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武侠修真 - 霸武楚希声秦沐歌在线阅读 - 第六章 霸武王

第六章 霸武王

        楚希声做了一个噩梦。

        梦中他置身于一座气势恢弘的陵墓前。

        陵前有一巨大的汉白玉碑,高约三丈,碑上一行朱红大字如铁画银钩,一笔笔铿锵有力,震撼人心。

        那是【大宁霸武王,安北大将军秦沐歌之墓】!

        墓碑两侧,一大群穿着白色丧服的古装男女悲嚎哀泣,声泪俱下。

        远方还有一大片头上披麻,白衣白甲的将士,从山腰一直排到了山脚下,密密麻麻,如山似海。

        唯独楚希声穿着一身古代男子结婚时穿的大红色衣袍,与周围格格不入。

        不知何故,楚希声明明还活着,身体却动弹不能。

        他被几个魁梧有力,身如铁塔的壮汉送入到一副棺材内。

        棺材右边躺着一位女将军。

        她穿着一身威武的赤金战甲,脸部也被一层面甲覆盖,双手合放于腹前,一动不动,毫无声息。

        楚希声望见棺材外面,有一位四旬左右的中年面色肃穆,状似哀戚的看着他。

        可中年的眼里,含着无穷的冷厉之意,足以冻结人心。

        ——那似乎是他的堂叔父。

        中年的身后还有一群黑压压的人影,他们似在哭泣,眼里却没有任何泪光,反倒是唇角上扬,仿佛在窃笑。

        楚希声只觉胸膛里面,蕴藏着无穷的怒恨。

        他想要爬起来,杀个尸山血海,屠尽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

        可他依旧没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厚重的棺材板沉沉压来。

        就在这一瞬,楚希声猛地惊醒。

        他吁吁喘气,惊悸不已,全身上下的衣物也都湿透。

        三个月来,他每隔几日就会梦到这个情景,经历梦中难以言喻的绝望。

        楚希声深深呼吸,平息着自己的心情。

        他望向窗外,发现天边已现出了鱼肚白,远处也传来了阵阵钟鸣。

        楚希声急忙换了一身昨日才领到手的弟子服。

        他走出房门,望见楚芸芸正在屋檐下洗漱。

        少女也换了一身衣,那袭紧身弟子服将她的身段勾勒的分外醒目,纤腰一握,身高腿长,加上那张脸,每一个细节都符合楚希声的审美。

        在晨光映照下,少女竟美得不可方物。

        楚希声微微失神,眼中现出了几分讶色:“将军大人今天心情不错啊,是有什么喜事吗?”

        楚芸芸正在刷牙,她咬着杨柳枝错愕回望,语声含糊不清:“你怎么知道我心情不错?”

        “看出来的。”

        楚希声从旁边墙角拿了一根扁担,走了过去:“你以前每天早上起来都皱着眉头,心事重重的,唯独今天不一样,眉头展开了些。”

        楚芸芸摸了摸自己的眉心,随即一声失笑。

        可能是三个月的忙碌后,终于见到了一线希望。

        这个家伙,倒是挺细心的。

        楚芸芸正这般想着,就见楚希声将手中的扁担递了过来:“你洗漱完就去帮我挑两担水,我想擦个澡。”

        要说这间杂物院有什么缺点,就是院里面没有水井。

        幸在有楚芸芸。

        别看这女人没有做家务活的天赋,脸上也是一副病恹恹的模样,可她身体底子还在,是做力气活的一把好手。

        她偶尔也会弄坏一些扁担,木桶之类的东西。可在古代世界,木制品的价格远及不上陶瓷,衣物与铁器。

        楚芸芸的面颊鼓了鼓,还是将扁担接了过来,走到院外挑了两桶水回来。

        在放下水桶的时候,她想起了一事:“对了,待会你去食堂吃早餐的时候,记得要给打饭的阿嬷一两魔银,让她给你准备两天的食水。”

        楚希声听到要拿一两魔银的时候,不由面皮微抽。

        两天的食水而已,未免太贵了吧?

