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乔荞商陆在线阅读 - 第329章 化成灰都认识

第329章 化成灰都认识

        挂了视频,乔荞把手机塞进被子里。

        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眼神闪躲地与商陆对视。

        要不要告诉他,她让秦森看到了他刚从浴室走出来,没穿衣服,没穿裤子,身上一丝不挂的样子?

        他不会怪她吧?

        算了,还是别说了。

        要不然,这两兄弟见面,肯定会尴尬的。

        秦森看到商陆大深夜的是从浴室里走出来的,而且还是那个画面,也很识趣的,不再打电话过来打扰这两口子。

        小别还胜新婚呢。

        这两口子分开这么多年了,他的好兄弟商陆,肯定会有用不完的力气。

        秦森想,自己得识趣点。

        天大的事,也别去打扰商陆。

        一秒记住https://m.

        深夜那头的秦森,拿起车钥匙,自嘲地摇头一笑。

        唉!

        个个都有娇妻抱,就他孤寡老人一个。

        可怜兮兮的。

        和苏静娴离婚,也有四五年了。

        身边从不缺优秀的女人。

        可他就是不想再找了。

        有些时候觉得自己很可怜。

        有些时候,又是真的很空虚,很寂寞。

        为了打发时间,这些年,商氏集团许多事务,都是秦森大包小包的包揽了。

        忙碌是抚平心中空虚的,最好的办法。

        但难免有时候会觉得孤独。

        好比现在。

        秦森下意识地掏出手机。

        翻出微信,点开宋薇的头像。

        想给她发条微信,问她睡了没有。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怕打扰她,也就没有再发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身边那么多优秀年轻漂亮的女人,大多数都是名媛千金,要有学识有学识,要有教养有教养,要有家世有家世。

        可是和她们接触,都觉得太假。

        总感觉身边的名媛千金,像是戴了一张面具。

        无论她们看起来多赏心悦目,多优秀,总觉得那是伪装出来的。

        也许,上层社会的人,大多数都是戴着面具的。

        他们想把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不得不戴着面具。

        面具戴久了,也就成了皮肤。

        分辨不出真假。

        就像苏静娴。

        离婚之前,他一直以为苏静娴是这个世界上最温婉的妻子,最好的女人。

        直到东窗事发。

        苏静娴婚内和六七个男人同时有染的事情,直到现在,还是他心中提不得的伤与痛。

        就像是长进肉里的倒刺一样。

        提不得,拔不得。

        想要拔出来,会鲜血淋淋。

        深夜里,秦森静静地闭了闭目。

        胸口一阵钝痛。

        呼吸都有些提不上来。

        空旷的客厅将他的身影衬托得更加形单影只。

        高悬的水晶灯将他的影子拉长。

        连影子都是孤独和落寞的。

        本想喝杯红酒,解解闷。

        但这个时候,他要开车去机场,去接他的另一个好哥们,柯以楠。

        若要比起来,柯以楠比他更惨。

        自从静晓出事后,秦森再也没有见过柯以楠脸上的笑容。

        柯以楠也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再搭理商陆了。

        他想从中调和商柯兄弟二人的关系来着,本来想让商陆跟他一起去机场接以楠。

        见到商陆光着身子,光着屁股从浴室走出来,知道这男人今晚艳福不浅,就不拉他一起了。

        ……

        已四年不曾接过吻了。

        可商陆的吻技,却越来越好。

        他握着乔荞纤细的腰身,吻得她整个人娇媚如水。

        很快,乔荞软在他怀里。

        起伏的小胸脯玲珑有致。

        那是商陆最着迷的地方。

        他吻上去。

        知道她四年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了,怕她痛,他前戏很足。

        整个前戏,足足半小时有多。

        “可以了吗?”

        商陆睁开眼来,看着身下娇媚如水,风情万种,勾人心弦的女人。

        小心翼翼地问。

        乔荞也缓缓睁开眼来。

        小脸颊上,红晕一片。

        四年没做了。

        她有些娇羞。

        她眨了眨春水荡漾的双眼,低低地嗯了一声。

        “那我开始了。”

        “嗯。”

        软软的大床垫深深地往下陷时,一双纤细的手紧紧抓住了商陆的背。

        感受到她的紧张,商陆停下来,“疼?”

        “嗯。”乔荞有些委屈。

        到底是四年没有做了。

        那种事情,好像有些陌生了。

        “看来是我前戏不足。”商陆有些自责。

        “不是。”

        他的前戏已经很足了。

        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

        明明她已经在他怀里,娇媚如水。

        可关键时刻,还是疼。

        就像第一次初经男女之事一样,疼得有些抗拒。

        所以她才那么紧张地抓着他的背,不让他继续。

        “对不起,商陆,我四年没做了。突然一下,我有些紧张。”

        “是我太着急了。”

        商陆克制着自己,翻身下来。

        温柔又小心翼翼地握着她的腰身,带进怀里。

        又吻了吻她的额头,“今晚让我抱抱你就好。”

        “你会不会难受啊?”乔荞昂起脑袋,手落在他的胸膛处。

        那颗心脏跳动得厉害。

        扑腾扑腾的,很有力量。

        商陆抓住她的手,“别乱摸,否则我真控制不住。”

        “要不我们再试一试?”

        “不了。我怕你疼。”

        深夜里,他的声音低沉又克制。

        如今,他再也舍不得她疼。

        “商陆,这样抱着我你会不会难受啊?”

        “四年都忍过来了,不差今晚。”

        乔荞抬起脑袋来,“四年多,你都没找别的女人吗?”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商陆把她的脑袋,摁回怀里。

        在他怀里,她一阵窃喜,“你这种洁身自好的男人,恐怕只有在里才能找到了。”

        女人洁身自好,几年不找男人,倒是真的有。

        但男人嘛,本性就那样。

        尤其是商陆这般优秀的男人,还能洁身自好如中的霸道总裁,可就有点难了。

        机场。

        柯以楠已经下飞机二十多分钟了。

        一直没有等到秦森。

        他给秦森打电话,秦森挂了。

        再打,再挂。

        柯以楠皱眉,这男人怎么回事,说是专门来机场接他,怎么连电话都不接?

        秦森不是不接电话。

        而是,他看到了不敢置信的一幕。

        一个熟悉的背影,牵着一个四岁左右的小不点,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那个女人的背影,化成灰他都能一眼认出……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