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26章 她的嘴看起来都挺好吃

第26章 她的嘴看起来都挺好吃

        这种撒泼打滚的垃圾最恶心,因为对方根本就不是来讲理的,只是想要占便宜而已!

        “你快放开,像什么样子。”老支书也气得够呛。

        这王三姨不讲理就算了,这是在打他这个支书脸,说他处事儿不公!

        满花看着宁媛脸色不对,自己公爹在边上气得不行,但一个男人不好出面去拉扯。

        她赶紧按住宁媛:“小宁,别急,我来。”

        说完,她一边马上招呼其他妇女过来拉王三姨,一边不客气地警告——

        “王三姨,要不我去叫王秀才来看看他娘强行占人功劳,贪小便宜丢他脸的样子,看他还能说上对象不?”

        王三姨听到这话,顿时手一僵。

        王秀才是她儿子,人如其名地能读书,读到了高中,自诩媲美知青,是村里文化最好的人,眼高于顶,非常的要面子。

        最近到了讨媳妇的时候,正说对象呢。

        王三姨被拿捏到了死穴,一下子憋住了,气得胸脯一起一伏的。

        “你……你们就是偏袒这丫头!”

        满花冷哼:“秀才娘,是不是偏袒,大家都有眼睛看着,你要不嫌丢脸,我还能让其他村的人都知道呢!”

        “你……”王三姨气得要死。

        可她不敢拿村支书媳妇儿满花出气,就把账记在了宁媛这在村里没根基、没背景的姑娘头上。

        她恼火地死瞪着宁媛,松开了手:“霸占我家粮票,姓宁的死丫头,你给我记着,这事儿没完!”

        她王三姨的便宜那么好占?!哼!

        说完,她爬起来,抱着自己分到的肉愤愤地走了。

        一场闹剧就此落幕,大家伙继续高兴地分肉,满花则松了口气,拉着宁媛到一边。

        “你刚才是想动手吗,你要真当着那么多人面踹了王三姨那泼妇,有理都变成没理了。”

        宁媛抿着唇,闷闷地道:“我就是恶心这种占便宜没够的人。”

        满花笑了笑,神色有些黯淡:“傻姑娘,咱们这辈子既然在村里嫁了人,户口也落在农村,一辈子都回不了城了,那在村里怎么对付这些泼妇泼皮都是有讲究的。”

        她是真的有些可怜宁媛这个小姑娘,嫁的还是改造分子,在村里都是抬不起头的那种。

        所以宁媛才会努力对自己公爹示好,她是能理解的。

        宁媛看着满花,沉默了一会,点点头:“那以后我有不懂的,都来问满花姐你。”

        她没法告诉满花,以后是有大把机会回城的,很多人回城了,就跟村里的丈夫或者妻子都离婚了。

        满花见宁媛受教,笑了笑:“这就对了。”

        唐珍珍在边上冷眼看着宁媛没受什么影响,没好气地冷哼一声,也转身走了。

        这王三姨也是个废物。

        不过能给宁媛添堵,倒也不枉费她挑拨一场。

        “珍珍,等等我!”黄学红、覃晓霞两个赶紧跟了上去。

        覃晓霞转头看着宁媛和满花两个人说话,心中纳罕,宁媛怎么和记分员,村长二媳妇儿满花关系那么好了。

        本来以为宁媛嫁给那个改造分子,一辈子都毁了,想不到居然抱上了村支书的大腿。

        看样子,宁媛真的和以前木讷又胆小的她不一样了。

        自己现在还在村里,没必要为了唐珍珍,把宁媛得罪死比较好。

        ……

        天色黑了下来,今天生产队也早早收了工。

        村里像过节似的,家家户户的炊烟里,都多了肉香。

        这年头缺肉,野猪下水都能炒很多道菜。

        还有人把野猪肉熏了起来。

        宁媛回了牛棚小屋,荣昭南回来的比她还早——

        今天有一帮村民上山砍柴,也动了想抓野猪的心思,结果野猪没抓到,滚下了山,每个人都就受了点皮肉伤,来荣昭南这里治疗。

        所以荣昭南下午不用下地,一直帮着给人处理了伤口,就把牛棚扫了就行。

        宁媛回来的时候,荣昭南已经煮好了红薯粥——这是他们的主食。

        “今晚可以炒河虾,还有吃鱼。”宁媛手里提着一鱼篓的河虾还有四五条巴掌大的鱼。

        她今天去河边收虾笼了,虾笼里有不少虾和小鱼。

        重生回七十年代末了,她坚决拒绝艰苦朴素到饿肚子。

        荣昭南顺势从她手里接了过来鱼篓,淡淡地道:“我去把鱼杀了,你先洗洗手,洗洗脚,休息一下,晚上咱们要上山。”

        看着荣昭南自然而然的动作,宁媛不知道怎么脑海里就浮现出——夫妻日常,四个字。

        她耳根子一热,转身匆匆地去洗手、洗脚去了。

        嗯,她这辈子要当尼姑搞事业,不可为男色迷惑!

        何况荣昭南根本不是她应该和能够多想的人物,他后来娶了门当户对的老婆呢。

        看着宁媛又跟受惊的兔子一样跑了。

        荣昭南眸光幽凉,他看起来很可怕么?还是昨晚她真被吓到了。

        小特务就这点心理素质,啧,没用。

        吃了晚饭,两人就一起结伴上山。

        到了山洞里,之前用来熏烤肉的柴火已经灭了,野猪肉还没熏好。

        于是两人又继续垒了熏灶继续熏肉。

        宁媛盯着肉在烟熏火燎下,散发出烧烤的香气,她忍不住咽了几回口水,努力地添柴,转移注意力。

        忽然一只修长的大手递过来几串烤熟的肉:“吃么?”

        宁媛一愣,才发现荣昭南顺势削了几串肉穿起来烤熟了。

        宁媛心底有点暖暖的,笑着道:“谢谢!”

        荣昭南瞧着她弯弯的大眼睛在火光下亮晶晶的,他转过脸,轻描淡写地道:“我也不是给你烤的,我自己烤着吃,吃不完顺便给你两串。”

        宁媛:“?”

        她好像没说什么吧,荣大佬为啥自顾自地解释上了。

        “好吧。”她无所谓地点头。

        宁媛吃着喷香的肉串,看着油光水亮的半成品熏肉,她忽然道:“咱们把肉熏好了,品相弄好点,我找时间去县城里把部分肉卖了换钱。”

        现在她有票了,得进城换粮,顺便卖了肉换钱,能买好多东西改善生活。

        荣昭南眉心微拧:“要是被人抓到你在黑市卖肉,对你没好处。”

        写检讨都是轻的,要严一点,她能被抓进去,尤其是她现在是他这个改造分子的“妻子”。

        宁媛把最后一根肉串吃了,意犹未尽舔了下嘴角:“我会小心的,不然一直这么穷,什么时候是个头。”

        都要改开了,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荣昭南幽冷的目光扫过她沾了一点油的小嘴,忽然有些心不在焉。

        她怎么吃东西都不老实,跟个兔子啊、猫啊似的吃着吃着就用小舌头舔嘴角,这肉有那么香么?

        嗯,连她的嘴看起来都挺好吃的……

        荣昭南觉得自己好像也有些饿了。

        他顺手又削了两串肉搁火上烤。

        xiaoshuolang.com      jjshu.com      piaotian8.com      wcxs.net



        kanshulou.com      booktxtx.com      123wx.org      shuwang.net



        xiaoshuoshu.cc      1kanshu.net      baishuku.net      uu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