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网游竞技 - 红尘炼心之心有千百劫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全员恶人

第二十章 全员恶人

        可要是更长的时间的话就很难说,谁知道会不会让大脑受到影响?

        脑子是一个十分精美的器官,比较怕供氧不足。

        如果脑子出问题,那就是大问题。

        人类现代医学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在脑科方面还是不够强。

        到现在还是有很多难解决的未解之谜。

        最主要的是脑子一旦出事,就有可能不可逆转。

        她真的不敢确定供氧不足会不会对大脑造成多少损害,反正不怎么好。

        而且她就感觉出来不好,就仿佛大脑有些迟钝,有供氧不足的体现,整个人多少还是困顿。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她被灌了一些药,吃过的药还没有过药效,让她一个劲想要睡觉。

        但不管怎么样,长期供氧不足对人类的大脑很不友好,有可能导致变笨。

        尤其是对儿童们来说更加不好,会导致大脑发育不良或者退化,因此阿梨觉得自己不能再耽误下去。

        还有一点阿梨已经感觉到无比饥饿,腹中空空的感觉。虽然补充了一些巧克力,但还是不够,还有一些缺水。

        如果再耽搁下去,等于要更长时间不吃不喝,就没有更多的力气,更加不可能反击。

        以上两个原因导致阿梨决定尽早动手。

        她在强忍着睡意等待的过程中,努力思考问题,不让自己陷入昏睡中。

        因此就特意思索过车子会停在什么地方。

        车子能够停留在这个地方,意味着人贩子们对这里还熟悉。

        最起码这里是一个歇脚的地点。

        因此一般也就有了更深的群众基础。

        一旦出事那些人贩子更容易得到本地人的帮助。

        为什么会这么说?

        一般人们更容易相信熟悉的人。

        而对陌生人往往带着几分不信任,这是人性的问题。

        因此作为陌生人出现这里的阿梨在一开始就等于站在不利的开局上,这一点不得不注意。

        等等!阿梨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不知道姐弟两个被抓后过去多少时间,现在身边没有任何参照物根本无法判断清楚,但醒过来时自己肚子饿了很多。

        说明最起码要过去半天以上的时间,也就应该离开之前的县城,那么问题来了,如今跳出去,遇到本地人能够交流吗?

        全国各地可都有着自己的方言,有的省份还出现过一座山就会有一种方言的情况,大城市往往讲普通话,而小地方则以方言为主。

        北方的方言多少还有些相似之处,南方的方言就差距比较大,阿梨能够听得懂县城附近的方言,但不等于能够听懂这里的方言,除非是有人讲普通话。

        呃!真的是头疼!

        真的是有些无语,好在自己想起来。

        这种情况就意味着她和这里的人根本无法交流。

        而人贩子则多少能够交流一二,如果是这样的话基本上不要指望本地人。

        不能交流的话,很容易会出现黑白颠倒、指鹿为马的情况,熟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再恶毒一些的人贩子还可以说阿梨是疯子,让大家不要相信她的话。

        要是这种情况在争斗的过程中,根本没人想要听阿梨的解释。到那个时候阿梨怎么解释,也没有人相信。听不懂不说,还只会让人觉得阿梨癫狂。

        谁让大家先入为主,阿梨有可能被别人认为是一个不听话的孩子,专门给家里人搞事。

        这种情况下那些人贩子有可能一呼百应,很多人来追拿跑出来的阿梨。

        想到这里的阿梨感觉真的头疼啊。

        出去时,要尽可能避开本地人。

        不然对方一看到外人只怕就会尖叫。

        而她能怎么办?这才让最令阿梨感觉难办的事情。

        总不能把那些上当受骗的人都加以报复吧?最起码那些人并不知道自己是助纣为虐。这么干,阿梨良心过不去。

        md!不但得不到别人的帮助,反而有可能被人齐心协力抓,还不能怪别人太热心。

        也就怎么看都应该是阿梨先带着弟弟逃走,可阿梨真的不愿意把其他受害者留下,因为有可能再也找不到她们。

        等等!等会出去后可以看看车牌号。

        万一只能救下阿和,那么赶紧让适合的人去把人救回来。

        那么就要确定一下有没有套牌?还有是不是假车牌?只要有真的车牌号,就可以揪住那些人的尾巴。

        除了这个主意外,阿梨脑海里又在找寻更多的主意,从中尽可能选择最好的方法。

        她尽可能让自己保持警惕,时不时掐自己一下,不让自己再一次睡着,就等着人来开门,她不信那些人就这么什么都不管,就把车子放在这里。

        她刚才试了一下,发现车门应该在外面被锁上,想要出去的话依靠自己的力量比较难。

        首先这个地方太低矮了,而且这里都是一个个人躺着,以至于根本不好发力,阿梨很快就察觉到了这一点,只能等着人贩子来开门。

        真的好困,想到这里的阿梨打了个呵欠,狠狠掐了一下自己大腿,才没有睡过去,她要尽快出去,找一条活下去的路。

        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人贩子临时落脚之处,还是人贩子的老窝,如果到了老窝的话,要对付的人太多,她一个人忙不过来。

        等了一会,发现车子到了地方还没有人来把人带出去,阿梨猜测这里有可能并不是老窝。

        那么就希望车子没有停到那种喜欢买卖人口的地方,有些地方极度重男轻女,生下女儿时不愿意养,养也是很不尽心,当成了儿子的筹码。

        这就导致男女比例极度失衡,等男人长大后想要娶媳妇,却发现没有女人可以婚配。

        那么没有女人怎么办?

