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武侠修真 - 霸武楚希声秦沐歌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师妹

第十一章 师妹

        藏书楼内,楚希声的眼前蓦然又炸开了一朵烟花。

        他的人物面板不知何故,竟又生出了变化。

        名望一栏的‘九品下(实)’,变成了‘九品下(固)’。

        武道点也由‘11’,变成了‘16’。

        如果说之前那些武道点来得还有缘由,这次就完全是莫名其妙。

        不过楚希声暂无暇理会这些,他正在发力奔逃。

        就在刚才楼里面‘地震’之后,忽然就有一群蒙着脸的人杀了出来。

        他们也穿着内门弟子的服饰,可武力极高,在场的几个教习武师没来得及吭声就被陆续斩杀。

        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四散逃跑,楚希声见机得快,跑在了最前面,通过另一条楼梯爬上了四楼。

        楚希声一边跑,一边扫望四方,试图寻觅可靠的藏身之地。

        他随后眼神一亮,猛地加速,冲上了一张摆放于廊角的藏书架。

        楚希声踩着书架上的格子,仅三五个蹬踏就窜上房梁。

        第四层虽然被木墙隔成了几十个大小不同的房间,上面的房梁却是相通的,没有被遮断。

        楚希声在梁上小心翼翼的行走,尽量不发出一点声息,尽量不掀起一点灰尘。

        他只头疼自己留下来的脚印,绞尽脑汁也无可奈何。

        这意味着那些凶徒一旦上梁,一定会发现他的踪迹。

        楚希声很快就找到一个隐蔽的死角,不过就在他走过去的时候,却见此处已经坐了一个人。

        那是一位年龄与他相差无几的女孩,梳着一头精致的百合鬟,五官妍丽,琼鼻秀挺,眉心间嵌一枚百合形状的宝石花钿,眼睛则大而妩媚。

        百合少女也穿着一身青色的内门弟子服,不过这衣服明显改动过了,不但更修身,衣领与衣襟处还纹着百合与芍药花纹。

        她的一双小腿悬在房梁之外,一荡一荡的,显得又自在,又漂亮,又俏皮。

        楚希声略觉意外,忖道他们正阳武馆的新晋内门当中,居然还有这么一位大美人?

        不过他这三个月当中真正呆在武馆里的时间不超过五日,本就不认得多少人。

        楚希声和气的冲对方一笑:“不知师妹也藏身此处,我加一个,你别介意。”

        百合女孩斜眼看了他一眼,就随意的挥了挥手,一副懒得搭理的模样。

        楚希声却神色凛然,他望见女孩挥手间微风拂动,竟将他留在房梁上的脚印全数抹去。

        刚才她用的是术法?

        这个少女,似乎是术武双修?且至少有八品阶位的术师修为。

        楚希声惊异的看着百合少女,忖道这真是一位内门弟子么?

        他随即就顾不得这少女的身份,转而把视线移向下方,面现凝重之意。

        从房梁往下望,可见三个楼梯口处都涌出了人流。

        那些人都是楚希声的同门师兄弟。

        他们大多都是脸色苍白,惴惴不安,正在二十几个身配刀剑,杀气腾腾的男女监督下,从楼梯口鱼贯而入。

        这些凶徒虽无行凶之意,言语动作却极其凶暴,稍有不从就连抽带打,下手毒辣。

        有两人只是往四面偷看了一眼,就被打得浑身鲜血横流,倒地不起。

        这些凶徒将人群强行驱赶到各个房间,然后强令所有弟子从书架上拿下一本本厚重的书本翻看。

        楚希声眼中现出了惑然之色。

        这些凶徒的作为,让他有些迷糊了。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看起来似乎在找什么东西?该不会是冲着那副‘睚眦图’来的?

        楚芸芸虽对他讳莫如深,可从其言辞来看,睚眦图中分明隐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

        这个秘密,甚至足以让楚芸芸取回失去的一切。

        就在这个时候,这一层的左起第三间房,忽有一位年轻人捧着一本厚达半尺的书册,满含欢喜的站了起来。

        “我找到了!这行文字后面有一个‘沐’字,应该是秦沐歌的亲笔批注。”

        附近的凶徒都被惊动,一位手持虎头大刀,左眼上戴着黑色眼罩的青年当即大踏步的走了过去。

        他抢过那本书册仔细翻看了片刻,面上就现出了失望之意。

        显然这本书里面,没有他想要的内容。

        “确是秦沐歌的批注!来人,把他放出去。”

        独眼青年手按着刀,眼神阴狠冷厉的环视着房间内的众多武馆弟子:“给我继续找!今日只有找到秦沐歌留下的批注与笔记的人,才能全须全尾走出这座藏书楼。找不到的,一个都别想活!”

        那群年轻弟子全都面如土色,战战兢兢。

        房梁上的楚希声听到此处,却不禁微一扬眉,神色怪异。

        原来今日这桩祸事的源头,还是在于他那个便宜妹妹。

        “那是血风剑李道规麾下的血风盗团。”

        百合少女不知何时凑到他的身边,冷笑着俯身下望:“应是为那件子虚乌有的逆神旗而来。”

        楚希声的鼻尖顿时闻到了一股幽香,感觉这少女靠得有点近了。

        他想了想,就着房梁上的积尘写下几个字:“逆神旗?那是什么?”

