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48章 他想吃人了

第48章 他想吃人了

        荣昭南一脚顶住了自行车,俊美的脸上露出和煦到阴沉的笑:“你想死?”

        陈辰汗毛倒,马上扶起自行车,一鞠躬:“爸爸,这是失误失误。”

        荣昭南看着干脆利落的狗腿子,他扶了下眼镜,冷淡地道:“你可以滚了!”

        他为什么会有这种傻子一样的部下,这傻子为什么还能拿全军大比武第一?

        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陈辰一呆:“啊?不是,队长,你不是说要留我住一晚吗?”

        他还在畅想着和队长睡一张床的场景,他还想和队长抱头痛哭,说一说这些年的思念之情呢!

        荣昭南:“家里没有那么多床,怎么你想让我睡地上,你跟宁媛一张床?”

        陈辰一惊:“不不不不……不是!”

        荣昭南再次冷冷地道:“屁股还想要,就滚!”

        否则他不介意踹得他下不了床

        陈辰忧伤地骑着他的二八大杠走了,边骑边唱着忧伤的歌:“闪闪红星照我去战斗,队长却只会踢我屁股~~~”

        他知道了,队长不想跟他抱头痛哭,只想抱着小嫂子笑,这可真让人伤心。

        ……

        宁媛在牛棚小屋里正发愁今晚的床要怎么分配,就看见荣昭南一个人进来了。

        她端了茶杯,有些纳闷地看向荣昭南的身后:“哎?陈辰呢?”

        怎么他身后空无一人?

        荣昭南进屋关上门,随意地道:“他说他想妈妈了,晚上没妈讲故事,他睡不着。”

        宁媛:“嗤——咳咳!”

        她一口茶直接喷出来,呛得咳嗽:“可他不是京城人么,难道他上班还要带着妈?”

        陈辰那么大的个子,没妈睡不着?这是什么妈宝?

        荣昭南轻描淡写地道:“嗯,他们母子情深。”

        宁媛:“想不到啊……”

        她的三观被刷新了。

        荣昭南随手递给她一片帕子:“怎么,你很想他来我们家住?”

        宁媛一边擦嘴,一边纳闷:“不是你邀请他来住的吗?”

        怎么这个人有点阴阳怪气的,是她的错觉吗?

        唔……还我们家……

        宁媛听着他这么形容两人住的小屋,莫名觉得心底有些异样,也说不上什么滋味,就是有点开心。

        荣昭南似不经意地问:“你对他印象很好,觉得他英雄救美?”

        宁媛不客气地嘀咕:“还英雄救美呢,我都脱险了,他才出现,就是刑侦剧里那些永远在反派被打趴后,才出现的马后炮警察!”

        荣昭南瞧着宁媛对陈辰没什么好印象,微微一笑:“刑侦剧是什么?”

        宁媛:“呃……”

        她这破嘴,又说了不该说的!这个年代全是样板戏,哪里有什么刑侦剧!

        她轻咳一声,试图岔开话题:“这陈辰是自来熟的性子,无事三分笑脸,没想到和你是老战友。”

        荣昭南看得出她不想解释,也没逼问下去,反正逼问下去也只会得到谎言。

        他只是淡淡地道:“嗯,我们一起扛过枪,我下放了,就离队了。”

        宁媛刚想说什么:“那……”

        但是下一刻,她肚子忽然发出响亮的~~“咕噜”“咕噜”声。

        空气有一瞬间的静默。

        荣昭南看着她:“没吃饭?”

        宁媛摸着自己的肚子,尴尬地笑笑:“没呢,出了派出所的门也没有想起来,就愁怎么回村了,一会吃饼干吧。”

        荣昭南忽然起身,走到桌边,打开桌子上的几个饭盒盖子:“给你留了饭,吃吧。”

        宁媛一看,一碗满是喷香腊肉的蛋炒饭,还有一碟酸炒空心菜梗和一碗蛤蜊青菜汤。

        当真是色香味俱全,而且营养丰富。

        她上前一摸碗,竟还是温的,惊讶极了:“热的?你一直给我热着吗?”

        可是他怎么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又怎么知道她有没有吃过饭呢,只说明他隔开一会热着。

        想不到大佬拿枪拿红头文件的手,也会有这样贴心的一面!

        宁媛忍不住看向荣昭南。

        他却垂下眼睛,按了下鼻梁上的镜框,没什么表情地道:“今晚多做了些饭菜,也不是特意帮你留的饭菜。”

        宁媛心里暖暖的,弯了大大的眼,朝着他灿烂一笑:“谢谢!”

        能出村口等她,担心她的安危,嘴硬心软的大佬!

        看着姑娘亮晶晶的大眼睛,荣昭南轻哼:“去洗手,看你浑身脏的。”

        宁媛笑了笑,转身高兴地道:“好!”

        等她洗手出来,坐下来,跟荣昭南一边说今天发生的事儿,一边吃饭。

        看着宁媛吃得喷香,一点菜也没剩下,荣昭南不知怎么觉得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温软感。

        就像小时候,他给最喜欢的进口安哥拉长毛兔喂食,看它吃得津津有味的那种满足感。

        吃完了饭,宁媛去洗澡出来,也已经是深夜,困得不行地爬上了床。

        荣昭南早已在床板上躺下,忽然道:“以后你周末再进城卖山货,我让陈辰照看一下你,送你回来,否则太危险。”

        宁媛打了个哈欠:“不好,你们就算是战友,也不好总麻烦人家,我出门会小心的。”

        荣昭南淡淡地道:“他以前欠了我很大的人情,现在还有求于我,不算麻烦他。”

        宁媛揉着眼睛,嘀咕:“啊,算了吧,他太晚回家会想妈妈的……”

        荣昭南:“……”

        他转身,看着她:“宁媛,听话。”

        宁媛已经困得不行,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了,只迷迷糊糊地扯被子:“哦……哦……今天有点冷……”

        唔,入冬了,有点冷。

        荣昭南看着娇小的姑娘从她的床板上,不自觉地蛄蛹蛄蛹到他手臂边取暖。

        直到看着她靠在自己肩膀上,陷入了沉眠,荣昭南都没动。

        许久,听着宁媛均匀的呼吸,他忽然伸手戳了一下宁媛软嫩的小脸——这是他一直想干的事。

        他想起宁媛眼睛明亮,小嘴一张一合,红润又娇软的样子……

        荣昭南眸光幽暗地轻哂,还真像一只兔子。

        他修长微冷的指尖慢慢地从她鼻尖滑到她软软的小嘴上。

        那种一不小心,说不定会被人抓去剥皮,烤了吃的那种软乎乎的兔子。

        可是,宁媛就算是兔子,也是兔子蹬鹰的那种兔子。

        只希望,她真的就只是一只天生厉害的兔子,而不是伪装成兔子的狐狸。

        “唔……饼干……”宁媛迷迷糊糊地张嘴,无意识地含住了自己唇边的手指尖。

        还舔了舔,砸吧了下。

        荣昭南僵住了,只觉得指尖上的濡湿温热与吸吮感似一把细微又刺激的火苗。

        xiaoshuolang.com      jjshu.com      piaotian8.com      wcxs.net



        kanshulou.com      booktxtx.com      123wx.org      shuwang.net



        xiaoshuoshu.cc      1kanshu.net      baishuku.net      uu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