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网游竞技 - 红尘炼心之心有千百劫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检测

第五十九章 检测

        如果阿梨此刻一脸的愤怒,叫嚷着自己一定要报仇的话,老杜还多少放心些。

        因为明面上的愤怒多少可以预防一二,事情还是有些可控的,可以想着办法进行一些准备工作,想办法消减阿梨的愤怒。

        可如今的她仿佛根本没有多少怒气,十分平静面对着磨难,要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阿梨这人很好说话。

        老杜知道阿梨这个人看上去很冷静,仿佛很好说话的样子。但要是知道她当初是对怎么对待人贩子的,就知道她这人绝对不是面慈手软的主,不会吃气。

        接触过很多人的老杜很清楚知道阿梨看上去知书达理,十分好说话,实则不是。怕就怕这种看上去很好说话,仿佛没有什么问题的人。

        这其中的问题大了,阿梨之所以没有发脾气,并不是她没有脾气,而是把所有的怒气都积攒在心里。怒气一直积攒着,量变会引起质变。

        就如同地下的岩浆一直不停翻滚,如果时不时发作一下,就算是喷发出来,能量也是有限的,危险性要少。

        可要是岩浆一直只是翻滚,没有找到机会发作,等着有一天爆发出来,就见成为喷发出来很多很多岩浆,还有巨量的火山灰,导致火山附近都变成危险区。

        不要小看欺辱老实人,曾经有过那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老实人被逼急了,直接杀人。也有过特别善良的人,最终蜕变成最无情的人。

        只因为他们发现老实被人任意欺辱,那么要什么老实?善良的人发现自己的善良被人利用,被人百般嘲弄,自然不会再善良下去。

        人原本就有善恶两面性,当善良老实的一面被抹杀后自然变成恶的一面,有时候所谓的受害者全是自找的。

        老杜也当了很多年的警察,看多了黑白,也看多了灰色的东西,因此才会觉得阿梨的情况有些不对劲,她不应该这么平静。

        虽然他刚才很清楚告诉阿梨,就算是找到有人灭周家满门的动机,也不见能够找到幕后黑手动手的证据。

        对方绝对不会轻易出面,很有可能根本查不到任何和幕后黑手有关系的线索。

        甚至对方还有可以抓住一些问题,在方方面面打击阿梨姐弟。

        说不定会采用网暴方式分分钟钟人肉姐弟两人。

        网络上一些人自认为自己比法官还精通律法,比侦探还牛逼。

        只看一面之词就直接给阿梨姐弟定下罪,在网络上让姐弟两人去死。

        还有人会查出来姐弟两人住址、电话等等私人信息,在网上公布相关的信息。

        过后就有自认为是正义使者的人就开始打电话,甚至会跑到住宅、学校等地方去辱骂一番。

        即使有人在网上替姐弟两个人解释,也不会被所谓的网络正义者在意,那些人只想着发泄不满,根本不在意什么真假。

        这种事情真的有发生过,他不得不担心阿梨遇到这种事情会怎么想,怎么干,尤其之前阿梨的母亲遭遇,不就让受害者委屈了吗?

        说什么公平?当年阿梨的阿嬷也拼命抗争过,最终让那个罪魁祸首在档案上留下处分而已,结果多年后那个混蛋孩子就一直记恨着,被人一挑唆直接杀了两个人。

        老杜只是想象一下就感觉到无比的窒息,换成是自己的话也会觉得不平。

        这一刻的老杜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提醒一下阿梨有可能而来的战斗,尤其是幕后黑手有资本可以来抹黑姐弟两个人,只要谎话说多了,谎言就变成了事实。

        这个女孩子太过聪明,却有可能对这个社会失望,如果她想要报复什么的话,只怕是抓不住什么把柄,可老杜什么都说不出口。

        “阿梨,你想过没有......”老杜最终想要说一下自己的看法,虽然有可能让阿梨失望,但总比到了最后完全绝望好。

        只是看到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过来时,老杜一下子卡壳了,因为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让阿梨觉得有些缓冲。

        最终他还是硬着头皮说:“有没有想过有可能你最终找不到证据,因此只能看着对方,却做不了任何事情。”

        “想过,我早就想过这种可能,从我家出事去就想过这种可能,想要正大光明报仇,有点不太可能。”阿梨呲牙一笑,笑得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老杜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阿梨想的还真远,早就想到了,这更让老杜心里难受,因为阿梨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暴露出来这种想法。

        “......我这人不喜欢迁怒,也不会想要当莫里亚蒂教授(1)。”阿梨还是说了一句,只为安老杜的心。

        因为她很清楚知道这世上有着幕后黑手这种混蛋,但也有着像老杜老乔这样的好人,而且她如果不管不顾的报复,最大的受害者不是幕后黑手,反而是那些勤勤恳恳生活着的平凡人。

        至于老杜信不信,阿梨就不会管了,反正她有自己的打算。

        之所以告诉老杜,也是为了安老杜的心,不告诉他想要做什么,只怕老杜更急。

        “还有,我为什么没有再从中医这一行干下去?就是因为我觉得学中医的话再怎么厉害,也没有多少人相信我真的很厉害,也就有可能为了和谐,而牺牲掉我。

        我不愿意为了什么整个社会的和谐而牺牲了自己,凭什么?我周家人做错了什么,凭什么一次次为了别人而退让?

