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52章 亲上了~~小特务~~

第52章 亲上了~~小特务~~

        荣昭南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思维正在往奇怪的方向发散得不成样子。

        唐老见他那周身突然冒冷气的样子,有点纳闷:“你们都结婚几个月了吧,你看不出小媛心里……”

        “看不出,谁知道她怎么想的,有相好的也不关我的事!”荣昭南干脆冷酷地打断他的话。

        唐老:“……”

        你这副样子,也不像跟你没关系的样子啊。

        他无奈地想了想,问:“那小南你呢,你怎么想的,你对她……”

        “没想法。”荣昭南再次速度地打断唐老的话。

        他只想摸清楚小特务的底细,当然,如果她是无辜的,他不会为难她!

        荣昭南心里烦躁不得劲,随后起身道:“我去扫院子,您老回房间里坐着。”

        说着,他起身往院子里走。

        唐老看着荣昭南的背影很不解,这小伙子怎么说着说着,把他自己说得一身怨气的样子。

        好像对象要回京城工作,被抛弃被离婚的人是他一样?

        他摇摇头,算了,算了,年轻人的事儿,他们老人家也不好插手。

        宁媛是女孩儿,又那么贴心,他这辈子没享过子孙福,只能多护着点。

        ……

        等到宁媛做完题目和荣昭南一起回家的时候,已经又快十点钟了。

        她看着荣昭南走在前面的背影,有些奇怪,这人怎么看起来周身低气压的样子。

        这小哥哥是怎么了?今天又被红袖章欺负了?

        不应该啊,应该是十三次大会的原因,最近一个多月红袖章都没出现过了。

        难道是唐老?他们在院子里嘀嘀咕咕了两回,第一次是唐老爷子一脸不爽,第二次是他一脸不爽。

        直到回到牛棚小屋,她才小心地搭话道:“喂,荣昭南,夏婆婆让我拿她的古董碗下次进县里换钱,我有点担心,要是被人盯上了怎么办,你说我是不是乔装打扮一下?”

        上回卖肉被盯上了,这次卖古董,她多少要谨慎点,问问大佬的想法。

        荣昭南没什么表情地端起脸盆,拿了肥皂准备去洗澡:“去的时候留意一下你身边有没有同样的人围着你打转。”

        他眉心拧了拧:“回来的路上,我会让陈辰看着你,免得真的遇到危险,还得拖累我。”

        宁媛瞧着他心情不好,周身冷气地出门洗澡,也没回怼他。

        “唉,最讨厌情绪不稳定的家伙。”她哼唧了一句,也提着水壶烧热水洗澡去了。

        等到宁媛自己也洗完了上床,就发现荣昭南闭着眼,背靠窗户,盘膝坐着,双手捏诀搁在两边膝头。

        宁媛一脸问号:“?”

        这人干嘛?

        她纳闷:“你不睡吗,今晚应该不用上山打猎啊?”

        荣昭南闭着眼,面无表情:“不睡,修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仙。”

        宁媛:“……”

        这哥今早还说不能封建迷信呢,今晚他就开始马克思主义式修仙了?

        他不会真的月精不调吧?

        宁媛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憋着笑没说话。

        她吹了灯爬上床,轻咳一声:“那什么,你慢慢修,我先睡了哈。”

        荣昭南没搭理她,眼观鼻,鼻观心。

        宁媛躺下来,窗外的月光透过窗户纸,朦朦胧胧地落下来,把身边那道清隽的人影镀上一层模糊的银光。

        她依然能隐约地看到荣昭南修长的身影就这么坐着,面朝着她,仿佛在定定地看着她。

        宁媛硬梆梆地躺在床板上,不自在地拉了拉自己的被子,转了个背过去,往床边睡多了一点。

        不然就像他看着她睡觉一样,怪怪的。

        不一会,她就有点撑不住了,上下眼皮开始打架,毕竟辛苦了一天,晚上又学了几个小时。

        正准备去梦周公,她忽然感觉自己身后的人冷冷地开口:“明天,我们分床睡吧。”

        宁媛迷迷糊糊地:“嗯……”

        过了一会,她才意识到他说啥,忽然清醒了,一下子扭头看向荣昭南:“啊?怎么?”

        荣昭南看着她坐起来,冷淡地道:“你不是打算以后回城离婚么,之前我们是缺钱没办法,睡一张床,现在宽裕一点,可以让木匠打两张床。”

        今天这一躺下,她就睡床边去了,生怕他占她一点便宜。

        这是为谁守身如玉呢?

        宁媛有些呆呆地看着他:“话倒是这个理,红袖章们都没有来找你麻烦了,确实不用那么装穷到底了,可是……”

        荣昭南听着她没有反对,还来了一句“话是这个理”,他身上的冷意更重了。

        他忽然起身就跃下床,直接穿了鞋,从床底抽出一把开山刀就往门外走。

        宁媛惊了:“你去哪?”

        荣昭南:“打猎。”

        扔下两个字,他直接就“砰”的一声摔门出去了。

        宁媛看着门框直掉灰,一时间无语。

        他是受什么刺激了,突然想起这茬?大半夜闹着要分床,还气呼呼地跑出去打猎了。

        这是修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仙修出毛病了?果然封建迷信要不得!

        宁媛抱着被子坐在床上,挠挠乱糟糟的辫子,一脸不解。

        算了,想不明白的事儿,不想了,睡觉比较重要,明早还得上工。

        不是谁都是荣昭南属妖怪的,能半夜打猎,白天照旧干活一把好手。

        宁媛抱着被子干脆地倒下,继续呼呼大睡。

        ……

        荣昭南出了门,进了山里。

        这一晚上,山里的飞禽走兽都倒霉了,被追杀得鸡飞狗跳的。

        尤其是成双成对出没的禽兽们,都被“棒打鸳鸯”了。

        等到荣昭南左手一串山鸡野兔,右手一只被打晕的狼下山,整座大青山里的禽兽们才算出了口大气。

        荣昭南坐在山脚下,把手里的猎物、开山刀都扔在脚下,揪了一把薄荷叶子放在嘴里咀嚼。

        以前练狙击的时候,几天几夜潜伏,他习惯了揪些叶子啃着提神。

        何况最近和宁媛同睡一张床,火气是有点大,他毕竟也是二十多岁,边上躺着个姑娘,是容易冲动。

        他沉心静气下去,分床就分床吧,他不能被小特务引诱着走错路线。

        荣昭南做了半天心理建设,在天光初亮之前,他把猎物带回了牛棚小屋,又去冲了个冷水澡。

        他擦着头发回到屋里,就着朦胧的光,一眼就看着宁媛四仰八叉裹着被子在床上躺着,睡得不知天南地北。

        荣昭南冷静了半宿的火气又上来了——没心没肺的小特务!

        一晚上,只有他心情受影响。

        他冷着脸走过去半蹲在她床边,突然低头凑到她面前,咬牙切齿地道:“起床了,再不起床扣工分了!!”

        吓不死她!

        “是!”宁媛一下子坐起来。

        却没有想到面前俯了个人,一下子脸对脸撞个正着,闷呼一声痛:“啊——!”

        她的唇也撞上了他的唇。

        荣昭南瞳孔微缩:“……”

        宁媛眼神都没聚焦迷迷呆呆地看着他,柔软的唇还停在他的薄唇上。

        xiaoshuolang.com      jjshu.com      piaotian8.com      wcxs.net



        kanshulou.com      booktxtx.com      123wx.org      shuwang.net



        xiaoshuoshu.cc      1kanshu.net      baishuku.net      uu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