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网游竞技 - 我,宇智波悠,一心修仙在线阅读 - 第108章 驱除五行的迷信,重塑自己的三观

第108章 驱除五行的迷信,重塑自己的三观

        宇智波悠分出三个影分身,分别执行巡逻和放哨的任务,自己则四肢摊开,在树荫下呼呼的睡了过去。

        在进行了一场猛烈而短促的战斗,又搞出来一次声势浩大的风暴后,几个小时都没有忍者前来探查,就说明这附近的海域没有忍者在活动。

        以宇智波悠对各家忍村的了解,起码12个小时内,不会出现任何属于忍村的强力忍者。

        至于身份自由的那些流浪忍者,实力通常都很菜,基本没有什么高手,不会对他构成威胁。

        唯一的例外就是赏金猎人角都,不过这个家伙痴迷于金钱,为了避免浪费,他绝不会猎杀无奖金的忍者。没有赏金的宇智波悠,和角都不会有任何交集,所以他做好基本的警戒后,就放心的睡着了。

        黑沉沉的睡眠中,宇智波悠不知不觉的醒来,但他马上明白,自己是在做“清醒梦”,也就是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梦,但没法醒来的那种梦。

        宇智波悠没有惊慌,因为他知道清醒梦是正常的显现,通常在身体极度疲惫精神却亢奋的状态,人更容易做这种梦。

        今天上午他经历了雷霆洗身,身体在破坏与创生之间反复横跳,尽管最后都恢复过来,但积累的疲惫是非常恐怖的。

        同时筑基新阶段的成功突破,带来了喜悦、兴奋和忐忑的复杂情绪,让宇智波悠陷入了异常的亢奋状态,直到吃饱喝足了才感觉到无法抵抗的疲惫。

        这种状态下的宇智波悠,正好符合做清醒梦的条件。

        宇智波悠确认了情况后,开心的笑了起来,此时能够做这种梦,真是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

        清醒梦的主人可以正常的思考,能够以自己为中心,做任何想要做的事。

        当然,如果想做的是现实中的事情,那肯定是幻想出来的,最后也就是一场梦。

        但要是想做的是心灵方面的事情,那就是绝对真实的了。

        清醒梦的优势还不只是如此,因为思维没有时间,只要梦的主人没有在梦中入睡,他就能一直在梦中呆着,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不论在梦中渡过多少时间,哪怕是千年万年,当他醒来时,现实只过了一瞬间。

        唯一的问题是,清醒梦和顿悟一样,可遇不可求。

        今天既然幸运的遇到了,要是不能抓住天赐机会解决心灵隐患,他宇智波悠就是天字第一号的大笨蛋。

        不得不说,如今的宇智波悠在修仙的道路上走的还算是顺利,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的心灵世界埋下了多少隐患,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次突破后,很多隐患开始浮出水面。

        比如说宇智波悠的第四心形,在突破后不久就出现在心灵世界,却直到现在都迟迟未能定形。

        这当然是出问题了,但他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的。

        或许是因为外来的怪物小克存在,扰乱了他的精神世界。

        也有可能是因为雷属自然能量过分活泼,影响了心形的稳定。

        还有可能是他自己对雷的定位不明,心形终究是他的心灵体现,当自己的内心深处也充满矛盾的时候,心形也自然会受到影响。

        总之,第四心形的力量持续增长,但就像是一团变形怪,外形不断的变化,无法稳定下来。

        这种情况暂时没有任何影响,但任其发展下去的话,绝对会影响心形之间的平衡,进而发展到影响多种自然能量之间的平衡,在某个时刻引发最可怕的危机,导致宇智波悠的死亡。

        正好现在进入清醒梦,他有了无限的时间,可以一点点的审视自己的内心,解决对雷属和木行之间的认知矛盾,完善自己对第四心形的定位。

        是的,宇智波悠已经明白,问题就出在自己身上,明明已经确认五行不存在于忍界,但他对木行的传统认知,还是不断的干扰他对雷属的判断。

        这是种标准的知见障。

        之前风属和金行之间也有类似的问题,但忍界的风属自然能量和传统五行中的金行性质颇为类似,都具有锋锐、肃杀、清洁、肃降的特性。

        两者之间的区别也很好理解,金属收敛沉静,风属则灵动多变。

        借助相同点以及明确区分的不同,宇智波悠含含糊糊的认可了风属取代金行,在心灵世界塑造了第三心形朏朏。

        但木行和雷属之间,它们有一点的相同之处吗?

