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网游竞技 - 我,宇智波悠,一心修仙在线阅读 - 第92章 贩卖焦虑的宇智波悠

第92章 贩卖焦虑的宇智波悠

        晚上,宇智波悠提前归来,意外逮到正在撬锁的三轮雅世,看着箱子上满是猫爪抓挠暴力拆除的痕迹,一人一猫尴尬相视。

        “你……的小鱼干吃完了?”

        “吃完了喵。”

        “那你可以向我要啊,你都是猫仙人了,还来撬锁是什么鬼?”

        “本喵不好意思当面拿喵。”

        “撬开不过是坏个锁,现在伱的力量也太强了,随便挠挠这箱子就要散架了,这满满的猫爪印,难道我能不知道是你干的?”

        “哼哼,只要没有直接抓住,本喵就不会不好意思喵!”

        宇智波悠举起大拇指,赞叹道:“服了你了。”

        然后打开锁,分了一半的小鱼干给三轮雅世。

        箱子里的小鱼干其实不多,真正的大头都在书架上堆着的卷轴中封存着,但三轮雅世绝对不会去动那些卷轴。

        这个箱子其实是游戏,从两年前宇智波悠第一次做香肠,结果被三轮雅世偷光光开始,他们就用这个箱子比拼各种技巧,到如今已经是习惯性的逗乐子了。

        宇智波悠想要限制三轮雅世的食量,感觉的自家的狸花猫吃多了之后一个劲的长肉,却不长个头。

        三轮雅世却觉得,自己才没有长肉,而且之所以没有长个,就是因为吃的太少了,都怪宇智波悠。

        三轮雅世吞下一根小鱼干,享受着身体流窜的一股股热流,以及身体可感知的增强,过了好一会才问道:“今天有客人喵?”

        “恩,我请信尹大爷帮我邀请的客人。”

        “妙啊,你今天做什么好吃的?本喵都好几天没有吃你做的饭了。”

        “最近很忙,我也没有太多的准备,就做寿司船吧,做这个的速度很快。”

        “呸,寿司,狗都不吃!”

        三轮雅世直接施展火焰跳跃,跑掉了。

        宇智波悠偷笑不已,这只小猫的胃已经被调教成了中餐定向,能不吃生冷食就不会吃一口。

        何况她如今是猫仙人了,普通食物对她的作用越来越小,吃饭图的就是个滋味,因此对于冷冰冰的日式餐没有丝毫兴趣。

        宇智波悠也不喜欢寿司,但这玩意做起来快,而且看起来有逼格,还非常对霓虹精的审美,用来应付傻乎乎的家族高层实在是太适合了。

        做寿司的食材昨天就准备好了,宇智波悠先将黄瓜、火腿和胡萝卜切成细丝和长条。然后炒锅加热,倒入油,将散鸡蛋倒入锅中煎成蛋饼,再将蛋饼切成长条,备料准备工作就完成了。

