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24章 和小特务生孩子么

第24章 和小特务生孩子么

        宁媛一呆:“你说什么?”

        他在邀请她和他一起洗澡?

        荣昭南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话,他清冷皙白的面孔也泛起红来。

        他有些尴尬:“那个……我是说一起洗掉身上的脏东西……不是……就是分开把澡洗了……但是两个人都要一起洗……”

        “得,得,别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宁媛看着他车轱辘话说来说去,难得窘迫的样子,好笑地摆手。

        她知道他是说两个人都该把身上的血污和汗洗干净,才好出工。

        荣昭南握拳在唇边轻咳一声:“嗯。”

        宁媛摇摇头:“不用洗,咱们都这副样子,才像是和野猪搏斗了一晚上,你赶紧把山鸡和猪肉给夏阿婆他们送去再出工,别让人看见!”

        除了他们拿去熏烤的肉,她在剩下四头猪里,选了一头野猪,连皮带肉切了十几斤肉,跟山鸡肉一起带下山来。

        宁媛拿出大概七八斤野猪肉装在麻袋里一背,就往门外走:“我先去老支书那里一趟。”

        目送宁媛出门,荣昭南也把山鸡和剩下的野猪肉装在麻袋里,给夏阿婆他们送去。

        夏阿婆刚扶着唐大爷洗漱了一遍,就看见荣昭南提着麻袋进来。

        唐大爷一看他手里的麻袋,就忍不住咳嗽:“咳咳咳……小荣啊,你怎么又给我们送吃的,大半夜老进山,你第二天还得上工,身体怎么受得了?”

        这孩子知道他们工分低,活儿累,经常吃不饱饭,就想着办法补贴接济他们老两口。

        荣昭南却把麻袋里的肉和鸡往地上一倒:“我还年轻,不要紧,抓了一只野鸡,您老炖汤后可以补补身体。”

        唐大爷看着带黑毛的猪肉,还有一只杀好的山鸡都愣住了:“你这是……遇到野猪了?”

        夏阿婆马上凑过去,担心地揪住荣昭南绕着他周围看:“你小子受伤了没有,多危险!”

        唐大爷急了:“你赶紧把猪肉带回去,以后都不要上山了,野猪撞一下,人轻则骨折,重的被咬踏伤,命都没了!”

        怎么能让年轻的孩子为他们两个老不死的冒险!

        荣昭南摇头:“我没事,当初如果被下放的时候,如果不是你们帮我,开导我,我大概会冲动了,这点吃的不算什么,而且我也没受伤。”

        他顿了顿,想起宁媛被野猪追得屁滚尿流的样子,忽然忍不住低笑:“就是宁媛可能吓到了。”

        唐大爷惊讶地老花镜都要掉了:“什么,那小丫头跟你上山了,你怎么能让她一个姑娘半夜跟你去打猎……咳咳咳咳……”

        “啪!”夏阿婆忽然跳起来,一巴掌拍在荣昭南后脑勺上:“你小子肯定没把上山干什么告诉你媳妇儿,让她担心你,才跟你上山,现在你还好意思笑她!”

        荣昭南:“……”

        夏阿婆怎么忽然帮那个小特务说起话来了。

        夏阿婆没好气地道:“还有,你拿猎物回来给我们,这么多的肉……是不是也从来没有问过你小媳妇儿的意见?!”

        荣昭南蹙眉:“她说了不在乎。”

        夏阿婆嫌弃打量着他:“看来,你小媳妇儿不喜欢你,没拿你当男人啊,不然哪里能什么都不管你。”

        荣昭南:“……”

        老太太也还真是能一针见血。

        他们本来就是假夫妻,但不知道为什么夏阿婆这么一说,他心里却觉得有点儿不舒服。

        “好了……咳咳……现在小夫妻之间有他们的相处之道,你不要做人家生活指导员……咳咳……”唐大爷一边咳嗽一边摆摆手。

        夏阿婆忙给他拍背:“快歇着,我一会去把鸡处理了,炖上,你看着点火,中午自己吃点。”