        外面买一个馒头仅仅三文钱,他去外面买不行?

        楚芸芸只看楚希声的表情,就猜到了他的想法,她唇角微扬:“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楚希声放下刷牙的柳枝,若有所思的看向对面的楚芸芸:“我其实更想知道,你对正阳武馆为什么这么熟悉?传说中的安北大将军秦沐歌继承父职之后,一直都在军中,生前没加入过任何仙武宗门,也没来过秀水城。”

        所谓的大宁霸武王,安北大将军秦沐歌,正是他眼前的便宜妹妹。

        她原本是二十八岁的年纪,按照现代的说法是大龄剩女。

        可在两人复生之后,楚芸芸的面貌身材不知何故都回到了十四岁。

        “江湖传言何足为信?”楚芸芸哑然失笑,眼中现出了追忆之色:“我十六岁入军伍,继承铁山秦氏之前,曾改名换姓拜入无相神宗,只是后来身份暴露,被革除了嫡传身份。”

        楚希声闻言释然。

        这就能解释得通了,当初他们两人从墓中逃离,楚芸芸为何坚持要来秀水郡。

        两人很快就洗漱妥当,一起来到了武馆东院的大校场参与晨练。

        东院的内外门弟子加起来共有七八百人。

        他们一起迎着朝阳吐纳呼吸,将大日初升后的纯阳之力吸纳入体,化为真元。

        这就是养元功,纳纯阳之力,养自身精元。

        楚希声吃了一颗馆主雷源赏的‘培元丹’,才开始吐纳呼吸。

        迎着太阳,楚希声只觉浑身都痛楚难当,那仿佛是万千根钢针,插入到躯体的感觉。

        他的面容扭曲,却不能不忍耐。

        他是从坟墓里爬出的,由死还阳,一身四肢百骸,五脏六腑俱被阴力侵蚀,所以额外畏惧霸道阳火。

        这养元功却又不能不练,唯有元阳之力,才能让他改善体质,抵御阴毒寒煞。

        除了服食‘阳和散’之外,这是唯一能让他延长性命的方法。

        不过培元丹的效果,让楚希声颇为满意。

        这丹药炼化之后,的确是相当于十日修行的效果,让他添了十天的真元。

        他们吐纳到辰时初,就感觉浑身灼热无比。

        这是因日光的强度,超出了他们的承受极限。

        除了武馆的内门弟子还顶着朝阳修行,外门弟子都纷纷结束吐纳,在教习武师的监督下练习武诀。

        他们分门别类,有人练剑,有人练刀,也有人舞枪弄棒。

        其中修习追风刀的最多,有九十余位。

        楚希声还在坚持,直到辰时二刻,他的浑身都开始冒着青烟,才结束了吐纳呼吸,走到了内门弟子的最后一排,随着众人一起练刀。

        他的追风刀还没有习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花架子,不过旁边监督的武师见了,却非但没有训斥,反倒对他流露出善意的笑容,眼现欣赏之色。