        准备好寿司竹帘,平铺一片紫菜,再放上昨天的剩饭,将米饭往四周推平,将蛋皮、黄瓜、火腿、肉松和胡萝卜条依次摆放在紫菜的下方借助寿司竹帘,向上轻轻卷起捏紧。

        接着右手轻轻一挥,五道风刃就将卷好的寿司均匀切成六段。

        照此流程反复,很快就做了120份卷寿司,小心的摆到寿司船上的外围。

        接着做更有逼格的握寿司,在剩下的米饭加入适量的醋,捏起一团在手中轻轻握成形,然后将鱼肉、鱼籽、蟹肉、蟹黄、肉松放上,再次轻握定型,握寿司就做好了。

        材料的搭配完全不讲究味和香,只要抓住色之一道,握寿司就能够做到位。

        这玩意吃的时候又是沾酱油,又是沾青芥的,除了口感什么滋味都要被掩盖,当然没有必要精心准备。

        但是,当宇智波悠将80份握寿司摆在寿司船中央,特意按照彩虹色彩排列后的视觉效果确实很高级。

        只是在宇智波悠看来,寿司除了看起来好看,真是没有半点滋味。

        哦,对了,有个最大优点,省事。

        做好寿司船,准备好几种调口的小菜、芥末、酱油、醋,再泡好热茶,林林总总几十个盘子摆满,只用了宇智波悠三刻钟的时间。

        再没有比寿司准备起来更快的“大餐”了。

        正如宇智波悠所料,视觉感受丰盛华丽的寿司船,让两个老头满意至极,他们的审美和早已弱化的味觉更适合这种视觉盛宴。

        其实中餐也有主打视觉的国菜盛宴,无论是百鸟朝凤,还是西瓜灯笼、豆腐雕山,都是远胜霓虹精的菜色。

        无奈顶级大菜都是真正的艺术品,宇智波悠上辈子不过是个爱好美食的小片警,根本没有那么强大的艺术细胞。

        面对那种顶级的艺术,他甚至连尝试都不敢,只好用简单复制就能完全实现的菜式糊弄了。

        宇智波悠既然不喜欢寿司,当然没有好好吃一顿的想法,无所事事的他和宇智波止水成了两个老头的侍应生。

        吃着满意的食物,享受着杰出晚辈的服侍,两个老头喝酒吹牛,越来越是兴奋,喝的开心了就会不断吹嘘自己曾经的战绩,甚至站起来唱歌跳舞刷一下。

        宇智波悠知道,雄一郎长老是故意的摆谱,信尹老头有意配合,这是他们加入以宇智波悠为首的小集团前最后的肆意。

        过了今天,大家的主次关系确定,长辈和晚辈的关系就不再重要,身为首领的宇智波悠可以礼貌,但身为部下的两个老头再也不能这么放肆。

        酒喝了三十瓶,寿司船吃的一片狼藉,宇智波雄一郎醉眼朦胧的看着宇智波悠,看着他对长辈的恭敬,看他悄悄给止水塞寿司的友善,心中再也没有抗拒的念头。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将最后一口酒倒进嘴里,然后开口说道:“信尹老叔,吃的差不多了,我们喝杯热茶吧。”

        “好,悠小子,撤了吧,换新茶。”

        宇智波信尹并没有多喝,因为止水和悠一左一右看着他,不允许他贪杯。

        宇智波雄一郎端正的跪坐着,眼神凌厉的盯着对面盘膝而坐的宇智波悠,开口问道:“我无法理解,为什么要在三年内当上族长?”

        “是觉得我才十八岁,显得着急了?”

        “对,你这么年轻,完全等得起十年。”

        “我当然等得起,但是宇智波家族等不起。”

        “……,请您详解。”

        “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是有惯性的,奔跑、航行、修行都是这样,政治斗争也是如此。”

        “过去的十几年,宇智波家族在三代火影的刁难下岿然不动,那是因为我们的底蕴深厚,实力强大,威名赫赫。”

        “但分裂的宇智波家族无力制止三代的磋磨,日积月累十几年下来,木叶村的人们都习惯了。”

        “木叶的村民、忍者、忍族,甚至包括我们自己,都习惯了被三代火影刁难,习惯了不公平的对待,习惯了被指责。”

        “在政治斗争中,人们的习惯就是惯性。”

        “强大的惯性下,我们的名声心气被磨平,财力和人力消耗,三代火影的权威却达到巅峰,双方的力量已经从敌弱我强,变成了敌我相当。”

        “只要过去十几年的发展趋势形成的惯性不被扭转,未来的形势必然会变成敌强我弱。”

        “我强敌弱时,我们一步步走下坡路,敌我相当时,我们感觉到了憋屈,眼看着就要变成敌强我弱,我能不着急?”

        宇智波悠捧着茶水,继续讲述着他知道的未来:

        “按照三代火影集团的秉性,当他们的力量比我们更加强大时,根部的攻击将会变得明目张胆。”

        “过去,宇智波的死亡发生在中忍考试中,发生在间谍袭击中,都是可以解释的,而且是合法合理的意外死亡。”

        “以后,宇智波的死亡会发生在外出执行任务中,发生在在自己家中,甚至发生在和根部的冲突中。”

        听到宇智波悠的讲述,宇智波雄一郎的眼神变得凌厉,他回应道:“团藏一向认为,强者攻击敌人不需要理由,也认为宇智波家族就是木叶的敌人。”

        “你的推断很有道理,以后,我们的损失将会前所未有,我们的日子会越发艰难,但……。”

        雄一郎眼神中的疑惑并没有消失,他赞同宇智波悠关于未来的设想,但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宇智波悠要这么急迫的,甚至是急不可耐的,不顾自身条件不成熟的强行上位。

        宇智波悠平静的说道:“我知道长老你在担心什么,你认为三年太急了。”

        “不急不行啊,宇智波家族的危险的力量强弱转折点就要到了,我怎么能不着急呢?”

        这一下两个老头都坐不住了,他们身子前倾,瞪大眼睛紧紧的盯着宇智波悠,全神贯注的听着宇智波悠的讲述。

        而在门外,宇智波止水和三轮雅世分别坐在门的一边,此时也是各自激灵一震,对视一眼后,他们也聚精会神的听下去。

        在这间房子里,反而是宇智波悠最为放松,他笑着问道:“两位长辈都经历过两次战争吧,你们对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的战争指挥能力如何评价?”

        宇智波信尹摇头道:“糊里糊涂,抓不住重点。”

        宇智波雄一郎更直接尖锐的评价道:“一塌糊涂!”

