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武侠修真 - 霸武楚希声秦沐歌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取巧

第四十一章 取巧

        楚希声登台之刻,校场之上的四千余人弟子都一阵嗡鸣,各自交头接耳,小声议论。

        胡侃站在人群当中,匪夷所思的看着台上的楚希声:“这个家伙,还真杀到决赛了。”

        胡来的神色则有些复杂:“母牛真的飞上了天。”

        胡侃忖道可不是么?

        如果楚希声真的拿下这次考校第一,乐子可就大了。

        武馆里面关于楚希声的传闻很夸张。

        那些传谣言的人,一部分是被楚希声救过命,因崇拜所致;一部分则是别有用心;还有一些人,则是出于戏谑的心态。

        至于听的人,大多都是单纯当笑话听,寻个乐子,真正信的没几个。

        结果这位还真拿下了内门第一——

        他摇了摇头,感觉这想法很荒唐:“你觉得他们两个人谁更有胜算?”

        “当然是何朝。”

        胡来手摸着下巴,不假思索的答道:“此人的九宫剑,养元功都已经到了第三重,轻云纵也修至第二重境界,据说还有着‘无懈可击之手’的天赋,与善守的九宫剑配合,可谓是天作之合。

        何朝的实力比之西院首席的刘星若只稍弱一线,在内门中足以列入前五,楚希声的胜算微乎其微——”

        他们的旁边就是楚芸芸,她背负着手看着台上,眼中现着异色。

        她没想到楚希声会在临战之际,觉醒了第一阶段的‘光阴瞬影之身’,且一路‘杀’到了决赛。

        到了这个时候,楚芸芸也不自禁的期待起来,希望楚希声最终取胜,拿下那份‘秘招图腾’。

        不过这个何朝的实力,确实很强,战力已接近八品。

        换成她是楚希声,有至少一千种方法以弱胜强,将何朝击败,可她无法代替楚希声。

        擂台之上,楚希声正手握着刀,凝神看着对手。

        九宫剑三重,养元功三重,轻云纵二重——理论来说,他哪怕是掌握了第一重的轻云纵,也不可能是何朝的对手。

        不过——

        楚希声的目光下移,看向了何朝的腰带。

        这家伙明显是富家出身,穿着衣饰都很招摇。

        他腰间捆着的竟是一条牛皮镶玉的腰带,腰带的左侧还悬挂着一条玉佩。

        这玉佩很长,一直悬到了劲装的下摆处。玉佩的挂绳则是以蚕丝与金线混合编织,非常的结实。

        楚希声的眼里不由闪过一丝异色。

        这是他的胜算所在,可他只有一次机会。

        就在此时,裁判丢出的铜钱终于落地,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楚希声先于对手出刀,不过何朝拔剑的速度也不慢,险而又险的挡住了。

        “楚师弟好快的刀!”

        何朝心有余悸,他方才拔剑的速度稍慢一点,就已输给楚希声。

        接下来他极其保守,中规中矩的格挡了几次,随后就洞察了楚希声的虚实。

        眼前这个家伙,也就是三板斧的货色,只有几个刀招练得特别的快,特别的迅猛。

        何朝随后转守为攻,双方对了几次招之后,他更加的放心大胆起来。

        他手中的剑大开大阖,力道十足。

        何朝已洞察了楚希声的虚实,此人的刀很快,力量却因养元功之故,稍弱于他。

        自己以力克之,定可速战速决。

        他的脸上甚至现出了一抹笑意:“仔细看来,也不过如此——”

        楚希声的眼里却闪现起了一抹精芒。

        此时的何朝,恰因一式回身跳斩的动作,使得他左腰的玉佩高高扬起。

        楚希声也在这一瞬,脚下重重一踏,身影蓦然加速挪移。

        他在避开何朝长剑斩击的同时,闪身来到了何朝的左侧,长刀斜挥,直斩何朝的腰侧。

        何朝见状,不禁眉梢微扬。

        眼前这个家伙的身法也很不错啊!