        百合少女的谈兴很浓,她用手玩着鬓角发辫,讽刺的一笑:“传说中一件能逆天改命,夺天地之造化的至宝。据说战神葬天,愚公都曾得到,持之逆伐诸天,有许多人猜测这逆神旗落在霸武王秦沐歌的手中。

        不过我在这座藏书楼呆了十几天,从上到下翻了个遍都一无所获,这里根本没有他们想要找的东西。”

        楚希声面皮微抽,女孩话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很惊人啊。

        她似乎也不是什么正经的内门弟子。

        他又写下一行字:“阁下贵姓,何方高人?”

        少女洒然一笑:“我姓陆,一介普普通通的内门弟子,当不得高人之称。”

        这一刻,楚希声忽然心神微动,看向了不远处的一扇窗户。

        就在他目光所及处,一张通体萦绕着黄色灵光的纸鹤,骤然从窗户外穿梭入内。

        奇怪的是,明明这一层的所有窗后都有凶徒看守,却无人查知这纸鹤的踪迹,竟对它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那纸鹤飞入进来之后,先是扑扇着翅膀,在围绕着顶部的梁柱盘旋了一阵,然后躯体一晃,灵巧的滑翔至楚希声面前悬停。

        这纸鹤,是冲自己来的?

        楚希声眼神茫然不解,他稍稍犹豫,还是将纸鹤拿在了手中。

        这竟是一封信,当楚希声将纸鹤展开,只见黄纸的两面都写着几行绳头小字。

        楚希声首先看的是落款,那竟然是一个朱红色的官印,印中是九个端端正正的隶字——秀水郡锦衣千户曹轩!

        楚希声看了之后既心生凛然,又暗觉不解。

        这位堂堂的锦衣千户,怎么知道他?

        此人用符信联络他,又是什么目的?

        楚希声按捺下了心情,逐字逐句的看符纸上的文字。

        这封信先是简略的介绍了一下情况,然后讲叙家国大义,希望他能侠义为怀,挺身而出,与锦衣卫里应外合,杀死血风盗团的八品术师,助朝廷剿灭这群作恶多端的恶盗。

        如果楚希声答应,可在这张符纸上留字,锦衣卫的人马会在外发起强袭配合,给他制造机会。

        一旦事成,秀水郡千户所必有重赏。

        让楚希声在意的是,这封符信的末尾处,还隐晦的提到了他们兄妹两人的‘路引’与‘户籍’。

        古时但凡人员远离所居地百里之外,都需由当地官府发放路引,否则便要依律治罪。

        大宁对户籍的管理很严格,三年一查,案户比民,方便朝廷掌握地方,征收人头税。

        没有正规户籍的人,不但会按逃户之罪论罚,也无法加入任何武馆就学,更不得做生意,参军,参与科考等等。

        三个月前两人落户秀水郡,不得不从黑市花钱购买路引。

        真正的楚希声与楚芸芸,是从东州泰山郡迁来的人家,因遭遇盗匪,全家横死。

        他们的路引却留了下来,被两‘兄妹’买来当做落户秀水君的凭证。

        女孩也把螓首伸过来看楚希声的信。

        楚希声百般遮掩却无济于事,毕竟房梁上的空间有限,他不敢闹出太大的动静。

        这女孩也是没皮没脸,整个人都快贴到他身上了。她的力量还很大,一手就将楚希声的臂膀掰了回来。

        楚希声无奈之下,只能任之由之。

        幸在女孩看完信之后,就退了回去,‘啧啧’有声道:“这李道规的手段当真了得,锦衣卫估计是被他逼得走投无路,才会找你一个养元功都没到第二重的弟子出手。

        还有,你的户籍似乎有问题?这是锦衣卫惯常的手段,威逼利诱,软硬兼施。他们现在是先礼后兵,如果利诱不成,那就以势威逼,让你不得不就范,为他们拼命。”

        楚希声的脸色,却一阵阴晴不定。

        他的软肋,还真被那姓曹的给拿捏住了。

        他没法轻易放弃现在这个身份,这意味着他们在正阳武馆三个月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必须走其它的途径,谋求纯阳秘法。

        还有那副睚眦图——他们努力了这么久,距离这副隐藏着极大隐秘的图仅差一步之遥。

        楚希声深深一个呼吸,平复下了心绪。

        他再次把目光转向房梁下方,一边观察情况,一边看着自己眼里的虚幻荧屏。

        拼命是不可能拼的,不过他还是想看看情况再做选择。

        有系统爸爸,他未必就没有机会。

        楚希声四面扫望,目光最终落定在一位男子身上。

        那些凶徒绝大多数携带兵器,唯独此人是背负着一把桃木剑,身上也贴着几张符箓。

        这一看就是对方的术师,术法厌金,术师在修为至七品之前,不会在身上携带任何金属。

        可楚希声怎么看,都觉此人不对劲。

        这个男子的身材太矫健了,穿着一身宽大的弟子袍,竟然还能显出胸肌。

        “你现在看的那人并非是他们的术师,此人的身份,其实是一位七品武修。他们很狡猾,真正的术师,一直都隐藏在那些学生里面。”

        百合少女说话的时候,竟将楚希声手里的信符强抢了过去。

        她强行抓来楚希声的手指一口咬破。

        此女力气极大,楚希声全程无法反抗,他一阵发愣:“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百合少女笑着回应,同时抓着楚希声的手,在信符上快速写下了几行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