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武侠修真 - 霸武楚希声秦沐歌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铁笑生

第二十五章 铁笑生

        当楚希声两人一路往下走,沿途就轻松多了。

        他们只遇到了一队隆家的族兵。

        说来奇怪,这队族兵的头目比先前那几个还强出许多,已经有了九品上的修为。

        可陆乱离杀了此人之后,楚希声的任务面板却没有任何动静。

        要说与先前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战斗现场比较偏僻,隆家的人可能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发现这队隆氏族兵的尸体。

        楚希声回想着自己入火骨窟以来,眼前陆续爆出的几朵烟花,还有藏书楼里面的经历,眼里面不由现出异泽。

        所以他想获得武道点,仅仅是战胜实力比自己强的人不够,还必须被人得知?

        还有内门试的当天,叶知秋在大庭广众下的一句话就让他觉醒系统,名望提升至‘九品(虚)’。

        说明并非是一定要杀人与战胜别人才可获取武道点,获得似叶知秋这样的人物认可,一样能帮他提升名望。

        这是因叶知秋卓有威望,有着极大的公信力,人们相信她说的话!

        所以这个系统的核心,就是一个‘信’字?

        只要人们相信他的武力强大,他就能拥有足够多的武道点,提升自己的武力与武道天赋?

        楚希声思及此处,唇角不由微微上扬。

        他已经初步摸清了这系统的机制,接下来就是逐一验证了。

        等到楚希声回过神,发现陆乱离正在偷偷摸摸的撕着衣物。

        她不但将紫纱裙外面的紫纱全都扯去,只留下里面的紫绸内衬,还将衣服扯开一线,将一枚青色的符箓贴在衣里。

        当楚希声目光望过去,陆乱离顿时面色微红,将胸前的衣襟收紧:“看什么看?我在贴清凉符,这下面太热了。”

        其实以她的修为,本不至于热到这地步,主要是方才连续与人搏杀,剧烈运动,身上发了汗。

        楚希声则是剑眉一扬。

        这洞里的微光本不足以清晰视物,可他有着鹰眼,哪怕在夜间也能清晰入微的看清周围三十丈的事物。

        只见此时的陆乱离面色泛红,额角微汗,一身紫裙也因汗水的缘故紧紧贴在身上,浑身上下都透着活力与青春的味道。

        更有少女的体香与汗水气味混杂着扑鼻而至,诱人想入非非。

        楚希声不禁眯起了眼,鼻尖下意识的耸了耸。

        陆乱离的俏脸更红了,眼中流露出一股恼意:“你在乱嗅什么?”

        楚希声淡定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走到陆乱离身后,从石壁中一个不起眼的缝隙里,拔起了一朵青黑色的小草。

        陆乱离认出那是‘断心草’,是养元功秘药的辅材之一,可以中和阳阳草的药性。

        她的脸色顿时微僵,有些尴尬。

        “走吧。”

        楚希声将这株小草小心翼翼的放入专用的囊内藏好,随后拍了拍手:“既来之则安之,接下来我们得在这里呆几天,正好可以寻觅养元功需要的药材。”

        他侧目看着陆乱离,眼含着期待之色:“你在正阳武馆潜伏了三个月,应该知道养元功的秘药配方?你是七品术师,想办法帮我找找。”

        陆乱离的心情却很复杂,她明明是带着监督的目的跟随楚希声,顺便散心找趣的。

        结果却混成了楚希声的保镖与打手,现在还成了苦力。

        楚希声的身体不好,他身上的几个袋子,不知不觉就转移到陆乱离的身上了。

        不过她确有办法帮助楚希声。

        术法厌金,陆乱离将手中的直刀也丢给楚希声,然后抬起双手,捏了一个灵诀,口中念念有词。

        须臾之后,就有一团纯白色的灵力汇聚过来,化为一只纯洁无瑕,小巧玲珑的白貂。

        这白貂凝聚出身体之后,先是四面看了一眼,随即就一边在地面轻嗅着,一边前行。

        陆乱离单手持诀,维持术法,不紧不慢的随在白貂身后。

        “这是我们家秘传的灵貂寻药术,它能够准确搜寻到五十丈以来的药草,缺点是没法分辨药材的种类,所以接下来就得看你的运气了。”