        他们并没有检讨自己的作为才导致女人变少,转身就从人贩子手里买女人,一个开了头,后来整个村里都这么干。

        买卖妇女都成为一种风俗习惯,在那些人眼里女性就不再是人,而只是男人的附属品,是生育工具。

        被买卖的女孩子,或者正在上学,或者准备打工,因为种种原因被人拐卖。被逼着成为某某人的媳妇,如果女子不愿意,因此有可能被囚禁,被打折腿,被强逼生育孩子。

        多么的勒色!阿梨因此不想和那些喜欢买卖人口的人打交道,习惯买卖人口的地方就是她眼里真正的穷山恶水。

        别说什么老百姓淳朴善良,有着美丽的田园牧歌。

        呵!

        穷山恶水中会有善良的人出现,但更有可能出现的是无法无天的刁民。

        买卖人口是违法的!这么多年怎么还有人不知道这条法规?不管是装作不知道,还是真的不知道。

        那些买卖女性做媳妇,让女性违反自己意志的行为让阿梨感觉作呕。

        她很清楚人贩子老窝和买卖人口为常态的地方,应该属于全员恶人,要是逃跑时对方会下死手,尤其是人贩子门很多手里都有着人命,自然不会放过逃跑者。

        阿梨决定探查清楚情况,遇到那种习惯了买卖人口的地方就想着方法跑出去,还要跑的远远的,而不是就近找个地方报警。

        如果在这种地方跑去报案,有可能没有下文,也有可能是自投罗网,说不定对方转眼通知了买人的家伙,让来抓人,因此想要报案的话最好选择跨地区报案。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阿梨相信一个多年卖弄人口的地方,附近的部门工作人员多多少少应该知道买卖人口的问题。

        既然知道一些情况,却一直没有被查处,这其中的事情就令人玩味,有人应该忘记了自己的职业道德,忽视了女性被蹂躏被欺压的情况。

        别管什么理由,什么碍于乡亲情分才装作不知道,觉得那些男人找不到媳妇很可怜,这都不是女性被拐卖的理由!!!!!

        阿梨还记得居然还有人会同情那些买人的刁民,觉得他们花了家里压箱底的钱,才买来的媳妇,要是跑了,该亏了!

        亏个屁!这种用人口买卖而得到媳妇的地方,就是风景再优美,看上去再怎么岁月静好,都是地狱一样的存在,阿梨恨不得这种地方的恶人统统完蛋。

        但那些人贩子却没有任何顾忌,不得不让阿梨怀疑人贩子有没有开发更多的路线?比如说打通了什么渠道,把受害者销往国外。

        要是销往国外的话作为受害者们一般就回不来了,对方的控制手段也会多了很多花样,比如说以毒控制人。

        想到这里的阿梨浑身出了冷汗,因为她很清楚毒的厉害,一个不好变得人不是人,而她是万万不想去亲自体验一下的。

        经过这一次的惊吓,让阿梨困意少了一些,但感觉自己更加口渴,想到这里的她再一次抿了一口水,还是没有多喝说,因为水太少。

        自己把自己吓了一条的阿梨此刻顾不上这里到底是哪里?会不会就是人贩子们控制的地盘?或者是那种喜好买卖人口的地方。

        在阿梨看来并不需要在意。因为再坏,也坏不到哪里?

        她只有背水一战,这是唯一一次能够抓住的机会。

        趁着自己还有一定的战斗力行动起来

        为什么会这么说?

        因为对阿梨来说最坏的结果就是自己逃不掉。

        但如果到了那一步,谁也别想着逃走。

        她发誓: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她会不择手段活下去,一点点爬上去,然后不会放过导致自己堕入深渊中的任何一个人。

        这一刻的她身上充满了戾气,她很清楚一旦错过这一次的机会,会有什么等待自己,她要努力抓住任何一个机会。

        想到这里的她决定万一不对,就带着阿和先逃走再说,其他受害者只能等她逃出去后再去叫人。

        终于等来那个男人,一个色胚!这真的是个人渣!

        她眯着眼睛看向那个男人。

        想要看他的脖子,但发现自己看不到。

        这个地方太过低矮,只能看到对方的一部分身体。

        之所以看脖子,是因为她知道人体上的弱点,只要力量足够,就可以把对方脖子一拧,让他直接死掉。

        之所以有这么凶残的想法,是因为阿梨很清楚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已知自己这一边只有她一个能打的,而刚才脑子里琢磨出来的东西放大了她心里的恶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