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武侠修真 - 霸武楚希声秦沐歌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背锅第二弹

第十二章 背锅第二弹

        藏经楼外,距离大门约十丈之地,馆主雷源背负着手,面色阴沉的来回走动。

        曹千户状似平静的端坐在一张太师椅上,遥观藏经楼的大门。

        他端起了属下送来的茶盏往嘴里送,可随即就‘呸’的一声,将杯子里面的茶水全都泼洒出去。

        其实茶的水温尚可,馥郁芬芳。

        曹轩却无法入口,他的嘴唇上竟不知在何时起了三个水泡。

        这令他益发烦躁。

        “联系上紫静道人没有?他要何时才能赶至?州城的万户所可有回讯?太守大人何在?”

        他口中的紫静道人,不但是正阳武馆术师院的教头,还是秀水郡锦衣千户所的一位供奉术师。

        曹轩不会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身上。

        秀水郡没有四品阶位的武修在,那就只能以术法解决术法。

        紫静道人的术法修为高达六品,或有能力解决塔中六千九百张爆炎符。

        不过此人在两天前入山采药,至今都未能联络上。

        东州锦衣万户所则是秀水郡锦衣卫的上级机构,统辖一州八郡所有缇骑。

        曹轩没能等到周围人等的任何答复。

        就在他头疼万分时,不远处的一位锦衣卫百户忽然神色一振,走了过来:“千户大人,楚希声回信了。”

        曹轩张了张眼,瞳孔中现出一抹异光:“那小子怎么说?”

        附近馆主雷源,叶知秋与邵灵山三人,也当即往曹轩方向侧目以视。

        “他说他可以出手试试,不过我们必须送一把趁手的好刀,加上一颗上品的融血丹进去。还要求我们发动的时候,必须有三位六品高手,从第四层的东起第三间窗强行突入。另请武馆的叶教头,在东起第五间窗下接应。”

        叶知秋当即蹙眉,忧心忡忡的看了眼武馆的第四层。

        邵灵山闻言冷笑,眼神中含着几分讽刺。

        雷源则面色冷漠,不置可否。

        他不会让一个元功还未入品的弟子去送死,却也不会主动阻拦。

        “上品融血丹?楚希声的养元功连二重都没到,这要求倒合情合理。”

        曹轩用手指敲着扶手,若有所思:“我们有一位七品术师,送这两样东西进去不难。不过他让我们从东起第三间窗强行突入,这是何意?”

        融血丹是锦衣卫内部使用的一种丹药,可以在短时间激发血脉异力,提升力量与真元。

        上品的融血丹不但没有后患,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强化武修的体质。

        “这个属下就不清楚了,此外,楚希声另外还求了一桩事。”锦衣百户扫了一眼周围诸人,然后凑到曹轩的身侧耳语了几句。

        曹轩凝神倾听,脸上渐渐现出了玩味的笑意:“有意思,你可以允他。”

        ※※※※

        藏书楼内,楚希声手中的黄色符纸逐渐发生变化。

        这张符纸非常神奇。

        楚希声用血液书就的文字正一点点消失不见,包括所有自愿与被自愿的。

        随后不久,又有一个新的文字出现于光滑的纸面上。

        那是一个‘允’字。

        楚希声顿时剑眉微扬,现出了一抹喜色。

        百合少女则是略含异色的斜眼睨他:“你挺会趁机要好处的。”

        楚希声却理直气壮的回了她一眼,怨气满满:“阁下越俎代庖,代我应下这桩要命的差事,总不能让我平白拿命去拼。”

        百合少女顿时嗤的一笑,微摇螓首:“谁要让你去拼命?待会你在边上看着就好,别拖我后腿。”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一道红色光华蓦然从窗外穿梭入内,精准的悬停在楚希声面前。

        那是一个红木匣子,约有四尺余长,手臂粗细,木纹细密精美,左右两侧都刻有着玄异符文。

        楚希声打开木匣,发现匣里面是一把长达三尺二寸的雁翎刀,刀身黑不溜秋,刀刃却寒光流传。

        刀刃附近还放着一枚血红色的丹药,只有小拇指头大小,散发着清新的草药香气。

        楚希声神色一振,伸手去抓那把雁翎刀。可就在他触及刀柄之前,百合少女已经把她的玉白小手伸过来,将雁翎刀抢了过去。

        “诶?居然是东泉产的‘黑云飞雁刀’,也好,有此刀助阵,我更有把握。”

