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武侠修真 - 霸武楚希声秦沐歌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层层加码

第三十四章 层层加码

        陆乱离侧过头,看着隔壁桌边的四人。

        那是北院的四个内门弟子,其中一个少年正无法置信的说着:“此言果真?楚师兄在火骨窟杀了隆氏四十余人,就连那三个衡门十八骑也非他一合之敌,都被他一刀斩杀?”

        另一人则眉飞色舞的说着:“这消息还能有假?我听胡来亲口说的。那家伙虽然八卦嘴碎了点,不过从他嘴里说出的事从来都是有根有底。

        何况楚师弟的天赋,可是被叶教头与馆主亲口赞过的。且能在藏书楼斩杀八品术修,又全身而退,岂同小可?”

        陆乱离知道这个胡来,是那个胡侃的弟弟,两人都一路货色。

        此时又有个少年钦佩万分道:“如此说来,楚师弟的刀法怕是能匹敌八品武修了吧?他加入内门才多久?”

        “能够一刀斩杀衡门十八骑,即便不到八品,那也相差不远了。即便真正的八品武修,不是那些特别克制重甲的,也未必就能办到。”

        陆乱离听到这里,不禁摇了摇头。

        胡侃只说楚希声在九品阶位应该是最顶尖了。

        到了这几人的嘴里,居然就已是能匹敌八品武修了。

        她专心吃饭,然后拿着碗去水池边洗。

        这里居然也有人在议论楚希声,说的也是火骨窟的事,不过这个版本又不一样。

        “——楚师兄在火骨窟内一路所向无敌,杀死了隆氏六十余人,衡门十八骑也在他刀下死了六个。隆氏在那边搜索了好几天,还是奈何不得他。”

        “你们不知道,楚师兄刀出如风,似迅雷闪电,那些衡门铁骑都是一个照面就没了命。”

        陆乱离不由哑然失笑。

        这些人是越传越夸张了,衡门十八骑从三个变成六个,死的人还增了两三倍。

        她又用自己的杯子去接了一壶热茶,到食堂外面喝。

        结果‘楚希声’这三字,今日在食堂无处不在。这边也有人在议论,版本也不同了。

        “——当时隆家的人正在火骨窟追杀铁笑生,结果被楚师弟硬生生逼退了。”

        “楚师弟竟如此厉害?这刀法怕是已经冠绝我们武馆内门了吧?”

        “那是,肯定是我们武馆的内门第一人。厉害啊,他进入内门才几天?这是近年我们武馆崛起最快的一个。”

        陆乱离终于忍不住一口茶水喷了出去。

        楚希声,内门第一人?

        要成为正阳武馆内门弟子当中的第一人,至少得有八品下的战力。

        照你们这么传下去,母牛都可以飞上天了!

        她转过头,看向身后人群。发现附近的诸多内门弟子,大多都面现钦佩之意,被这些没根没据的传言唬弄得一愣一愣。

        不过也有不少人半信半疑,甚至是不以为然。

        他们几乎都身配着二叶与三叶的内门腰牌。

        其中实力最出挑的几个,更是面目冷峻,眸色阴晴不定。

        陆乱离不禁‘啧’的一声,楚希声那家伙可能有大麻烦了。

        自求多福吧——

        ※※※※

        十天之后的下午,叶知秋请她的师兄剑藏锋在‘醉龙居’吃饭的时候,听到的就是母牛被吹上天的版本。

        也是巧了,他们隔壁的包厢,恰有正阳武馆的五个内门弟子在喝酒议论。

        “听说了没有?近日我们武馆东院出了一个风云人物。”

        “你说的风云人物是指楚希声?听说火骨窟一战,斩杀隆氏族兵百人,刀锋所指,挡者披靡,衡门十八骑没了一半。此事已传遍了小半个秀水城,真给我们正阳武馆提气。”

        “对,就是这家伙。当日藏书楼斩杀术师的也是他。据说此子不但已是内门第一人,也锁定了三个月后的真传名额。”

