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武侠修真 - 霸武楚希声秦沐歌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得意

第三十六章 得意

        楚希声三五下洗漱妥当,与楚芸芸一起出了门。

        此时天蒙蒙亮,武馆内部的街道上还是黑漆漆的。

        却有众多弟子从弟子居的方向走出来,匆匆往大校场的方向走。

        当楚希声两人汇入人流,周围的众多内门弟子都纷纷往他侧目以视。

        他们神色各异,有人敬仰,有人爱慕,有人冷眼相加,也有人战意勃勃。

        楚希声对众人的目光似乎不以为意。

        他面色淡然,步态从容,气势高深莫测。

        楚希声的心里却饱含无奈。

        没办法,如果他不想那32个武道点掉下去,这高手的人设就必须稳住。

        所以他现在也输不起,输一场,二十两魔银就白花了。

        两人赶至大校场的时候,这里已经人头汹涌,整个武馆四千多号人都陆续汇聚于此。

        众多武馆教习们正大声呼喝,安排众弟子列阵,监督秩序。

        他们无不脸色凝重,把腰背挺得笔直,显得精神抖搂。

        武馆的馆主与几位教头,则坐于北面的高台上。

        不过今日端坐在高台中央的,并非是馆主雷源,而是一位中等身材的圆脸男子。

        此人肌肤白净,小鼻子小眼,笑眯眯的看着台下。

        楚希声看了一眼,不禁心生惊奇之意。

        恰好胡侃兄弟就站在附近,他小声询问:“胡大,台上那人是谁?今天馆里是怎么回事,排出这么大的场面?”

        “那是无相神宗派来的巡查使,叫剑藏锋。”

        胡侃果然消息灵通,他的脸色凝重:“据说是无相神宗的真传弟子,奉神宗几位长老之令来观武馆学风,教习优劣的,稍后可能还会考校我们的武艺。”

        楚希声的眉毛当即微扬。

        无相神宗的真传弟子与正阳武馆的真传可不是一回事,那至少是四品起步。

        他已放下悬着的心,考校武艺这种事,轮不到他这个一叶内门。

        且作为一叶内门,他还是很合格的。

        楚希声随后又发现胡侃与胡来兄弟,正用怪异的视线看着他。

        他不禁狐疑的问:“你们这么看我做什么?”

        胡侃当即干咳了一声,眼神闪烁:“昨夜叶教头找我们问那些有关于你的传闻。”

        胡来则有些羞愧的用手摸着八字胡:“我们被逼无奈,只能将你招供出来,她稍后可能会来找你询问究竟。”

        楚希声听了之后,顿觉头疼不已。

        旁边的楚芸芸则哂然一笑,这一切都是楚希声自找的。

        就在几人议论时,在北面的高台上,雷源面色冷峻的朝着剑藏锋一礼。

        “剑师兄,正阳武馆所有真传与内外门弟子都已齐至,武馆教习三百七十六人,实到三百五十三位。”

        宗派中只论入门先后,所以他的年纪虽比剑藏锋大五岁,却称剑藏锋为师兄。

        “那就开始晨练吧。”

        剑藏锋看了四方一眼,脸上还是笑盈盈的:“门中诸位长老,都对雷师弟调教弟子的能耐期待备至。我也想看看,师弟执掌正阳武馆三载之后,这些武馆弟子是什么水准。”

        雷源泰然自若的回以一笑:“我正阳武馆成色如何,请师兄拭目以待便是。”

        剑藏锋不由扬了扬眉。

        拭目以待?让他擦亮眼睛看着啊?

        这位雷师弟语中暗藏锋芒,可见心里还是有情绪的。

        不过有情绪很正常,换成他是雷源,也会不高兴的。

        随着雷源微一拂袖,向身后的一位教习示意,高台右侧的钟亭内再次传出了一阵钟响。

        此时众弟子都跟随着教习盘坐了下来,迎着天边初露半角的朝阳吐纳呼吸。

        校场上数千人同时吞纳大日元阳之力,蕴养真元,场面蔚为壮观。

        从高台上往下看,甚至可见众弟子的上方,冲起一股隐约的赤色虹光。

        剑藏锋凝神静观,眼中现出几分讶色。

        他本人就是正阳武馆出身,还在正阳武馆担任过教头,对正阳武馆的水准还是了解的。

        此时武馆中这些弟子的气象,比几年前确实强多了。

        半个时辰之后,剑藏锋一声轻赞:“凝气化虹,好!不意这几届的武馆弟子,修成养元功第三重的竟有三百余人。”

        雷源眼中顿时精芒一闪,现出了些许自得之意。

        接下来,是演练无相神宗的外传十艺。

        台下的四千多人在众教习的带领下或挥刀,或挥剑,或用枪,或用戟。

        气势同样恢宏浩大,叱咤之声直震云霄。

        剑藏锋微微颔首,只就弟子们的武技水准来看,比元功稍稍弱些。

        不过雷源那一脉的传承,最看重的是元功修为,可以理解。

        “诸武艺甚佳,水准上中,可见正阳武馆的学风极佳,一应教习还是很用心的。”

