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武侠修真 - 霸武楚希声秦沐歌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风雷交加

第五十四章 风雷交加

        楚希声与衡畏遥空对峙之际,擂台外正有三个女人在看着他。

        一个是谢真卿,此时她正立于一座高楼的屋檐顶部,俯身下望。

        论武楼距离南街庙市不远,在事发之际,她就被惊动了。

        她没想到楚希声在江上杀了那头何罗鱼之后,又在古市集惹出这么大一场风波。

        不过当她完整的看了两场战斗之后,谢真卿感觉台上的那个病弱美少年,似乎又笼罩在了一层光晕里面。

        这般的风姿,简直可以入画——

        她随后就望见衡畏手里拿着的七品‘符文鹰剑’,顿时心生惊怒:“这隆衡,简直不要脸!”

        “隆大公子行事素来都不择手段,他也不在乎别人怎么想。”

        董临山也跟了过来,他手捋长须:“倒是这楚希声,让我意外了。看来有关于他的那些传言,并非是毫无根据。之前我们写的那篇文章,确是保守了。”

        谢真卿微微颔首。

        看了楚希声的刀之后,她倒是有点相信,那头何罗鱼是死于楚希声之手。

        何罗鱼虽然是八品修为的妖鱼,可如果它没有防备,距离楚希声的位置太近,还是有极大可能被楚希声暗算斩杀。

        不过现在,她更担心楚希声的生死。

        台上的那个衡畏,谢真卿只观其站姿就知是个用九宫剑的好手。

        其人手中的符文鹰剑更非同小可,哪怕未入门的武修持之,也能拥有九品的战力。

        就在此时,董临山‘唔’的一声,他躯体一颤,眼现出几分讶色:“这一战,有意思了。”

        “什么有意思了?”谢真卿转头好奇的看向董临山:“老董你看出什么了?”

        她身边这个老董,虽然修为不高,仅有八品。却是论武楼内老资格的编撰,担任‘校勘典簿’已有二十五年,一双眼见过无数的武修,见多识广。

        他更有‘鹰眼’的天赋,有着惊人的洞察力。

        “是刀意,一种名为‘睚眦’的刀意!昔日董某有幸,曾经见少女时代的霸武王用过一次。”

        董临山嘴里‘啧啧’有声:“没想到时隔十六载,又有人掌握了这种刀意。”

        谢真卿微微蹙眉,忖道刀意又如何?

        九品武修领悟的刀意,再怎么强也强得有限,根本不足以抵消那把‘符文鹰剑’的优势。

        董临山接下来却再未解释,他定定的看着擂台上的少年。

        这少年能否活下来,就得看他的刀意,参研到何等地步了。

        他在秦沐歌身上见过的‘睚眦刀意’,越是敌人众多的场合,就越是强大。

        而此时现场对楚希声喊打喊杀的武修,何止三百?

        董临山极看好这种刀意,可惜秦沐歌没有在这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再现昔日‘血睚刀君’的辉煌。

        不过秦沐歌终究是秦沐歌,世间只此一人。

        这个名唤楚希声的少年,怕无法与那位十二年霸绝北域的霸武王相较。

        在擂台的另一侧,藏在人群中的陆乱离已经给自己用了两个轻身壮体的法术,还在左手袖中预先扣了一枚五品玉符。

        她已做好准备,在三通鼓响前暴起救人,带楚希声逃走。

        这可能会让她暴露身份,可总不能眼看着这家伙死掉。

        毕竟是她自己打了保票,帮楚希声对付隆家的。

        不过就在这时,陆乱离感觉自己的衣袖被人扯了扯。

        陆乱离转头回望,发现是楚希声的妹妹楚芸芸。

        陆乱离惊疑不定。

        忖道这女孩,难道认出她了?

        不!不可能!

        她现在不但蒙着脸,还用符法换了衣服的颜色。

        陆乱离故作茫然的看着楚芸芸,同时放粗了声音:“姑娘,你扯我袖子做什么?”