        硬说有的话,两者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生机,可木行的生机和雷霆的生机也完全不是一回事啊。

        所以,宇智波悠完全无法认可雷属取代并占据木行的位置,因此对应的第四心形就无法定型。

        不知道经过多少时间的梳理,宇智波悠终于找到了问题,他为此放松了很多。

        能够找到问题就好,最怕的就是不知道问题在哪里,那是有劲没地方使,找到了问题,别管有多难搞,总是能想办法解决的。

        而且解决办法也很简单,彻底抛弃五行理论,重建忍界的自然能量属性理论,遵照这个全新的认知,构建自己对力量的理解,从而确定第四心形的形象,完成筑基期第三次突破的最后一步。

        在清醒梦中,宇智波悠开始了对自己的催眠,没有用写轮眼的幻术,因为幻术针对的是肉体,肉体是现实的那部分,在梦里改了也没有用。

        在梦中能够更改的是心灵、记忆和见识,所以他选择催眠自己的方式是学习和研究,通过这两个无比痛苦的心灵重塑工具,一点点磨掉对五行理论的迷信。

        对,就是迷信。

        在某些灵气世界,五行理论是玄学真理,在末法时代的蓝星,五行理论是迷信,在查克拉弥漫的忍界,五行理论也是迷信。

        能够准确解释世界就是真理,反之就是迷信。

        宇智波悠在反复的学习中折磨自己,慢慢重塑了五行在忍界为迷信的世界观。

        伴随着漫长不知时间的学习,他重新定义了忍界自然能量的五种属性,确认了它们之间的循环相克但不循环相生的关系。

        从他重塑世界观起,自然能量的属性有了新的名字——五灵自然能量。

        虽然现在只是存在于宇智波悠的脑海中,但他作为整套体系的开拓者,随着他的实力增长,他的世界观终将覆盖忍界所有仙人的世界观。

        宇智波悠在清醒梦中的学习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他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双眼的眼帘简直如同太行山和王屋山一样沉重,他的意志力已经不足以支撑。

        如果不是在梦中,如此程度的疲惫绝对会要了他的命。

        宇智波悠知道,自己无力完成下一件工作了,但能够成功的重塑自己三观,他已经是非常满足了。

        重塑三观有多难,他以前以为自己知道,但现在他终于知道了。

        如果不是在清醒梦中,用未知漫长的时间慢慢打磨,那就只能彻底打碎三观,然后重新塑造才能做到。

        老话说的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人的三观完全可以等同本性,摧毁三观需要的是真正的伟力。

        先进的文明伟力能够做到,就像灯塔继承资本主义精髓,吸血蓝星精华一百年,终于建造出来的文明高地,不知道崩坏了多少兔子的三观。

        圣贤的思想伟力能够做到,历代成圣的先贤,他们的思想传播就是大范围重塑三观的过程。

        最后就是命运的伟力也能做到,世界上总有一些情感细腻脆的弱者,面临生离死别的悲惨命运时,就会三观尽碎。

        换言之,宇智波家族高产这种精神层面的弱鸡,黑化崩溃的家伙层出不穷,却又因为崩溃被血脉赋予了强大的实力。

        【难怪二代火影认定,宇智波家族的血脉就是邪恶的。】

        宇智波悠在清醒梦中近乎昏迷的睡去了。

        当他在现实中睡醒时,脑子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对自己家族的批判,这让他深感郁闷。

        【千手扉间的话是有道理的,但被扣上这句谶语的宇智波,岂不是天生带有原罪的罪人,这可不能忍。】

        【我就是宇智波,哪怕是从屁股的角度出发,我也必须推翻扉间的这句话。】

        但宇智波悠想到斑、带土、鼬、刹那、四方等人,忍不住挠头叹气道:“任重而道远啊。”

        “什么事情任重道远喵?”

        三轮雅世也睡醒了,她舒展着身体伸懒腰,懒洋洋的问道。

        宇智波悠不想和她讨论这个话题,于是说道:“没什么,正好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看日出吧。”

        “昨天看过了喵。”

        “那我教你一个看日出时的修炼方法。”

        “好的喵。”

        三轮雅世的迷糊一扫而空,兴致盎然的跳到宇智波悠的肩膀上,急促的问道:“是什么修炼方法喵?”

        “是吞吐朝阳紫气。”

        “不懂喵。”

        “太阳初升前的一瞬间,天地之间会有一刹那,出现紫气蒸腾的奇观。在那个时候,运转自己的力量,张开嘴巴大力的吸气,就能吸取到一丝丝紫气。”

        “这么神奇,有什么好处喵?”

        “能让我跑的更快喵?能让我长寿喵?不老喵?”

        “……不知道。”

        “喵?”

        宇智波悠耸了耸肩膀,无奈的说道:“朝阳紫气太微弱了,每次吸收的很少,我还不知道具体会有什么效果。”

        三轮雅世恍然大悟,说道:“是直觉告诉你这是好东西,喵,悠的直觉值得信任,我们一起吸紫气不会相互干扰喵?”

