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武侠修真 - 霸武楚希声秦沐歌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反杀

第二十九章 反杀

        楚希声被刀力冲击跌倒在地后,迅速翻身站起。

        他持着刀,目光专注如故的看着眼前的两名甲士。

        此时他的伤势也不轻,虽然他身上的皮甲与金丝内甲,让他免去了开膛破腹之灾,却没法卸去所有的力量。

        那把宽刃大刀已经将他的左肩锁骨砸断。

        左手不影响战斗力,可现在楚希声每动一下就感觉左肩钻心的疼痛。

        楚希声却仿佛感觉不到,面无表情的向前走去。

        他的百炼轻钢刀随意挥舞着,似乎没怎么用力,也没有任何章法,可对面的两名甲士,却都是浑身冷汗,面甲后面的脸上全是豆大的汗珠。

        楚希声的刀比他们快,力量也比他们重,反应力也比他们快!

        以至于楚希声的刀每一次挥动,都似含着无穷杀机,让他们感到致命威胁。

        两人在那刀光压迫下,不得不步步后退,同时全力挥刀,在身前编织出一片密集的刀光。

        他们相互配合,刀光几乎水泼不入。

        楚希声挥刀依然很随意,偶尔会全力发刀,却都是浅尝辄止,稍触即回。

        他就仿佛是一只用爪子试探猎物的猫,从容自若。

        而楚希声的每一次试探,都迫使两人不得不更努力的编织刀幕,想要将楚希声隔绝在刀幕之外。

        不过仅仅一刻时间之后,两人就已大汗淋漓,喘着粗气。

        他们都已意识到不妙。

        就在这片刻间,他们挥刀的频率超出楚希声一倍以上,且都是用足了力量,不做保留。

        加上这身重甲,他们的体力消耗更超出对面的五倍。

        与之相反的是,原本气喘不已的楚希声,竟已平复住了气息。体力非但没有消耗,反倒恢复不少。

        其中一位甲士,毫不犹豫的将身前胸甲强行撕开。

        这重甲已经没法保护他们,反而是一个莫大的累赘,致命的破绽。

        楚希声的唇角却微微上扬。

        此人倒还算聪明,可他现在卸甲已经晚了!

        这片刻间,对面两人挥刀达二百次,他们的刀速已经不知不觉的变慢,不及全盛时的八成。

        楚希声毫不迟疑的欺身疾近,百炼轻钢刀仿佛一道锐风般奇袭向前。

        对面两人则都发出怒吼,一个极力格挡,一个则向楚希声的脖颈轰斩。

        楚希声的刀,却还是快逾狂风的在其中一人的脖颈处抹过,同时收刀,恰好格挡住另一把宽刃大刀。

        对面轰击过来的强大刀力,让楚希声踉跄后退了三步。

        等到楚希声站稳时,对面还幸存的甲士已经转过身发力狂奔。

        楚希声不由轻哂,这人倒是学过一些轻身术,可他穿着重甲,跑得了么?

        他往前奔行,仅仅用了二十七步就追上了此人。他的百炼轻钢刀从对方的后颈破入,轻而易举就斩下了对方的人头。

        此时他的眼前再次炸开烟花,武道点升到了10。

        后面的铁笑生终于忍不住出言赞叹:“妙极!刀准,手快,最难得的却是智勇兼备。”

        这十六名隆氏精锐,战力可以抵得上他们铁旗帮一个分坛,却被此子用战术与快刀硬生生的打垮。

        楚希声也是全身轻松,紧绷的意念舒展了开来。

        他笑着看了一眼铁笑生:“大叔,我看你还是暂时别说话的好,伤口会崩开的。”

