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99章 她居然敢嫌弃他的吻

第99章 她居然敢嫌弃他的吻

        说完之后,她直接咣当一声挂了电话。

        也不顾宁锦云在电话那头跳脚。

        手放在黑色的拨号电话上,宁媛心情复杂。

        自己突如其来的‘叛逆’肯定会挑拨得她妈和大姨闹翻。

        不过只有这样,她才有机会从她们姐妹的矛盾中查知自己身世的真相。

        但是这些事情,不但纯属于家丑,也是属于自己的秘密之一。

        现在还不到对荣昭南细说的时候。

        宁媛垂下眼睛,平静地道:“是,你见过我大姨的,她告状之后,我父母都非常反对我嫁给你。”

        “他们的理由,你也清楚,因为你是下放改造分子,我和你结婚,会拖累我的哥哥姐姐们,当然包括拖累他们。”

        荣昭南看着宁媛沉默了许久,才冒出来这句话。

        即使听起来非常合理,但是他依然敏锐地察觉她没有把所有的话都说出来。

        他微微挑眉:“上次你大姨会反对也正常,但我现在恢复了工作,他们应该不会再反对了。”

        宁媛自嘲地笑了笑:“是,如果他们知道你恢复了京城的工作,大概还会问你要一笔不低的彩礼,要不然还会要你帮忙搞什么好工作之类的。”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但是荣昭南从人人嫌弃的下放分子到京城干部香饽饽。

        不过几个月而已。

        人生的际遇就是这么奇特。

        “他们如果想要,那我可以给。”荣昭南若有所思。

        如果宁媛和她家里人底细没问题的话,她就是他的女人,只是要求这些他都可以办到。

        毕竟以后,她还会是他孩子的母亲。

        宁媛却干脆地道:“没必要,第一、咱们不是真结婚,你不欠我任何的东西;第二、我和家里人关系不好,我不想让他们占便宜。”

        荣昭南听到宁媛那个“第一”的内容,眼神冷了冷。

        他声音却很平静,只是继续问:“你和家里人关系不好?你大哥不是从上海给你寄饼干和钱?”

        宁媛沉默了一会,还是道:“大哥是我爸妈收养的孩子,他父母都是烈士,以前住在我们单位院子里,家里就是他对我最好。”

        大哥宁卫桓来家里的时候已经九岁了,宁锦云夫妇收养他,是因为烈士遗孤每个月都有一笔抚养费。

        宁卫桓十六岁就可以受到烈属的照顾参军,留在部队,每个月还有几十块的津贴。

        养几年的孩子就能参军了,不但每个月都会给家里寄钱,而且收养烈士遗孤还有好名声,谁不愿意干这种好事。

        宁锦云至少面上对宁卫桓还是很不错的。

        宁卫桓也许是能察觉她这个小妹是家里最不受宠的,所以寄钱回家之外,总偷偷给宁媛一点。

        “这么听着,你这个大哥人不错。”荣昭南道。

        宁媛不无自嘲地道:“是啊,而且别看大哥是领养的,比我这个‘亲生’的还得宠些。”

        荣昭南没有再说什么。

        到了村口,要下车的地方,荣昭南长腿一撑地,让宁媛从车上下来。

        他抬起清冷的眸,看着宁媛淡淡地道:“道家有一种说法,叫六亲缘浅,父母缘薄,有些东西不必强求。”

        宁媛呆了一下,伸手就上去捂住荣昭南的嘴:“我麻烦你,现在虽然情势风气都明朗了,还是少说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你才恢复工作呢!”

        她能重生回少女时代这么诡异了,自然是除了玄学也没别的可以解释,但现在还没开放到能随便提"封建迷信"。

        荣昭南垂眸看着身前的姑娘,她有些紧张地正左右张望。

        姑娘细细的手指因为干活多,有些粗糙,可按在他唇上的掌心却依然柔软温热。

        他瑞凤狭眸里闪过幽沉含笑的光:“担心我?”

        宁媛瞧着走过的村里人没有注意到他们,这才松了口气。

        她忍不住念叨:“你好歹也曾是特种部队大队长,怎么张口闭口就道家,至少人前别提啊。”

        之前还半夜打坐修炼,这小哥哥也是个神奇的物种。

        荣昭南眯了眯眼,她又提起特种部队这种只有国外有建制的兵种了,国内现在只有侦察兵,她却说得不顺口。

        他目光微闪,在她掌心似笑非笑地道:“嗯,你是在担心我?”

        宁媛忽然僵了一下,掌心触电一样,迅速地收回自己的手,她握住掌心,见鬼一样看着荣昭南。

        她怎么觉得他好像亲了下她的掌心?!!

        荣昭南神色不变,看着她:“怎么了?”

        宁媛打量着他淡然清冷的神色,还是那副不好接触的高冷样子,应该是她的错觉吧?

        嗯,应该是她的错觉!

        荣大佬这种正人君子,当初一个自己把自己捆水缸里泡一宿,被她意外碰到嘴巴子,都能愤怒如同失身的禁欲系,怎么可能做出那种占人便宜的事?

        宁媛轻咳一声,不自觉地把有些细微濡湿和酥痒的掌心捏紧:“没什么,咱们回去吧?”

        是她先去按住人家嘴巴的,沾到点唇间的潮气什么,也正常。

        她还不小心舔过他呢。

        宁媛说服了自己,转身跟着他一起往牛棚小屋走。

        荣昭南看着她那自我说服,却把掌心握紧的傻乎乎样子,眸底闪过笑意:“嗯,走吧。”

        撸兔子要慢慢来,不着急,有些品种的兔子也是会咬人的。

        总归他暂时不打算回京城,一边查她底细,一边慢慢让她习惯好了。

        但下一秒,他就看见宁媛一边走,一边不自觉地伸开手,把掌心在裤腿上悄悄擦干净。

        宁媛边蹭干净掌心,边忍不住暗自嘀咕,哎妈呀,就算是帅哥的口水,那也是别人的口水啊,有点恶心。

        也难怪荣大佬那时候被她迷迷糊糊当薄荷糖不小心舔了一口,当时他就恶心地冲出去了。

        上辈子看那些电影和小说,她就非常不理解接吻这种交换口水的事,从来都没有亲过李延,当然李延也没啥兴趣亲她。

        怎么会有人喜欢接吻这种交换口水和细菌的事?不会传染病菌吗?

        荣昭南眼底的笑意没了,变成冷冰冰的光:“……”

        这么嫌弃?很好,他记住了!

        ……

        xiaoshuolang.com      jjshu.com      piaotian8.com      wcxs.net



        kanshulou.com      booktxtx.com      123wx.org      shuwang.net



        xiaoshuoshu.cc      1kanshu.net      baishuku.net      uu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