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武侠修真 - 霸武楚希声秦沐歌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掀桌

第五十五章 掀桌

        衡畏人头落地之际,双眼是怒瞪着的,满眼都是惊悸与匪夷所思之色。

        台下的人群则大多都眼神茫然,饱含错愕的看着这一幕。

        下一瞬,漫天的纸条纷飞而起,如雪片般的弥漫于擂台内外,无数的喝骂声四面响起。

        “艹!这是什么废物,拿着一把七品符文剑,居然只能挡两招。”

        “这家伙就合该死在擂台上,明明没什么本事,居然还敢打生死擂。”

        “这小子是谁呀,我真想废了他。今天我已经在他身上输了十五两了,一个月的工钱就这么没了。”

        “岂有此理,这该不会是隆家与那个姓左的合伙,骗我们的钱?”

        台下一大半人都是买楚希声输。

        当衡畏拿出符文剑,就没人认为楚希声能从这场生死擂中活下来。

        不过也有一些大胆之人,押注在楚希声的身上,他们的脸上都现出惊喜之色。

        楚希声则第一时间,就一手往那符文剑抓去。

        按照生死擂的规矩,死者带上擂台的东西,也该是属于他的。

        楚希声也不愿隆衡再利用这柄剑对付自己。

        此时楚希声眼中,又一次炸开了一朵大型烟花。

        他的声望一栏,已经从九品上(固),变成了九品上(超)。

        武道点的数量,也增长了足足13点,再次膨胀到了25。

        楚希声的目光,随即就落在了‘追风刀法(二重)’这行字上。

        ——是否用13武道点,将追风刀法强行提升到第三重?

        注:你未掌握第三重养元功,只能发挥第三重追风刀法的七成威力。

        楚希声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是’,此时任意一点实力的提升,都弥足珍贵。

        如果他之前掌握第三重的追风刀技巧,那么哪怕不用两式秘招,也有把握配合刀意,攻破衡畏的九宫剑。

        接下来他再看‘轻云纵’,却需30个武道点,才能将之强行提升。

        楚希声猜到这结果,只因第二重的轻云纵,他还没来得及做任何练习。

        他将这虚幻荧屏缩小到视角边缘,随后就侧过头,看向了北面的那座酒楼。

        之前约定的一个时辰,现在还没过去一半。

        不知这隆衡,还会派出什么样的高手上台?

        在酒楼第三层,隆衡也在看着楚希声,他背负着手,眸色阴沉难测。

        “看来你这瓶酒是用不上了。”左青云看着隆衡,心里是说不出的舒爽。

        他笑着将旁边的酒瓶拿起,给自己又斟了一杯酒。

        “你手下还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没有的话,可以到西岸叫人。还有六刻钟时间,船划得快一点还是赶得及的。”

        隆衡眼神冰冷,杀意暗藏的扫了他一眼。随后他就看向擂台:“衡武,你上去!”

        左青云的瞳孔一张,将手中的酒杯重重拍在了桌面。

        “隆衡,你没听清楚我说的话?今日登擂之人,修为绝不可超出九品!”

        隆衡身边那位叫衡武的侍卫,修为至少都是八品上。

        隆衡则微微一哂,他将腰间的剑拔出了半寸,随后一股寒气弥漫酒楼,就连楼梯口处,也开始结冰。

        “我听清楚了,那又如何?此子的性命,我必欲取之。”

        如能顺顺当当宰了楚希声,那么给你点脸面何妨?

        如果不能,掀桌便是。

        左青云的脸上,顿时闪现过一层青气。他将手中的酒瓶,往窗外砸出。

        下方的地面瞬时‘嘭’的一声响,大量的白瓷碎片与酒水四面溅射。

        “儿郎们都给我听着,今日修为九品以上敢登台的,杀无赦!”

        他抬起头,与站在窗旁的隆衡隔桌对视,两人的目光交锋,似能迸射火花。

        左青云的双手因温度骤降的缘故,渐渐发白。

        他却毫无畏意。

        这是南街庙市,只能守他的规矩!

        隆衡则开始拔剑,剑身从鞘中一寸寸的抽出。

        那剑每多拔出一寸,酒楼内的温度就降低数分。

        就在隆衡的剑,即将全数拔出之际,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声豪放的笑声:“隆大公子果非常理能揣度,铁某万没想到,在火骨窟那一出之后,你竟还敢过江!”

        擂台上的楚希声眉眼微扬,听出这声音,正是来自于铁笑生!

        随着这声音,一个浑身铁甲的雄壮身影蓦然如流星般越空而来,猛地砸入到了酒楼内。

        二人在楼中交手,身如雷震。仅仅三个回合,就掀起了无俦的气罡,将整个酒楼的楼顶都差点掀翻。

        左青云也在两个贴身侍卫的护持下,从酒楼里面跑了出来,他灰头土脸,口里‘呸呸’的吐着灰尘。

        “铁笑生,我入你仙人!什么地方不好打,偏要在南街庙市?”

        就在左青云语落之际,他身后整个酒楼都轰然塌下。

        不过那些木板木梁还在下坠的途中,就被冻结于寒冰之内,隆衡的身影,也从楼内穿空飞出。

        他衣袂飘舞,长剑下指,面色沉重。而就在下一瞬,一身铁甲的铁笑生,也从楼内轰撞而出。

        二人在空中交手,隆衡剑影绵密,守得滴水不漏,偶尔剑光爆发,就宛如跃起的毒蛇,阴谲难测。

        铁笑生则是挥动着一把重剑,势大力沉,刚猛无俦,他看似大开大阖,剑法粗狂,却自有法度在其中,门户森严,稳如磐石,而他的重剑每一次挥动,都可将隆衡的剑砸得震颤不休。

        楚希声没法在擂台上待下去,只因隆衡的剑寒正在不断的扩张,地面的薄冰扩张到周围二十丈方圆,囊括了十分之一个庙街黑市。

        铁笑生的刀罡远远挥斥过来,也危险之极,人稍稍挨擦,就得飞出数十余丈,筋骨断折。

        这擂台下的众多人群,也早就狐奔鼠窜,四面奔逃了。

        楚希声从擂台上跳下来,就见陆乱离与楚芸芸躲在远处一面坚固的石碑后面,朝他招手。

        楚希声剑眉一扬,大步走了过去。

        “没想到你这都能嬴。”陆乱离万分惊奇的看着他:“早知道我就拿点银子投注了,好歹能赚点零花钱。”

        楚芸芸神色微动,心生惋惜。

        当时她全神贯注,都在观察着擂台内外,确保楚希声的安全,却是忘了投注这一节。

        此时她有千言万语想要对楚希声说。

        楚希声在擂台上的表现,简直不堪入目。

        无论是‘空穴来风’与‘风雷交加’两式秘招图腾,还是他觉醒的‘纯阳’之体,都用得不对,身法更僵硬呆板,未能活用。

        理论来说,楚希声只要完全掌握了这些,此时哪怕与八品下阶位的高手正面对战,也可不落下风。

        不过陆乱离就在旁边站着,楚芸芸只能将这些话押后再提。

        她默默的从身上撕下了一块布条,当成绷带为楚希声缠住右手。

        方才所有人都只看到楚希声两招斩杀衡畏,却不知楚希声的手,也被那把符文剑的反震之力震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