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网游竞技 - 红尘炼心之心有千百劫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张永秋

第十七章 张永秋

        可那个年轻人却死活不愿意要财富自由。

        一开始精英男多少对李唐宋有不满,觉得他傻!

        有钱也不要,真的是太傻了,实在不行拿钱不认账。

        但经过这番谈话他真的感觉到不对劲,有钱也要有命花。

        尤其是客户竟然要他带着年轻人一起出国,为什么他们要出国?

        还有这么好的客户?还让自己跟着李唐宋一起去旅行?报销全部费用?

        感觉这客户也太大方了点吧?感觉自己可以占好大的便宜,多么美的日子!

        好在他记起来老祖宗有句话不是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又不是傻白甜。

        之前那个年轻人的态度狠狠给了他当头一棒,让他从得到财富自由的迷障中清醒了很多。

        那么刚才客户的口音就直接打醒了他,凡是那个地方出来的人都要仔细甄别一番,以自己防止掉坑里爬不上来。

        如果说早年的他被鸡汤文熏陶过,听多了什么本子的工匠精神,德意志的下水管道,艾美莉卡的自由平等,曾经无比盼望出国逛逛的话。

        那么这些年网络的发展,让他曾经的滤镜一一破灭,什么工匠精神?只看到鞠躬道歉,什么德意志下水道?德意志本土城镇大洪水,什么自由平等?就看到大火嫌富爱贫!

        还有诸多的歧视,他渐渐对所谓的出国旅游没有多少兴致了,看来看去不就是看看大城市,去买点东西,看山看水。

        说句不客气的话国内国外没有多少区别,也就是语言不同,顶多再看看其他人的饮食,拍拍照片发放朋友圈什么的,有啥区别?

        顶多去所谓的拉斯维加斯看看,一睹所谓的赌场风云,那里可是消金窟,更加要注意安全,要知道该城人喝水的水源米德湖因为干旱而干枯,结果露出来不少尸骸,呃!想想就感觉恶心啊。

        这么一考查,就会觉得为什么大老远去了旅游?第一花钱,第二不安全,想来想去觉还是攒钱最重要。

        没有钱的话什么都不行的,好在之前把车贷还完了,但还有沉重的房贷,如果自己交不上贷款的话就有可能房子被法拍,自己可怎么办啊?

        一想到有可能被法拍后的房子归了其他人,而自己也不知道能够落到几个钱,就让他心口痛,自然对什么旅行不感兴趣。

        因此他再怎么爱挣钱,也不能领着李唐宋出国,感觉有些危险,他最担心的是语言不通,他也算是对英语比较熟,但不等于对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外语都熟悉好吧?

        全世界多少国家和地区?有二百多个国家及地区,那么全世界的人类语言就多了去,比国家和地区只多不少。

        据统计全球有五千种以上的语言,某些国家在整个国家领土内有好多种语言,比如说某个热带雨林的部落就有自己的语言,作为外人根本听不懂。

        曾经的他以为自己可以十分流利将读写英语就可以走遍世界都不怕,而英语的确是很常见的通用语言,甚至某些知名的刊物都是以英语为主,但不等于全世界的人都讲的是英语吧?

        有些地方讲的是法语,有些地方讲的西班牙语、葡萄牙语的也有,还有德语、阿拉伯语、俄语等诸多的语言。

        而他只会汉语和英语,五千多种的语言中只会两种语言,真的不算太多,万一他带着李唐宋出去后出现问题就会发现自己求救无门,因为很有可能语言不通而导致和当地人交流不畅,活生生错过最佳解救时间,甚至有可能把自己一块绑架走。

        一时间他想起来自己曾经看过的恐怖片《狼溪》、《人皮客栈》,那可都是旅行时遭遇的事情,最可怕的是导演根据现实改编后拍出来的。

        想到电影里的那些倒霉蛋遇到事情,真的是好可怕啊!这么一脑补后的他不由打了一个大大的哆嗦,去外国旅行?可算了吧。

        像他这种钱没有多少,只能怎么便宜怎么干的游客,怎么要比那些财大气粗的主遭遇犯罪的可能性高,有钱人可以请保镖保护,他能有钱请人保护自己吗?不能!

        而多年生活在全球最安全的国度里,让他警惕心大大降低,还有国家之间的律法不相同,一个不好有可能被抓,甚至就是找到枪支也无法反抗,因为不会用,还不如烧火棍方便。

        到了这时候他原本想要去外国旅行的想法基本上没了,还是留在国内比较好啊!实在想要旅行的话,就在国内好了,最多也就是被那种无良导游骂一顿,赶下车,但保命,还可以投诉啊!

        想清楚的他连忙开着车子回到旅馆休息,这一天过的十分的惊悚,因为他这才感觉到原本自己身边有可能还是有着很多黑色的事件——要人命的那种。

        一想到那个客户紧着忽悠自己,就让他感觉出来有些不对劲,只是暂时搞不清楚怎么不对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自己要是带着李唐宋出国旅行的话,要承担不少责任,万一出事的话自己岂不是后半辈子都会活得憋屈?

