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网游竞技 - 我,宇智波悠,一心修仙在线阅读 - 第8章 第一个

第8章 第一个

        三轮雅世接受了铲屎官的解释,但有个细节她还是很在意:

        “为什么你说能一只手打死三代,才会动手呢?”

        “因为猿飞日斩是三代火影,火影却不止是猿飞日斩一个人,想要用武力干掉火影,就不得不考虑火影这个职位的力量。”

        宇智波悠感慨的说道:“火影是木叶村的代表,也代表着一大票强者,包括志村团藏、木叶三忍、漩涡玖辛奈、波风水门,还有十几位老牌影级忍者,以及三百多位木叶上忍。”

        “让三代火影去死,最好是在他众叛亲离的时候下手,那只需要对付的只是一个影级忍者。”

        “我说一只手,是说自己得强大到反手之间能覆灭木叶村,才不用考虑太多的背后因素。”

        三轮雅世眼睛里都是螺旋的纹路,她喵喵叫着:“太复杂了,听不懂喵,悠你就说让我做什么吧?”

        “笨猫。”宇智波悠轻轻的抚摸了狸花猫的脑袋,“就没有指望过你能理解。”

        “你的任务是帮我做掩护,让人觉得我在这里吃完夜宵,然后回家睡觉。”

        “这个简单,交给我吧,绝对不会出问题的喵。”

        “所以,碗里剩下的面,还有这几串天罗妇,就拜托你处理掉了。”

        “……,嗝!”

        三轮雅世用两个爪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防止自己呕吐出来。

        “悠,你知道我晚上吃三碗面条,现在肚子还撑的……”

        “拜托了!”

        话音刚落,宇智波悠就从狸花猫面前消失了。

        不是瞬身术那样快速离开的消失,而是扭曲透明缓缓的消失,这是一个分身。

        三轮雅世目瞪口呆。

        狸花猫完全没有发现,宇智波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掉了,和自己对话的竟然是分身。

        普通的分身术制造的分身当然能说话,但要么是本体就在旁边,用腹语说话,要么就是播放预先储存的声音。

        狸花猫用白手套的爪子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又捋了捋长长的胡须,用真实的触感帮助自己稳定情绪。

        太吓猫了。

        三轮雅世确定,就是那句“笨猫”说完,宇智波悠施展了分身术,无声无息的溜了。

        狸花猫并不是因为铲屎官的实力感到害怕。

        她害怕的是之后所有的对话,都是忍术播放的录音,所有的动作都是预先设定好的序列。

        竟然丝丝入扣,毫无破绽。

        这是对三轮雅世了解到了骨子里,能够预判她的每一个想法,准确预测出她的每句话和每个动作。

        三轮雅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以后,对这个家伙要小心了,他要是骗我……喵……”

        “死定了喵。”

        狸花猫用爪子揉了揉圆滚滚的肚子,深吸了一口气,以慷慨赴义的气概,开始嗦面。

        宇智波悠留下的幻术覆盖着三轮雅世,按照她的动作,同步作出了嗦面的动作,没有人感觉到异常。

        正在监视的两个根部忍者,也没有发现监视目标变成了幻术假象。

        ……

        宇智波悠抑制了自己的查克拉,调动了在体内循环的自然能量,将自己的一切信息都消除掉,完美的融入到大地中。

        这不是土遁·土中映鱼之术,而是由土属性的自然能量发动的土遁术。

        土遁术,就是在土中遁行。

        在忍界,这个词却是被借用,作为查克拉土属性忍术的类别概念词。

        宇智波悠今天筑基完成后,就发现火属性自然能量充盈到极限后,会自然的将黄色的土属性自然能量引入到他的体内。

        通过这种方式引入的自然能量,并不会引起任何身体的任何痛感,当然也没有类似火属性的爽感。

        等到外出逛街的时候,宇智波悠就能够感受到,一种类似火属性的爽感,已经在萌发,那是一种充实厚重的爽快感觉。

        毫无疑问,这就是土属性自然能量。

        这一切都生动的展示了火生土的演化,也让他进一步验证了记忆中,关于五行轮转理论的正确性。

        推断而知,他的土遁查克拉很可能也在萌发。

        作为宇智波家族的忍者,宇智波悠掌握的忍术不少,隐匿行踪的技巧也很多。

        但在满是忍者的木叶村中,使用忍者技巧反而最容易被人发现。

        木叶村辐射面积不过十公里,单单注册的编号忍者就多达八千,能够响应征召的忍者更是多达四万。

        这么多忍者集中在木叶村,这么多双敏锐且熟悉查克拉的眼睛盯着,只有顶尖强大的忍者,才能做到隐秘的行动。

        暗部忍者和根部忍者,根本没有他们自以为的隐秘,在木叶村内搞隐秘行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会被普通的忍者发现。

        但是木叶忍者看到戴面具的忍者,就知道这是代表火影的暗部,甚至是代表志村团藏的根部,为了避免麻烦都会主动避开,装作看不见。

        在村子里,最大的隐蔽手段有两个,一个叫做“权势”,另一个叫做“未知”。

        宇智波悠没有权势,所以选择了他不熟悉的仙法土遁,将自己融入大地之中,用这种忍者不了解的方法,躲避无处不在的眼睛。

        尽管在大地中的速度不快,但目标的速度也不快。

        志村团藏自诩是影之暗,行动严格奉行“隐秘行动”原则。

        他对部下的要求很高,根部忍者行动中被其他忍者发现并报告上来,被发现者就会遭到处罚。

        如果被普通村民发现,甚至可能遭到处决。

        尽管根部忍者知道看到了自己的忍者会自己避开,但木叶村有几万忍者,其中总是有些犟种,万一撞到就倒大霉了。

        所以他小心避开人们的视线,从一个阴影跳到另一个阴影,根本走不快。

        根部忍者侧身闪过两座房屋之间的缝隙,就在他即将离开缝隙的时候,一双大手从地面中伸出,准确的掐住了他的脖子。

        宇智波悠的上半身随之从地面上浮现出来,他已经开启了三勾玉的写轮眼。

        根部忍者只是一位中忍,而且水平并不高,和三勾玉写轮眼对视的瞬间,他的意志就瓦解了。

        宇智波悠没有审问情报的想法,直接拧断了忍者的脖子,然后带着尸体无声无息的潜入了地下。

        既然决定杀人,就不能想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