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37章 她是最没文化的重生者

第37章 她是最没文化的重生者

        她跟着进了屋子,就看见唐老在床板上坐着,戴着老花镜,倒是精神好些了。

        瞧见她进来,唐老慈和又歉疚地道:“小媛又送东西来了啊,我们两个老东西,能活多久,不要这么破费。”

        宁媛蹙眉:“唐爷爷,话不能这么说……”

        “就是,老头子,你要这么说,是嫌弃我还活着,那我现在死了得了呗。”夏阿婆一边烧水,一边瞪着眼睛朝唐老嚷嚷。

        唐老一顿,苦笑:“你又来了,我是说我会拖累你们……”

        “放屁,你就是叫我去死,我看透你了,薄情寡义的死老头子!”夏阿婆继续瞪他。

        宁媛坐在床板边,轻轻扯了下唐老的衣袖,很小声地道:“嘘,跟老婆道歉认罚就行。”

        唐老推推眼镜,乖乖地道:“老太婆,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夏阿婆嘟嘟哝哝地挥舞着汤勺:“这还差不多,不然看我不敲你!”

        宁媛和唐老相视一笑,忍俊不禁。

        夏阿婆也是在用她的方式缓解唐老对她的愧疚。

        宁媛看着夏阿婆打算拿烧开水冲鸡蛋,立刻阻止:“等等,阿婆,还是煮好了鸡蛋再下红糖,不然这么冲,鸡蛋不熟,容易沙门氏杆菌感染,很危险的。”

        夏阿婆眉心不高兴地拧了起来:“什么沙沙沙菌,我以前也冲啊,也没看有什么危险,你个臭丫头少吓唬人。”

        倒是唐老一愣,推了推眼镜看着宁媛:“小媛,你怎么知道沙门氏杆菌,中医课没这说法,你学过医吗?”

        宁媛摇摇头:“没有,就是家里住在卫生院边上,我一个大姨在里面当医生,常带着我进里面玩,我是在卫生院长大的。”

        她只能又把这套说辞拿来说一遍。

        唐老上下打量了下她:“那你还是懂不少卫生常识啊。”

        宁媛笑了笑:“懂一点,所以我说夏阿婆要不干脆拿鸡蛋煮红糖水,或者韭菜炒鸡蛋都差不多一样。”

        这年头大家都穷,红糖都是补血的“补品”了。

        “嘿,不一样,韭菜炒鸡蛋和鸡蛋煮红糖的那区别可大了。”夏阿婆忽然不屑地撇撇嘴。

        宁媛有点无奈:“那能有什么区别啊?”

        这老太太固执又刁钻,不好说服。

        谁知道,夏阿婆忽然扭头斜眼睨着一边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来的高挑人影——

        “喏,区别在那呢,韭菜炒鸡蛋是壮阳的,让你们夫妻夜晚生活达到大和谐的境界。”

        宁媛一扭头就对上荣昭南修长清冷的眼睛,顿时开始咳嗽:“咳咳咳咳……咳咳咳……”

        荣昭南当然也听见了老太太的话,看着宁媛咳得面红耳赤的,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镜片,有些好笑。

        宁媛哪里还敢看他,只低头拍胸口。

        这农村老太太真是啥都敢说,口无遮拦啊!

        唐老见状,只能无奈地摇摇头,指挥夏阿婆:“不是要给我煮鸡蛋吗,还不去?”

        “我是你佣人啊,死老头子!”夏阿婆翻了个白眼,骂骂咧咧地去煮蛋了。

        宁媛有些尴尬地看着荣昭南:“你怎么也来了,是来帮夏阿婆做事么?”

