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网游竞技 - 我,宇智波悠,一心修仙在线阅读 - 第94章 木叶村的战争策略有上中下三策

第94章 木叶村的战争策略有上中下三策

        和敌人对峙时,忍军摆下了防御阵型就不能动了。

        不动能活,动就死。

        大野木需要的是砂隐忍者主动攻击,不论进攻谁都行。

        砂隐忍者进攻土之国,他们必然被早有准备且善于防御的岩隐忍者打崩,然后就能够从容的调整队形发起反击。

        砂隐忍者进攻火之国,那就更好了,岩隐忍者能够更加从容的调整,然后根据形势决定攻击哪一家,甚至两家一起干掉。

        但在明确砂隐村行动之前,这八千岩隐忍者根本调不动,动就可能招来砂隐忍者的攻击,进而在状态转换中被打崩。

        焦急等待的大野木只能硬着头皮等待,并对自己背后的云隐忍者保持戒备,唯恐云隐用一场突袭开启此次战争。

        就在大野木左右为难的时候,他想要的变化终于到了。

        10月2日,在砂隐村以木叶村杀害三代风影为借口,发动了对火之国的突袭,正式掀起第三次忍界大战。

        砂隐忍者对火之国的突袭,完全超乎了三代火影的预料。

        大家是盟友这件事当然不值得信任,更何况所谓的盟友关系是上一次战争的产物,是木叶白牙杀出来的,用砂隐村一半的生命铸造的。

        砂隐村但凡还有一点骄傲,只要有机会,他们理所当然会向木叶发起复仇之战,没有一个木叶忍者对风火和平心存幻想。

        但双方正在联合调查神秘人物,那个自然仙人的挑衅让双方都十分的丢脸,也让两个村子暂时的同仇敌忾。和平确实是持续不了多久,至少在弄死这个神秘人物前,在如此紧迫现实的威胁下,大家都得保持克制吧?

        总不能有敌人在旁边觊觎,就不管不顾的开始对战,难道真不怕两虎相争?

        要知道忍界是有五大国和五大忍村的,不是只有砂隐村和木叶村两家。

        但这是火影的想法,而不是砂隐村的想法。

        砂隐村如今没有一个能够统筹全局的人物,罗砂虽然登上了四代风影的宝座,但他没有自己的嫡系根底,自然成为了实权长老们的傀儡,发布最后决定的印章。

        实际上进入了共和体制的砂隐村,忍者的民意被放大了,对政策的负面效果承受力下降了。

        其他四大忍村都还是影的独裁,他们的高层没有意识到,共和化的砂隐村在8月份和9月份的亏损影响极大,甚至于不得不忽视根本找不到的神秘人,并且确定一个月找不到就开战的最终时间。

        就算是神秘的自然仙人威胁极大,只要他没有明目张胆的打到砂隐村,砂隐忍者就会忽视他,并急切的向火之国开战。

        砂隐村的突袭在心理上达成了绝对的突然性,并一举打垮了木叶布置在“中立国”前线的忍军,从南北两个方向攻入了火之国。

        木叶村被打懵了。

        但对于木叶村到底是家底雄厚的最强忍村,前线数千忍者的损失,很快就被二线的预备部队补上。

        相反的是砂隐忍者很快就乱了,他们按照各种各样的关系结合成小团体,在维持着两大战略集团的基础上,开始各行其是。

        砂隐村缺乏统一调度的问题暴露给了整个忍界。

        木叶43年的木叶村有多强,近四千人的损失,竟然都没有影响木叶村的生活,人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任务中心甚至依然繁忙。

        宇智波悠依然稳稳的带领忍术与战术学习会,只是教下忍们的内容涉及到了更多的中忍的知识。如何编组三人和四人小队,搜索、防御、撤退时的种种节奏变换掌握节点。

        他教的这些知识,一部分来自于他在忍界的实践,一部分来自于他的上忍队长教导,但大部分却是来自于战斗民族骨子里的好战基因总结。

        但宇智波悠重中之重的教导却是,什么情况下应该撤退,什么情况下应该不顾一切的逃跑。

        对于这样的指导思想,被他鼓起来了心气的宇智波们如何能够接受,他们纷纷出言,表达自己的不满和不解。

        “会长,这不对吧,我们可是最强的宇智波忍者,我们是最强忍村木叶村的忍者,怎么能动不动就想着逃跑呢?”

