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47章 狗借了十个胆子

第47章 狗借了十个胆子

        一句话把陈辰差点吓跪了,高大的身躯一下子跳到车的后面,惊恐万状——

        “没有!绝对没有!哥,你知道你在说啥嘛!”

        妈的,要疯!他哪里敢玩小嫂子,哪怕队长在怀疑她有问题,那也不是他敢碰的啊!

        狗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人仗狗势,狗胆包天啊!

        荣昭南冷冷地道:“哥?我妈只有我一个儿子。”

        陈辰觉得自己心脏中了一刀,顿时蔫巴了:“队……队长……”

        “比我老三岁的老东西叫我什么?”荣昭南冷酷地补刀。

        陈辰捂住接连中刀的胸口,低眉顺眼:“比我厉害……都是我哥,如果是队长,要我叫爸爸,也可以。”

        队长这个毒嘴巴真是刀刀要人性命。

        反正以前队里不服荣老大全队年纪最小,却能当队长来挑衅他,最后被揍得叫爸爸的人一大堆。

        多他一个不丢人!

        看着陈辰那狗腿到无耻的样子,荣昭南面无表情地转身往村里走。

        陈辰看着荣昭南的背影,终于松了口气,马克思保佑,这是没事儿了吧?

        陈辰马上推着车跟上去,在荣昭南身后继续热情地嘀嘀咕咕:“队长,队长,我告诉你今天的发生的事,小嫂子她可厉害了……”

        荣昭南继续没有什么表情地听完了陈辰说完今天下午的事儿。

        陈辰正眉飞色舞地感慨宁媛的奸诈机智。

        “砰!”荣昭南忽然转头,拳握凤眼,抬手就重重砸在他的小腹上。

        陈辰瞬间:“呕——!”

        他扶着车把一下子弯腰下去,脸都痛得扭曲:“艹……好痛!为什么打我!”

        就知道队长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在这等着呢。

        荣昭南提着他的衣领,居高临下地睨着他:“你说后来那几个混子身上搜出了刀子,你就这么看着她被几个拿刀的混子欺负?”

        陈辰试图辩解:“不是……我这不是没来得及出手吗,我叫警察了啊。”

        荣昭南眯起眼:“滚,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陈辰马上低头,老实道歉:“我错了,我不该在边上袖手旁观到最后,但我也是想看看她到底有没有身手。”

        队长确实了解他,他是暗中观察了好久,一直冷眼看着宁媛被欺负。

        只是想看险境之中,宁媛到底会不会露出“底细”。

        荣昭南冷冷地道:“我是让你查她的底细,但不是让你看着她被欺负。”

        陈辰很想小声说,宁媛哪里让人欺负了呀?

        那个丫头脑子比拳头厉害,那几个混混都倒霉了。

        可他不敢……

        陈辰像母鸡啄米一样点头:“嗯嗯,以后不敢了,我绝对会保护好小嫂子。”

        荣昭南冷冷地道:“出手也不准动手动脚,有分寸点。”

        陈辰缩头:“哦……是!我向马克思发誓,以后很有分寸,绝对不碰小嫂子一根头发!”

        他向马克思发誓,队长绝对是不爽他刚才不小心抱住了宁媛,所以才找借口揍他的!

        那是不是意味着……

        陈辰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家队长:“队长,你真把她当成对象了吗,可我瞧着她,确实不是一般人哎,万一她真的有问题,怎么办?”