        铁笑生哑然失笑,他现在的情况的确不太妙,每说一个字都牵动浑身伤口。

        听到对方口里的‘大叔’二字,他对眼前这少年益发欣赏,生出了亲近之心。

        楚希声把手里的百炼轻钢刀清理干净,收入刀鞘。随后从那些尸体上撕下几块还算干净的碎布,用于固定自己的左肩与锁骨。

        之前他专注于战斗,痛感还不是那么强烈。

        可此时松懈下来之后,就不仅痛得呲牙咧嘴。

        处理好伤势之后,楚希声又在这些尸体上搜刮起来。

        他满怀期待,最终却只拿到三十二两魔银。

        楚希声不禁暗骂了一声穷鬼,隆家的薪俸应该很丰厚的,结果这十六人只带了这么一点钱。

        其实这些人的兵器也很值钱,尤其那三名甲士手中的宽背大刀与重甲,价值至少一百五十两魔银。

        可惜这些东西实在太重太累赘,楚希声带不走。

        他只拿了地上的另一把百炼轻钢刀,同时将自己备用的钢刀丢了。

        楚希声又背起了铁笑生,往温泉的方向走去。

        陆乱离是术武双修的七品,楚希声相信她即便不敌那位隆家的七品,也定能全身而退。

        可他还是有点担心,想要过去看看。

        结果楚希声才走到半路,就看见了陆乱离。

        少女的脸色不好,一副颓废消沉的模样。

        不过她看见楚希声之后还是惊喜不已,随后瞳孔微张:“你怎么走回来了?隆家的那些人呢?他们没有追你?”

        由于视角被遮挡的缘故,她没看到那些尸体。

        不过只从楚希声身上多出的两把百炼轻钢刀,还有衣上沾染的鲜血,陆乱离隐约猜到了答案。

        莫非那些隆氏的族兵,都被这家伙给宰了?

        陆乱离发现自己似有点小瞧楚希声了。

        楚希声则指了指自己肩部的伤,一声苦笑:“这不是才突破九品下吗?恰好觉醒了一种天赋,侥幸将那些人反杀,不过代价不小。”

        就在他语落之刻,视野里又炸出了一朵烟火,增了两个武道点。

        楚希声忖道原来如此,这就是武道点的延时性。

        陆乱离是七品上阶位的高手,她现在才得知情况,武道点也就延迟到此刻才到账。

        他同时上下打量陆乱离,发现这位全身上下毫发无损。

        可她为何这么沮丧?难道是受了内伤?

        这种伤势,表面确实看不出来。

        楚希声狐疑的问道:“隆家的那个人呢?你们胜负如何?”

        “还用问胜负?一个飞不起来的鹰,哪里是我的对手?”

        陆乱离不屑的一声嗤笑,可随后她却又叹了一声道:“不过他逃了,那家伙居然有一件强化身法的五品玉符在手,逃得贼快,我没能追上。”

        玉符是符箓的一种,是由白玉制作。

        这种符箓武修也可以用,不过成本极其昂贵,是同阶符箓的三十倍。

        楚希声当即了然,既然有了活口,那么陆乱离的卧底身份多半要黄。

        接下来他却见陆乱离向他伸出了手:“拿来!”

        楚希声不由眨了眨眼,很是迷惑:“拿什么?”

        “当然是预付的魔银!我预付给了你十五两,让你帮我瞒一个月。”

        陆乱离黑白分明的眼睛圆瞪着,气呼呼的看着楚希声:“可我现在身份已经瞒不下去了,我没问你要保镖费已经很不错了,你还不想退钱?”

        楚希声神色讪讪,他确实不想退。

        可陆乱离说得好有道理,让他无言以对。

        也在这刻,负剑青年疾步走在一条位于七里外的狭窄甬道中。

        他的胸前被陆乱离捅出一个血洞,让负剑青年痛苦不已,口中时不时的溢出血沫。

        负剑青年轻声咳嗽,眼里透着凶光。只要回到火骨窟的上层,他一定会让那对狗男女付出代价。

        就在这刻,他望见前面有一个穿着黑色的粗布衣裳,头罩斗篷的瘦小身影从对面行至。

        负剑青年不由拧了拧眉,握紧了长剑,提起了防备之意。

        众所周知,在火骨窟的底下最危险的其实不是那些邪物,而是各种样的人。

        而眼前这个人,让他感觉高深莫测。

        就在此时,对面的黑色身影忽然开口问道:“你是鹰剑都鸿?”

        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音质就如清泉,清澈纯净。

        负剑青年却更生凛然之意:“正是都某,阁下是?”

        就在这刻,他看见一团黑影闪动,如烟如雾的来到他的身前。然后负剑青年的头部,像是西瓜一般爆裂开来。

        他自始至终,都来不及拔剑。

        楚芸芸身影继续闪动,没沾染一点血液与脏物。她看了鹰剑都鸿的尸体一眼,就继续往前行走。

        她鼻尖耸动,就着都鸿一路留下的血腥气味寻觅,最终来到一处温泉的前方。

        当楚芸芸遥遥看过去,就见楚希声正赤裸着上半身,坐于温泉的边上,旁边有一个容颜娇艳的少女,坐在楚希声的侧旁。

        两人靠得极近,不知在干些什么。

        楚芸芸心绪一动,她手扶着的石壁竟然‘咚’的一声,塌陷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