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武侠修真 - 霸武楚希声秦沐歌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烈王宝藏

第三十一章 烈王宝藏

        楚希声与陆乱离在地窟下层呆了足足四日。

        其实第一天他们就发现情况不太对劲。

        隆家的搜查力度近乎于无,三人在下面转了一整天,就没看到过半个隆家的人。

        次日还有些采药人零零散散的从上面下来。

        根据这些人的消息,隆家不但收回了‘许进不许出’的禁令,更在半日前将所有族兵撤离火骨窟。

        两人却怀疑隆家是用引蛇出洞之计,想要引诱他们走出火骨窟,意图在窟外设伏围杀。

        为万全起见,他们还是在窟内呆足了四天才往外走。

        此时铁笑生的外伤已初步恢复,内伤也大大好转。

        这正是他们敢于突围的依仗。

        这位铁旗帮的副旗主,自称他已拥有了全盛时五六成的战力。

        不过当他们一路走到窟口,却连隆氏的人影都没看见。

        在窟口外,三人还看到三十多号铁旗帮的帮众。

        铁笑生没与他们接触,他扫了那些铁旗帮众一眼,就视如无睹的往外走。

        他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数日前铁笑生之所以被重创到垂死境地,就是因铁旗帮在火骨窟的堂口出了内鬼,背后施袭暗算所致。

        此时恰值深夜,集镇上的行人寥寥无几。

        不过沿途的江湖客与采药人望见铁笑生,无不都面现惊色。

        有人大喜过望,有人面色大变,也有人幸灾乐祸。

        铁笑生一概不理,他面色沉冷,势如凶虎,持着楚希声给他的一把百炼轻钢刀,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龙行虎步的往外走。

        在经过集镇街口的时候,铁笑生还顺便在集镇街口的富隆车马行强‘借’了三匹马,带着楚希声二人一起策骑出镇。

        楚希声随镖三月,也学了一点骑术,可策马疾奔还是太勉强了。

        幸在有陆乱离,她给楚希声贴了一张‘轻灵符’,让他的重量减轻到不足七十斤,全程都在马上飘。

        三人在月色下一路疾驰,直到看到秀水郡的城墙,铁笑生紧绷着的脸才放松了下来。

        此处距离码头区已经极近,距离不到三里路,算是龙入大海,虎归山林。

        “两位。”铁笑生脸上已有了笑意,他下马朝着楚希声两人郑重一礼,语气诚恳亲切:“隆家那些杂碎不顾江湖道义,设伏袭杀铁某,分明是要与我铁旗帮不死不休。

        我估计码头那边也是兵荒马乱的局面,这次就不请希声去我家总舵坐了。等到帮中一应事务抵定,我会亲自登门致谢!两位的救命大德,再造之恩,铁某绝不敢忘。”

        楚希声理解铁笑生的心情。

        这位遇袭之后就与铁旗帮断了联系,五六天没通声息,岂能不忧?

        更不用说铁笑生回去之后,还要着手应对隆家这个大敌。这位有无数的事务要处理,哪有时间精力招待他们?

        他当即回礼:“铁叔言重!铁叔吉人天相,即便没遇到我们也会逢凶化吉。且在下与隆氏也有仇怨,帮铁叔就是帮我自己。能在火骨窟与铁叔相遇,想必是缘分所致,是老天爷要成全你我之间这场叔侄之情。”

        铁笑生眼里的笑意益发浓郁:“好一个叔侄之情!”

        此时他神色微动,欲言又止。

        他其实对楚希声的才能欣赏备至,很想将这位智勇兼备的救命恩人招揽入铁旗帮。

        不过铁笑生仔细思量之后,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收回来。

        一是因他现在也不知铁旗帮情况如何,万一形势不妙,岂非是把救命恩人带入沟里?