        荣昭南忽然手一伸,递给她一个老式手电筒:“你来的时候忘了拿手电筒,夜里一会回去,路不好走。”

        宁媛愣了下,伸手接过手电筒,心里不知道怎么,有点泛起细微的甜意。

        从小,很少有人会这么直白地担心自己。

        她名义上的爸妈对她那么冷漠,她一直觉得自己不够好,父母才不喜欢她,养成她从小自卑隐忍的性格。

        “谢谢。”她弯起眸子,感激地笑了笑。

        荣昭南看着黑葡萄似的大眼看着自己,眼睛弯弯的像两弯新月,他垂下眼:“嗯。”

        “都睡一张床上,盖一张被子,啥都干完了,你俩怎么还客气得跟邻居似的。”夏阿婆忽然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

        宁媛:“……咳咳咳咳。”

        荣昭南:“……”

        老太太一句话真相了。

        唐老没好气地打断夏阿婆的话:“行了,老太婆,小姑娘面皮薄,你少说两句行吗。”

        说着,他看向宁媛,有些尴尬地道歉:“小媛啊,实在不好意思,我家老伴就是这么个口无遮拦的。”

        宁媛干笑一声:“没事,没事。”

        荣昭南起身,瞧了一眼房梁:“我看屋顶上头的稻草都糟腐了,我替你们重新换一批。”

        宁媛也赶紧跟着换话题:“说起来,这屋子又塌又潮湿,住在这里没病都有病了,要不,我跟支书那边问问看,搬到稍微好一点的空屋去?”

        她可实在不想再提韭菜壮阳这种事儿了。

        荣昭南正在检查房顶的稻草,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怎么,你最近跟村支书攀上关系了,都能开始安排房子了?”

        宁媛一顿,皱起秀气的眉:“我只是看边上很近的林子就有个土地庙,里面是空的,住那不比住这里好吗?”

        早前大运动的时候,土地庙里神像供台都当四旧砸掉了,现在就是个空的单房,被村里人拿来堆麦秸秆的。

        荣昭南眯起眼哂笑一声:“天真到愚蠢,你都不知道唐老和夏阿婆是什么原因呆在这里,就开始安排别人了。”

        宁媛冷了脸:“你说话阴阳怪气做什么!”

        唐老忙接话,打圆场:“小媛,我们身份不好,下来改造的,如果住到空庙里去,影响特别不好。”

        宁媛一愣,对着唐老迟疑地问:“我确实不知道您老和夏阿婆的身份,我能问下您二位的身份吗,如果有冒犯,请您原谅。”

        她之前确实没打听过。

        宁媛的礼貌,让唐老愣了一会,才摇摇头:“没什么,我们这身份,你随便问问村里人都能知道。”

        他说道:“我以前是个教书匠臭老九,早年在复大任过教授,也会些祖传的中医,开过医馆。”

        宁媛错愕了,心底一万头草泥马跑过——复大的教授!

        她上辈子都接触不到的人啊!这个年代的教授,哪个没有真才实学啊!

        “那夏阿婆……”宁媛小心地问问,难道夏阿婆真是名媛闺秀?

        唐老笑了笑:“她啊,是本村人,就是个地主婆。”

        宁媛点点头:“难怪了……”

        原来是真的成分都不好,夏阿婆是本村地主婆。

        可一个东南乡下农村没读过书的地主婆到底怎么会……和上海复大的教授,这种厉害的大知识分子在一起?

        难道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像鲁迅和不识字的原配朱安的婚姻一样?

        似乎看出了宁媛的疑问。

        唐老继续道:“这条村和隔壁几条村的地都是她家的,她父亲在省城做银行生意发达后,也把她接到省城去了。”

        想起了过往,唐老眼神温柔地笑了笑:“后来她去英国读书,我在赛马会上,一眼看见在马上英姿飒爽的女骑士就是她,我们就互相写信,交往了起来。”

        宁媛:“……”

        原来全场,最没文化,读书最少的就是自己这个重生的家伙。

        xiaoshuolang.com      jjshu.com      piaotian8.com      wcxs.net



        kanshulou.com      booktxtx.com      123wx.org      shuwang.net



        xiaoshuoshu.cc      1kanshu.net      baishuku.net      uu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