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武侠修真 - 霸武楚希声秦沐歌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生死擂

第五十一章 生死擂

        “左衙内?”

        隆衡双眼微凝,定定的看向了台下的锦袍青年,随后洒然一笑:“没想到衙内也来了古市集,不过此人与我隆家是私人恩怨,衙内总不至于连这点面子都不肯卖我?”

        “卖!怎么不卖?”

        锦袍青年的唇角上扬,放肆的笑着:“不过我们南街庙市的规矩绝不能坏,否则谁还敢来我们南街庙市打擂台,找乐子?隆大少你说对不对?”

        隆衡不置可否,他一个迈步就蓦然欺身到楚希声的前方,一掌突兀至极的拍往楚希声的面门。

        他懒得与这位郡丞家的衙内纠缠,将此子宰了,这位左衙内也仅能喝骂几句,无关痛痒。

        不过这一瞬,一个红衣红发的窈窕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楚希声的前方。

        她的一把短剑,恰好格住了隆衡的右掌。

        此女明显不敌,接掌之后不但滑退三步,整条手臂都结上了一层薄冰。

        更有些许寒气往后散溢,让后面的楚希声打了一个寒战。

        隆衡的脸色,却凝冷之至:“六品下?”

        这位郡丞家的衙内,何时招揽了这样一位高手?

        左衙内的脸却黑沉如铁,透着一股青气:“放响箭,招兵!”

        他目光冰冷的注视隆衡:“隆衡!人都说你狂傲,果然是狂的没了边。你可以瞧不起我左青云,却不能不将南街庙市几百年的规矩放在眼里。”

        楚希声知道所谓的响箭,也叫‘鸣镝’。一般都是在箭杆儿上绑上一个小小的竹哨,响箭飞行时会发出尖锐哨响,声闻数里。

        果然当一只长箭升空,在云空中发出了尖锐响声,整个南街庙市轰然骚动,仅仅不到一刻时间,六七百名身着红袍,身配兵刃的壮汉从各个方向潮涌而出,将这座擂台围得水泄不通。

        隆衡往四面环视了一眼,却面不改色,眼神充满讽刺。

        他微一甩袖,身侧的一把冰蓝长剑就猛地脱鞘而出,钉在了地面。同时一股强大的寒力从剑身上滋生,弥漫了整个擂台:“说个条件吧,要怎样将他交给我。此子的性命,我要定了。否则隆某,不介意血洗庙街。”

        楚希声发现自己脚下鞋面,竟被冻在冰层里面。

        左衙内不屑的一声冷笑,眸中的冷意更浓:“你吓唬谁呢?今日你敢在庙市出手试试,老子倒想看看你这过江龙,能否活着返回西岸?”

        他随后转过头,看向了楚希声:“喂!那位小兄弟,介不介意打几场生死擂?左某担保,定不会让你吃亏。”

        楚希声的剑眉微扬,毫不含糊的拱手回应:“楚某不介意的,谢衙内回护!”

        他看今日这场面,以陆乱离的修为未必就能镇得住。

        这位左衙内肯代他出头,实是意外之喜。

        楚希声断没有抹对方面子的道理。

        不到万不得已,他绝不愿楚芸芸出手暴露身份。

        “好汉子!”

        左衙内哈哈大笑,随后目视隆衡:“要在我们南街庙市杀人,就只能生死擂!这位小兄弟的修为只有九品下,可他既然站在九品上的擂台上,那就按‘九品上’的修为来算。

        不过我看他分明有病在身,体力不足,就以一个时辰为准。一个时辰内,你麾下英杰只要修为不超九品,都可上台打擂。

        你们能在生死擂上取他性命,我无话可说,可如果你们取不了,那就一切作罢,所有恩怨都就此罢休,你们隆家再不得寻他的麻烦。怎么样?隆大公子,我现在划下了道,你敢不敢接?”

        隆盛闻言转过头上下看了楚希声一眼,随后微微一哂:“那就依衙内之言!”