        二来在火骨窟的这几天,他在言语中屡次试探,楚希声却总是避而不答,转移话题,对加入帮派明显兴趣不大。

        铁笑生暗暗一叹之后容颜一肃:“你二人回城之后,还是要万分小心。城中虽有城卫军与六扇门,有朝廷法度,然而似隆衡那样的人,行事不择手段,未必就不会在城中对你们下手。

        你们如果遇到险情,可以想办法让人到城东码头通个声气,只要铁某还在一日,铁旗帮一定全力来援!”

        他郑重其事的交代完,又重重拍了拍楚希声的肩,随后策马往码头方向飞驰而去。

        陆乱离看着铁笑生的背影,语声淡淡的评价道:“这个铁笑生也算是一个人物了,言谈气度都很不俗。”

        楚希声闻言哑然失笑:“他们兄弟能在短短五年间创下这般局面,几乎掌控了秀水郡内所有的码头与水运生意,自然不是常人。”

        “可你也很厉害。”陆乱离斜目看着他,口里‘啧啧’有声:“瞧瞧,铁笑生醒来不到两天的功夫,你们就已经大叔爱侄的喊上了,看他刚才的模样,简直恨不得把你收做干儿子,你这灌迷魂汤的功夫,真是厉害之极。”

        其实真正被灌迷魂汤的是她。

        陆乱离就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非得陪楚希声去火骨窟走一遭不可?

        给楚希声当保镖苦力也就罢了,还被迫在那不见天日的地方待了四天。

        她嗅了嗅自己的衣服,只觉是一鼻子的酸味。

        楚希声对陆乱离的冷嘲热讽听如未闻。

        这次的火骨窟之行,陆乱离对他也算是救命之恩,让她抱怨几句没什么。

        此时天将破晓,城门已经打开。

        楚希声入了城门口,就将马匹还给了富隆车马行。

        这边的掌柜不知是否已提前得知消息,在两人还马的时候非但没有为难,言辞反倒颇为恭敬。

        此时的陆乱离也归心似箭,她只想早点回去烧水洗澡,脚步匆匆的往正阳武馆方向走去。

        当武馆的南大门出现在两人眼前,楚希声顿时心神一舒。

        这里川流不息的人群,还有那沿街摆开的早点摊与菜摊,无不都透着安宁与祥和。

        楚希声想着这几天的经历,还有那几场凶险搏杀,只觉是恍如隔世。他不由轻声感慨:“还是武馆里面安稳。”

        “安稳?”陆乱离却一声嗤笑:“武馆中潜流暗涌,你感觉不到而已。”

        楚希声不禁诧异的看着陆乱离。

        陆乱离则面含嘲讽的说着:“就在这个月,关于那面逆神旗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江湖。还有传闻说秦沐歌可能获得昔日的烈王宝藏,线索也暗藏于正阳武馆与无相神宗,现在不知有多少人蠢蠢欲动。”

        楚希声蹙了蹙眉:“烈王宝藏?”

        这就是陆乱离想要找的宝藏?

        “武烈天王明千秋!这是史上明确记载,执掌逆神旗的最后一人。既然逆神旗落在秦沐歌手中,武烈天王遗留的宝藏自然也在她的手里。”

        陆乱离指了指前方的武馆南门:“所以你别看这武馆挺平和的,其实已经杀机暗伏,你平时就没注意自己身边的师兄弟么?光我发现的形迹可疑之人就有七个,还有三人干脆就是被取代了身份。

        就比如你们这一届的内门弟子有个叫李明的,七天前还是方脸小眼,内门比试当天,那双眼忽然就变大了。还有一个王政,我亲眼见他使用了燕云诀,那是‘北天门’独有的一种提纵术——诶?你干嘛?”

        她望见楚希声撕下一块布,又从旁边的早点摊上拿了一块木炭书写。

        楚希声在布上写下了两行字,然后饱含期待的看着她:“你继续说,我记下来。”

        他正愁该拿什么情报去糊弄锦衣卫。

        陆乱离提供的消息,足以向曹千户交代了。

        锦衣卫的薪俸,他没有白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