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武侠修真 - 霸武楚希声秦沐歌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二重

第五十二章 二重

        衡十五人头落地后足足三个呼吸,擂台下面的人群才发出了雷震一样的轰鸣声响。

        “刚才发生了什么?那个衡门十八骑之首,这就人头落地了?”

        “艹!我都没来得及押注,幸亏没押!”

        “好快的刀,我刚才都没能看清楚,这家伙是谁?”

        “楚希声!他是楚希声,传闻是正阳武馆这一届的内门首席。”

        “可恶!早知道就押此人了,他的真元修为真的只有九品下?”

        就在台下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楚希声的视野里,也蓦然间炸开了一朵大型烟花。

        此时他的系统面板,又发生了变化。

        人物:楚希声

        名望:九品上(实)

        武道:追风刀法(二重),轻云纵(一重)

        武意:睚眦残意(一重)

        元功:养元功(二重)

        武道点:45

        天赋:鹰眼,追风逐电之手(一阶),纯阳雷体(一阶),光阴瞬影之身(一阶)

        状态:六阴还魂咒,睚眦

        寿命:25天

        他的武道点数量居然一举增加了十点,到了四十五的数字。

        除此之外,他的状态栏里面再次多了一个‘睚眦’。

        当楚希声凝视之时,脑海里面又出现了三段信息。

        ——你感知到了周围的恶意,必欲报复,引动睚眦刀意,出刀时可附带精神冲击。

        ——对你抱有恶意的九品以上武修超过三十位,你的睚眦刀意增强至微弱程度!

        ——你被一位怀有杀意的六品上武修盯视,你的睚眦刀意增强至弱等强度!

        楚希声忖道怪不得,方才他斩出那一刀之后,精神竟稍感疲惫。

        也就是说,方才他之所以能瞬斩衡十五,不止是因刀快,还有‘睚眦刀意’的因素?

        楚希声陷入沉思的同时,毫不犹豫的用目光意念,盯视住了轻云纵(一重)这几个字样。

        ——是否用8个武道点,将轻云纵提升至(二重)?

        楚希声选择了是。

        隆衡的麾下高手如云,九品上阶位的武修有二三十号人,绝不会就此作罢。

        他不能等临战之刻,再临时提升‘轻云纵’的等级。

        遗憾的是武道宝库里的‘星移电掣之足’无法与‘光阴瞬影之身’叠加,也无法兑换。

        否则他绝不迟疑。

        而就在楚希声因大量记忆涌入脑海,脑仁之内如受针刺之际,大少隆衡正在酒楼的第三层窗户后,眸光深沉的看着楚希声。

        “衡武,你刚才可看清了他的刀?”

        衡武是他的贴身侍卫,一位八品上阶位的武修。

        这位的面膛微红,神色羞愧:“公子恕罪,刚才隔得太远,且事发突然,没能瞧清楚,不过刚才衡十五只将刀拔出两寸半!”

        由此可以反推楚希声拔刀的速度。

        隆衡皱了皱眉,随后就看向人群中的另一人:“衡十九!你脱了重甲,拿盾牌上去,小心他的拔刀式。我不求你胜,只要能试出此人的刀速,我也给你一份八品下的元功秘药。你如果能耗掉他半数体力真元,我另有赏赐!”

        衡十九是衡门十八骑的次席,他的实力仅逊色衡十五一线,几乎相差无几。

        此人相较于衡十五有个优势,他善于用圆铁盾与地堂刀,一手盾牌已经能用得水泼不入,更利于应对快刀。

        衡十九当即应命,他脱下盔甲,手持着一面圆铁盾与魔炼轻钢刀走向擂台。

        而此时在隆衡的对面,左青云一声轻笑:“没想到今天还真能看一场好戏。”

        他动作慢条斯理的给自己倒了一盏茶:“不过隆大少你不守规矩啊,既然上了生死擂,那就别想全须全尾的下来。他可以去试那位小兄弟的身手,命却必须留在台上。

        下面的人给我听好了,那家伙如果敢跳出擂台,玩投降认输的把戏,你们就送他上路!”

        大公子隆衡听了后全不在意,他的弟弟隆盛则不屑的斜睨了左青云一眼。

        他大哥要想衡十九从擂台上安然退下,那么别说左青云,神仙都拦不住。

        这位郡丞家的二世祖,难道还真敢与他们隆家翻脸不成?

        不过那楚希声的刀,竟已快到了这个地步——

        隆盛双手紧紧的握着,心中不自禁的生出了侥幸心理。

        这一个多月来他知耻而后勇,刀法精进了不少,可楚希声提升的更快。

        此时在擂台上,已经有人将衡十五的尸体拖了下去,还洗干了地上的血迹。

        楚希声望见另一人在台下签生死状,然后跨空一跃,直接翻过擂台边缘的刀墙。

        “衡十九!”衡十九的气质与衡十五相仿,他持盾在手,冷漠的朝楚希声抱拳:“来领教阁下高招!”

        楚希声还在体会着轻云纵提升之后,那如醍醐灌脑般涌入他脑海的记忆,所以没做回应。

        衡十九的眼睛一眯,就默然的握住了配刀的刀柄。

        此时台下,再次传出了一声震喝:“两位注意了,鼓响三通!你二人至第三声鼓响才可出手!”

        第一声鼓响,凉亭处依旧人头汹涌,争先恐后的下注。

        他们猜测衡十九大概率不是楚希声的对手,凉亭之内开出的赌局也没有胜负的选项。

        只能押注衡十九在几十个回合内,输给楚希声。

        第二声鼓响,台下的人群都已投注完毕。他们里三层,外三层的挤在台下,聚精会神的看着台上。

        楚希声调整着呼吸,他依然紧握着刀,脚步则不丁不八的站着。

        对面的衡十九,则是将盾牌举在胸前,躯体微微匍匐,护住了自己正面的胸腹要害。

        当第三声鼓响,两人同时反应。

        衡十九守,而楚希声攻。

        衡十九退后一步,右手长刀随时准备应敌。

        此时的楚希声,却蓦然往左大踏步的前踏。

        他步如瞬影,直追光阴!

        第二重的轻云纵,让他直接一步跨出三丈,来到了衡十九的身后。

        然后是追风刀的拔刀式——空穴来风!

        随着楚希声纹刻在左臂的秘招图腾发出奇异荧光,一道黑色的弧形刀光也同时往他的侧后闪耀。

        那刀光追风逐电!

        衡十九的人头,瞬时间飞空而起,一股赤红的鲜血,如血泉般喷向天际。

        而这一瞬,擂台内外,酒楼上下,俱都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