        楚芸芸为之莞尔,她指了指陆乱离的头:“陆师姐你忘记换首饰了。”

        两人相处了十几天之后,她对这女孩的性情还是蛮喜欢的。

        的确就如楚希声所言,又单纯,又仗义,有时候又有点小迷糊。

        陆乱离摸了摸自己的头,果然发现自己心爱的玫瑰鎏金步摇,还插在头顶上呢。

        陆乱离尴尬的笑了笑,把鎏金步摇收入到袖子里,随后容颜一肃:“正好,芸芸你先走,往北街那边走。实不相瞒,我乃术武双修,七品修为,这里有我在,可保证你兄长安然无恙,稍后我们在北街汇合。乖!快去。”

        她已顾不得在楚芸芸面前隐藏实力,遮掩身份了。

        楚芸芸原本对陆乱离好感激增,可听到‘乖’这一字,顿时唇角微抽。

        她脸上僵硬的笑道:“陆师姐仗义,不过能否稍待?你看我兄长——”

        陆乱离顺着她手指之处看了过去,楚希声正往她这边伸出手,单掌向下做按压状。

        这应该是让她稍安勿躁的意思。

        陆乱离却眉头大皱,楚希声怕是不知接近八品战力的九宫剑,结合那把符文剑,究竟有多强!

        且衡畏此人的面膛发红,分明是服用过‘融血丹’的症状。

        这家伙,是不知天高地厚——

        楚芸芸知道仅是楚希声的手势,还没法说服陆乱离。

        “陆师姐,我兄长纹刻的秘招图腾,并非是‘空穴来风’,而是‘风雷交加’!”

        “嗯?”

        陆乱离当即一声轻咦,往台上的楚希声看了过去。

        她稍稍迟疑,即便楚希声有着风雷交加的图腾,也未必能嬴吧?

        不过倒是可以再看一看——

        擂台上的楚希声,见陆乱离放开了握刀的手,这才心神略定,看向了眼前的衡畏。

        他有着必胜的信心,可不想陆乱离在此时插手,滋生无穷变数,无穷后患。

        “你在看谁?”

        衡畏好奇的循着楚希声的视线扫了过去,随后眼中就现着惊艳之色:“那是你的妹妹?很漂亮,可惜了——”

        他的主人隆衡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事后一定会斩草除根。

        二少隆盛则心胸狭窄,睚眦必报,且年纪轻轻,就已有了好几个女人。

        这个楚芸芸,怕是逃不过隆盛的魔掌。

        楚希声却手压着刀柄,面色平淡:“我没想到,会在生死擂上遇到同门师兄。不过既然遇上了,楚某就不会手下留情。”

        衡畏不由哈哈大笑:“生死擂上,哪里有什么师兄弟?何况你我又非是无相神宗的正式弟子,只是武馆门人而已,难道还要讲什么不得同门相残的规矩?”

        此时恰好二通鼓响,擂台外所有人都在静静等候着,四周鸦雀无声。

        “同样的话,我也想说。”衡畏的目光阴冷:“今日你的人头,我必欲得之!”

        楚希声没有再回话,他微微颔首,全神贯注的看着衡畏。

        就在十个呼吸之后,擂台北面的大鼓之前,一位红衣壮汉做出了擂鼓的动作。

        此时的衡畏,抢先拔剑,发出了一声‘呛’的锐响。

        他担心哪怕手持符文鹰剑,也无法挡住楚希声的拔刀式‘空穴来风’。

        所以衡畏在鼓声响起之前,抢先一步拔剑!

        他始终记得自己的目的是杀人,而非是与人比武较技。

        也就在衡畏的剑拔出至一半时,那鼓声轰鸣响起。

        楚希声的刀,也在此刻出鞘怒斩。

        他的手追风逐电,在空中带起一片难以分辨的弧形刀光。

        不过下一瞬,两人间却传出了‘锵’的一声响。

        衡畏在距离喉前三尺处,格挡住了楚希声的刀,刀剑之间爆开了点点金色的火花。

        他顿时唇角上扬,现出了讽刺的笑意。

        楚希声没能借助‘秘招图腾’将他一刀斩首,那么接下来,就该轮到他了。

        可就在这瞬,衡畏感觉到自己的脑海如被一把重锤砸中,砸得他眼冒金星,神志恍惚,竟然短暂的失去意识。

        是刀意!

        衡畏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词,一个极端恐惧的心念在他的心内滋生。

        可楚希声不是一个区区九品下真元的武修,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强横的刀意?

        衡畏极力的挣扎,想要让自己动弹起来,却始终无能为力。

        他的精神与肉体在这瞬完全脱节,四肢完全不听使唤。

        此时楚希声的刀,正从衡畏的后方,再次席卷而来。

        他跨步到了衡畏的身后,挥刀回斩!

        这一式,正是追风刀的第十七式‘风雷交加’!

        楚希声全力以赴,不做任何保留。

        下一瞬,衡畏的头颅就已抛飞而起,大量的鲜血喷洒长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