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武侠修真 - 霸武楚希声秦沐歌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血脉

第二十一章 血脉

        楚希声与陆乱离一起往城外走去的时候,楚芸芸已经来到了四通镖局的门前。

        她照往常那样去寻林副镖头报备。

        只有报了名,镖局才会给他们这些镖师安排镖队。

        不过在楚芸芸寻到林副镖头的时候,这位身躯五大三粗,面如重枣的壮汉却面露难色。

        他稍作凝思,就将楚芸芸单独唤到了镖局门后,然后给楚芸芸递过来两个药瓶,还有一个钱袋。

        “这袋里面是你们兄妹两人扣押在镖局的薪俸,一共魔银十二两,你数一数。瓶子里则是阳和散,我看你们经常用到这种药。不过从明日开始,你们兄妹都不用再来了。”

        楚芸芸微微愣神,随即眼神疑惑的朝对面这位身躯五大三粗,面如重枣的壮汉抱了抱拳:“敢问林镖头,可是我们兄妹哪里做得不对?”

        “你们很好。”

        林副镖头摇着头,语中含着几分歉意:“楚小妹你就不用说了,术法用得极好,如今修成灵种,想必更上层楼。我也挺看好希声,他现在虽然年纪小了些,还有病在身,可一手快刀却极是不俗,且为人谨慎,行事周全,比外面那群毛头小子强多了。

        不过,你们兄妹似乎是得罪了内城隆家?那边打了招呼,不想你们在镖局做下去。你该知道,镖局这行当,靠的是和气生财。”

        楚芸芸听到‘内城隆家'四字,就已明知究竟。

        楚希声当日斩伤了隆盛的手腕,隆家隔天就雇了人,要在藏书楼打断楚希声的手足。

        ——这隆家,太咄咄逼人了!

        她目中现出了一抹厉意,随即干脆的从对方手里接过了钱袋。

        这钱袋一入手,楚芸芸就感觉不对。里面的银子较沉,数量应当在十五两左右。

        她不由感激的一抬手:“林镖头仗义!”

        “好说!”林副镖头也回以一礼:“今日这桩事,实是我们镖局做得不地道,区区薄礼,还请楚小妹见谅则个!”

        楚芸芸则是微微摇头,当初他们兄妹初来秀水城,是四通镖局给了他们一口饭吃。

        镖局在被迫将他们辞退之际还添了薪俸,赠送两瓶价值三两纹银的药物,真没什么不地道的。

        此时林副镖头又神色迟疑道:“对了,不知楚小哥何在?你们兄妹近日还是小心为上,最好是离开秀水郡。听隆家人的口气,像是不肯善罢甘休的。

        近日隆家大少隆衡从京城返回秀水,此人是出了名的强势霸道,且手段毒辣。他回来的第三天,就在火骨窟铲了铁旗帮在那边的分堂,据说铁旗帮死了六十余人,许多采药人也被牵连致死。”

        楚芸芸顿时心神一凛,楚希声今日去的正是火骨窟。

        “多谢林镖头提点。”

        她谢过林副镖头之后,就转身跑出了镖局,匆匆往城东方向疾奔过去。

        此时她甚至都顾不得遮掩,脚步似慢实快,如烟如雾。

        楚芸芸只希望自己赶过去的时候。楚希声还安然无恙——

        ※※※※

        秀水郡的东城门口人头攒动,熙熙攘攘。

        城门洞下面,人群与各种牲畜来回穿梭,他们的体味与汗臭混杂在一起,恶臭熏鼻。

        楚希声在城门口的几家车马行溜了一圈,很快就寻到了一辆前往火骨窟的马车。

        车上刚好还留有两个坐位,车夫出价一百文钱,被楚希声砍到六十。

        车内坐着十几个青壮汉子,味道也难以言喻。

        陆乱离捂着鼻子走入车厢,又拿出了一个锦帕垫在了座椅上。

        坐下之后,陆乱离就一阵蹙眉。

        她发现车内的这些乘客,都定定的看着她。

        如果只是看也就罢了,这些人的眼神也很不对劲,像是恶狼一样,不但含着猥亵之意,还混杂着蠢蠢欲动的欲望。

        就在陆乱离眸光微沉,捏住右边袖里的符箓时,她听到‘呛’的一声响。

        那是楚希声的百炼轻钢刀,蓦然化作一道白光闪耀。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那刀光就已入鞘。

        直到这个时候,一位中年壮汉嘴里叼着的烟枪才掉落下来。

        这杆外裹铜皮的烟枪,竟在这瞬间被楚希声斩成两截。

        中年壮汉原本是最肆无忌惮的,他的目光一直在陆乱离的胸部与臀部来回打量。

        此时壮汉却惊魂未定,心生余悸。好半晌他才定住了神,就圆瞪着眼看向了楚希声:“兄弟好快的刀,不过我哪里得罪了你?”