        他袍袖一拂,一股真元将台上的两把长剑全数拔起,随后步下擂台,看着那一众迎过来的部属与二弟隆盛。

        “稍后你上去。”隆衡背负着手,直视着二弟隆盛:“你的武道元功已经修至九品上,刀法也大有长进,杀他不难。”

        隆盛却面色微白,猛摇着头。

        他至今对楚希声的那一刀印象深刻。

        隆盛今日跟过来,是来看楚希声怎么死,可不是上生死擂给人看猴戏。

        且他已听说了传言,楚希声已经是正阳武馆的内门首席,在半月前更拿下实战考核的第一。

        虽然这传言过于荒诞,楚希声的那个第一也是取巧所致。

        可楚希声如果本身没有一点能耐,岂会有那荒诞的传言传出?

        “废物!”

        隆衡的眼里现出了失望之色,他哼了一声,转头看向左侧一位穿着重甲的精壮男子:“衡十五,传闻此子刀法奇快,身形也还算敏捷。你稍后脱甲上去,换一口魔炼轻钢刀。杀了此人,我给你一份八品下的元功秘药。”

        衡十五闻言毫不犹豫的脱下了身上的重甲,大步迈上了擂台。

        周围一众人等,不由面现出惊讶之色。

        八品下的元功秘药,哪怕是最廉价的一种,价值也高达千两魔银。

        不过此事他们羡慕不来。

        衡十五是隆衡麾下‘衡门十八骑’的首席,是十八人中实力最强的一位,且身法与刀道都有不俗造诣。

        就在此时,远处一位红衣中年蓦然咆哮出声:“有人打生死擂!老规矩,上刀山!”

        “吼!”

        就在这一瞬,两百多位红衣大汉同时震吼,声震云天。

        他们将二百多把长刀,插在了擂台边缘,瞬时间一片寒光闪烁。

        在这之后,就只有胜出之人,能够活着从擂台上走下。

        ※※※※

        隆衡对擂台上的情景毫不在意。

        他知道隆十五的战力,在正阳武馆中至少可列席前十。

        此人登台之刻,楚希声就离死不远。

        他径自走到了旁边的一座酒楼,在三楼临窗处坐了下来。

        这里视野开阔,正可俯视下方的那座擂台。

        酒楼的掌柜很自觉的给他奉上了茶点。

        而此时左衙内左青云摇着折扇走了过来,他神色悠然的在对面坐下:“我很好奇,那位小兄弟是怎么惹到你隆大公子了?为了一个区区九品不依不饶?”

        “他从我手中救下了铁旗帮铁笑生。”

        隆衡抬起了茶杯,似笑非笑的看了神色错愕的左青云一眼:“谢过左兄了,总算是肯给我一份薄面。”

        左青云眯了眯眼,然后唇角微挑:“话别说的太满,我瞧这位小兄弟不像是凡人。”

        隆衡哑然失笑,低头喝茶。

        “是不是凡人,看看就知道了——”

        就在这刻,擂台的北侧又传出了一声大吼:“注意了,鼓响三通!你二人至第三声鼓响才可出手!”

        台上的楚希声,则手按着刀柄,神色冷漠的看着对面的精壮青年。

        他们两人已经签过生死状,楚希声知道此人的姓名,叫做衡十五。

        此人也面无表情,整个人像是一块岩石般冷硬。

        只能从他右臂虬结紧绷的肌肉,窥见此人的心绪,不像是他表现出的那么平静。

        当第一声鼓响时,台内台外都很安静,只有一些人聚集在凉亭处下注,发出些许喧闹声响。

        楚希声在此刻吞下了一颗‘神力丹’。

        正阳武馆比武时,他没有使用过神力丹,感觉用它来欺负同门,不太仗义。

        可今日却是生死相搏,留不得任何余地。

        第二声鼓响,两人的手臂肌肉,都同时鼓胀。他们的呼吸,都变得无比沉重。

        而就在第三声鼓响之际,楚希声的瞳孔微张。

        “呛!”

        一道如光似电般的黑色弧光出鞘,扫过了身前半丈之地。

        而衡十五的人头瞬时抛飞而起,大量的鲜血溅射四方。

        酒楼之上,隆衡手里的茶杯顿住,他面色微冷,看向了擂台中央的那个少年。

        台下的楚芸芸则唇角微扬,放下了心。

        那个家伙,他又进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