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35章 男人长了两个脑袋

第35章 男人长了两个脑袋

        宁媛很是纳闷,他不是刚洗澡吗,怎么又要去洗澡了。

        ??都十月底快十一月了,没那么闷热了吧。

        宁媛呆了一会,干脆爬起来坐好,准备把头发扎一扎就睡觉。

        可忽然觉得腰上有点轻微的疼,她低头撩起衣服看了一眼。

        衣服下,几枚修长泛红的指印,像某种特殊痕迹。

        宁媛呆了下,不由自主红了脸。

        她忙捂了捂脸,又拿了放在边上的搪瓷杯子灌了一口水。

        刚才真是不该和人这么打闹的,以后荣昭南可是有夫人的。

        她印象中,后来八卦媒体扒到荣昭南妻子也是很有背景的二代名媛。

        还是得保持冷静,嗯,没有结婚恋爱那种世俗的欲望才对。

        不能因为落难大佬武力值高又长得好看,她就胡思乱想。

        男人嘛,结婚了都一个德行,赚钱、上学,向上生长才是她这辈子的主线任务。

        搞男人不在规划内!不能让恋爱脑长出来!

        宁媛给自己做完各种心理建设,再想到上辈子的婚后生活,果然发热的脸也冷了。

        她轻叹了口气,起身吹灯拔蜡,躺好,闭上眼睡觉。

        那头荣昭南在门外站着,看着屋里的灯火跳动,倒映出女孩纤细的身影,勾勒出她起伏的胸线和腰肢。

        十月下旬的夜风有点凉,却好像有些吹不灭一些火。

        他索性摸出一包烟,那是陈辰今天走的时候硬塞给他的,那家伙临走还偷偷在茶盅下压了足足两百块钱。

        不知道是老头子给的,还是那小子自己攒下来的。

        荣昭南点了一根,连抽了几口,吐出烟雾,仿佛把刚才呼吸间女孩身上清甜的香气都驱散。

        这才缓缓压下心底的燥热。

        这会,他略略明白为什么有些人抵挡不住“糖衣炮弹”了。

        男人这种东西,真是……两个脑袋,下面脑袋一晕了,容易带着上面的脑袋都跟着晕头。

        他嗤笑一声,再狠狠抽了两口烟,扔在地上踩灭。

        荣昭南抬起眼看着黑丝绒一般的天空,眼神慢慢恢复了清冷,转身去了洗澡房。

        几桶凉水从头到脚下去,才把心头的燥火和烦闷都冲冷了。

        等他擦干头发再出来,就看见房间的灯已经熄灭了。

        他没有怪宁媛提前熄灯,反而觉得莫名地松了口气,至少不用看见她笑吟吟的样子。

        进了房间,看着睡在床上的窈窕起伏的身影。

        荣昭南耳尖动了动,就敏锐地听见她还有些不平稳的呼吸,知道宁媛还没睡着。

        荣昭南沉默了一小会,喝了口水,轻巧地一个小跃,鬼魅一般掠过她,落在床的内侧。

        除了床板有很小幅度的晃动,发出很轻的“吱嘎”一声,几乎没有什么动静。

        宁媛闭着眼睛,心里却忍不住惊愕。

        原来,这就是他之前出入都没有什么动静的原因。

        感觉身后的人躺下了,黑暗中,仿佛所有的感官都会被放大。

        宁媛甚至觉得自己能闻见他身上的温热气息夹杂着水汽一点点地蔓延开来,浸透了她单薄的睡衣。

        脑海里闪过他把她压在身下,原本淡冷的眼睛带着笑意看自己的样子。

        她忍不住咬着下唇,越发地闭紧了眼。

        嗯,睡觉,睡觉,长恋爱脑伤钱包……

        ……

        各怀心思的两个人也不知道都怎么睡着的。

        第二天起来,宁媛只觉得自己有点憔悴,瞅瞅镜子,果然看见两个小黑眼圈。

        嗯,还好,不太严重。

        不过……

        “你不吃早餐吗?”宁媛拿着搪瓷杯子准备去漱口,却发现荣昭南扛着农具出门了。

        她有些纳闷,他怎么起得比她早那么多,今早有什么要紧事儿?