        昨日清晨一个追风刀都没学全的外门弟子,一刀斩伤隆盛,踩了西院教头邵灵山脸面的事情,早就在武馆里面传遍了。

        东西两院一向不对付,所以他们看楚希声额外顺眼。

        楚希声做完晨练的时候,已是气喘吁吁,手足微颤。

        这让他再次想到了武道宝库中的‘虚拟训练’。

        刀法不练是不行的。

        楚希声需要时间修行元功,积蓄真元。

        也需要大量的练习,才能将那些刀式融入自己的血肉骨骼,化为自己的本能。

        可他现在这模样,一天养半个时辰的气,练一个时辰的刀都得要命。

        唯有宝库中的‘虚拟训练’,可以帮他解决这一问题。

        问题是一个武道点只能兑换十天的练习时间,楚希声又感觉不划算。

        这些武道点来得稀里糊涂。

        楚希声在掌握获取武道点的方法之前,对它们额外珍惜。

        就在楚希声纠结不已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手被人一把抓住。

        那是楚芸芸,正抓着他往前疯跑。

        楚希声先是不解,可随后就明白过来。

        他望见结束晨练的弟子,正如一片涌动的人潮,争先恐后的往前方狂奔。

        所有人的目标,都是不远处那座名叫‘食堂’的所在。

        楚希声不由感慨,他没想到自己高中毕业十年之后,会再一次体会到这种食堂抢食的生活。

        楚芸芸如果全力奔跑,速度自然远超这些修为都没入品的内外门弟子。

        不过她很收敛,只跑在人群的中段。

        轮到兄妹两人打饭的时候,食堂里面真正好吃的东西已经没剩多少了。

        楚希声遵照吩咐,给打饭的阿嬷递了一两魔银过去。

        阿嬷眉开眼笑,不但在他碗里面加了一个肉夹馍,还给他递了一个包裹。

        包裹外面有‘正阳食堂’这四个字的印记,里面是一袋水,十六个肉夹馍,两个烧鸭腿,还有一小袋的榨菜,可以供他食用两天。

        楚希声发现这么做的,远不止是他一个。

        许多新入门的弟子,都在悄悄的给阿嬷塞银子。

        这肯定有缘由。

        吃完早餐之后,他与楚芸芸就分开了。

        楚芸芸是术院弟子,平常都是在武馆北侧的道观学习符箓术法。

        楚希声则与一群新入门的弟子,在几位武师带领下来到武馆中央的一座巨大的石楼前。

        这座石楼宽五十丈,长七十丈,高达十二层,每一层都有两丈余高,造型古朴,气势恢弘。

        大门的上方,正是‘藏经楼’三个端端正正的烫金大字。

        东院教头叶知秋已经等在这里。

        她背负着手立于台阶上,俯视着台下的一百多名新晋弟子。

        “这是我们秀水郡无数武人梦寐以求的武道殿堂,里面不但有无相神宗完整的外传十艺,还包罗万象,藏有总数七百门六品以下的武学经典,以及无数上古遗下的图腾与观想图。

        按照我们武馆的规矩,无论何人每出入藏经楼一次,都需缴纳十两魔银!武馆的内门弟子在里面待一天时间,需缴纳魔银三十两。

        不过我们无相神宗的祖师曾立下门规,神宗旗下所有武馆的内门弟子,都可以在入门之初免费参研两日。

        所以你们一定不要浪费这次机会,里面的外传十艺,还有那些武学经典,能记下多少是多少,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出来向教习请教。”

        此时叶知秋又往旁边一招,一大群教习武师走了过来。

        “为防楼中书籍受损,你们进去之后,需交出所有违禁之物,包括兵器,暗器,火折子,火石,尤其是生火之物,楼内不能使用任何明火。里面随便一件东西都价值上千两魔银,你们倾家荡产都赔不起!”

        叶知秋语音落时,那刀剑,斧头,短枪,飞镖,飞蝗石、梅花针,弩箭,掷箭,火折子,火石什么的就掉落一地,发出一片‘哐啷啷’的声响。

        居然还有人拿出来一把小型的狼牙棒。

        叶知秋接下来的话,却让楚希声吃惊了。

        “为防你们暗藏铁器,夹带油脂,所有人不得携带外购的食物,水袋。武馆给你们准备了食水,馒头一百文一个,肉包二百文,肉夹馍二百文,水袋五百文。”

        楚希声转过头,看向叶知秋指向的角落。

        只见那边二十来个做厨师打扮的青壮年,正守着几十个大箩筐,神色异常和善的冲他们笑。

        那些箩筐里面,堆满了馒头,肉包,肉夹馍与水袋。

        楚希声就不禁‘呵’了一声,忖道武馆的这些人真是生财有道。

        他又摸了摸自己背着的袋子,感觉食堂的阿嬷还是很有良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