎羽飘散,真身与羽身已经移形换影,身上翎羽去了大半,很像掉了大部分羽毛的鸡。

        罗河出现在了翎羽散落的地方,姑获鸟惊恐的看向自己刚刚所在的地方,罗河在这时却不在动作。

        罗河虽然没有动作,姑获鸟却是高度的警惕着罗河,生怕罗河有什么动作。

        场面充满紧张与压力,散修的人从旁边包围了过来,姑获鸟想要收回翎羽身,翎羽身却是被罗河抬手压下。

        姑获鸟放弃了收回的意图,剩下的不多的翎羽散落飘向身后,罗河没有阻止姑获鸟的动作,这也并不妨碍姑获鸟的动作。

        时间在流逝,包围圈正在缩紧,姑获鸟不得不动,姑获鸟转身,罗河攻击,全部翎羽都被罗河夺下。

        姑获鸟远远看着翎羽落在的地方,散修重新干活,罗河镇压着翎羽,却不追击姑获鸟。

        姑获鸟头带着受伤的身躯走了,罗河走着来到姑获鸟停留的地方,又走了庙宇方向,在庙宇附近罗河身形消失不见。

        “力量还不是很熟练,不然他不会有机会的。”

        罗河镇压的翎羽交由一队散修负责,那队散修接过翎羽,手中做着手势,口中念念有词,脚也不消停,一顿操作,从雕像中借到了力量,这力量的源头是罗河。

        姑获鸟的翎羽被镇压在雕像的底座下。

        九头鸟来到了玃如一伙的所在山中,山中显得很安静,有无形压力从山洞中蔓延出来,让九头鸟很是难受,生出逃离心。

        九头鸟压下心中的难受,突然有声音传来,声音的来源正是骨雕与虎蛟的方向。

        “出来吧。”

        九头鸟更是屏吸不动,这次是虎蛟的声音。

        “就说你呢!”九头鸟知道自己暴露了。

        “你们居然能找到我的!叫玃如出来,你们两打不过我。”

        虎蛟骨雕一人带着一队人马,人马快速形成阵势,正是劫血阵,在得到劫血阵的加持下,虎蛟骨雕的气势如虹。

        “投降我等,饶你活命。”

        “玃如呢,叫玃如出来。”

        “投不投降,等玃如出来你怕是没机会了。”

        九颗头颅你看我我看你,想要逃跑,骨雕与虎蛟攻击却是到来。

        虎蛟骨雕有劫血阵的加持,攻击已经能重创九头鸟了,而九头鸟这边担心玃如,狼狈躲避。

        虎蛟与骨雕阵力耗尽,九头鸟已经伤痕累累,可是九头鸟却高兴的大笑,九颗头颅随风飘扬,摇头晃脑。

        “玃如怕是出不来了,这等雷霆他玃如岂能全身而退。”

        “那有如何,满山的气息你感受到没,跟着我们,有你好处。”

        “谁知不道玃如是死是活,就算不死,也不好受。”

        在大笑中,九头鸟走了,跟姑获鸟约定的地方汇合去,而没有的阵力加持的骨雕与虎蛟只能看着九头鸟离开。

        “散修也有了匹敌破镜的力量,他的力量有范围,关键就在庙宇与雕像中。”

        “玃如受伤了,现在动不了手,劫血阵确实厉害,但是我们飞的快啊!”

        “我们做游荡者还是不错的。”

        ……

        帝江发现了魔血幕后之人,与虫族的战斗中,帝江发现了魔血的根源气息,这让帝江更加小心,不让自己的信息泄露出去。

        帝江在纠结中拿出魔血,进行着生物兵器计划,随着魔血的融入,生物兵器成型。

        在生物兵器成型的那一刻,韩周感受到了血滴的动静,可是帝江的封印做的确实不错;从天柱离开让韩周后手失灵大部分,但还是让韩周读取到了一点点记忆,这记忆中韩周看到了韩易世。

        “这个方位是十万大山的东面,十万大山在天柱的东南面,他在十万大山的东北面。”

        韩周闪身,然后又看了看四周,再次闪身,直到出现在灵族附近,韩易世出现在韩周面前。

        “灵性,我们终于见面了,与我融合吧,我们一起超脱。”

        “肉身,那是歧路,魔道,回头吧。”

        “那是你的歧路,我的大道朝天行。”韩易世想了想,又摇了摇头,没有再说。

        韩周发起进攻,韩易世应对,时间之河,忘川河的的河水在翻涌,河中灵性破碎,时原想看不到难。

        太极图案从时原升起,落在两河之间,河水平息,时原现身在两者当中,身后是一副太极图。

        “我们见面了。”

        “晦气!”

        “没想到会这样见面。”

        三者见面,或平静,或愤恨,或一言难尽,就这样平静收场。

        之后灵族与散修的建立了联系;韩周收拢嗜血一族,凤凰族收到了龙族的联盟信号。

        凤凰族,龙族与鼠族正在考虑联盟事宜。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