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武侠修真 - 霸武楚希声秦沐歌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陆乱离

第十七章 陆乱离

        楚希声练了几式刀法,感受了一番虚拟训练的效果,才发现今天起得晚了。

        他在虚拟训练的时候过于沉迷,没控制好醒来的时间。

        楚希声赶忙用毛巾抹了把脸,随后一边用杨柳枝刷牙,一边脚步匆匆的往杂物院的大门走去。

        当他‘嘎吱’一声拉开大门,大步迈出,却望见门口斜倚着一位穿着青衫的靓丽少女。

        她双手抱于胸前,倚靠在右侧门框上,脚尖则略含不耐的踢着门槛,似乎在等人。

        楚希声瞄了她一眼,好心的提醒:“这位师妹,晨练都快开始了,你,嘶——”

        他认出这是谁了,这不就是昨天那个百合少女吗?

        对方只是换了一身打扮,那头乌发挽成了乌蛮髻,斜插着一根月季形状的发簪,眉心间的花钿也换成了月季宝石,就连衣襟上的花纹,也是莲花与月季混杂。

        虽然还是那个眉眼五官,给楚希声的感觉却截然不同。

        得,这变成月季少女了。

        “陆师妹?”楚希声有点小惊喜,他总算找到正主了。

        楚希声下意识的就伸手去抓少女的手腕。“师妹我找你找得好苦。走,我带你去寻我们叶教头——”

        昨日的黑锅可不好背,会掉脑袋的。

        所谓冤有头债有主,血风盗的祸事,还是让这女孩自己去扛的好。

        楚希声才把手伸出去,就意识到不妥。

        这是古代社会,讲究男女授受不亲,女孩子的手能随便乱碰?

        楚希声正欲收力,却见女孩一手抓过来,用软玉温香的小手捂住了他的嘴。

        “嘘!”

        月季少女将食指放在唇前,示意楚希声噤声,然后强行将他推入门内。

        她又左右看了一眼,发现四下无人,才走入到门内,把大门‘哐’的一声关上。

        “你别胡说。”月季少女用黑白分明的眸子狠狠瞪着楚希声:“昨天杀那个术师的是你,与我有什么关系?你再不准造谣,听清楚没有?”

        楚希声原本是双手抱胸,担心自己的贞操。

        毕竟他穿越之后,这一身皮相确实可与古之潘安比肩。

        男孩子出门在外,不能不多添几分小心。

        等到月季少女语落,楚希声就不由拧了拧眉:“师妹此言何意?”

        月季少女的俏脸微红,似有些心虚的避开与楚希声对视,口里则支支吾吾道:“就是昨天术师那桩事,你不准再跟任何人提。这事与我无关,我从没去过现场,也没去过藏书楼。”

        楚希声脸色微沉,神色略含不善的斜睨着少女:“师妹可知,昨日血风盗口口声声说要取我性命?”

        “你怕什么?血风盗的老二亲眼见我宰了那术师,他们只会来找我。如果他们敢来寻你,我帮你就是。”

        月季少女说到这里,忽然感觉不对劲。

        自己才是七品高手,干嘛在一个修为还不到九品的少年面前这么心虚?

        她双手抱胸,拿出了高手的气势:“总之就这么定了,术师的事你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别扯到我身上。我杀的人,你得名得利,岂非各取所需?”

        楚希声却神色微动:“你是不想暴露身份?想要继续潜伏于武馆?也是为寻秦沐歌的逆神旗?”

        月季少女神色愣了愣,随后就用葱嫩的手指戳楚希声的胸膛:“你管那么多做什么?听话就好,否则——”

        她努力做出凶狠的气势,像小老虎一样睁大眼睛,同时用大拇指在自己脖颈前一划:“宰了你!”

        楚希声感觉这月季女孩的话,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不过他还是很识时务的闭嘴不言,用清澈无辜的目光与少女对视。

        月季女孩又警告性的瞪了他一眼,才转身开门离去。

        楚希声等了片刻才跨门而出,他与少女隔着大约二十丈,一前一后的朝大校场走了过去。

        当两人抵达时,才发现这里的人都不到平时的一半。

        那群新晋内门的师兄弟只来了三分之一,在场的武师教习也没几个,以至于整个晨练现场一片乱糟糟的。

        楚希声抵达时已经迟到,不过几位教习都没说什么。

        一群内门弟子还特意朝他躬身行礼,以示感激之情。

        他们认为昨天如果不是楚希声出手斩杀术师,当时楼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活不下来。

        楚希声则神色讪讪。

        真正斩杀术师的不是他,而是月季少女。

        正主就在一旁,楚希声感觉蛮尴尬的,偏偏他还没法解释。

        月季少女则不以为意,她就站在楚希声的身后,装模作样的加入晨练。

        也就在这时,楚希声看到了叶知秋。

        她也迟到了,眼皮耷拉着,神色无精打采的走入校场。

        楚希声不动声色,直到叶知秋靠近,忽然举手:“叶教——”

        他话没说完,就觉一股狂风灌入嘴里,把他的声音堵了回去。举起来的右手,也不由自主的放了下来。

        这是术法?

