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网游竞技 - 红尘炼心之心有千百劫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外出

第十五章 外出

        说起来阿和最喜欢的是阿姐,按说男孩子应该更崇拜爸爸,可因为阿爸常年不在家,一旦有事就会发现阿爸不在身边,都是阿姐来护着自己,这让阿和更加依赖阿姐。

        好在阿梨这个人做事干净利索,还有着很正的三观,要求自己的弟弟很严格,要他干好自己的事情,才没有让阿和变成一个处处要听姐姐话的姐宝男。

        除了最喜欢阿姐外,阿和也喜欢其他家人,家里还有阿嬷、阿娘两个女性长辈,或者严肃中透着可亲,或者是温柔而又不罗嗦,她们都十分关注着他的情况。

        不过阿嬷白天多是在诊所给人看病,要不就是考察阿和的功课,让阿和有些怕阿嬷,谁让他智商很不错,但和姐姐比有着不小的距离,因此阿嬷这么一比较,在话语间带了出来。好在姐弟两人的关系很好很好,再加上阿梨时不时鼓励阿和,阿和又和其他小朋友做了一下比较,也就没有颓废。

        至于阿娘,阿和很喜欢温柔的阿娘,但她往往沉迷在刺绣中,对阿和照顾也不够仔细,更不会站在阿和后面给他撑腰,而且阿娘反而是家里最需要照顾的人。

        种种情况都导致日常照顾、教导阿和的重担放在阿梨身上,阿和遇到不好的事情,就想着找姐姐帮忙,在某种程度上说她担负起父母一部分责任。

        正在忙活的阿梨答应了一声,就见脸色发白的阿和急着跑过来,“怎么了?”说话间摸摸弟弟的头发,“不要怕,阿和,你还有姐姐啊!”

        “阿姐,是阿爸出事了?”阿和问,问话时双手紧紧抓住阿梨的衣襟,透着一种不安全感。

        年少的他一直崇拜着高大威武的父亲,即使父亲不怎么回家,但还是家里那个最坚实的顶梁柱,要是没有了,该怎么办?

        听到阿和的问话后阿梨看向了怀里的弟弟,年少的他眼里满是惶恐不安,还有点点泪光出现,此刻的他明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却不想承认事实。

        四目相对了好一会,最终她决定实话实说,“是!阿嬷和阿娘要赶着去看阿爸,希望阿爸这一次能够安然渡过难关。”

        说话时的她神态严肃,语气很是认真。

        此刻的她在心里补充道:也许阿爸最后熬不住,会早早走掉,那么她就一定要好好待阿和。

        听到姐姐的话后阿和第一个反应是不愿意相信这个现实,但又知道阿姐向来是喜欢实话实说,他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时间他急哭了。

        好在他还记得阿爸的话,男子汉尽可能少哭,哭也不要出声。

        因此他的哭泣是无声的,大颗大颗的泪水滚落下。

        他真的很怕。

        怕阿爸要是熬不过来,那么该怎么办?

        他还是一个孩子,却要照顾好家里的女人们。

        尤其是他想起来刚才阿嬷吃饭前的样子,一下子恍然而悟,那时候阿嬷知道阿爸受伤了。

        难怪阿嬷那时候都笑不出来,还要和阿姐、阿娘甩开自己单独谈话,不就是觉得他还是一个小孩子,才没有告诉他吧?

        想到这里的阿和撅嘴,努力想要不再和小孩子一样哭泣,他不再是一个小孩子,而是一个能够照顾好家人的大孩子,不要被人照顾。

        家里有了一个需要照顾的人——阿娘,他作为乖小孩就不能再闹腾了。

        可他真的觉得自己还小,很难很难做到不哭,好想做个坏小孩。

        哭着哭着阿和慢慢睡过去了。

        哎!阿梨看着弟弟哭泣后的样子,就把他放在一边,还是一个小孩子,才会无法接受现实,但他会发现自己必须长大。

        阿梨很快找人处理好怎么去父亲身边的问题,整个路线安排的十分紧凑,可以让她们尽快赶到阿辉身边,有时候救人如救火,如果晚了就什么来不及。

        就这么阿嬷和阿娘两个人带着自己的东西离开了家,踏上看阿辉的路程,至于阿嬷的诊所直接关门,上面写着:医生外出,归期不定。

        家里就阿梨姐弟两人相依为命,作为姐姐掌握了家里的大权。

        阿和那一次哭累睡着后醒过来就变得安静了不少,整个人仿佛长大了很多,乖乖和阿嬷、阿娘告别,然后被姐姐要求去上学。

        至于阿梨自然不需要上学,上个期末考试依旧是全年级第一,老师心里知道这孩子聪明,早就学完了功课,很放心让阿梨在家里看书。

        留在家里的阿梨这段时间心绪有些不宁,除了看书做家务外,还是有些惴惴不安,怎么阿嬷还没有来电话?到底是到了哪里?按说应该早就到了,可就是没有一个消息。

        有人说过: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因此阿梨安慰自己:自己不应该担心,但总是不来消息,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等待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漫长的。

        偏偏阿嬷走时把联系电话给带走了,一时间都找不到打听消息的渠道。

        到底怎么样了?想到这里的她实在看不下去书,只能找事情做,就把家里的东西都拉出来,打扫了一遍,把很多积年的垃圾都打扫出来,只为打发时间。

        在打扫的过程中她会不知不觉想一个问题:如果阿爸这一次真的回不来,那么该怎么办?