        楚希声哑然失笑,用手指头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你的招子得罪我了。”

        他大喇喇的在陆乱离身边坐了下来,手按着刀扫视了车内诸人一眼:“这是我的女眷,江湖规矩,大家都懂,你们招子注意点,看可以,不要乱看。”

        瞬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避让开来,不敢与楚希声对视。

        中年壮汉面色沉冷,眸光明灭不定,不过当他视线触及楚希声手按着的刀,却又不自禁的生出了几分忌惮之意。

        他最终冷哼一声,也把目光移向窗外,嘴里则是不满的咕哝:“似你们这样的少爷小姐自己雇辆车不就好了,干嘛要与我们这些穷苦人挤一起?挤在一起,偏还不让人看。”

        中年男子的抱怨声很小,楚希声就只当是听不见。

        陆乱离则微微一笑,放开了手中捏住的符箓。

        她挪了挪身子,紧紧靠住楚希声,借助楚希声的躯体隔断那些乘客的视线。

        车夫可能是感觉不对劲,掀开车帘往里看了眼,发现没什么异常,就面色冷冽道:“这是富隆车马行的车,东家是郡衙的张典史张大人!你们别闹事,坏了我家的生意,你们一个都别想好过。”

        他警告了一句之后,就驱使着马车驶离城门。

        楚希声也把目光移向窗外,眸中现着复杂的神色。

        马车出了城门后,可见道路两边全是一片土墙茅草堆砌而成的屋子。然后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水田展现于车窗外,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村庄点缀其间。

        就宛如一副古代江南水乡的画卷,在他的眼前缓缓舒展。

        楚希声走镖时已看过无数次了,最初他很新奇,感觉这未经工业污染的空气不是一般的清新。

        可现在,他却越来越想念自己来的那个世界。

        马车沿着道路一直往东走,大约七十余里后,窗外的画风又开始转变。

        之前是江南水乡,现在却是西北荒漠。不但气温巨幅上升,变得更炎热起来,地面也变成了寸草不生的戈壁。

        这就是‘火骨窟’,周围五里都是这种环境。

        远远还可见前方一个山头上,有一个繁华的城镇。

        这里不但是阳阳草的产地,也是秀水郡附近百里内,最负盛名的灵药产地。

        许多采药人在这里讨生活,也汇聚着秀水郡的各方势力。

        马车在距离城镇一里处就把所有人放了下来,楚希声只能背着行囊,与陆乱离一起步行往山上走。

        楚希声一边走,一边询问:“陆师妹要在火骨窟修什么法术?需要去什么地方,要多少时间?提前与你说清楚,我要在这里面走很多地方,时间则是三到五天,收齐药材就会走。话说回来,你究竟是什么样的术法,要在火骨窟里面修?”

        “我要修的是火灵巫神咒,你应该没听说过。”

        陆乱离走在楚希声的后面,随口答着:“我这门术法,只需在火骨窟内就可修行,不需要太特殊的环境。所以你去哪,我就去哪。”

        楚希声顿时转过头,眼神狐疑的看向陆乱离。

        他怀疑这女子是信口开河,目的就是为跟着自己。

        他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脸,心想自己重生后的魅力,居然这么大了?

        陆乱离的俏面微红,她就是想找借口跟着楚希声,却绝不能这么说。

        她一声轻哼:“这是一种请神咒,你可知火骨窟的来历?”

        “不知道。”楚希声摇着头,不感兴趣。

        他只知这里面,有自己想要的阳阳草。

        “火骨窟是由一位上古巨神的骸骨化成,与我们的祖先盘古是同一族类。”

        陆乱离解释的同时,眼神异样的往山腰方向看了过去:“这位巨神原是火神‘焱融’的部属,追随焱融伐天,最终败亡于秀水江畔,死后骸骨逐渐化为火骨窟。”

        “这火骨窟内埋着一只上古巨神?”楚希声有些吃惊,他还是头一次听说火骨窟是这样的来历。

        上古巨神乃是这个世界远古的先天神灵,据说天生就有比拟三品武修的力量,他们也是这世界人类,妖神,巨灵与巨巫共同的祖先。

        “自然,否则那阳阳草为何能成为养元功秘药的主材?阳阳草是禀巨神尸骸遗留的力量而生,可以帮助人解封血脉中的封印。

        武修元功九品十八阶,总共十八个层次的秘药,说到底就是为一步步破开我们血脉中的枷锁,解除远古神灵施加于我们血脉中的封印。”

        陆乱离煞有其事的解释道:“我要修的火灵巫神咒,就是要招引这位巨神的一丝残灵,日后能为我所用。”

        此时她的语声却微微一凝。

        两人已经走到了那座城镇的前方,陆乱离却见入口的街道之上,赫然插着七十多根木桩。

        每隔六步一根,木桩上面都吊着一具尸体。都已死去多时,肌肤青白灰败,苍蝇环绕,木桩上则布满了暗褐色的血迹。

        楚希声看着这些木桩,错愕不解之余,心绪也为之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