        楚希声精神一振,跟着陆乱离往前走。

        他们所在的这一地带,其实已被那些采药人扫荡的干干净净。

        陆乱离用术法召唤出的白貂却通灵之至,几乎每隔五六十步,就能从那些偏狭隐蔽的角落寻到一些药材。

        楚希声跟着转了一个时辰,药囊里面已经鼓鼓的。

        秘方的辅药已经全了,唯独缺了阳阳草。

        陆乱离稍稍迟疑,就带着楚希声继续往火骨窟的更深处走。

        接下来才是火骨窟真正盛产灵药的区域,也是危机四伏的地带。

        这地底深处,隐藏着成千上万的邪物。

        它们大多都是巨神遗留的精气残灵,与地底的阴煞秽气结合而生,也有一些因此地特殊环境而滋生的异兽。

        许多武力强大,经验丰富的采药人都身亡于内。

        即便她这个术武双修的七品,也不能不小心翼翼。

        这也是一株‘阳阳草’,为何能卖到一百两高价的缘由。

        就在此时,那白貂忽然抬起脸,鼻子耸动了片刻,然后如一条白光般往前疾窜而出。

        楚希声与陆乱离两人神色错愕的相视了一眼,然后都加快了脚步,紧随在白貂之后。

        两人一前一后,随着白貂疾奔了大约二百多丈。

        陆乱离的眸光蓦然一凝,望见前方一道黑影蓦地飞射而来。

        那是一只足有人手臂粗细的金环黑蛇,就如弹簧般从阴影中飞射出来。它将嘴张大到接近海碗大小,露出里面两颗森白毒牙。

        陆乱离不由微微蹙眉。

        她要解决这黑蛇很容易,问题是她要维持术法,难以分心。

        就在陆乱离准备散去‘灵貂寻药术’时,一道刀光在她身边闪现,无比精准的斩在那毒牙上,随后顺势一绞,就将这条金环黑蛇的蛇头斩下。

        陆乱离顿时就放下心,身后这家伙不但刀法不错,目力也极强,反应迅捷,还是挺可靠的。

        楚希声则顺势将这条蛇的尸体,也收入到包裹里面。

        他们的运气好,这条蛇没被地底的秽气污染,应该能卖一两多银子。

        它的毒囊,蛇胆,都是药材。

        两人追随着白貂又跑了一百多丈才停了下来。

        此时他们已经跑入了一片密集的石林,两旁地面都是高耸的石笋,上面也垂下了大量的钟乳石,彼此犬牙交错,只留下一些极其狭窄的缝隙可供通行。

        两人勉力挤入到这石林的深处,然后就见白貂停在这石林的角落里,围绕着一个黑影转着圈。

        楚希声见状愣了愣神,然后疑惑的看向陆乱离:“你的这头灵貂不是用来寻药的?”

        他眼前的黑影,竟然是一个人。

        这是一个四旬左右的中年人,身躯魁梧似熊,头发粗硬似铁,方面大耳,燕颔虎须,面色却微微有些发白,双眼紧闭,昏迷不醒,身上衣服也是血迹斑斑。

        “自然是用于寻药的,灵貂找到这里,说明他身上有药。”

        陆乱离拿起了中年人身侧的一个行囊打开,里面果然现出了几个瓷瓶还有许多药材。

        楚希声瞳孔不由的微缩,他望见这行囊里面,竟然还有着两株阳阳草。

        陆乱离则若有所思的看着地上的中年:“还有,我认得此人,他是铁旗帮的副旗主铁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