        宇智波悠冷笑道:“忍界最强忍村……最强的宇智波?”

        “有战争发生在自家国土上的最强忍村?又被自家村子折腾的最强忍族?”

        “宇智波的忍者怎么样?木叶的忍者又怎么样?你们都得活着才能保护木叶村,才能证明宇智波是最强的忍族。”

        “你们要是死了,敌人只会站在你们的尸体上,洋洋得意的宣称,木叶村不过如此,宇智波家族不过如此!”

        “这就是伱们想要的结果?”

        一连串的质问把学习会的孩子们都说蔫了,他们垂头丧气的嗫嚅:“不是……”

        宇智波悠的脸色放松下来,耐心的说道:“只有活着才能保护木叶,只有活着才能击败敌人,你们要是死了,木叶村和你们的家人可就没人保护了。”

        这时候,也加入了学习会的宇智波止水问道:“悠大哥,不完成任务的话,忍者不是会受到严厉惩罚的吗?”

        宇智波悠反问道:“谁规定的?”

        “大家都这么说的。”

        “忍者手册上有说过任务不完成就要受惩罚?”

        一群小家伙们都愣了,对啊,这是哪里的规定,忍者手册上洋洋洒洒几十条禁令,但真没有禁止不完成任务的条款。

        作为一个刀头舔血的职业,要求必须完成任务是可以的,但只能说完成任务给予奖励,不完成任务没有奖励。

        任务无法完成就是因为难度极大,甚至是敌人极强,哪怕是尝试就只有死路一条,难道还有比死亡更加严厉的惩罚吗?

        没有哪个领导者会这么脑残,否则手下的忍者又不想死,他们必然放弃一切难度高的任务。而领导如果强行安排,不论他安排谁去,那个忍者就会立刻叛逃,没有什么好说的。

        上一场战争中,因为和旗木朔茂对上的死亡率太高,砂隐忍者就出现了大批量的任务无人执行,逼的三代风影下令,遇到木叶白牙可以立刻放弃任务。

        别说惩罚了,连失败记录都不算。

        这才稳住了砂隐忍者的军心,又继续抵抗了很长一段时间。

        说到旗木朔茂这个名字,就有人发出了质疑:“会长,木叶白牙不就是因为放弃了关键的任务,给木叶村带来了巨大的损害,这才自杀的吗?”

        “不,旗木朔茂前辈自杀不是因为任务,他是因为对木叶村的失望,对理想崩塌的绝望,这才自杀的。”

        宇智波悠冷笑着问道:“都说旗木朔茂前辈放弃了关键任务,给木叶村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可你们知道究竟是什么任务?”

        “那可是秘密任务,我们怎么能知道?”

        “秘密任务应该是从开始到结束,除了相关人和火影,谁都不知道的秘密。为什么旗木朔茂前辈的‘秘密任务’,连普通村民都知道?”

        孩子们都傻眼了,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任务,很明显是存在矛盾的。

        “还有让所有人都为之愤怒的‘巨大损失’,究竟是什么?”

        “除了旗木朔茂前辈,这个秘密任务还有别的损失吗?”

        “所以,我亲爱的弟弟妹妹们,在战场之上,你们最优先的任务就是保住自己的生命,不要去挑战无法对抗的强者,他们不是你们的敌人,而是村子里的强者要对付的敌人。”