        想象了一下就知道不怎么好,他才没有这么傻,干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而且那个年轻人只怕根本不会跟着他走。

        至于那个客户有没有意见重要吗?当然不重要的,人活着也就是短短百年,他打定主意不干什么违法的事情。

        再有钱也不干,违法往往是挖国家的墙角,要知道他很清楚知道只有整个国内环境好,才有升斗小民的活路。

        还有经过这一次的谈话,让他感觉到了事情变得诡异,想起来李唐宋的遭遇,这一刻的他不得不怀疑那对夫妻的死有问题。

        为什么会怀疑?因为客户这些年都不怎么想着联系李唐宋,结果这段时间里就急着联系,甚至明知道李唐宋的监护人不愿意,却还是急着联系,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会不会因为李家夫妻不愿意让儿子和客户联系就出手,也就导致那孩子没有了父母的呵护,这时候比较好下手,这一刻的他思维开始发散。

        这一点不得不防着点,换成自己的话只怕上当了,精英男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思索着,最终他带着很多想法睡着了,只是这一夜睡得极不安稳,在睡梦中一次次被追杀!

        可以说等他终于从噩梦醒过来时差点哭了,因为太可怕了。好在醒过来后梦境变得模糊起来,不然他觉得自己该精神崩溃,因此在噩梦里一次次直面死亡。

        虽然他遗忘了自己面对死亡时的情景,但那种痛楚还是记得牢牢的,不行!他绝对不会跟进这种事情里,他准备找到李唐宋,说说自己的怀疑。

        因此当李唐宋看到双眼下方青黑一片时感觉有些奇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还是请他进来,毕竟对方有着什么原因才来的。

        就见精英男今天没有穿着一身西装,而是穿的是短t恤,下面是一条牛仔裤,看到这里的李唐宋嘴角抽了一下,这两天的穿着差距太大了点。

        精英男直接给了一张名片,李唐宋看了一眼,上面是咨询公司的经理——张永秋,看样子不是那种大公司出来的,难道自己看错了?现在的咨询公司都穿这么高档的西装了吗?

        若有所思的李唐宋还是很有礼貌接待这个第二天上面的男人,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第二次找过来,难道有什么事情?能够看出来他的心态好了不少,只是为什么眼睛下面一片乌黑?

        “张先生,你好!咱们就不要说什么废话,还是尽快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我觉得你一定想要提醒我什么。”

        “呃!”张永秋一时间有些愣住,因为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说,就仿佛面前这个年轻人已经知道很多很多事情,怎么现在的孩子都这么警觉吗?

        但他也是经历过不少事情的人,很快就回过神,“其实我这个咨询公司就是给大家干点杂事,接点找人的事情,好巧不巧有人想要找到你。”

        “我打断了一下,那人说过是怎么找到我的吗?尤其是提到养父母的事情。”李唐宋问,要知道他之所以把人放进来就是想要问一下情况。

        “我不知道,只是有人打了我的电话后我才知道你们一家人的情况,当时我就直接联系到了你的养父,可他死活不让我出现你的面前。

        我那时候也就回复了客户相关的消息,客户很是不满,非要我马上去找你,但我知道那时候的你不能被多打搅,就说你养父不同意。

        客户就一直逼着我打电话找你养父,我不得不打你养父的电话,就这么有过好几次,你养父不怎么高兴却又不得不接我的电话,对不起,我有些太想要拿到酬金。”

        说到这里的他苦笑了一下,“当年我从大厂出来时也是逼不得已,因为我很清楚自己没有那个天赋就早早出来,而不是到三十五岁被精简出来。

        出来后作为房奴就想着赚钱,因此客户的要求即使很离谱,只要不违法的,我也会为了钱去做,所以那段时间应该是打搅过你的养父。”

        听了张永秋的话,李唐宋算是明白了爸爸那段时间为什么会接到连续的电话,此刻的他倒是没有想要说什么,一个打工人,还能责怪什么?

        “算了,你就是一个为了生活而奔波的打工人,我爸应该也是这么想,才没有拉黑了你,我现在也明白了你为什么会穿那一身西装。”李唐宋说。

        “谢谢,我只打过电话,并没有做其他事情。”张永秋说,说句不客气的话他是想要找到李唐宋来提醒他注意安全,但能够听到这种通情达理的话还是有些小小的感动。

        “本来我打算在高考完毕后就联系你养父,问问他的看法,结果联系不上了,后来还发现号被注销,就发现他们夫妻两人去世,等我找到更多的消息就是前天了。

        结果昨天来找你,又没有见到人,时间长了后我的脾气有些不怎么好,对不起。”张永秋说,作为一个从事服务行业的人需要的是好脾气。

        “没有什么,不过我想你今天来应该不单单是道歉吧?”李唐宋问,毕竟他和他没有多少关联,就算是他张永秋觉得对不起,一般也不会特意来一趟。

        “是,其实我坐在车子上准备开车时那个客户又来了电话,我这人做事比较谨慎,因此接电话之前特意做了一下录音,也就发现了一个问题,我不如放出来让你听听?”

        “好!”李唐宋答应着,他知道张永秋也许喜欢钱,这从他昨天的举动看出来,也是一个房奴不爱钱怎么还贷款?

        就这么张永秋把自己昨天的电话放了一遍后,就见李唐宋的脸色变了一下,而李唐宋之所以的脸色会变,那是因为他曾经有段时间曾经迷过本子那边的漫画,因此专门学了一下本子话。

        作为一个学霸就曾经专门研究过一番什么关东腔,关西腔,自然听得出来那个女人说的八*嘎带着几分关西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