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武侠修真 - 霸武楚希声秦沐歌在线阅读 - 第九章 血海飘零

第九章 血海飘零

        “呃——”

        楚希声目光愣愣地与楼梯口的人群对视。

        这群人该不会以为是他干的吧?

        这可是天大的黑锅!

        楚希声下意识的将手里的棍子往身后藏,可想想又觉不妥,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他不愿背锅,正筹措着言辞准备解释,却见自己的视野中再次炸开了一朵璀璨烟花。

        楚希声凝神注目,发现自己声望一栏虽然没有变化,还是九品下(实),可武道点却莫名其妙的由5变成了11。

        楚希声顿时眨了眨眼。

        他没想明白这究竟是什么缘由,可这背锅似乎有好处?

        也就在这时候,从楼梯口涌出来的众人‘轰’的一声炸开了锅。

        “怪不得他们叫得这么惨,四肢都被打断了,不知道还活着没有?”

        “是这家伙做的?不会吧,他一个人就解决了这么多人?”

        “这里除了他还有谁?此人名叫楚希声,据说刀法已至九品下,可我没想到他会厉害到这个地步。”

        “这真是个狠人,说来他昨日就差点将隆家少爷的手砍断。”

        所有人都在小声议论,一些胆小的都不敢直面楚希声的目光。

        只有一位黑脸武师,神色冷厉的瞪视楚希声:“这些人是被你打伤的?下手也未免太狠毒了。”

        “请问教习哪只眼看到我伤人了?是否有真凭实据?”

        楚希声洒然一笑,神色大喇喇的毫无敬意:“我不知道他们是伤于何人之手,不过教习最好是请楼主或者几位教头来看看究竟。”

        虽然背锅有好处,可他不能平白无故的当冤大头。

        这里的情况明显不对劲。

        不过他看对面几位教习的脸色有些异样,仿佛有些心虚畏惧。

        楚希声稍稍思忖,就明白了缘由。

        这几人真以为这桩事是他做的。

        他们在担心事情闹大,牵连到自身。

        馆主雷源是无相神宗下放至武馆历练的内门弟子,一门心思只想培育出一些英才出来,好助他回归宗门,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此人如果听闻此事,只会震怒万分。

        所有收了隆家银子的人,一个都别想好过。

        至于那什么内城隆家,在无相神宗面前,不过是脚边浮尘。

        那名黑脸武师面色阴晴不定。

        这九人不是楚希声伤的,还能是谁?此子之言,都是推托之词!

        正当教习武师进退维谷,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觉脚下一晃,周围整个地面与楼身都在这一瞬剧烈震晃。

        在场许多人都没能站稳,跌倒在地。

        上面则是沙尘俱下,天花板上脱落下无数碎石。

        楚希声也差点没站稳,他当即抬头,神色惊奇错愕的往上方看着。

        这是怎么回事?该不会是地震了?

        ※※※※

        在整座藏书楼都在摇晃的时候,李道规脚步沉重地踏上了藏书楼第十二层的最后一级台阶。

        这一层极其空旷,长宽都达七十丈的空间里面没有任何墙壁遮断。

        四壁全是高大的木质书架,上面堆放着各种样的书册卷轴。

        可就在李道规踏上这一层的瞬间,所有的书架都在顷刻间化为齑尘,四面墙壁上出现了一道道深刻的深痕。

        从李道规袖内散出的狂烈血色剑气,正与一股阳刚浩大的罡元轰撞交锋。

        无数的碎散剑气四面切割,被震裂的罡元也向周围溢开,横扫一切。

        就在这一层的中央处,一位白发苍颜的白袍老人从一张楠木书案后悬空浮起。

        他虽老态龙钟,身量却极其高大,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楼梯口处那个一身青色弟子服,面貌清隽,眉心有着青色剑痕的男子。

        “血海飘零剑?你是血风剑李道规?”

        白袍老人语中含着惊疑与怒火:“你的胆子很大,可想过这会有什么后果?”

        “如何不知?”

        李道规闻言失笑,他眼神桀骜的抬起头:“不就是被你们无相神宗上下视如仇寇?可我人都已经来了,又岂会害怕?”

        他的一身衣物,都在这刻化为血色。

        无数的血色剑气瞬时汇成一股,形成一把巨大血剑,直攻到白袍老人的面前。

        “简直无法无天!”

        白袍老人从袖中取出一把拂尘,信手一挥将那血剑拍碎:“这几年你甘入邪道,无恶不作,你的师尊如还在世,会为你蒙羞。”

        “我若不入血海,几年前就已是朝廷刀下之鬼。”

        李道规不屑一笑,眼里也涌现出了血意:“少说废话,我这次来是为昔日秦沐歌留在这座楼里的那些东西。你把她昔日留下的所有笔记,批注与真意图都交出来,我与我的部属便立时退去,不伤此楼一草一木。”

        白袍老人愣了愣,神色惑然不解:“你就是为此而来?这座楼内是有秦沐歌年幼时临摹的几幅真意图,可它们值得你如此大动干戈?”

        李道规不满的一声轻哼,语含杀意:“少给我装糊涂!她幼时涂鸦之物,我岂会放在眼里?我要的,是秦沐歌的逆神旗!”

        白袍老人听了之后,面色却更加错愕,似哭笑不得。

        李道规继续说道:“秦沐歌十岁习武,二十二岁元功踏入一品,一生不败,霸绝北域。如此成就,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已非是天赋能解释。

        有人断定,上古遗宝‘逆神旗’就在秦沐歌之手,世间唯有此物能逆天改命,夺天地之造化汇于一身。可秦沐歌死后,铁山秦氏配合内庭高手找遍了她的所有遗物,都没有发现逆神旗的踪影。”

        白袍老人摇着头:“先不说这逆神旗是否在秦沐歌手里,即便此物在她之手,可这与我正阳武馆有什么关系?她离开武馆,去无相神宗的时候,才仅仅十二岁。自此之后,秦沐歌一生都没有再踏足此地。”

        “是年仅十二岁的六品武修!”李道规冷冷一笑:“那时她还年幼,才更有可能在此地留下逆神旗的线索。半月前天子请当朝国师耗费寿元,为逆神旗的下落占了一卦,得出‘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谶言——”

        他忽然神色一动,目光现出了一抹厉意:“你在拖延时间,想等别人来助你?痴心妄想!”

        李道规身躯蓦然滑向前方,单指往白袍老人的眉心点去。

        无数血色剑气汇聚而来,宛如游鱼般的螺旋环绕,仿佛血色风暴般往前切割凿击,气势惊人。

        白袍老人身前的纯阳罡元寸寸碎裂,他不慌不忙,一身罡力瞬时由阳转阴,然后一掌拍在前方。

        霎那之间,李道规与那些血色剑气,全都被冻结在前方三尺处。他的体表之外,无数的水汽凝结,固化成冰。

        白袍老人却殊无喜意,他反倒退后数步,从袖中抽出了把软剑,全力积蓄真元。

        李道规身周的寒冰寸寸开裂,无数的血色剑气从内透出。

        他一声轻赞:“这是秦沐歌四品前,常用的阳极逆阴掌,是她自创的武学。你是在这座书楼里面学到的?也就是说她年仅十二,就能自创四品武学?真是了得。”

        白袍老人见状,不禁倒吸了口寒气。

        他想这个人,好浓的血海,好强的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