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68章 荣大佬又月经不调了

第68章 荣大佬又月经不调了

        荣昭南转身就出门去了,免得自己变成炮仗。

        看着荣昭南板着脸走了,唐老爷子有些无奈地看着宁媛:“你这孩子是在故意气他么?你们俩闹别扭了?”

        宁媛扯了下唇角:“没有,也不是。”

        她不想让老爷子和老太太担心。

        所以她和荣昭南一直在老爷子这茅屋里吃饭时,才会说上两句客气话。

        唐老爷子看宁媛不想说话,也只能心里叹气。

        他和老太婆两个人吃的盐比两个小的吃的饭都多,能看不出来吗?

        但是,考虑到荣昭南背景情况确实特殊,他如果不愿意带宁媛带回京城,那离婚是迟早的事儿。

        所以两人之间早点疏远,对小媛其实未必不是好事儿,所以他和老太婆都没有干涉这件事。

        宁媛认认真真地握住唐老的手道:“唐爷爷,您别操心这些事儿了,现在日子也清净,咱们的光景一天天好起来的,我会养你们的!”

        唐老爷子叹气:“我们两老东西只会是你的累赘。”

        他们早就无父无母,唯一的儿子几十年前去了国外,早无音讯。

        就算有朝一日平反,他们一身病痛,也只能勉强度日。

        宁媛拧眉,坚定地道:“您瞎说什么呢,您和阿婆是我的恩师,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你们饿着!”

        唐老眼眶泛红的目光掠过自己的茅屋——

        赶在过年前,茅草顶让南小子换了新的,塌了一半的墙也重新砌了起来,做了新的木窗。

        屋子里起码不会外头刮大风下大雨大雪,里头也跟着下小雨小雪。

        小丫头拿了旧报纸把发霉发黑的墙都重新糊了一遍,撒了666粉,杀跳蚤。

        又请了木匠打了一张新床让他和老太婆不用再睡地上潮湿茅草堆。

        屋子里都是报纸油印的书墨味道,一切焕然一新。

        她甚至去采了大把的野花修剪得漂亮地放在旧瓦瓶里,充满田园美。

        逆境里也拥有这样把生活过好的心态……

        他低头看着宁媛,推推眼镜,欣慰地笑了:“我相信我们小媛是个有本事考大学,能有大出息的姑娘!”

        不用在名前冠以男人的姓氏,没了小南,她也会像一株朝天生长的小树一样——向阳而生。

        说话间,忽然夏老太太拍了下她的肩膀。

        宁媛一转头,就看见手里被塞了一个黄色的碗。

        “知道这是啥不,哪朝的?”夏阿婆叉着腰问。

        宁媛拿起碗在烛火下细细端详,按着夏阿婆教过自己的那些知识点——

        看釉、观色、看底款识!

        她指尖摩挲过上面的暗雕龙纹,还有底有青花落“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

        她想了想,认真地道:“内壁饰白釉,外壁满施黄釉,釉下暗刻双龙赶珠云龙纹与江崖海水纹——这是乾隆朝官窑的黄釉暗刻龙纹碗!”

        夏阿婆闻言,满意地点头:“有长进,都是我老婆子教得好!”

        宁媛却小圆脸一垮,放下碗:“您老又去谁家偷鸡摸狗,顺便摸人家的喂鸡鸭鹅的东西了!”

        这老太太真是让人不省心,万一叫人打坏了怎么办?

        夏阿婆拉长了脸:“谁告诉你,我这是偷的!”

        宁媛则拉长了声音:“哦——难不成您老凭空变的?!”

        她和荣昭南年前帮忙翻新小破屋的时候,里里外外都整理过。

        压根不可能看不到哪里藏了这么一只碗。

        夏阿婆继续叉腰冷哼:“对,就是鬼变出来的——miss夏我去后山村里坟地淘的宝贝!”

        宁媛手里一个抖,差点把这只乾隆时的碗扔出去!

        坟……坟里扒出来的?老太太这是太生猛了!

        “您……您这是扒了人家的祖坟吗,这是不是有点缺德?!”宁媛唇角直抽抽。

        只觉得手里这漂亮的古董碗阴嗖嗖的冰冷!

        坟里的东西——俗称阴器或者冥器!

        夏阿婆没好气地冷笑,一把拿过那只碗:“缺德?这是别人刨我这个地主婆家祖坟挖出来,装贡品供他家祖先的,我去他坟头弄回来不过分吧?”

