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武侠修真 - 霸武楚希声秦沐歌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刀意

第十九章 刀意

        楚希声在楚芸芸的房间里面没有找到人。

        他正觉奇怪,就听到院子后面有一点响动,当即眉毛一挑,循着声音行去。

        等他迈入后院,就望见楚芸芸站在前方一个土灶旁,她从铁锅上抬起头,一脸黑糊糊的看向他。

        楚芸芸的眼神万分尴尬,却装作若无其事的将手里的锅铲丢回锅里。

        “我从道观回来的晚了,食堂已经关门。就自己买了点菜煮,不过土豆被我炒糊了。”

        楚希声看着她那黑如锅底的脸,顿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幸灾乐祸。

        可旋即他就看见了墙角晾衣绳上挂着几个青色布条,正在夜风吹拂下飘啊飘。

        这布条他很熟悉——

        楚希声笑不出来了,他的脸顿时一沉:“你又洗衣服了?你祸害自己的也就罢了,干嘛动我的衣服?”

        “在你的房间看到,就顺便洗了。”

        楚芸芸用手指挠着脸,心虚的将视线偏向了别处:“别这么看我,这衣服补一补还可以用。你那两件古怪的肚兜与亵裤,我后天走一趟镖赔你就是。”

        她已经凝聚了灵种,感觉自控能力比以前强了许多。

        楚芸芸当时信心百倍,认为自己行了,可现在看来还是过于天真。

        明明她与人打斗搏杀都没问题的。

        楚希声的面皮一阵抽搐:“你还洗坏了我的背心与内裤?”

        古代男子都是穿肚兜的,楚希声实在适应不来,就买了块布自己裁剪缝制。

        可怜他一个南大硕士生,一辈子都没碰过针线,为制作这几套男式内衣钻研了许久,老费神了。

        楚希声气了一阵,发现自己没法拿楚芸芸怎样。

        难道还能揍她一顿?

        不被楚芸芸揍就烧高香了。

        他叹了一声,只能无奈的探手拿起了菜刀:“去挑水洗漱吧,我来做饭。”

        他看到旁边的菜还剩下不少。

        还有这个土灶,是他们搬来的那一天,楚希声亲自指挥,楚芸芸出力堆砌的。

        现在看来还是有不少漏火冒烟的地方,需要继续修缮,不过拿来临时用没问题。

        楚希声拿了一个洗好的土豆切,却越想越气,他拿着刀在砧板上重重一剁,发出‘咚’的一声响。

        “楚芸芸!我告诉你,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许再碰衣服,不然——”

        楚芸芸已经拿起墙角的扁担,她闻言疑惑的往楚希声看了过去。

        楚希声心神陡然一凛。

        这便宜妹妹拿着扁担回眸一望,竟仿佛有着横刀立马,气吞万里的威势。

        她手里提着的扁担也像是一件绝世凶器,比肩关二爷的青龙偃月刀。

        楚希声口里咽了一口唾沫,就压住了胆怯之意。

        在楚芸芸面前,他绝不能怂,否则这女人就更无法无天了,日后他两还怎么过日子。

        楚希声心念电转,鼓足气势的睁眼瞪了回去:“信不信我半个月,不!我一个月不做青椒炒土豆!”

        怕了吧?

        不知为何,这个世界居然有十六世纪传到中国的土豆。

        楚芸芸最喜欢吃的就是这个,每次都会坚持将碗里最后一粒青椒,最后一条土豆丝挑到嘴里。

        楚芸芸莞尔一笑,又委屈的瘪了瘪嘴,这才挑起了水桶出了门。

        一刻时间之后,兄妹两人坐在桌前,就着一盘青椒土豆丝,一盘韭菜炒蛋,吃着碗里的肉夹馍。

        楚希声切好菜的时候,才发现楚芸芸煮的饭也焦了一大半。

        他懒得再做饭了,恰好他带去藏书楼的十几个肉夹馍都没动,干脆一起蒸热了就着菜吃。

        时值七月,天气燥热,这些肉夹馍隔了三天后有点馊。

        楚希声却舍不得丢,好歹是一两魔银买来的吃食。他们平时也只吃馒头,舍不得吃这种夹肉的食物。

        “藏书楼里的那副睚眦图究竟是什么来历?”

        楚希声语声含糊,他也是饿坏了,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询问:“里面居然还暗藏刀意。”

        楚芸芸夹菜的手当即顿住,吃惊的看了楚希声一眼。

        不过她还是身姿端端正正的将饭菜吃完,放下碗筷之后,才回应楚希声的话:“你能感受到刀意?看来你的悟性,比我以为的要好的多。”

        楚希声疑惑的看着她:“我不但感受到了,还有些领悟,你说我悟性好,可有什么说法?”

