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网游竞技 - 我,宇智波悠,一心修仙在线阅读 - 第97章 所有的坏事都是团藏自作主张

第97章 所有的坏事都是团藏自作主张

        埋首于文件堆的猿飞日斩,听到那独特又熟悉的走路声音,就知道是志村团藏来了。

        他微微的叹了口气,这个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只要是主动来找自己,就一定会带来新的麻烦。

        有些麻烦是外来的威胁,有些麻烦是村子内的矛盾激化,但越来越多的麻烦是志村团藏搞事不成功,捅出来大大小小的篓子,找自己来擦屁股的。

        猿飞日斩点燃烟袋,深深的吸了一口后,叹息着期盼团藏这次惹出来的麻烦不要太大。

        和他事先预料的不同,志村团藏这一次没有带来麻烦,而是带来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情报。

        听完团藏主要是猜测和推论的报告,猿飞日斩陷入了沉思,许久之后他抬起头来,问道:“你是说,我这次发布的征召令,无意中捞到了宇智波家族的关键人物?”

        志村团藏点头回答道:“没错,就是这个叫做宇智波悠的中忍。”

        猿飞日斩疑惑的说道:“这没有道理啊,这份名单我事先是通告到了的,每一个忍族都没有遗漏。”

        “如果这个宇智波悠真的对宇智波家族这么重要的话,富岳肯定会提前和我打招呼,早就将他从名单中剔除,不应该现在才来找我修改名单。”

        按照常理的确是不应该,志村团藏也觉得老同学说的很有道理,他苦恼的思索着,尝试的问道:“日斩,你发出去的通告中,是在什么地方提到宇智波悠这个名字的呢?”

        “我需要查一查,之前这个宇智波悠毫无名字,我对他没有一点印象……”

        猿飞日斩叼着烟斗,在办公桌上面翻找起来。

        几天内发出的火影命令副本,都在三代火影的桌子上,他根据日期翻找,很快就找到了。

        “宇智波悠,恩……悠,悠,找到了,就在名单上。”

        猿飞日斩在命令附属的文书中,在名单列表中找到了宇智波悠的名字,这个名字就处于第三行。

        这是一个非常显眼的位置,但凡看过这个名单,就能够注意到这个名字。

        三代火影若有所思的看着名单,虽然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但嘴角微微的勾了起来,证明火影阁下的心情很好。

        志村团藏呵呵冷笑起来:“好啊,这个位置的名字都没有记住,说明宇智波富岳此前并不知道宇智波悠的重要性,好,真好。”

        猿飞日斩没有应和志村团藏的话,但他眼中流露出的却是极为复杂的情绪,甚至流露出一丝丝杀气。

        志村团藏一看就知道老同学在想什么,他对于现在的结果非常满意,于是不再在这里耽搁时间。

        他拿起拐杖,剁剁剁的离开了火影办公室,在出门的时候回头对三代火影说道:“我让宇智波富岳进来,你跟他说吧。”

        “一定要让宇智波悠离开村子,后面我自然会在外面处理掉他,不会让他威胁到木叶村的安全。”

        “这种对宇智波家族来说很重要的,但富岳其实不太在意的人,就应该尽量的清除干净。”

        猿飞日斩等到自己听不到志村团藏的脚步声,这才轻轻的松了口气:“富岳,不要怪我,这都是为了木叶村啊……”

        事先得到了情报,有准备的猿飞日斩轻松的拿捏了宇智波富岳。

        火影的权威不容受损,宇智波当家的威严不应该如此脆弱,忍者也是必须遵守纪律的战斗部队,种种大道理砸的富岳眼冒金星,张口结舌。

        昏头涨脑的宇智波富岳为了强调宇智波悠的重要性,竟然将自己为什么保护宇智波悠的理由说给了三代火影,包括31双写轮眼,包括悠在18岁的时候就拥有三勾玉写轮眼。

        三代火影的笑容变得更加亲和灿烂,他甚至拍了拍宇智波富岳的肩膀,开心的说道:“宇智波悠竟然在18岁就已经觉醒了三勾玉写轮眼,真是了不起的天才。”

        “拥有三勾玉写轮眼的宇智波家族忍者,每一个都是木叶村精英上忍,宇智波悠只要积累几年的经验,村子里的上忍班就会增加一位可靠而强大的成员。”

        “木叶村越来越壮大了,这样挺好,非常好啊。”

        “富岳啊,宇智波悠迫切的需要历练,去前线才是最适合的选择,只有在血与火的战场上,他才能尽快的成长起来。”

        “而且宇智波悠的实力这么强大,伱完全不用担心的,他在前线的安全是非常有保障的。”

        宇智波富岳此时已经被说的哑口无言,但想到信尹老头的话,他还是忍不住尝试着辩解道:“可是……”

        三代日斩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头,抢先说道:“我知道你想说宇智波家族的学习会需要他。”

        “但你想象难道真的离不开他吗?他去了前线这个学习会就要停止运转了?”