        楚希声当即拿眼怒瞪少女,这把刀是他自己向锦衣卫索要的。

        不过他是识时务之人,眼见百合少女拿着那把雁翎刀耍了耍,一片寒光四射,就明智的放弃了把刀要回来的念头。

        幸在百合少女没去拿那枚融血丹,楚希声生恐对方改主意,拿到融血丹就一口吞了下去。

        这丹药的效果立竿见影,没过多久,楚希声感觉到全身发热,五脏六腑与四肢百骸的血液都变得滚烫,一丝丝真元在体内陡然滋生。

        锦衣卫显然是算好了时间,就在这融血丹的药效完全发作之际,那东起第三间的窗外,忽然发出一声轰鸣爆响,三个高矮不一的身影如恶虎猛龙般撞入窗内。

        楚希声利用鹰眼的动态视力观望,发现馆主雷源赫然就在其中,另两人则穿着一身飞鱼服,外罩胸甲,一看就知是锦衣卫的高手。

        三人气势凶猛霸烈,所过之处一切披靡,阻拦在他们前方的书架墙壁都在顷刻间粉碎成渣。

        他们下手也额外毒辣,所过之处没有活口,沿途撞见的四个凶徒一照面就被杀死。

        这三人联手,就仿佛毁灭一切的龙卷风暴,往那‘术师’方向冲刮过去。

        楚希声往那边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转而注目那名藏在人群中的真正术师。

        此人非常警惕,在变起之刻就疾步后撤,退入到东起的第五间房,远远避开了雷源三人。

        他退入房门后的第一时间便双手捏动灵诀,意图施展术法。

        不过就在这一瞬,一道黑色的刀光在后方闪耀,迅猛凌厉的从他脖颈抹过。

        术师的脸上现出了惊骇与不敢置信的神色,随后头颅就从脖颈上滑落下来,大量的鲜血喷射而出。

        在他的背后,百合少女唇角噙着得意的笑容,姿势潇洒的挥了挥刀。

        “这叫请君入瓮,所谓的血风盗团也不过如此——”

        百合少女说到这里,语声却戛然而止。

        她神色一凛,略含惊讶地看着门口。

        “五品下?李道规麾下居然还有你这样的高手?”

        百合少女竟将手中的刀直接抛在地上,整个躯体化作一团青烟,往上空急掠。

        也在这一瞬,那名独眼青年从门口猛地扑入进来。他看了眼术师的尸体,当即发出一声怒恨交加的咆哮,身影则奔腾如狼,朝着上空飘逸的青烟追袭而去。

        这两人的身影都无比迅捷,一起一落间就飞逝到十丈之外。

        这个时候,楚希声才刚从房梁上跳下来,他有些发懵的看了看眼前的尸体,然后脚尖一挑,将那把雁翎刀持在手中。

        百合少女估计是术武双修的缘故,没法在使用术法的时候携带金属兵器。

        楚希声却很喜欢这把刀,寻思着在事后将这把‘黑云飞雁刀’昧下来。

        可他才握住刀柄,就见两个身材健壮,手持着‘飞蝗弩’的人影闯入进来。

        这两人同样先看了看地面的尸体,又望向了对面楚希声手里的刀,眼中都流露出暴怒之意。

        楚希声的脑门顿时冷汗直冒,寻思这误会怕是没法解释清楚。

        他趁着对面还没反应过来,不假思索的身影疾掠,从窗户口跳了出去。

        “术师死了!是那个杂种——”

        “宰了他!”

        那两人怒声炸喝,同时抢步到了窗口旁,将手中的飞蝗弩对准了下落中的楚希声。

        顷刻间成百上千枚指头长短的细小弩箭,往楚希声的方向爆射而去。

        看着那蝗群般的漫天箭影,楚希声只觉头皮发麻,胸膛猛力跳动,像是有一把重锤猛地敲在他心上,同时一股颤栗感弥漫全身。

        可他越恐惧越绝望,心绪就越镇定,越冷静。

        楚希声毫不犹豫的吞下了口中藏着的‘神力丹’,同时双眼圆睁,用自身的鹰眼,捕捉着每一枚短箭的轨迹。

        这一瞬,他的一身潜力爆发到了极致。

        手中的雁翎刀挥洒出一片黑色刃光,将眼前飞射过来的短箭一枚枚斩落,一枚枚格开。

        他不顾一切,在顷刻间连出二十七刀。

        右手因超出极限的高速挥动,使得臂膀处生出撕裂般的痛感,仿佛这只手已经断掉。

        可那飞蝗般的弩箭,还是破开了他的刀光封锁,前仆后继的射向他的面门。

        就在楚希声的心脏寂冷如冰之际,一个熟悉的女声传入他耳内。

        “让开!”

        这声音似同银铃,听在楚希声耳中更如同天音,无比悦耳。

        他身侧蓦然一口重剑斩出,在半空中一绞一颤,瞬时搅动起狂猛罡风,将那些弩箭全都轰飞开来。

        那正是叶知秋,她从楚希声的身侧逆冲往上,顷刻间就扫空了所有箭影,随后身影又仿如雌豹般,猛地撞入到第四层窗户。

        楚希声也安然落到了地面,他顺势一滚,化解了下坠的冲力。

        不过当楚希声准备再站起来的时候,却觉双脚发软,手足微颤。

        劫后余生的余悸感,让他提不起分毫力气。

        周围却在此刻传出嗡然声响。

        “里面的术师死了?”

        “没有爆,那些爆炎符都没动静。”

        “是那个叫楚希声的小子做的?他居然还真办到了。”

        随着这些议论,脚步声与铁甲震鸣声轰然响起。

        楚希声抬起头,望见一大群全副武装的锦衣卫蜂拥着冲入楼内。

        于此同时,他也望见自己视网膜内,忽然炸开了一朵大型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