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网游竞技 - 红尘炼心之心有千百劫在线阅读 - 第九章 班主任

第九章 班主任

        学校要得到一定的好处。

        也就是得到理科状元的红利

        但更要保证自己的学生能够过好。

        这是他这个做老师必须承担起来的责任。

        甚至不能因为学校要得到好处而伤害了孩子。

        这孩子如今没有了长辈,作为老师就绝对要护住孩子。

        虽然他不知道别的老师是什么打算,也知道这世上有衣冠禽兽的老师。

        但他从成为一个光荣的园丁那一刻起,就发誓把学生的利益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这一次的他之所以这么积极加入记者采访李唐宋,就是出于这个原因,要一直盯着采访,以防止出现什么问题。

        反正他打谱全程录音,以确定这篇报等着出来后没有走样。如果有人想要搞什么小动作的话,有证据可以说话。

        别说他小心眼,要知道这年头的确是有那种为了新闻的真实性而四处奔波的好记者,他们为了爆出来真的情况,甚至会遭遇截杀,这是真正的记者。

        但也有抓住一些边边角角就开始妄加评论,甚至加以扭曲的记者,更有所谓的狗仔为了流量而四处围追堵截,某个最顶流的名人就是为了躲避这种追踪,最终死在车祸之中,但其他狗仔还是会接着这么做。

        虽然说自家学生还到不了这种级别,没有所谓的狗仔会这么费心,但班主任还是多了一些心眼,怎么也要多多注意一下情况。

        谁让班主任还记得家长的托付,一想到这孩子以后要独自生活,处处需要他自己思考将来的路怎么走,就让他对李唐宋多了几分耐心。

        作为老师打算等着见面时一定要告诉孩子不要去比较危险的地方,即使他是个男孩子,也是不怎么太安全。

        当然这么做有可能让那孩子反感他这个做老师的,因为刚刚成人的孩子们大都会觉得自己长大成人,不需要别人指指点点。

        班主任就把自己要说的话记下来,以防止见面后忘记了。

        学校的人都做好准备后就开始准备晚上的家长会,这是提醒家长们怎么报考的会议,对大家来说很重要的。

        班主任也开始准备自己的发言,毕竟孩子们将来怎么样,就需要过最后一关,要填报适合的学校及专业。

        至于李唐宋这个孩子,只怕是有打算了吧?班主任一想到这个可能就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会报考什么学校和专业?

        等着有机会问问清楚,一想到自家学生不愿意去那几所最有名的大学就让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但还是尊重学生的选择。

        说起来这个孩子在学习上从来没有让他这个做老师的担心,从高一时接过这一班的孩子,李唐宋带给班主任足够的荣耀,在后来多多关注一些很正常。

        李唐宋分别拿到了两科的奥林匹克赛事的金牌,只是他这个人不愿意早早去大学,依旧还是留在高中念书,到如今又拿到了理科状元,作为老师的他可以拿到奖金。

        有了这个学生真好啊!李唐宋带给了老师足够的荣耀,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说这个学生就是一个的善财童子,班主任能不对孩子好吗?

        想的十分清楚的班主任才会多费心,反正他一定要做了自己要做的事情,好好站好最后一班岗,尽一个老师的责任。

        等着那孩子去念大学,就会渐行渐远,谁知道将来那个孩子会怎么样?但作为老师希望他一辈子平平安安。

        这大概也是孩子父母亲的心愿吧!那一对夫妻是班主任见过最善良的人,正是有这种父母亲,才培养出来李唐宋的这个好孩子。

        虽然他是觉得李唐宋一家人的脑回路和一般人的想法不一样,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都是好人,可很多好人死的很惨,就如同那一对夫妻一样。

        老师到现在也不知道李氏夫妻的死到底是真意外,还是有些人为的因素,但每每回忆起来就感觉有着不怎么对劲。

        之所以会这么猜测,是因为他们夫妻在儿子高考前特意找过班主任,说:“高考期间孩子不能受到影响,请老师多加关照一下。”

        作为班主任自然是赞同这种做法,在高考期间就是天大的事情也要往后退一步,如果仅仅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可偏偏两夫妻在最后一门考试期间遭遇了车祸,这不得不让班主任多想。

        只是后来老师经过打听一番才知道警方没有查出来什么问题,肇事司机是真的酒驾,而夫妻两个人更多是因为意外而亡。

        但班主任还是有着一些不怎么对劲的感觉,任谁前几天有人找他叮嘱一件事,过几天那个人就去世了,怎么心里也有些不对劲。

        这也是班主任为什么特别关注李唐宋的原因之一,可作为一个老师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小的地方帮着,就这么老师做好了准备。