        打住!打住!千万不要往坏的方向想,应该想阿嬷能够把阿爸救回来。

        阿梨努力挽回脱缰野马般的思想,想着阿爸能够回来。

        但她心里还是知道万一阿爸真的出事,那她更要靠自己,她将顶替阿爸的位置担起这个家庭的重担,因为阿嬷年纪大了,阿娘无法独立生活,阿和是个孩子。

        想清楚后的她心里有些茫然,即使她告诉自己不要哭,但还是忍不住哭了,大哭一场后她收拾好心情,在阿和面前依旧是一个好姐姐。

        因为不知道阿爸的情况,她就给阿和的老师打好招呼,万一有事有可能直接走人,而不需要先去请假,阿和的老师听说原因后点头答应。

        但告诉阿梨要是来不及请假,那么到了地方一定要给他说一声,阿梨答应了。

        总共等了十天的阿梨终于等来了阿嬷的电话,在接到电话的那一刻阿梨心里慌慌的,不知道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等听到声音才知道是阿嬷的。

        一时间阿梨很想问问阿爸的情况,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声音一下子哽咽起来,竟然无法发声,结果还是阿嬷先说了一下情况。

        “我们两个人到了地方好几天,到了地方我就一直忙于救人,你妈则盯着阿爸的情况,一时顾不上打电话告诉你们,好在你阿爸的情况稳定下来。”

        听到这里阿梨松了一口气,有些沉重的心情一下子放松起来,虽然她一直告诉自己要坚强,但真的等到大人们不在家还是感觉心里发慌。

        阿爸还不到四十岁,受了重伤,一个不好就活不下来,要是阿爸走了的话,阿娘会怎样?好在阿嬷去了,最起码稳定住了。

        跟着阿嬷的声音变低了不少,仿佛不愿意其他人听到,“阿梨,我告诉你一件事,你阿爸之所以病情很重,是有人打错了针。”

        怎么会这样?打错了阵?是有人失误,还是......

        好在阿嬷去的快,才有机会挽回差点就要死了的人。

        这一次阿嬷展示出来的医术真的让不少人震惊,从电话里就感觉出来阿嬷带着一种自豪感,要知道中医没落不少,阿嬷感觉自己能够为中医正名,真好!

        阿嬷的电话没有打多长时间,因为她还要休息加关注女婿的情况,再加上电话费挺高的,阿嬷就挂上电话。

        而等阿和放学回来听说阿爸的情况开始好转,小孩子一下子蹦起来扑向阿梨,尖声叫起来,他终于有了心思好好学习。

        阿梨又等了几天等来了阿嬷的电话,说是阿爸的情况大为好转,阿梨告诉阿嬷,想要带着弟弟去看看阿爸,不然留在家里就是不放心。

        对面的阿嬷沉吟了一下,就告诉阿梨,“来吧,到时间来这个地方......”

        准备去看阿爸的阿梨把家里的贵重物品搬到了密室——专门放自己宝贝的地方,当初买下这栋房子时就有地下密室,阿嬷告诉了阿梨怎么用。

        房子里没有人很容易遭人惦记,因此阿梨才把宝贝放好,而家里的抽屉里摆了几百块钱,以防止贼走空了,气的烧房子。

        整理完毕的阿梨和弟弟说出自己的打算,阿和答应着要一起去,两个人收拾了一下东西,有些东西要贴身带着,以防止小偷。、

        为了安全问题,阿梨还准备带上一些自己改造好的东西,这是为了安全问题,要知道现在人贩子可是很不少,县城里已经有孩子失踪,因此阿梨都做好准备工作。

        两个人早早关好门,谁让家里没有大人。

        两个正在吃晚饭时就听到有人砸门声,还有人叫嚷着,“开门,开门,阿梨!”

        这是谁?阿梨有些惊讶,要知道县城里的人很少这时候来砸门,大家都在吃晚饭。除非是遇到重病号来抢救,可诊所这段时间关门,没有人来。

        最主要的是对方应该认识或者是见过自己,不然怎么知道自己的小名?阿梨示意弟弟快点吃完饭再出去,省的一会没有时间吃。

        而她几口就把晚饭塞进嘴巴里,提着一根木棒走出来,提高了声音问道:“是谁?要是看病的,诊所关门了,去医院。”

        就听到一连串不停息的骂人声,阿梨一时间也听不懂,她虽然能够听懂一般的土话,但关于骂人的话还是不怎么熟悉,但从语气中可以听出来。

        一时间她很想挥起木棒揍人,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出去,谁知道外面的人是谁?

        就在这时候听到一个带着几分口音的女声说:“黄梨,是我们啊,我是你堂姐黄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