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117章 开房

第117章 开房

        “哟,这是朱二哥一块吃啊,行嘞,那我再加两个菜。”招待所李大厨瞧见他们坐了一桌,顿时笑眯眯地道。

        很快,李大厨就给他们上齐了菜。

        朱副校长率先拿了茶壶给宁媛的搪瓷杯里倒茶。

        他斯文消瘦的面孔上一片感慨:“谢谢你,小宁,如果不是你帮我接手了那个梅瓶,我大概会货、财两空。”

        东西被抢走,钱也没有,多亏小宁,他拿到钱,才有机会救自己老娘和老婆。

        宁媛却举起茶杯跟朱副校长碰了一下:“在黑市卖古董,如果不懂行情和内幕,是很容易被宰的。“

        做古董的水深着呢,柳阿叔得黑白两道都吃得开,又联合黑市其他人压朱副校长的价。

        意图逼朱副校长低价出手,这就是恶意收购的一种,在后世很常见。

        最后干脆明抢,叫她实在看不过去,才出手了。

        自己也借机赚了一大笔,朱副校长也不算欠了她什么。

        “就是这杯茶,我不能要朱叔叔敬,以后你可是我的校长。”宁媛黑珍珠似的大眼睛弯起来,笑吟吟地道。

        朱副校长也笑了,没有非要敬茶:“小宁看起来是很有信心会考进来当我学生。”

        他顿了顿:“我本来想着如果你很想要学籍参加高考,就算本校没有,怎么都会帮你想办法解决。”

        宁媛摇摇头:“朱叔叔你放心,我要是连插班生考试都过不了,高考肯定会失败,那就算有学籍也没有意义。”

        活了两辈子,她清楚地知道国内是人情社会,她为了得到一个参与考试的机会,也会送礼。

        自己没有清高到不食人间烟火,有人脉也是衡量人有没有本事的重要方面。

        可真正考手头实力的东西,她不会试图走捷径,没实力的人,迟早会露馅,何必吃力不讨好去作弊。

        看着宁媛,朱副校长和章二哥都为她的清醒赞赏的笑了。

        “你一个小姑娘竟然能知世故而不世故,很难得,我期待你来给我当学生!”朱副校长笑着和她一起把茶喝了。

        荣昭南坐在一边冷眼看着宁媛,这姑娘有时候很幼稚,有时候却像一个遍历世情的透彻人。

        矛盾又违和,就像一潭清水,可底下却不知深浅。

        荣昭南垂下眼,掩去眼底的沉思,普通人没有他侦缉的经验和敏锐感,加上宁媛的遮掩。

        很难察觉到宁媛的古怪。

        可他与她相处那么久,她说话做事和出身、身份、阅历完全不符合,背景却干净得一点问题都没有。

        既然她也没有什么危害性举动,那就……先这样下去吧。

        希望她一辈子就这么毫无问题地“异常”下去。

        荣昭南轻扯唇角。

        吃完饭,朱副校长去结账,宁媛没有抢着买单,学会接受好意,这也是给人面子。

        章二则交给宁媛一把钥匙:“小媛这次有介绍信,最近没什么领导来出差,我还是上次开了你们住的那间房!”

        说着,他还朝宁媛和荣昭南眨了眨眼才去忙了。

        只剩下宁媛和荣昭南两个人,空气有一瞬间的安静。

        宁媛看了他一眼:“我先上去放东西了。”

        说完,也没理会他,径自提着自己装着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的包上了楼。

        荣昭南剑眉拧了下,冷着脸在她身后跟着。

        到了二楼的房间,宁媛熟练地开了门,进去放东西。

        只是一看见房间里那张一米八的大床,她就想起上次她趴在他胸口,抱着他睡了一晚上。

        宁媛忍不住有些脸红,别开眼,把自己洗漱用品放进独立洗澡间。

        她洗脸洗手后,把帕子晾好,坐在床边脱鞋:“我先睡一会,下午我要去找房子,你要跟我去吗?”

        荣昭南没什么表情看了她一眼:“陈辰不是比我更合适陪你看房,需要我通知他么?”

        宁媛闻言,小圆脸拉了一下,翻了个大白眼:“阴阳怪气,我是多余问你!”