        富岳小声的回答道:“这倒也不是。”

        猿飞日斩接着说道:“所以嘛,宇智波悠这么年轻的忍者不让他去前线发光发热,岂不是严重的限制了孩子的发展,将来会在朋友面前抬不起头来的。”

        “让他在前线积攒几年经验和功勋,到时候名声大噪的宇智波悠回来,岂不是最好的下一任族长?”

        三代火影的挑拨做的顺理成章,他甚至拿自己举例:

        “宇智波家族也算是后继有人了,可比我这个老头子幸运的多,不论是猿飞家族还是火影继承人,都没有合适的人选啊。“

        说实话,猿飞日斩提及继承人的时候,宇智波富岳的内心就是“咯噔”一下,想要将宇智波悠保下来的心思瞬间就淡了。

        宇智波家族的继承人?下一任族长?

        他宇智波富岳今年才28岁,怎么就需要继承人了?

        富岳觉得,就算是需要下一位族长的继承人,那也应该是自己的儿子宇智波鼬,他绝对确定鼬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等到自己50岁体力衰退的时候,正好把宇智波家族交给22岁的鼬,这才叫继承。

        一个只比自己小了10岁的忍者,这算什么继承,这是下克上啊。

        接下来,宇智波富岳没有丝毫辩论的心思了,他顺着三代火影的胡扯应付了几句,然后就匆匆的告辞离开了,甚至连补偿的条件都忘了提。

        等到宇智波富岳离开,猿飞日斩的笑容就彻底消失了,志村团藏也不知不觉的从隔壁摸了进来。

        看到自己的老同学,猿飞日斩冷声说道:“团藏,这件事是你的错。”

        志村团藏赶紧解释起来:“啧,的确是我的错,最近我的注意力都在风之国和川之国,难免有些放松了对宇智波家族的监控。”

        “这个宇智波悠建立什么学习会的这段时间,团藏你的确是非常忙碌,而且也不在木叶村,不能算是你的责任……”

        猿飞日斩的语气严厉起来,声音也大了不少:“但他已经开启了三勾玉写轮眼,这不可能是最近一个月的事情,可你给我的资料中,甚至没有明确他是否开眼了!”

        听到这个情报,志村团藏大惊失色,甚至脱口而出道:“什么?宇智波悠竟然觉醒了三勾玉写轮眼!”

        “连这么重要的情报都不知道,你究竟能不能监控好宇智波家族?”

        猿飞日斩用审视的眼光上下扫视团藏,嘴巴里的cpu随口就给他安排上了:“如果你做不好情报工作,就把根部给我交出来,我另外挑选合适的部长!”

        听到三代火影威胁要夺走根部,已经将半生心血注入其中的志村团藏怒了,但他也怕了。

        他知道此时此刻的自己,根本不具备对抗三代火影的能力,于是立刻将怒火吞咽下去,拄着拐杖认真的鞠躬行礼。

        “对不起,日斩,我知道错了。”

        团藏大声的立下了军令状:“在回来之前,我已经加强了对宇智波家族的监控,尤其是对宇智波悠的情报收集,我保证不会有下一个被遗漏的。”

        三代火影对老同学的态度很满意,他立刻转换口气,开始安抚志村团藏。

        “团藏,你是我最得力的助手,你我合作才能把木叶村保护好,你可不能让我失望,我一个人是做不好火影的。”

        “我会努力的,日斩,我保证!”

        “恩,对外情报不能放松,但对内的监控更加重要,任何强大的村子都是最容易从内部被攻破的。所以你要首先保证对内的控制,以后千万不能再有这样重要情报的疏漏了。”

        “不要再说了,我会把事情做好的,你就等着结果吧!”

        志村团藏被说的急了眼,面带怒容的摔门而去,他气冲冲的离开了火影大楼,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把宇智波家族监控的死死的,让猿飞日斩闭嘴。

        对了,还有那个叫做宇智波悠的混账,他死定了!

        虽然他有了三勾玉写轮眼,但之前他在木叶村做了六年巡逻忍者,能有多少战斗经验?

        而且,宇智波家族的写轮眼每一次觉醒,都发生在遭遇重大的心理打击时,宇智波悠一定是在上个月完成的任务中遭遇了什么事情,这才觉醒的三勾玉写轮眼。

        也就是说他觉醒的时间很短,实力肯定还是很有限的,根部完全有实力围杀他。

        志村团藏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他想到了一个问题:就算是三勾玉是最近觉醒的,那么之前开眼和晋升两勾玉呢?

        六年的巡逻时间不可能,只能是在最初两年在任务小队中觉醒的,也就是说14岁的宇智波悠就是两勾玉了。

        “宇智波悠竟然隐瞒了整整六年,直到觉醒三勾玉写轮眼才冒头,真是个阴险狡诈到了极点的家伙。”

        志村团藏喃喃自语道:“为了木叶村,不能让宇智波悠活下去了,必须尽快杀掉他。”

        “不然,这么阴险的家伙就会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对,他就是木叶村的心腹大患!”

        “必须杀了他!!”