        砂隐村的进攻虽然没只有直接影响木叶村的生活,但宇智波富岳这样的高层需要处理的事情就多了。

        此时连宇智波八代的日常汇报也彻底终止,忍术与战术学****了高层遗忘的小组织。

        宇智波悠因此放开了胆子,开始传播大逆不道的思想和事实,使得整个学习会和家族高层离心离德,和木叶村的高层离心离德。

        这是他独占学习会资源,成为宇智波家族族长的必要条件。

        ……

        学习和聚会结束,众人自然是解散,但有几个新加入的小萝卜头需要宇智波悠亲自送回去。

        这都是即将进入忍者学校的宇智波,也是宇智波家族的嫡系天才,都是长老聚拢在宇智波悠小团体内的核心成员孩子。

        为首的自然是宇智波止水,然后是雄一郎长老的孙子智野,以及另外两个三四岁的孩子。

        顺便说一句,宇智波雄一郎最担心和发愁的儿子是他最小的四子,也是他唯一活着的儿子,宇智波智野是他战死于任务的长子的孩子。

        但身为叔叔的宇智波濑户并不听老父亲的话,他坚决不肯加入学习会,他甚至看不上宇智波悠,试图在生死之间领悟写轮眼。

        十四岁的男孩恰好处于叛逆期,人憎狗嫌的年纪搭配上资深下忍的力量,不但破坏力爆棚,甚至还有了独立的经济能力,宇智波雄一郎还真拿他没有办法。

        宇智波悠当时就笑着安慰道:“没关系的,等到智野觉醒写轮眼,濑户也就过了青春期,会知道事情的轻重的。”

        宇智波雄一郎担忧不已:“可接下来是战争啊,他是我最后一个儿子了,我对他能不能熬到成熟的年期,没有什么自信。”

        “战争中的忍者,生死是看运气的,就算是实力再强,也一样是要看运气,是不是在我这里学习倒不是最重要的。”

        宇智波悠知道自己说的是屁话,战争中实力越强的忍者,能够应对的状况就越多,他们的生存率就是比实力弱的忍者高。

        宇智波雄一郎也知道悠在用屁话安慰自己,但这样的屁话听了之后,他的心情的确是舒缓了很多。

        这时候可不是讲理的时候,作为一个快五十岁的父亲,他需要的只是安慰。

        恢复理智的宇智波雄一郎对最后一儿子的生存不抱希望了,他把全部的精力转向了自己的孙子。在考虑到自己孙子的年龄和天赋,宇智波雄一郎坚决的把他送进了学习会,能够和同龄人一起学习不一样的知识,或许能够在战场上保住他的命。

        见这些孩子一一送回家,最后只剩下宇智波止水和他一起,这是他们两个的默契,最后的这一段路是他们交流的时间。

        “悠大哥,您最近教的东西太多了,我感觉很多人都不能理解。”

        “你能理解得了吗?”

        “我也不行,我的忍者经验为零,好多知识都不能理解。”

        “也就是说,你都记下来了。”

        “是的。”

        “那就好,记住了,在忍者学校里好好学习,是能够触类旁通的,到时候你就会体验到豁然开朗的感觉。”

        “悠大哥你也要上战场吗?”

        “止水,你怎么会想到这个?”

        “因为砂隐村攻击我们的情报传来,您教的东西就突然变成实战经验为主,而且教的又多又快,我猜您是不是时间不多了。”

        “很敏锐嘛小子,时间的确是不多了,不只是我的,还有学习会里的大孩子。”

        “比起你们这些小的,我反而很担心那几个家伙,他们当了几年忍者,眼下却是没有正式职位和工作的状态,是最容易被征召的忍者。可他们之前都是在警备部打杂,甚至是在族长和长老家里当仆役,根本没有机会真刀真枪的实践。”

        “我虽然教了他们忍术和战术技巧,但时间太短了,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将知识转换成能力。”

        “悠大哥,哥哥和姐姐们都会被征召,您是对战争前景不看好吗?”

        “恩,火之国的位置位于忍界正中,还是忍界地形最平坦没有天然地理屏障的国度,只要没有四面出击的强大忍军,就一定会遭到四面围攻的局面。”

        “砂隐村只是第一个扑上来的愣头青,后面岩隐村、云隐村和雾隐村都会向我们开战,木叶村注定要四面作战,无论多少兵力都不够。”

        宇智波止水沉默不语,缓缓地消化宇智波悠说的内容。

        快走到止水宅的时候,他突然开口问道:“悠大哥,在你看来木叶村最好是执行怎样的战争策略呢?”

        宇智波悠不假思索的说道:“止水你要记住,从来都没有最好的策略,只有最适合的策略。”

        宇智波悠用右手竖起食指、中指和无名指,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事情,竟然忍不住笑出了声。

        “如果不考虑现实的情况,我认为木叶村应对战争的策略有上中下三策。”

        “上策当然是再出现一位初代火影那样的人物,一个人就能威慑整个忍界,谁也不敢对木叶村大声说话。”

        “就像我说的,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上架第五天爆发1/3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