        等开完家长会后老师就问了一下李唐宋,打算考什么专业,报考什么学校,怎么也要有些了解,不然到最后才知道就不好了。

        结果等了好一会,才得到了学生的回答:他打算报考航天相关的专业,而学校吗?就在十三朝古都那里。

        真的没有想到孩子想要报那个专业,挺好的,那么他为什么不选择排名第一第二的大学也就不怎么重要,因为相关专业也就是那几所大学有。

        等记者到来时就发现学校里的人正在等着自己,被采访的学生还没有到,但他们马上发现也没有什么失望,学校提供了一些资料,让记者们看到和一般学霸不太一样的孩子。

        大家多多少少对学霸们有着比较统一的印象:他们大都是一心念书的孩子,恨不得走到那里都带着书,可以抓紧所有的时间来看书,还往往带着一副大大的眼镜。

        就算是没有带着眼睛,但因为在念书上有着太高的天分,导致学霸们在体育运动上有所不足,因此这个理科状元却有着很不错的运动天赋,真的是属于少数的学霸。

        看着视频里那个打篮球的身影,真的感觉到青春洋溢,还有让他们都感受到了篮球的魅力,一时间竟然有种看到了某部动漫里那些年轻人打篮球的感觉,真的是太帅了!

        看着这样的学霸少年让记者有了新的想法,虽然还是要谈一下学霸的学习方法,但作为曾经的学生一员的他们很清楚再好的学习方法,要是没有自律都是白搭。

        跟着班主任说:“其实之所以让孩子晚来一个小时,还因为我的一点小私心,那就是我的学生在考完最后一门时,被警察同志接着去医院看他的母亲最后一面,而他的父亲则已经在车祸中去世。就这么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孩子就接连失去了父亲和母亲。”

        记者们听到这里惊讶看着班主任,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带入一下就会觉得很难过,父母亲一天都走了,一下子变成一个孤儿,在自己取得好成绩时竟然没有人可以分享。

        “这孩子性子有些拧,要是一会见到请谅解一二,还有,还有。”说到这里时的班主任变得期期艾艾起来。

        因为下面的话怎么看都有些异想天开,班主任的表现让记者们有些惊讶,年长的记者说:“还有什么要求?说出来后可以让我们早点有数。”

        班主任犹豫了一心啊,最终咬着牙出声,声音低了一度后说:“其实那个孩子之所以答应采访是有原因的。”

        “不是想要出道吧?”听到这里的年轻记者不由在心里琢磨着,要知道随着网络的发达,有些人在网络上一夜成名,走上发家致富的道路。

        “那孩子,他,”说到这里的班主任闭了一下眼睛说:“更想让自己的父母亲扬名,如果等会他来一直说爸爸妈妈的话,请不要着急,如果有问题可以先问我。”

        “?????”两个记者都傻眼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想法的学生,他们采访过的人有十分木讷的人,有特别会说的人,也有顾左右而言他的人,可以说见识过太多的人。

        怎么也没有想到还会遇到一个不怎么想要谈谈自己,却更想让别人认识自己的父母亲,还真的是独树一帜。

        “可真的定下稿子,有可能并不会多提他的父母亲。”年轻的记者还是说了一句,之所以会说话是因为发现自己刚才想多了。

        “呃!这我知道,因为你们要采访的猪脚是我的学生,而不是他的父母亲,只希望你们能够提一下,也算是给孩子一个交代。”班主任说。

        “好!其实我们更喜欢这种学生,一个会念着父母的学霸,有着人情味。”年长的记者说,他倒是很想看看这个学生怎么样。

        等着李唐宋到来时,两个记者一眼看过去就感觉这个孩子整个人真的是俊秀,只是比视频的他要更瘦弱一下。

        “怎么会瘦了这么多?你这孩子!”班主任看到李唐宋第一眼说,要知道他也算是对自己学生十分熟悉,自然看出来学生瘦了不少。

        “老师,我之前有些接受不了噩耗吃不下睡不着,现在我想开了,爸爸妈妈他们应该喜欢我好好活着,我自然要好好活着。”

        “这么想就对了,你爸爸妈妈辛辛苦苦把你养大,真的是废了不少心思,你要好好念书,有了出息的话你爸爸妈妈也会出名。”

        “唐宋,这就是两位记者:张先生和谢女士,今天他们来采访你。”班主任说,“这就是我的状元学生李唐宋。”

        两个记者此刻也站起来,就发现如今的孩子都长得是大高个,这个孩子应该是在一米八左右,双方握握手。

        记者们就发现如今这个孩子多了几分稳重,之前视频中的他那是一种单纯的阳光青春,这几天就显得十分沉稳下来,仿佛长大了很多。

        “你们好。”李唐宋有礼貌打着招呼,同时脸上多了一些笑容,一下子多了几分视频里的神采,同时他以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说:“咱们坐下来好好谈。”

        两个记者发现眼前的状元落落大方,说话时也是口齿十分清楚,还背着一个不小的包,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

        就见两个记者坐下来,拿出来一些东西,其中就有录音笔,说:“你好,我们是省报的记者,这一次想要采访一下你当了状元的感想。”

        “感想?没什么感想,我只是认真参加了考试,就拿到了第一名的成绩,反正这一年我们国家会冒出来不少状元吧?我只是其中一员罢了。”

        “......”莫名感觉这位状元有些凡尔赛,什么叫只是认真参加了考试,就拿到第一名。合着在他看来,根本不费什么力气吧?

        想了一下最终没有问一下状元感觉考题困难吧?只怕状元觉得不难,因此记者就打算从别的地方问一下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