        剑藏锋笑盈盈的看向台上的众人:“也可见雷师弟与诸位教头勤勉有为,师德上佳。诸位放心,我会将此间之事,如实汇报给几位长老。”

        剑藏锋此言一出,包括叶知秋在内的四院教头都神色欣然。

        就连雷源的面上,也现出了一抹笑意。

        “接下来是考校内门弟子的实战之能,来人!拿馆中所有内门弟子的名册来。”

        雷源朝着剑藏锋一抱拳:“敬请剑师兄点名抽查。”

        此刻他的态度与之前又有不同,客气多了。

        剑藏锋哑然失笑:“点名就没必要了,我这次从门中携带了一件法宝过来,专用于考校弟子。紫静师弟,请帮忙一二。”

        他说话时从袖中拿出一个通体青色,碗碟模样的玉盘,然后抬手一抛。

        那青色玉盘顿时滴溜溜的飞空而起,悬在了校场上方,百丈高空。

        玉盘的中央处则吐出了七彩灵光,往地面照下。

        这些光影彼此交错汇聚,竟然在校场当中,无中生有的生成了八座青色高台。

        “四象决锋盘?”术师院教头紫静道人看着空中的玉盘,眼里现出一抹讶色:“剑师兄竟将此物带了过来?”

        他说话的时候右手灵诀一引,将灵力灌输了过去。

        剑藏锋不是术师,修为也未至三品,这件法宝只能靠他的灵力维持。

        “正是象如长老的‘四象决锋盘’,此物可辨别在场众弟子的修为,随机将三十六人拉上高台,考校他们的武艺。”

        剑藏锋拿起了旁边的茶,淡淡的喝了一口:“既然是四象,自然得分成四方,恰与你们东西南北四院对应。这次四院的胜负与成绩,我也会记录在案,禀知长老。”

        叶知秋与邵灵山四人顿时心神一凛,意识到剑藏锋今日考察的不止是雷源,还有他们。

        “几位放心,四象决锋盘公平公正。虽然此物是随机挑选,可最终你们四院的所有弟子,在养元功的平均水准是相当的。”

        剑藏锋解释了一句之后,再次一笑:“紫静师弟请施术!”

        就在这一瞬,那四象决锋盘忽然射出三十六道青色光华,向众多弟子扫荡过去。

        凡是那青色光华停顿之处,那些被青光笼罩的弟子,竟然都被凭空移至青色高台上。

        楚希声立在人群当中,一阵腹诽不已。

        看这情形,却是连早餐都不让人吃了。

        就在七天前,武馆就他在藏书楼斩杀术师一事的奖励,终于明确了下来。

        武馆除了允许他进入藏书楼六天,任意浏览六层及以下的所有藏书,还给了五枚培元丹,以及一块木牌。

        楚希声可凭此牌在聚元阵里修行十天,还可在食堂里免费吃三个月。

        这简直比锦衣卫还抠!锦衣卫好歹还给现银,武馆却连银子都没给。

        楚希声也由此惦记上了食堂里的牛肉面,羊肉汤与肉夹馍,他现在不自己做饭了,每天饭点都会准时赶至食堂。

        楚芸芸现在也跟他混吃混喝。

        既然楚希声无论拿多少食物都是免费,楚芸芸自然没必要花冤枉钱。

        可今日他显然是要亏一餐饭。

        楚希声不知道,就在他叹气的时候,台上的巡察使剑藏锋,正在看着他。

        这位的眼里现着几分迟疑之色。

        此人应该就是传言中的楚希声了,不过修为弱了一点啊,只有第二重的元功。

        可剑藏锋随即又想到那些有关于楚希声的传言。

        楚希声被公认为正阳武馆内门第一人,必非无因。

        这世间天赋异禀之辈不计其数,元功二重却能拥有高品战力的天才数不胜数。

        楚希声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

        于是他藏在袖中的手一个颤动,暗中操纵着‘四象决锋盘’的一束青色灵光,往楚希声方向移了过去。

        旁边正把灵力灌输入‘四象决锋盘’的紫静道人顿时心生感应,诧异的看着剑藏锋。

        这位真传师兄嘴里说着‘公平’,可这明显是在作弊吧?

        传闻中,此人不是暗恋叶知秋,叶教头吗?该不会是被叶教头拒绝之后,因爱生恨?所以将东院一个元功二重的一叶弟子送上擂台?

        剑藏锋则得意一笑,带着几分讨好的看着叶知秋。

        他已经将东院最强的人送上去,这次武馆东院想必能拿下魁首。

        未来叶知秋要晋升内门,从无相神宗换取秘药,那么今日这场比试是可以加分的。

        可下一瞬,剑藏锋却微微一愣,他望见叶知秋正双眼圆睁,怒瞪着他。

        此时的叶知秋,也确有生撕了这个剑师兄的冲动。

        凭什么其他三家都是二叶与三叶弟子,她的东院却要送一个一叶弟子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