        “我也不知道,我们可以试试看。”

        “好喵。”

        此后的一个多月,三轮雅世和宇智波悠再也没有遇到什么事情。

        他们每天早上起来吞吐朝阳紫气,欣赏日出,上午各自锻炼体魄,中午享受海鲜大餐,下午各自修行仙法。

        晚上宇智波悠有时会开发禁术,有时候会回想教导学习会的下忍们时,自己被激发出来的灵感。

        三轮雅世到了晚上就会尝试吸取月华,因为宇智波悠的故事中,妖族依靠月华能够觉醒祖先的血脉,变得无比强大。

        可惜,她的尝试都失败了,事实证明,这又是一个应该被归于迷信的仙道传说。

        ……

        就在他们享受规律悠闲的隐居生活时,之前匆忙的宣战,却没有什么实际动作的雾隐村终于开始动员了。

        雾隐村主要是由火之国被驱逐的忍族组成,这个失败者抱团取暖的散装忍村,先天上就有难以集权的缺陷。

        雾隐村在两次忍界发展中表现的并不差,这是因为初代水影和二代水影足够强大,能够凭借个人的力量压服各个忍族,以个人威望掩盖了村子的缺陷。

        但继任的三代水影没有足够的力量和威望,雾隐村的弊端就彻底暴露了出来,他们从10月宣战了雷之国和火之国后,就开始争吵攻击谁攻击哪里。

        强大的忍族谁也说服不了谁,三代水影想要发表意见又会遭到忍族的集体抵制,雾隐村就这么闹腾到了年底,终于在元师的协调下,达成了初步的一致意见。

        攻击火之国。

        三代水影在决策过程中,被包括雪之一族在内的忍族默契的忽视了,他们就是故意要让水影丧失威望。

        经过两代强势水影的统治,他们受够了牺牲,自己家族花费巨大代价培养起来的精英忍者,却服从水影命令战死沙场,这也太亏了。

        为什么不是其他家族的忍者去死呢?

        雾隐村在过去两场战争的表现,让忍族产生了错觉,他们以为没有水影,自己就能在战争中表现的更好,获得更大的胜利,牺牲更少的忍者。

        水影能够做到的,我们也能做到,不,我们能够做的更好!

        三代水影其实也是这么觉得,他因此非常的困扰,担心这些大家族在战争中获得更多的功勋后,雾隐村说不定就要四分五裂了。

        他忧心忡忡的对元师说道:“辉夜家族、鬼灯家族、雪之一族都有各自的想法,如果不削弱他们,雾隐村的未来就是分裂。”

        “三代,您应该知道,二代水影大人早就制定了计划,通过忍者学校培育平民忍着,平衡三大血继限界忍族的力量,您现在是有新的想法了?”

        “元师大人,我知道木叶村的忍者学校很成功,但我们雾隐村不同啊。”

        “我们没有那么多的钱!”

        水之国作为岛国,经济在五大国中垫底,甚至还不如风之国有钱,因此大名能够提供给雾隐村的支持非常弱。

        国家经济差,商业就不会繁荣,雾隐村能够接到的任务量就非常少,根本没有多少钱用来投资教育。

        “每年只有五十名下忍,今年更是只有再不斩一个,其中的优秀者还是出身忍族的忍者,什么时候才能达到二代的目标啊。”

        “事实证明,雾隐村走不了木叶村的路,我们需要新的思路。”

        “三代水影大人,你也看到了血雾之里在忍者学校造成的恶劣影响,好不容易接着再不斩事件终止了这个政策,难道伱要在更大的范围实施?”

        “是的,新的血雾之里政策会针对三大血继限界忍族,着力于削弱他们的力量,为照美家族、干柿家族这样的小忍族崛起铺路。”

        元师没有办法反驳三代水影,三大忍族对雾隐村的伤害太强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必须要削弱他们。

        事实上,二代水影出身鬼灯家族,三代水影出身雪之一族,但他们成为水影后,都着力于削弱包括自己家族在内的大忍族。

        这就说明,三大忍族内的精英也有这样的认知,只是各自的立场不同,屁股代替大脑决定个人选择不同的政策。

        元师最终同意了三代水影的计划,雾隐村独特的建村过程,让他无法预见到,杀戮一旦开始就无法刹车了,至少一般人是不能够做到的。

        但有个亲历过杀戮的人是能够预见到的,在元师离开后,他就出现在了水影的办公室内,而堂堂水影对他竟然视而不见。

        他看着离去的元师轻声的说道:“就从雾隐村开始杀戮吧,摧毁三大血继限界忍族,我才能更好的掌握雾隐村,向忍界释放出足够多足够强的叛忍,制造更大的混乱。”

        “先摧毁柱间创造的忍村秩序,削弱五大忍村,才能从他们手中夺取尾兽,才能复活十尾,才能执行无限月读计划,才能……拯救忍界啊。”

        咳咳咳咳——

        突然,他咳嗽起来,咳嗽越来越激烈,直到他整个人都弯下了腰,咳出了星星点点的血迹,这才在粗重的喘息中停止下来。

        一个黑影从地板中升起来,他关切的问道:“斑大人,你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您得尽快回到基地。”

        “我知道!但现在我不能回去!”宇智波斑嗬嗬的喘息着,费劲的说道:“回去了我就再也离不开了,所以回去前我必须对三尾进行最深沉的催眠。”

        “只有做好准备,我的继承者才能控制住人柱力,继续对雾隐村的破坏。”

        “找到三尾的位置了吗?”

        “已经找到了。”

        “走吧,我们去完成这一步,然后就回基地,等待我的继承人。”

        “请您跟我来。”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