        要知道有时候退让,并不是能够换来海阔天空,而是最后摔下深渊,我不愿意,既然不能给与幕后之人法律上的审判,那么就让我用自己的方法进行复仇。”

        “所以,你还是要进行复仇吗?”老杜问,他直直看向了阿梨,两个人的目光相遇,谁也没有退让,阿梨缓缓点头。

        老杜抹了一下脸,“好!我帮你,但我有一个要求,你不能违法,不能采用私下用刑的方式去报复对方。”

        就见阿梨缓缓勾起唇角,“当然,我可没有打算打打杀杀的,更没有想过去找人暗杀,有些事情慢慢来。”

        说着她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透明的袋子,而里面是好几个袋子,里面有着好几缕头发和带着血迹的衣料。

        “老杜叔叔你看,每一个检测样本上都有着相关对应的名字,检测彼此的关系,每一个人都要检测一遍,问清楚价格后给我说一声,我会转钱给老杜叔叔。”

        “好吧,我去问一下,到时候告诉你。”老杜接过塑料袋子,看着上面一个个人名,甚至包括阿梨的名字,这一刻的他知道要找最稳妥的地方去查,以防止有人从中动手脚。

        “谢谢。”阿梨说了一下谢谢,并没有感激涕零的态度,反而让老杜放心,阿梨这个孩子绝对不可能为此十分感激,要是这么做的话,有可能觉得很反常。

        “我先走了,等我查出来dna后再来商谈怎么办?阿梨,你要稳住。”老杜说,其实他有很多很多很多的话想要说,但最终没有说,谁也不愿意有人在自己耳朵旁边唠叨个没完。

        他还记得新来的小警察一个个在休息期间都是埋怨家里人喜欢唠叨,导致一听唠叨就想要走人,他和阿梨又没有多深的关系,真的管不着阿梨。

        送走了老杜后阿和冒出来,他不知道老杜和自己姐姐说什么,就有些好奇问:“阿姐,你刚才和老杜叔叔说什么。”

        “让老杜叔叔帮着我查个东西,阿和,等以后查出来就会告诉你的。对了,你这段时间要是有问题就早点问。”阿梨说。

        “嗯!阿姐,明天我去老乔叔叔的诊所去,你去不去?”阿和问,他挺喜欢和阿姐一起去,可以让阿姐指点他一下。

        “好啊!我去看看老乔叔叔,还有婶婶,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对了,你还要写暑假作业。”阿梨说,反正这几天她打算好好休息一下,就去诊所看一下。

        这些年来多亏着乔家的照顾,是婶婶帮着打理穿着,从来就没有让阿和冻着,可以说正是有着他们的帮助,才让阿和如同正常的孩子一样长大,这个情分让她记在心里。

        第二天两个人吃过早饭后就去了老乔叔叔的诊所,到了地方后就见老乔叔叔还是身体强壮,他到了城里就不怎么去采药了,因此就采用别的方法锻炼身体,以防止自己变胖。

        “老乔叔叔。”阿梨打招呼,老乔回过头一眼看到了阿梨,于是脸上露出来笑容,他也算是看着阿梨长大的人,对姐弟两个人感情很深。

        “阿梨、阿和,你们来了。”老乔说,阿和也赶紧打招呼,帮着一旁的人打扫卫生。

        “呐!这是我昨天做的卤肉,正好给老乔叔叔带来的。”阿梨把手里提着的东西给了老乔叔叔。

        老乔一下子眼睛亮了,要知道当初他跟着阿嬷学习时就知道周家人爱吃,他也是喜欢吃的人,后来还专门学了一些厨艺上窍门给妻子,让妻子的手艺大增。

        后来才发现阿梨的学习天分,不单单表现在学习数理化上,表现在学医上,还表现在学习怎么做饭上,可以说他发现阿梨做饭也是特别棒!因为看到阿梨带着卤肉过来十分高兴。

        “切!老乔你都多大年纪了,还惦记着吃吃吃!”一旁的乔妻摇着头说,不过转过头来就对阿梨笑着说:“阿梨,你一直很忙的,干嘛还要费力气做饭?太费力气了。”

        “婶婶,人生在这世上总要有个追求,赤条条来,又赤条条走,能够吃也是一种幸福,我这人就喜欢做饭,更喜欢看大家吃到好吃的就高兴。”

        乔妻愣住了,怎么也没有想的阿梨做饭只是因为她喜欢吃,进而发展到喜欢做,而不是觉得作为女人应该做饭。

        她一直以为像阿梨这个高智商的女孩子,应该是那种在打扮高大上,然后说着让一般人听不懂的话,怎么都是那种精英范,却没有想到阿梨会喜欢做饭。

        “你喜欢做饭?”她还是问出来,之前她太过热情的缘故,导致阿梨反而不怎么和她熟悉,她这人习惯了把大部分保持一段距离。

        “对啊!自己会做饭的话,岂不是自己想要吃什么就做什么?要是不会做饭,不是要花大价钱去外面吃饭,就是要求着做饭的人做,所以我喜欢做饭。”

        “对对对!这做饭先是为了自己。”乔妻一拍自己的大腿,她这些年做饭做烦了,可要是以后做饭就做自己想要吃的饭,丈夫还要为了吃好吃的来求自己,真的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