        宁媛:“呃……不缺德,不过分。”

        这也算物归原主了,不服气,两家老祖宗在底下打一架吧,谁打赢了,算谁的。

        夏阿婆耷拉了眼皮子瞅着宁媛,把黄釉暗刻龙纹碗递给她:“呐,这只碗给你了!”

        宁媛有点不敢接:“这个,我得过年之后才能去出手,您先放您这吧。”

        “切,胆小鬼,我的意思是这碗算我给你的新年回礼,我们不欠任何人的人情!”夏阿婆不耐烦地把碗塞她手里。

        宁媛手发软:“不欠,不欠……这玩意太贵重了。”

        夏阿婆大马金刀地坐下来:“没事,以后我会经常去后山坟地刨宝贝的,好东西不会少!反正都是我家的东西!”

        宁媛被自己口水呛到了:“咳咳咳咳……别了吧,我怕你被村里人打,而且这到底是冥器!”

        她就想收收乡下人家里的东西,可没想去当摸金校尉,盗墓啊!

        她虽然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可还是有点——迷信,怕不吉利。

        她自己都能重生,这种诡异玄学现象不就说明肯定有另外一个世界吗!

        夏阿婆斜眼睨着她:“你是怕我挨打,还是害怕这是冥器?你都决定倒腾古董了,害怕这个?”

        宁媛小声地嘀咕:“我也没摸金符啊,当然会害怕嘛!”

        她其实上辈子操持完了家务就喜欢看小说,言情霸总、盗墓啥的都看。

        夏阿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戳她脑门:“是不是蠢,这年头哪一件古董不是死人手里的流传下来,死人有什么好怕,活人才可怕!”

        夏阿婆冷哼:“而且这都是我家以前的东西,我又没偷别人的!”

        宁媛沉默了,是啊,死人有什么好怕呢?

        人心才是最可怕的。

        “得了,我miss夏从不欠人情,你不要就拿给老六婆家当喂猪的碗!”夏阿婆一锤定音。

        宁媛马上干脆地道:“谢谢阿婆!我收了!”

        哪里能让猪糟蹋了好东西,她迅速化身坚定的无神论者,主打一个不能和钱过不去!

        随后,宁媛到处找稻草杆把这个乾隆时期,品相极好的古董碗包起来。

        唐老爷子看宁媛那小财迷的样子好笑,他也插不上话,就干脆出门,看荣昭南去了。

        荣昭南正在准备炮仗,唐老看了一会,忽然咳嗽一声,找了个话题——

        “小南,你恢复工作了,要不找个时间让你阿婆帮你剪个寸头,老婆子手艺还不错?”

        南小子虽然修剪了头发,露出额头精神多了,但这刘海还是太长,看着有点痞气。

        可不像回队伍里应有的模样,他是不是有别的打算?

        荣昭南放好炮仗,回道:“嗯,原本想推板寸头的,但没那么快回京城,就先不管了。”

        想起宁媛看他伤疤的眼神,他就决定还是留着一部分刘海挡掉那疤。

        修剪到露出部分额头,看着不像以前那样没精神就行。

        唐老爷子眼睛一亮,哟嚯,这小子果然暂时不回京城了?

        他还想问什么,宁媛却走了出来:“唐爷爷,阿婆说要包素饺子了。”

        唐老爷子识趣地马上转身往房间里走:“我去帮老婆子,你帮小南准备炮仗吧。”

        宁媛站在院子里,冰冷的冬风吹过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不远处村里传来此起彼伏的炮仗声,还有小孩儿笑闹,间或有女人骂骂咧咧——

        “哪个天杀的偷了我家的鸭子,别叫我抓着!”

        宁媛抬起乌黑的大眼看着天空,往手掌里呵着暖气,闻着带着炮竹味道的冷空气,轻轻地笑了。

        这是她重生回来的第一个年了,过得比上辈子一个人吃唐珍珍剩下的冷馒头黏米糕好多了。

        以后,会更好的……

        “让开,你挡着地方了。”荣昭南冷淡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宁媛一愣,转头瞧着他拎着一串炮竹,没表情地盯着她。

        xiaoshuolang.com      jjshu.com      piaotian8.com      wcxs.net



        kanshulou.com      booktxtx.com      123wx.org      shuwang.net



        xiaoshuoshu.cc      1kanshu.net      baishuku.net      uu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