        “我也听说了此人,据说此人虽然病弱,却天赋高绝。一手快刀,冠绝内门——”

        叶知秋听到这些话,脸色不由有些异样。

        她发现剑藏锋也在凝思倾听,忙笑着敬酒:“师兄喝酒!我没想到这次无相神宗派过来的巡察使,会是剑师兄你。”

        剑藏锋三十岁左右,他名字里虽有剑,也有锋,却一点锐气不显,更不像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物。

        他中等身材,面庞圆滚滚的,脸白嫩嫩,一双小眼睛,小鼻子,看起来像是个面团。

        剑藏锋的注意力,果然被叶知秋的话引开。

        他抬起酒杯,嚯嚯的笑:“这次我也很意外,这桩差事怎么就轮到了我?说实话,接到长老谕令之后,我整个都蒙了。至今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恐有负重任呐。”

        “剑师兄说笑了。”叶知秋其实想不明白,明明门中真传里面那么多的英杰人物,怎么长老们偏偏就选了剑藏锋这个修为,武力,乃至功绩都最不出挑的?

        他们就不知现在正阳武馆的形势,是何等的严峻?

        那几个老头都老糊涂了!

        她心里腹诽,面上却是满脸堆笑:“别人不知剑师兄,我还能不清楚?在我看来,无论智计,人品,武力,剑师兄在我无相神宗的真传弟子中都可列入前十。只是剑师兄一向藏拙,不显山露水而已。正阳武馆这边的些许风波,以剑师兄的能耐,反手就可压下。”

        剑神锋听到‘前十’一词,眼中顿时显出自得之色。

        可他接下来还是放下酒杯,脸色凝重的微微摇头:“没那么容易,这次的事情比较麻烦,逆神旗关涉重大,烈王宝藏更被各方觊觎,甚至牵涉皇室,形势错综复杂。

        我们一方面得将这风波压下,一方面还得护我无相神宗威名不坠,尽量保障武馆弟子不受影响;还要追查源头,看看是什么人在搅风搅雨。这桩差事,非得武馆中的各位鼎力相助不可。”

        “这是师妹分内之事!”叶知秋神色一肃,她随后又试探着问:“师兄,不知宗门准备如何处置叶师叔?”

        她说的叶师叔,正是前藏书楼主叶经源。

        剑藏锋笑道:“叶师叔过错不大,宗门已经查明,当时确有三品阶位的术师遥空施法,干扰了叶师叔的五感,以至于他未能察觉楼中生变。不过惩戒还是有的,长老已经免去他楼主之位,令其在藏书楼顶层囚禁五年,无令不得外出。”

        叶知秋心神一舒,这惩罚对于叶经源来说等于没有。

        既然宗门连叶经源都从宽处置,那么他们这些人就更没事了。

        剑藏锋又喝了一杯酒,同时语声一变:“不过这次藏书楼的风波之后,门里面对你们还是有些许非议。尤其馆主雷源,许多师兄弟质疑他有失职之嫌。

        所以我这次来除了主持一切与秦沐歌有关的事务,还有‘观风’之责。明日与雷源见面之后,我会在武馆召集诸弟子诸教习,抽查众弟子的武学修为,以观武馆学风,察教习优劣,弟子勤惰。”

        叶知秋听了之后就不禁一扬眉,还得抽查弟子的武学?

        宗门里面对他们武馆,究竟不放心到什么地步了?

        “师妹放心,这次门里的非议,不是冲着师妹你来的。”

        剑藏锋一边说话,一边想着隔壁几个人的议论。

        他们口中说的内门首席‘楚希声’,似乎就是东院弟子?

        不意叶师妹执教的东院,还有如此能人。

        想他与叶师妹是何等的交情?明日抽查实战时自当照拂一二。

        他随后面现羞涩,偷眼瞧着叶知秋那张明媚的脸:“对了,我听说叶师妹至今还未成亲?”

        叶知秋的脸顿时微微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