        楚希声眼珠一转,毫不慌张。

        在场这么多教习与教头在,迟早会发现他的异常。

        月季少女却把螓首凑了过来,语声气急败坏:“你敢举报?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楚希声唇角微挑,回以冷笑。

        “你想怎样?”月季少女发现周围已经有武师神色狐疑的看过来,语气里含着几分惶急。

        少女随即意识到楚希声没法说话,她强忍着怒气说道:“我只是想找秦沐歌宝藏的线索而已,又不会对正阳武馆不利,要你多管闲事?”

        宝藏?

        楚希声目光闪了闪,怎么又冒出个宝藏出来?

        “你别把我逼急了,鱼死网破,对你没好处!”月季少女说到这里,忽然发现楚希声的左手,正在做勾手的动作。

        她愣了愣神,随后瞠目结舌,醒悟过来:“你这是要好处?”

        月季少女顿时气结:“你不是得罪内城的隆家了吗?我可以帮你。隆家的家主,也不过是一个区区六品下,奈何不得我。还有血风盗,我保证不连累你。”

        她发现楚希声的手竟然还在勾,不禁一阵咬牙切齿:“我在武馆呆一天,就给你三百文行了吧?——五百文!最多了,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

        楚希声稍稍凝思,终于点了点头。

        少女则心生迟疑,她担心楚希声出尔反尔。

        不过这个时候,叶知秋的眸光已经往这边扫了过来。

        少女无奈,还是解除了术法。

        楚希声感觉右手恢复后,一边活动着臂膀,一边好奇的询问:“师妹你叫什么名字?叶教头他们昨夜盘查过所有弟子名录,都没找到你的人。”

        “陆乱离!”陆乱离一边练习追风刀,一边说话:“我是三个月前晋升内门的无叶弟子,他们自然想不到。”

        “乱离?”楚希声微微发愣:“这真是好名字。”

        他想夸都无从夸起,哪有家长给孩子起这个名字的?

        “你想笑就笑。”

        陆乱离不满的睨了他一眼:“昔日有相师说我是‘曙后星孤’的命格,命中亲人离乱,孤苦无依,颠沛流离。我父亲听了之后哈哈大笑,给我取名陆乱离。”

        楚希声知道所谓‘曙后星孤’这一词的通俗说法,就是天煞孤星,专门用于形容孤女的。

        他正想说什么,却发现叶知秋打着呵欠走过来。

        陆乱离心神一紧,手中的刀势陡然凌厉了三分。

        叶知秋没察觉陆乱离的异常,她询问楚希声:“你刚才是想叫我?怎么,有事找我?”

        楚希声顶着陆乱离的胁迫目光,微微一笑:“没事,就是看叶教头面色有些憔悴,有点担心。”

        “我这是忙的,一整宿都没睡。”

        叶知秋摸了摸脸,然后一声叹息:“你们学生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我们却有一大堆的手尾要处理。昨日光楼里面的教习武师就死了二十余位,武馆得通知他们的家人,帮他们处理后事。

        还有楼里面的那些书册典籍,也需重新整理。武馆还被烧了五十多间屋,打坏那么多的墙壁、地砖要修,麻烦死了。”

        叶知秋说到这里,一阵咬牙切齿:“那个曹轩,我看他就是故意的。什么事发前一刻,才追查到血风盗的踪迹,这是在糊弄谁?”

        楚希声也怀疑血风盗对正阳武馆的藏书楼下手,是曹轩有意纵容的结果。

        不过他现在更关心的,是另一桩事。

        “教头,请问藏书楼何时再开放?”

        他等着参研那副睚眦图呢。

        “短时间内肯定没法开放,你们这群新晋内门得等一等了。”

        叶知秋摇着头,苦笑不已:“里面的那些书册典籍还在清点,关键的外传十艺也被他们烧了四门,这些真意图都得从无相神宗总山那边请过来。还有楼里面值班的教习,也得另外调拨人手。”

        楚希声正觉失望,叶知秋却语声一转:“不过在开放之前,藏书楼暂时由我管理。”

        她朝着楚希声眨了眨眼:“那里面现在由我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