        “那副图中的刀意藏得很深,即便是悟性极好的人也察觉不到。否则不至于在正阳武馆的藏书楼挂了几百年,洞察此图真面目的人却寥寥无几。”

        楚芸芸神色淡然的解释道:“所以我让你全力记忆图的纹路,线条,结构,只要将全图记忆到八成左右,印刻入心,就可以在观想的时候,触发刀意。”

        楚希声不禁扬眉,判断自己绝不是悟性好。

        而是他的‘鹰眼’,让他注意到了睚眦图的每一个细节,由此加深记忆。

        还有这便宜妹妹,是变相的炫耀她悟性好吗?

        既然悟性极好的人都察觉不到,那楚芸芸就是悟性极好极好了。

        “你还没说这图是什么来历呢,又为何说它对我们至关重要,关涉生死?我听叶知秋说这图不止一副,无相神宗旗下七十二个武馆,每个武馆都有。”

        楚芸芸这次没有避而不答,她稍稍凝思,就平静答道:“大约一千三百年前,无相神宗出了一位逆徒,号曰‘血睚刀君’,自创神意触死刀,曾经登顶天榜第一,横行当世一百七十载,无人能敌。这副图就出自其手,记录其平生刀意精华。

        此人叛门之后与无相神宗势不两立,血债累累,羽化时却将自己刻录的刀意图与神意触死刀留给了无相神宗。此图一共八副,陆续渐进。第一幅图临摹了一百多幅,存于各大武馆。第二副图,就只有武馆最出色的真传弟子才能接触。至于它为什么这么重要——”

        楚芸芸的语声顿了顿,她将素白的小手伸向楚希声,按住他的左胸位置。

        少年的心脏正在‘砰砰’跳动,频率却比正常人要慢得多,他的体表温度也低于常人。

        这特征她也有,一般无二。

        “我们之所以活着,是因‘六阴还魂咒’,所谓六阴还魂,逆天借命,有借就必须有还,我们每天都会有一定程度的阳气散于虚空。如果某一天,你我没有偿还借债的能力,必将尘归尘,土归土。

        想要让你我续命只有两个办法,一是修行‘养元功’一类,近乎纯阳的元功秘法;一是以自身的武道神意破除阴煞寒毒。可仅是续命还不够,你有没有想过,这六阴还魂咒是出于何人之手?”

        楚希声的心脏一突,脸色沉冷了下来。

        他怎么没想过?

        在‘霸武王墓’中,他们复活的过程充满谜团,莫名其妙的就活了过来,不知缘由。

        更不知这六阴还魂咒,是什么人的手笔。

        “我感激这个让我起死回生的人,也愿意报答,却不愿受其所制。”

        楚芸芸眼中闪过了一抹神光,同时收回了手:“这八副睚眦图,是让我们摆脱施术之人的捷径。说到睚眦,你想到了什么?”

        楚希声凝神想了想:“睚眦必报?”

        “睚眦必报中的报,是报复的意思,也有报应之意。”

        楚芸芸点了点头:“报应是近乎于因果的大神通。血睚刀君全盛时,一个眼神就可以诛杀三品武修,所以他的刀叫‘神意触死刀’,触之即死。不过我要借重的,却是睚眦的报复之能,睚眦可将一切神通异能报复逆反,加诸于敌人之身。

        所谓‘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报则不免腥杀’,这就是龙之第二子睚眦!你只需将睚眦刀意修至第六副图,那施咒之人就很难奈何得了你我。”

        楚希声听到‘报复’二字,就想到睚眦图幻象中,那位中年男子将巨人的雷霆,力量反伤巨人之身的画面。

        “睚眦刀意其实很难修成,血睚刀君虽将刀意图留给无相神宗。可至今以来,还无一人能将睚眦图修至第五幅。即便我,昔日也放弃了。不过近日正阳武馆,将有一场大机缘。”

        楚芸芸偏过头,看向了某个方向:“你只要得到那个东西,不但在天赋根基上可以追及那些出身世家大族的天才,日后也有修成‘神意触死刀’的可能。”

        楚希声不禁再次被勾起了好奇之意。

        他想再询问究竟,楚芸芸却默然不语,起身想要收拾碗筷。

        楚希声哪里敢让她碰?

        这是个连夹土豆丝都会紧张到把筷子夹断的人。

        他赶忙按住,同时神色一动:“对了,还有一件事。”

        他将袖中那两个青铜腰牌拿出来,放在了桌上。

        楚芸芸看见这腰牌,神色也微微一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