        似乎一说到这个话题,两位老忍者吐槽的欲望就彻底打开,话匣子完全收不住。

        宇智波信尹说道:“我是完整经历了第一次战争的,二代目虽然在收尾的时候遭到意外,但木叶村的局面可没有任何问题,和四大忍村开启的四条战线全在对方的国土上,我们更是全程压着四家猛打。”

        “猿飞日斩接任火影之后,竟然把全胜的局面打成了个不胜不败,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认定他在战争指挥上是白痴了。”

        宇智波雄一郎接着说道:“我是第二次忍界大战打满全场的,我们四面八方都在打,无论是哪个战场都能占据上风,但就是打不开局面。”

        “占据优势的战争就这么拖了一年又一年,到了最后所有人都感觉到累了,形势也逐渐险恶起来。”

        “好在年轻人中崛起了好几个优秀人物,我们家的富岳、三代的三个弟子,还有旗木朔茂,他几乎是凭借一个人力量打跨了砂隐村,胜利才落到我们的手中。”

        两个老头各自回味了一番,然后信尹做出了总结:“两场战争都是越打越难,猿飞日斩或许适合在前线战斗,但绝对不适合在后方指挥战争。”

        宇智波悠笑道:“哈哈,长辈们的意见很一致,那么对即将到来的战争,两位长辈认为木叶村的局面会如何?”

        宇智波雄一郎脸色立马变了,他坚定的说道:“我们可是木叶村,木叶村绝对是忍界第一的,只是因为各种原因干扰才没有能够打好,胜利必然属于我们。”

        宇智波信尹也是摸着胡子赞同道:“恩,雄一郎说的对,或许会很难,但胜利一定属于我们木叶。”

        宇智波悠:“……”

        在狂热者面前预测木叶村可能会战败,宇智波悠还没有这么傻,他立刻换了个说辞道:“胜利必然属于木叶村,但木叶的损失也一定非常惊人,三代火影的权威必然遭到致命打击,他会坐不稳火影的位子。”

        不等两个惊喜的老头说话,宇智波悠抢先说道:“但这不是好事!”

        宇智波雄一郎不解的问道:“为什么?猿飞日斩下台了,对村子和宇智波家族都是好事啊!”

        宇智波悠回答道:“因为猿飞日斩才48岁,他还没有真正的衰老,他还不会容忍任何人和他分享权力。”

        他突然看向宇智波雄一郎,说道:“雄一郎长老,今天看起来你过去做长老并不合格,你把长老的位置交给更加年轻的宇智波吧。”

        宇智波雄一郎先是一愣,接着就是大怒:“凭什么,你个臭小……咦?”

        宇智波悠顺手一摊,说道:“看,不过是宇智波家族的长老职位,您就能如此激动,猿飞日斩失去的可是火影之位啊。”

        “他也就比您大两岁,他真的能老老实实的放弃木叶村的最高权力?”

        宇智波雄一郎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然手说道:“我理解了,宇智波悠你确实不错,我一直以为猿飞日斩这次再打不好,会在全村的压力下自己退位,……是我想错了。”

        “但这和我们宇智波有什么关系?”

        宇智波悠挠了挠头,无奈的说道:“好吧,这个逻辑确实有点绕。”

        “首先,两次战争证明,猿飞日斩打不好战争,所以他会有很大的压力,以至于必须得下台。”

        “然后,我刚刚证明了不到五十岁的日斩会不甘心,而火影的不甘心一定会给他的继任者带来巨大的麻烦。”

        “接着,火影亲手制造的巨大麻烦,绝对会为木叶村带来巨大的损失。”

        “最后,战争会带来巨大的损失,三代的不甘心又会放大木叶村的损失,这些损失怎么办?”

        “没打好是不能对外获取利益的,何况历次战争在三代火影的主持下,我们也从未得到过任何收益。”

        “不能补偿各个忍族和忍者在战争中的损失,三代又不肯让出自己的权力,那么他只能把目光投向村子内部。”

        宇智波悠的声音突然变得十分渗人:“在木叶村里……”

        “哪一家拥有最多的财富,干掉它可以一次吃饱,并且分一杯羹给其他忍族?”

        “哪一家的名声最不好,干掉它引发的动荡最小,至少不会立刻引起所有忍族的大暴动?”

        “哪一家的实力足够强大,干掉它足以威慑其他忍族,让知情的忍族闭嘴?”

        宇智波雄一郎和宇智波信尹吓得写轮眼都开了,两个老头的声音嘶哑,同时开口说道:“是宇智波家族。”

        门外的三轮雅世无所谓的打了个哈欠,而宇智波止水瞳孔抖动,双手死死的捂住嘴巴,才不至于惊叫出声。

        宇智波悠垂下眼帘,小声的说道:“现在能理解我为什么这么着急了吗?”

        两个老头脸色铁青,但谁都没有说话。

        上架第四天爆发2/3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