        哪个二十岁,没什么见识的小姑娘有这样的果决的反应和见识。

        荣昭南脚步略顿了顿,没直接回答,只问:“让你查她的底细,查得怎么样了。”

        陈辰点头:“查清楚了,她家里是宁南市一个很普通市民的家庭,她在家里排行最小。”

        “她上头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其中大哥是领养的,目前在沪上卫戍部队工作,二哥在一个厂里上班,二姐在市文工团。”

        荣昭南明白为什么宁媛有上海的万年青饼干了,大概是她那被领养的大哥寄来的。

        “没有什么别的了?”荣昭南若有所思。

        陈辰想了想:“要说特别的,就是她父母甚至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以前都是宁南锦头巷宁家的佣人,按照旧社会的说法叫——家生佣人。”

        “宁南市的宁家?”荣昭南眼底闪过若有所思的光。

        陈辰道:“没错,就是宁南市曾经世代显赫的书香世家,晚清,也是第一批送子弟出洋留学的人家。”

        等到了民国期间,宁家的生意从上海到南洋,做得很大。

        家族里不但出过几个将军,也出过著名教育家、政治家、艺术家。

        说是宁南的金粉世家也不为过。

        荣昭南沉默了下来,他也听过宁家的名声。

        他想起了自己在宁媛枕头里搜出来的那一枚昂贵的翡翠辣椒,难道……

        那是真正宁家的东西?

        陈辰看着自家队长,有些不安地继续道:“解放后,宁家搬去了香港,宁家祖宅和留下的东西就被佣人们分了。”

        “这种世家大族的长工佣人,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大宅门里,生的孩子也是佣人,所以他们都没有自己的姓,只有名——”

        “比如宁家的女佣人叫锦绣、锦云之类,男佣人的叫竹青、竹留……宁家没了之后,佣人们就干脆沿用宁家的姓给自己冠名,登记户口。”

        “宁媛的母亲在派出所的户口叫宁锦云,父亲叫宁竹留,还有你提过她那个凶狠的大姨——原名叫锦白,只有她不从宁姓,给自己改了名叫做白锦,现在人称白姨。”

        陈辰边说边忍不住砸吧嘴,啧,宁家怪不得是书香世家。

        连仆人的名字都充满了小布尔乔亚的矫情,文绉绉的,哪像现在都是建国,建军,卫民,红旗。

        荣昭南忽然开口:“纠正你一点,宁家只是去了香港,不是没了。"

        "他们在宁南几百年,不是这么容易连根拔起的,这些长工佣人每一个人都讨厌他们曾经的旧主人么?”

        宁媛家如果以前是锦头巷宁家的佣人长工出身,倒是看着成分干净。

        但宰相管家七品官,世家大族的家生佣人手里宽裕,日子也比普通的平民好得多。

        有些人未必愿意觉得现在的日子比以前当佣人宽裕。

        陈辰瞬间一惊,严肃起来:“队长,您是怀疑宁家去了香港之后,那些宁家佣人里有敌对势力安插的暗桩?”

        荣昭南看着幽暗的村落,神色莫测:“所有的一切都是无根据的猜测,这就是为什么我叫你去查的缘故,再查查他们些人里有谁还有翡翠辣椒。”

        白姨和宁媛都很看重那个东西,那天听起来,不像只有一个。

        不知道是什么信物,用来接头的,或者隐藏了什么秘密。

        陈辰点头:“我一定让人盯着宁媛家所有人,包括她在上海的大哥。”

        荣昭南忽然看了他一眼:“这些事情,不要让第二个人知道!”

        陈辰正色道:“是!”

        队长以前在乡下娶妻本不是大事,但队长是要回京城工作的。

        小嫂子如果有海外关系的话,是得严查!

        荣昭南忽然冷不丁地补充了一句:“包括那个老头子。”

        陈辰有点傻眼:“啊?”

        什么,对老领导也不说,可这是老领导的儿媳哎!

        荣昭南清冷锐利的眸子扫过去:“怎么,有意见?”

        陈辰一悚,立刻双腿站直,敬礼:“保证完成任务!”

        “咣当——!”自行车失去了扶住它的人,朝着荣昭南的裤裆方向直接砸了过去。

        陈辰瞬间惊恐万状——

        xiaoshuolang.com      jjshu.com      piaotian8.com      wcxs.net



        kanshulou.com      booktxtx.com      123wx.org      shuwang.net



        xiaoshuoshu.cc      1kanshu.net      baishuku.net      uu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