        唐大爷病了,夏阿婆却是要上工的。

        唐大爷温柔地拍拍夏阿婆的手背:“辛苦你了,我会很快好起来。”

        “行了,老头子好好歇着。”夏阿婆提了宰好的山鸡往外走。

        唐大爷看着荣昭南笑了笑:“小荣啊,你媳妇儿是心善的好姑娘,你要对她好点,她以后迟早会喜欢你的,生两个大胖小子,我和你夏阿婆还能帮你看看孩子。”

        荣昭南:“……好。”

        算了,他没必要解释太多,有些事也不方便跟二老说。

        和小特务生孩子么……

        荣昭南没什么表情地想,这是不可能的。

        ……

        “这是不可能的吧!”

        惊愕的叫声在房间里响起。

        满花、华子和老支书一家目瞪口呆地看着宁媛袋子里倒出来的野猪肉。

        “宁知青……你没受伤吧!”老支书皱眉看了眼宁媛。

        野猪这种东西偶尔会下来祸害庄稼,宁媛说昨天她和荣大夫天刚亮上山捡柴火的时候遇到了野猪。

        还和野猪“打”了起来,然后杀掉了四头野猪?

        十几个人都对付四头发狂的野猪都吃力,毕竟这种大野猪受伤了只会更疯狂的攻击人。

        一个姑娘和一个板儿瘦跟竹竿似的读书人居然能杀四头野猪?

        宁媛摇头,做出惊魂未定的样子,按照之前和荣昭南商量的说法道——

        “是很危险,还好我们把野猪引到以前老猎人留下的陷阱里,等它们没力气挣扎了,才把它们拖出来,我切了点肉带回来,剩下现在还在山上呢!”

        这番含糊解释虽也经不住细问,但老支书一家还是能接受了。

        毕竟重点是大家有肉吃,何必去深究肉怎么来的。

        满花忍不住惊叹:“小宁,这太危险了,你家里人如果知道了,肯定担心死了。”

        她是老三届的知青,料定自己回不去了,在村里结婚嫁人,但对同来的城里知青很有通感。

        何况宁媛一直很懂事,一点不像唐珍珍那种小姐脾气。

        这姑娘知恩图报,糖果、酒、连冒险杀了的野猪,也还记得给他们带那么多肉来,叫她怎么没好感。

        宁媛拍拍胸口,笑了笑:“我也害怕啊,可这遇到野猪了,不是它们死,就是我们完蛋,不拼能怎么办!”

        说着,她指了下那些肉:“所幸运气不错,今晚咱们村能添菜了!”

        “嘿对,爹,咱们村今天能吃猪肉了!”华子兴奋起来,忍不住咽口水。

        猪肉啊,他们村一年到头,也就逢年过节能吃上一回!

        几个小娃也围着那七八斤肉,兴奋地蹦跶:“吃肉、吃肉肉!”

        老支书没好气地拿烟枪敲了下华子的腿:“就知道吃吃吃,这是小宁和荣大夫拿命换来的,等会叫上你哥黑子,一块多带些人上山,把野猪扛下来交公,给小媛家多分几份。”

        华子干笑了下:“知道,知道的!”

        宁媛摆摆手:“我已经给自己也留了肉,就不多分了!”

        满花叹气:“你怎么这么老实,别说你们夫妻冒了那么大风险才拿到的,就算拿去卖可不便宜啊!”

        虽然现在什么都要上交,但他们吃着这人家拿命换的野猪肉都有些亏心。

        老支书吧嗒、吧嗒地抽了两口烟,忽然道:“小宁你这是铲除兽害,为咱们村和集体做贡献了,既然做了贡献就要奖励。”

        他先给宁媛这事儿定了性。

        宁媛顿时眼睛一亮,还有这好事?!

        xiaoshuolang.com      jjshu.com      piaotian8.com      wcxs.net



        kanshulou.com      booktxtx.com      123wx.org      shuwang.net



        xiaoshuoshu.cc      1kanshu.net      baishuku.net      uu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