        对方虽然只有第一重的轻云纵,可仅以身速而论,还超越于修成第二重轻云纵的他。

        如果对方采用游斗之策,何朝现在会感觉很棘手。

        不过此人有病在身,耐力很差,倒是不用担心此点。

        游斗战法,只会让楚希声的体力在极短的时间内消耗殆尽。

        何朝早就防备着对方的身法。

        能够在第一轮的比试中胜出之人,身法都不会太差。

        楚希声的速度很快,却还不足以决定胜负。

        何朝的脚尖一点,身形就猛地往右挪移,恰到好处的让开了楚希声的刀锋。

        可接下来他一阵愣神,楚希声的这一招,竟非是冲他人来的,而是他腰间的玉佩。

        在何朝闪避的时候,那百炼轻钢刀刚好扫到了他的玉佩挂绳,接着就是一缠一卷。

        何朝只听‘崩’的一声巨响,他的镶玉腰带竟被这挂绳强行扯断。

        楚希声的脸上,也同时现出了一抹坏笑。

        何朝心里则饱含不解,这家伙到底意欲何为?

        于此同时,台下的四千多位弟子再次哗然。

        他们并非是为何朝那条断掉的腰带,而是因楚希声突然展露出的身法。

        何朝没看过楚希声斩击竹叶时的情况,所以不知究竟。

        可此地的四千多人,对当时楚希声的笨拙身法都历历在目。

        楚芸芸眨了眨眼,神色惊奇。

        楚希声的轻云纵何时到了第一重?又是临战突破?

        西院首席刘星若则重重的用脚踏地,面色难看无比。

        这个楚希声竟藏拙至此!

        他的轻云纵与天赋结合,无论是身法的灵活性,还是速度,都已接近于轻云纵的第三重!

        武馆南院的向葵,则是唇角微抽,忖道这家伙可真会隐忍。

        也就是说,在第一轮的最后阶段,楚希声仍有保留?太阴险了!

        可随后他们的目光,就被擂台上的情景吸引。

        楚希声的挥刀,竟也大开大阖起来。他转用双手持刀,一刀往何朝重斩过去。

        何朝认为这家伙多半是急了,这完全是‘以己之短击敌之长’。

        他哈哈大笑,随手格挡,二人兵刃交击,发出‘锵’的一声重响。

        “楚师弟看好了,五合之内我定能败你——”

        何朝没能继续说下去,只因他发现自己的裤子正在往下掉。

        此时两人又对了一次刀剑,随着双方的力量对冲,何朝的裤裆下滑的更厉害了。

        何朝连忙伸手,扯住了自己的裤裆。

        忖道这裤子可掉不得,台下四千多人看着呢!

        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自己的裤子如果掉下来,那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

        可如此一来,何朝就只能以单手对双手,身法也大大受限。

        他的脑里面,也顿时明悟。

        刚才楚希声那一刀,就是这个目的吗?

        何朝不禁一声悲鸣:“楚师弟你卑鄙!”

        楚希声闻言嘿然一笑,第三刀斩得更加用力。

        “何师兄此言谬也,我等武修搏杀,自然无所不用其极!”

        何朝单手的力量,远不及楚希声双手,被对面的重刀砸得身形趔趄不稳。

        他转而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台上的两位裁判:“两位教习,弟子腰带已断,请求暂停,让弟子换条腰带!”

        两位教习对视了一眼,却都置若罔闻。

        哪有比武格斗时暂停换腰带的规矩?

        何况是你自己骚包,要带那么长的玉佩,能怪谁?

        楚希声则唇角上扬,他再次挥刀,准备用上自己十二成的力道。

        不过就在此时,何朝一声大吼,他把剑一丢,两手扯着裤子往后一跳。

        “我认输,我认输了还不行。楚希声,你简直卑鄙无耻之尤!”

        楚希声闻言一乐,他感觉那‘秘招图腾’已经在向他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