        荣昭南身形一顿,没回头:“嗯,唐大爷身体不好,我替他出一下工。”

        宁媛点点头:“好的。”

        两人之间莫名其妙地多了一层客气疏离。

        荣昭南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宁媛假装没看见他,闷头洗漱完毕,也扛着自己的农具上工去了。

        今天的田里,没看见唐珍珍和黄学红,估计请假了。

        只有覃晓霞在地里,见她看过来,居然朝她笑了笑。

        其余知青小队一帮子人看见她就跟见了阎王似虎,缩头缩脑,不敢瞧她。

        宁媛知道这是自己昨天的‘发疯’,打出了‘威风’,打出了‘气势。’

        这帮被唐珍珍当枪使的傻子,宁媛也不屑理会,他们不来惹她就行。

        她扛着锄头,转身去了村民分派的区,干起活来。

        一天的时间,在忙忙碌碌间就过了。

        到了收工后,记完了工分,趁着周围没什么人。

        满花又给她抓了两把青菜,还给了她一小篮子鸡蛋。

        宁媛一愣,笑着收了:“满花姐,我昨天回来晚了,还闹出了点事儿,所以带了东西,都忘了给你。”

        说着,她从自己内衬口袋里拿了一只小盒子递给她。

        满花低头一看,是个圆圆的贝壳,打开一看,里面是白色半透明的膏体。

        她一愣:“是蛤蜊油啊,好东西!”

        这东西能擦脸、擦手,滋润皮肤。

        满花拿着闻了闻,小心翼翼地擦干净了手,拿着点了一下在手背上揉开:“好香啊,很多年没有用这东西了。”

        但下一刻,她把蛤蜊油推给宁媛:“这东西,我不能收,再说了,乡下人,哪里有用什么蛤蜊油擦脸擦手,没那么娇气。”

        宁媛却按住了她的手:“那我是不是也该把鸡蛋还给你,满花姐,这东西不贵,也就五毛钱,咱们也算是礼尚往来。”

        满花姐上次帮她赶走了撒泼闹事的王三姨,她还没好好谢谢满花呢。

        人情交际,说简单点,就是彼此道德水准差不多的情况下。

        你对我好,我对你好,互相之间就成了朋友。

        满花一愣,还是点点头:“好,那我收了。”

        宁媛大眼弯弯,朝她摆摆手:“我走啦!”

        看着宁媛离开,满花低头闻了闻蛤蜊油的香味,这还是上海出的呢,和其他地方不一样。

        她心里很有些情绪复杂。

        自己也是城里的姑娘,老三届的知青,没回城的盼头,不得不下嫁到村里。

        乡下日子艰难,哪怕她选了村支书的儿子,也是一分钱掰成两半花。

        她已经很多年没用过什么擦脸、擦手的东西了。

        蛤蜊油的香气和擦在粗糙手背上的光泽,让她想起自己做姑娘时,在父母身边的日子。

        满花忍不住红了眼睛,宁媛真的很有些心。

        以后有能帮那姑娘的,她要多帮着点,孤家寡人嫁在乡下的难处,她比谁都清楚。

        覃晓霞进门记工分,就刚好看见满花看着蛤蜊油发呆。

        她心里轻哼一声,宁媛还真是舍得下本钱,拿唐珍珍那讹来的五块钱做了不少人情啊。

        “覃知青是要记工分吗?”满花见有人来了,立刻将蛤蜊油放进抽屉里。

        覃晓霞脸上堆起了笑容:“是啊,满花姐。”

        无所谓了,不管宁媛要收买谁对付唐珍珍,反正狗咬狗,她喜欢看。

        xiaoshuolang.com      jjshu.com      piaotian8.com      wcxs.net



        kanshulou.com      booktxtx.com      123wx.org      shuwang.net



        xiaoshuoshu.cc      1kanshu.net      baishuku.net      uu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