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65章 他扶着她的腰不撒手

第65章 他扶着她的腰不撒手

        此时,一道纤细的人影端着养生茶走进来:“昭南是因为我和向东被迫离了队下放,才会破罐子破摔随便娶了个乡下女人。”

        女人三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身苏联式女军装改良的卡其色套裙,包裹出她依然纤细的腰肢。

        她皮肤细白,眉目纤美温和,留着时下最常见的齐耳短发也只显得她温柔又洋气。

        几乎看不出岁月在她身上的痕迹。

        “何姐。”邱秘书客气地点头打招呼。

        何苏朝他点点头。

        荣文武却因为她说的话,脸色更不好看:“后娘难当,你不容易,当初是那小子自己犯事儿,也是我让那小子滚出队伍的,和你没关系。”

        他重重地搁下茶杯,冷哼:“我看他是想气死我,专门跟我做对!”

        何苏看着荣文武,仿佛有些无奈:“老荣,只要你理解我后娘难当,我就很高兴了,但是你也别生气。”

        她叹了口气:“孩子这些年也不容易,熬着熬着,心里锐气才没了,以为没盼头了,才找个乡下姑娘结婚。”

        荣文武心里一阵刺痛,昭南,那是他最出色的儿子,大院里的小子们哪个不怕他!

        当初一起的老战友,谁不羡慕他,只恨自己生不出那样的儿子!

        他能不知道儿子委屈吗?

        但是……

        荣文武脸色却更沉:“那些年,形势斗争严峻,上上下下,谁又容易熬的?这么一点磨砺,就能把锐气磨没了的人,不配当老子的儿子。”

        何苏瞧着丈夫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上前温柔地给荣文武按肩膀。

        她温和地宽慰:“好了,老荣,秦红星那孩子不是过完了年就去西南省替我们看看昭南吗,到时候看看那边什么情况再说?”

        荣文武听到秦红星的名字,眉心拧了拧:“那孩子,是我们家……对不住她。”

        何苏笑了笑:“老荣,乡下的情况你也知道,这年头没几个人专门去打结婚证的,说不定昭南也没领证,只是凑一块摆了几台酒,还有挽回的余地呢?”

        荣文武浓眉一拧,硬邦邦地下结论:“总之——我是不会认可昭南自己搞出来的那门婚事的,他的老婆必须是能支持他工作的女人!”

        乡下姑娘不是不好,他自己都是乡下人出身,而是农村人大部分淳朴单纯,没经历过事,哪里应付得来京城的复杂局势。

        而且今时不同往日,他们战斗的地方不一样了,却更得处处小心,不能行差踏错一步。

        荣文武揉了揉眉心:"那个姑娘……我会尽力给她一切她想要的补偿,到底是我们荣家对不住她。”

        何苏温柔地端着养生茶给他:“是啊,只要她肯离,都好说,以后昭南会理解你当父亲的一片苦心的。”

        她看向窗外,眼底暗光流转,人猜不透心思。

        冬天,起风了啊……

        ……

        “这冬风吹得人冷飕飕的!”宁媛在院子里被冷得跺了跺脚,赶紧把几件东西装进自己的布包里。

        小白在院子里开心又讨好地围着她打转,荧绿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舔舔她的手心。

        她摸了摸迎上来的狼的脑袋:“跟我去唐爷爷那过年去,荣昭南已经先去帮忙了,咱们走。”

        毛茸茸什么的,果然最治愈了,这几天和荣昭南没话说,还好有小白。

        宁媛给小白系好链子,牵着它出了院子。

        经过村里的路时,忽然瞧见不远处几个熟悉的人影。

        她皱皱眉,想要掉头绕开他们。

        但是……

        “宁媛,你去哪里啊!”覃晓霞忽然朝着她摇摇手,笑眯眯地打招呼。

        宁媛只能站住了脚步,看着她们过来,没说话。

        唐珍珍有些厌烦地白了覃晓霞一眼:“就你事儿多。”

        自从上次打架之后,宁媛发了两回疯,撂下了狠话,她有些后怕。

        她可不想被这种回不了城的泼妇在拖累!

        覃晓霞笑着小声道:“好歹咱们都是知青,这次大家都有了回城的指标,总要跟老朋友告别。”

        半年前抢得要死要活的两个指标,谁想到十三次会议来了以后,没结婚的知青都能第一批大返城了。

        她顿了顿,用不知道是挑拨还是怜悯的语气说——

        “再说了,你不觉得她很可怜吗,听说她男人恢复了工作要走了,她却因为结婚了,户口落在乡下,就得一个人呆在乡下了。”

        唐珍珍和黄学红一听,是哦,这时候不去讽刺宁媛出口恶气,以后哪还有机会!

        宁媛看着她们身上都是大包小包的,还提着行李,挑了下眉:“怎么要回城了?”

        黄学红胖黑的脸上浮现出得意:“哼,那是,我们都是先进分子,和你这种自甘堕落的女人不一样。”

        唐珍珍假惺惺地笑了笑:“宁媛,听说荣昭南那个改造分子都恢复了工作,你却因为和他结婚落户农村了,你说他回去以后,不要你了,可怎么办?”

        她可开心坏了,宁媛这蠢货自作自受。

        宁媛没什么表情地道:“关你们什么事?多管闲事,多吃屁。”

        黄学红恼火地指着她鼻子:“宁媛,你怎么现在变得像村妇一样粗鄙,难怪连王建华都嫌你,连夜走了。”

        宁媛挑眉:“王建华就这么走了?”

        看样子王建华和那两个男知青连夜大概率是回城看病了,但是没敢给唐珍珍她们说实话。

        唐珍珍痛快地笑:“是啊,他前两天和两个男知青连夜回城了,想当初他多喜欢你!”

        宁媛闻言,嘲讽地道:“王建华这份喜欢给你,你要不要啊?”

        黄学红想要骂什么,覃晓霞却按住了黄学红的手。

        她笑吟吟,意有所指地打听:“宁媛,你男人恢复了什么工作啊,真不带你走?”

        她们只知道姓荣的恢复了工作,可具体他干嘛的,谁也不知道。

        唐珍珍也竖起耳朵,她可不希望那个村医有什么好工作,叫宁媛得意!

        宁媛冷淡地道:“我都说了——少管闲事,多吃屁!”

        说完,她牵着小白转身就走。

        黄学红气得想追上去,可宁媛牵着的小白突然回头,朝她们几个呲牙咧嘴地露出獠牙。

        吓了三个女知青一大跳,黄学红更是啪叽一下又摔了,疼得她呲牙咧嘴的。

        唐珍珍恼火地骂:“宁媛,你就一辈子呆在乡下吧!”

        宁媛懒得理会几个女人在背后骂骂咧咧。

        如果按照上辈子她进厂工作的轨迹、这几女人以后还会跟她有交集,遇到她们就没好事。

        这辈子,她要参加高考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避开这几个讨厌的家伙。

        宁媛想着心事儿,走进了唐老家的院子。

        她光顾着低头琢磨事,忽然不小心撞进一个宽阔的胸膛,一个踉跄就向后摔。

        男人一把扶住她的细腰,淡冷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走路不长眼?”

        宁媛眼角跳了跳:“……”

        这家伙的嘴,合该叫人打上几下才好。

        而且他扶着她的腰不撒手干嘛!

        xiaoshuolang.com      jjshu.com      piaotian8.com      wcxs.net



        kanshulou.com      booktxtx.com      123wx.org      shuwang.net



        xiaoshuoshu.cc      1kanshu.net      baishuku.net      uu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