        志村团藏的脚步更快了,急切的赶往根部,他要抓紧时间安排围杀计划。

        就在团藏越走越远的时候,三代火影猿飞日斩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火影办公室的阳台上。他抽着烟斗,对向他敬礼的路人和忍者挥手示意,眼睛却紧紧的盯着志村团藏,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

        【我可没有说过任何杀死宇智波悠的话,一切行为都是你的自作主张,希望你做的干净利落,这样我就很容易帮你说话了。】

        ……

        深夜,宇智波雄一郎以长老的身份召开了紧急的族会,宇智波悠首次参加这个三勾玉写轮眼们的聚会,他也是在场的唯一一个非上忍的宇智波。

        聚会一开始,宇智波信尹就将宇智波悠介绍给全族的上忍,听到宇智波悠才18岁就觉醒了三勾玉写轮眼,上忍们都很意外,同时也都很开心。

        上忍们的心情很不错,但会场中的气氛却非常诡异。

        组会召集人宇智波雄一郎坐在中央,面色沉凝的等待着族长,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吓得上忍们一个个都不敢说话,彼此之间只敢交换眼神。

        此时,姗姗来迟的宇智波富岳就在门外,他缩在一处阴影中,面色古怪的扭曲着,如果有可能他是真不想进入这个会议室。

        自从和三代火影交涉后,宇智波富岳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族长继承权上,他整个下午都在思考该如何安抚宇智波雄一郎和宇智波信尹。

        就在他为此苦恼的时候,却有忍者通知他,雄一郎长老召开紧急的族会。

        宇智波富岳做贼心虚,心一下子就乱了。

        他知道宇智波雄一郎是为什么召开族会,但他实在想不出来该如何解释。

        说服一个人和说服一群人是完全不同的,很多在利益角度上对个人很有说服力的说辞,说给整个家族的上忍时,就会显得非常拙劣且道德败坏。

        因此,宇智波富岳虽然很早就到了,却迟迟不能迈出进入会议室的最后一步。

        虽然他心里知道,自己拖的时间越长,事情就会越糟糕。但他的性格就是特别容易犹豫,尤其是在面临两难选择时,他总是选择第三种。

        那就是什么都不做,将主动权拱手让出,等待敌人或命运的决定。

        宇智波悠来的路上就对雄一郎说道:“我觉得以族长肉唧唧的性格,他会到会议室外却迟迟不进入,导致族会不能正常开始。”

        宇智波信尹目瞪狗呆的问道:“不至于吧,富岳要是不进会场,难道不是显得他心虚吗?”

        宇智波雄一郎却觉得大大不妙,他为难的看向宇智波悠,说道:“不得不说,他要是真的拉下脸不到场,我召集族会的事情……还真是白费劲了。”

        “如果他没有说服三代火影改命令,你明天就必须要出发,也就是说过了今天,你就无法出现在族会上,我再提起你的事情,效果就要大打折扣了。”

        宇智波悠听的哈哈大笑:“哈哈,雄一郎长老您别担心,族长没有那么厉害,不然他一定能够说服三代火影,我们宇智波家族又岂能是现在这种左右为难的局面?”

        “到时候您要是等的不耐烦了,就可以大声的咋呼一下,我认定族长就会因为您高呼他的名字而拉不下脸,就会自己主动的进入会场了。”

        宇智波雄一郎想着悠的断言,随着族会开始的时间过去,他心中的犹豫越来越微弱,怒火则越来越旺盛。

        终于,他的理智被怒火烧光。

        宇智波雄一郎爆喝:“宇智波富岳!!你身为族长,鬼鬼祟祟的躲在外面,像什么样子!”

        “还不进来!!”

        呼啦,会议室的纸拉门被拉开了,宇智波富岳脸色阴沉的走进会议室,在所有人诡异而惊奇的注视下,他又是后悔又是委屈的走到自己的座位,默不作声的坐了下去。

        宇智波家族的上忍们这下子是真的惊到了,他们第一次见识到年轻族长的破防,竟然是如此的狼狈,如此的软弱不堪。

        这些宇智波家族的上忍都是精英,他们都是两场战争的幸存者,未来在第三次忍界战争中,他们绝大多数都战死在雾隐、云隐和岩隐的战斗中。

        和十五年后的那一批和平时期成长起来的三勾玉上忍不同,这些真正的中坚忍者的骄傲建立在大规模的杀戮上,一个个自信坚强,对于长老和族长都没有迷信的情绪。

        他们不但大部分都是无组织的中立派,就算是归于某个长老的势力,上忍依然有自己的独立性,不会任由长老全权代言自己的主张。

        这些上忍的存在制衡了长老的势力,给予了宇智波富岳相当大的权力空间,没有像四代风影那样成为有名无实的傀儡族长。

        但任何好处都不是绝对的,当宇智波富岳在宇智波悠的设计下露怯,上忍们自然会在心里重新评估这个族长的能力和地位。

        宇智波雄一郎此时肺都要气炸了。

        他按照悠的想法大吼一声,竟然真的把富岳喊出来了,富岳竟然自己跳进了最不利的状况中。

        雄一郎明明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此次族会已经提前大获全胜,但他心里却并不高兴,反而怒火中烧到难以自持。

        【我真是该死啊。】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