        又不是她损的他,人家朱副校是不太会说话,又不是故意的。

        谁让他这倒霉家伙,生不逢时,晚生几十年,就能有无数粉丝冲那张脸为他痴为他狂,为他哐哐撞大墙!

        可这管她屁事么~

        她都给他台阶下了,他还这副拽屁样子,别怪她抽台阶走人。

        宁媛懒得理他,干脆地脱了外衣外裤上床扯了棉被睡觉。

        荣昭南看着她又习惯性地伸腿先一夹被子,然后一卷把被子卷身上,裹成了个蚕宝宝躺下,完全不想搭理他。

        他忍了忍,阴着脸进了洗澡间放东西。

        一抬头,就看见宁媛挂着的那块印花的丝绵大帕子。

        他忽然就想起上回住宾馆的时候……被自己弄脏的那块。

        荣昭南阴沉的表情松动了些,皙白的脸皮上染了一点不自在的红晕。

        他别开眼,打开水龙头,就着冰冷的自来水洗漱去了。

        等荣昭南出了洗澡间,就看见床上的姑娘居然已经在温暖的被窝里,发出细小柔软的呼噜声。

        他莫名其名有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憋闷感。

        这卷毛死兔子,真是走哪都秒睡,好像他生气她一点儿都不在乎,就他一个人憋着气。

        他眯了眯隐着火气的瑞凤眼,单膝跪在床上,伸手就要拽她的被子,把她抖出去。

        门外却忽然响起敲门声:“咚咚咚。”

        荣昭南这才直起身体,看了眼大门,起身下床去开门。

        门口站着胖胖的服务员大姐,手里抱着一床大被子。

        瞧见荣昭南开门,她不客气地把被子塞他怀里:“呐,小伙子,这是小宁之前叫我多给你准备的被子。”

        随后,服务员大姐看着荣昭南皱眉摇摇头:“啧啧,小宁那么好的媳妇儿都不让你睡一个被窝了,也不知道哄哄。”

        说完,大姐翻个白眼就走了。

        荣昭南抱着被子,稍微缓和的脸,又阴沉了下来。

        他关上门转回床边,冷着脸把被子往床上一扔,额头上青筋跳了一下。

        好得很,还给他叫了被子,全招待所的人都知道他们“感情不好了”。

        ……

        宁媛睡了个不错的午觉,一般一个小时多点就会自动醒。

        她伸了个懒腰,就看见边上一个人都没有。

        宁媛愣了一下,看了下窗外,灰白的阳光从窗口的玻璃落进来。

        那种午睡起来,看着灰尘在空气里跳跃的感觉不知道为啥心里有点……空空的。

        她起身穿好衣服、鞋袜出了房间,就看见一道清冷的人影站在阳台上俯瞰着街道。

        男人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根烟,随意地搁在阳台的栏杆上。

        很普通的动作,却因为他交叠的长腿和挺拔的身形,显出一种奇异的清冷慵懒感。

        让宁媛想到在冬日阳光下蛰伏休憩的……白虎。

        她看了一会,满足了一下自己审美需求,然后瞥了眼沙发——那里放着一个枕头和一个被子。

        嗯,白虎气性大,宁可窝在沙发上,也不上床睡。

        啧啧,那大长腿比沙发都长,睡着能舒服?

        宁媛没叫他,爱谁谁呗。

        这辈子,她重生回来,最重要的准则就是——做人要开心,尤其是让自己开心!

        她转身麻溜地背上她的小挎包,出门去了。

        不过她才下到一楼,就被人揪住了辫子:“你打算怎么去。”

        宁媛被扯得一个趔趄,扭头一看,荣昭南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个幽灵似的站在她身后,居高临下地睨着她。

        而她居然一点没发觉?!

        宁媛吓了一大跳,恼火揪回自己辫子:“你是鬼吗,走路用飘的没声的!”

        还好这是大白天,吓死人了!

        xiaoshuolang.com      jjshu.com      piaotian8.com      wcxs.net



        kanshulou.com      booktxtx.com      123wx.org      shuwang.net



        xiaoshuoshu.cc      1kanshu.net      baishuku.net      uu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