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武侠修真 - 霸武楚希声秦沐歌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同行

第二十章 同行

        翌日清晨,楚希声醒来的时候,再一次疼得死去活来,在床上到处打滚。

        收获却是满满的,昨夜他在梦境中待了足足三个半时辰,也练了三个半时辰的刀。

        楚希声不知疲倦,挥刀至少七千次,相当于他平时五天的练习量。

        可惜梦境中的时间比例是一比一,楚希声想要练多久就得睡多久。

        他还得生活,还得赚银子,没法多睡。

        此外他也没法在梦境中修习养元功,梦中的环境没法蕴养元阳之力。

        所以醒来之后,楚希声就来到后院,在院子中间盘膝坐下,迎着大日吐纳养气。

        今日是七月三十,正阳武馆休沐之日。

        楚希声虽不用参与晨练,可养元功是必须练的。

        他距离养元功突破已经只差四天,额外期待。

        接下来他又遵照曹轩的交待,走到武馆东北面的那家包子铺,买了三个陈皮包子。

        楚希声不理解这世界为什么还有陈皮包子这种东西。

        不过按照曹轩的说法,只要他们兄妹买下三个陈皮包子,就是锦衣卫的人了。

        昨夜楚芸芸断然否认了她拥有逆神旗,也对秦沐歌的‘宝藏’一事茫然不知,猜测是有人要借秦沐歌之名在秀水郡搅动风雨,阴图叵测。

        楚希声深以为然,由此判断他们两人挂靠锦衣卫旗下,还是有一定必要性的。

        逆神旗引发的事态一定会扩大,正阳武馆乃至整个秀水郡,很快会沦为风暴漩涡。

        这个时候,如果他们还只是默默无闻的江湖小卒也就罢了。

        可藏书楼的风波,却将楚希声推入了这个风暴当中。

        现在他置身的环境,说是风口浪尖可能夸张了,可至少也是风暴外围比较显眼的位置。

        楚希声认为他们很有必要抱一抱大腿,锦衣卫的那身官皮,可以有效改善他们的处境。

        楚芸芸则对锦衣卫的薪俸感兴趣。

        按照大宁朝廷的规制,一个九品小旗官的薪俸是每月七两魔银,七石大米。

        这薪俸非常微薄,养活自己都难。

        他们兄妹在四通镖局当初级镖师,每个月都能拿到二十多两魔银。

        所以锦衣卫从不靠薪水,他们的小旗官在地方上吃拿卡要,一个月轻轻松松,就能拿五十两魔银的油水。

        他们现在是卧底身份,没有实权,这油水与他们无关。

        不过锦衣卫对卧底还有额外的补贴,计算下来他们兄妹每月一共可从锦衣卫拿四十两魔银,还能领取几枚修行用的丹药。

        这是很大一笔收入了,算是白得一份薪水。

        包子铺的掌柜见他买了三个陈皮包子,顿时笑容可掬。

        他趁着四周没人,悄声与楚希声说话:“日后楚爷就是自己人了,千户大人交代,以后您有什么事情,通过我们‘福满香’包点铺联系就可。我们福满香在秀水郡有七个分号,不止这一家。

        您要是有什么线索,可以到我们这儿买三个羊肉包子,一个陈皮包子;如果遇到危险,想要求助,可以买三个蛇肉夹馍加一个苦瓜包子;如果要领薪俸,可以在这里买四笼狸肉蒸饺——”

        楚希声仔细倾听,同时暗暗腹诽。

        这包子铺里面,就没有正常的包点卖吗?

        羊肉包子与蛇肉夹馍也就罢了,苦瓜包子与狸肉蒸饺真的能吃?

        这是谁想出来的?真是难为做包点的师傅了。

        他从包子铺走出来之后,看了眼手里的三个陈皮包子,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不浪费粮食,一口咬了下去。

        楚希声的面皮顿时皱成了苦瓜,再没法下口。

        这陈皮馅的味道真是一言难尽。

        就在他四面张望,想要把手里剩的两个陈皮包子喂狗的时候,却有一只玉白小手伸过来,把他手中的包子抢了过去。

        楚希声侧目一望,发现正是陆乱离。

        今天她的装扮主题是梅花,也没再穿弟子服,而是一身又飘又仙的紫纱裙。

        “原来你在这,让我好找。”陆乱离一边说话,一边拿着他的包子往嘴里塞。

        楚希声见状目光一闪,寻思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没有阻止。

        “我以为你还呆在藏书楼,在里面找了半天,差点被藏书楼主叶经源发现,唔——”

        陆乱离已经吃到了陈皮馅,那张明媚的小脸顿时扭成了麻花。

        她把手里的包子丢了回来:“这是陈皮?这世界怎么有这种古怪的包子?”

        楚希声耸了耸肩,这事他也想知道。

        他随后意识到这女人的话不对劲儿,当即眉头一拧,眼神凌厉:“你怎么知道我在藏书楼?你跟踪我?”

        陆乱离‘呸呸’了几声,又拿出水囊漱了漱口,才冷笑着答道:“我不跟着你,怎么知道你不是在告密?没想到你这家伙的悟性还蛮不错的。

        那副睚眦图里暗藏着一抹刀意,悟性一般的人是感应不到的,你却能在那图面前呆上两天半。”

        楚希声的眼中顿时现出一抹讶色,楚芸芸说只有最顶级的修行天资,才能感知图中的刀意。

        他一声嗤笑,语含嘲意:“我如果告密,你早就被馆主雷源请过去,或是直接将你踢出正阳武馆门墙,用得着你时时盯梢?”

        陆乱离忖道也对,如果她的身份被揭穿,那就鱼死网破,寻这家伙算账就是,确实没必要盯得这么紧。

        不过下一刻,她还是快步追上了楚希声:“你这是准备去哪?想要出城?”

        她发现楚希声竟是全副武装,不但穿着一层皮甲,佩戴着那把百炼轻钢刀,后背还背着一把备用的钢刀。

        行囊里面也是鼓鼓的,应是携带了好几天的食水。

        楚希声斜睨了她一眼:“我要去城外的火骨窟,放心了?”

        陆乱离顿时现出了然之色。

        火骨窟出产一种‘阳阳草’的药草,可以作为养元功第二重秘药的主材。

        楚希声距离养元功的第二重,确实只有咫尺之遥,是该未雨绸缪,准备突破的秘药了。

        她的眼珠子转了转,就迈步往旁边的‘福满香’包点铺走了过去:“你等等,我买点肉包与你一起去。”

        楚希声一愣,眼神错愕:“我是去窟里面找药,这你也要跟着?”

        陆乱离没有立时答话,她在包点铺里面买了十几个肉包,才匆匆跑回楚希声的身边,语含恐吓:“我刚好要去那边修行一门阳火类的术法,顺便贴身保护,不行?你小心出城之后,血风盗取你人头!”

        她不会说自己其实是无聊,她在正阳武馆至今没寻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整天无聊透顶。

        整个正阳武馆,也只有楚希声知道她的真实身份,能够无所顾忌的说话。

        何况这家伙,还蛮有趣的——

        楚希声则是心绪微沉,想到血风盗放话旬月之内取他性命。

        陆乱离这女人虽然烦了点,可现在不是嫌弃她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