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145章 荣昭南是她的小媳妇儿

第145章 荣昭南是她的小媳妇儿

        欧明朗看了眼荣昭南,扯扯唇角,一脸桀骜地转身跟着来领自己的家里人走了。

        荣昭南眼神冷了冷,这小子的表情是在挑衅他?

        郑保国正在笔录上签字,结果看着和自己对着干的学生都走了,自己和一帮子手下却被定了要拘留。

        “凭什么啊!”他气得肝颤时。

        此时,正好瞧见宁媛经过自己身边,郑保国没注意荣昭南的手还搁在她腰上,就冲着宁媛凶狠地低声道——

        “丑女,你害我被拘留五天,等我出去,咱们走着瞧!”

        一只大手忽然拎着他衣领,一下子把他提起来“咚”一下扔墙上。

        荣昭南看着面前疼得呲牙咧嘴的郑保国,捏着他脖子提起来:“你想怎么走着瞧?”

        “你……你是警察…你不能打人!”郑保国后脑勺和背后痛得一抽一抽的。

        加上脖子被别人捏住,他却无力挣扎的窒息感让他死命挣扎。

        周围的警察却似乎没有看见这一幕似的,只各自做自己的事。

        荣昭南冷漠地睨着面前虫子一样的家伙:“你应该庆幸我身上穿着警服。”

        周围郑保国的几个小弟吓得瑟瑟发抖,却都不敢吱声。

        眼见着郑保国翻着白眼快被他掐没气了,宁媛扯了扯荣昭南的胳膊:“算了,杀鸡焉用牛刀,咱们走吧?”

        总不能大庭广众下,弄死郑保国。

        荣昭南这才松了手,冷冷地扫过瘫软在地上,裤子都吓得尿湿了的郑保国:“下次,别让我再见到你。”

        他这才带着宁媛离开。

        陈辰瞥着郑保国几个,嗤笑一声:“这几个小杂碎,能让队长动手,还真是你们的荣幸。”

        队长收拾这几个简直是大炮轰蚊子。

        一行人离开之后,郑保国才缓过来,喘着大气疯狂咳:“咳咳咳……”

        妈的,那个警察长得娘们唧唧的,一动手像个变态杀人犯!

        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警察,吓死人了!

        这头,送着宁媛和荣昭南到家,陈辰还想进去蹭饭吃:“我好久没有看见阿黑和阿白了,好香,是炸鱼吧,好像还有猪脚…小嫂子我想吃炸鱼……猪脚……”

        “不,你不想吃。”老徐利落地一把捂住陈辰的嘴,把他强行拖走。

        这没眼力劲的大灯泡!

        宁媛看着陈辰被老徐拖走,一脸哀怨的样子,实在有点好笑。

        她别开脸轻咳一声:“那什么……走走走,洗手吃饭去。”

        唐老和夏阿婆已经准备好了饭菜,瞧着他们回来了,唐老才松了口气:“没事吧,丫头,你吓死我们了!”

        南小子让人回来报信说小丫头被学校的坏孩子堵着敲诈,还打架进了派出所!

        宁媛摸摸上来蹭她的阿白和阿黑的狼头,冲着唐老露出个甜笑:“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儿。”

        她怕二老担心,从书包里拿出卷子来:“我们今天模拟考成绩出来了,我这次考得差点了点,比年级第一差3.7分。”

        唐老爷子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他坐在饭桌前拿了卷子看了看,蹙眉:“粗心大意了啊!最近这个月你精神不济啊,丫头!”

        宁媛乖乖巧巧地点头:“嗯,粗心大意就是知识掌握不牢固。”

        “最近每天晚上加一套卷子,有意见吗?”唐老放下卷子。

        宁媛看了一眼荣昭南,摇摇头:“没意见!”

        她真是谢谢他了,托他突然闹腾要给她当男人的福,她精神不济!

        谢谢他赐她一个月天天晚上干卷子的荣幸!

        荣昭南端着碗,安安静静地吃饭,对宁媛的怨念视而不见。

        直到……

        他的筷子夹向碟子里的炸鱼,那块炸鱼被夏阿婆夹走。

        他打算换一块炸鱼夹,一碟子炸鱼被夏阿婆换了个地方放。

        荣昭南拿着落空的筷子:“……”

        算了,他去夹另一碗里的酸甜花生焖猪蹄。

        他喜欢吃这个,猪蹄浓油赤酱焖得软烂入味,色泽赤红,肥而不腻,入口即化,唐老的得意菜之一。

        一碗里四块大猪蹄,刚好一人一个,但是……

        荣昭南筷子还没下去,夏阿婆连碗一起端走,给唐老碗里夹了一块,她自己碗里一块,宁媛的碗里……两块。

        荣昭南:“……”

        这饭没法吃了。

        “你还想吃猪蹄?吃炸鱼?小宁的成绩掉下来了,你还吃得进去,你有没有心?!”夏阿婆拿筷子敲着碗,瞪着荣昭南。

        她像个偏心恶婆婆教训自家儿媳没伺候好准备进京赶考的儿子。

        嗯,荣昭南是儿媳,宁媛是儿子。

        荣昭南:“……”

        宁媛憋笑憋得小肩膀一抽一抽的,一边捧着碗啃他的猪蹄,一边冲他坏笑挑眉。

        你活该!活该!

        荣昭南眯了眯眼,沉默着去夹猪油渣炒青菜。

        阿婆没有阻止。

        只是在他夹青菜时,唐老冷不丁来了一句:“我看小南你最近油水吃多了,油渣还是别吃了,多吃点青菜,清心寡欲一点,对身体好。”

        荣昭南:“……”

        明明都不是他们亲生的,可现在这待遇——宁媛亲生的,他是后娘养的。

        可他能说什么,夏阿婆磨刀霍霍地提点过。

        这一顿饭,荣队久违地吃了一肚子青菜。

        嗯,挺好,修身养性。

        吃肉容易躁动……尤其是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又到了动物们交配的季节。

        ……

        饭后,荣昭南又出去了,宁媛略松了口气。

        荣昭南最近神出鬼没,早出晚归,偶尔半夜不见人影,不知道干嘛去了。

        但他只要在,她就浑身不自在。

        他总有本事动摇她的心神,让她没法子专心学习。

        现在人不在,宁媛赶紧埋头写作业、写卷子。

        等到她伸懒腰终于从书卷里抬头的时候,却见一只搪瓷杯放在自己面前,里面飘开浓郁的香气。

        这熟悉的味道,让宁媛一愣:“这是,咖啡?”

        她看向站在一边的高挑人影。

        荣昭南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还洗了澡,穿着一件白色衬衣与蓝色的警裤,袖子松松地挽起在小臂上。

        他刘海与发尾都是潮湿的,暖黄的光线让他锐利清冷的眉目都显得柔和温润了许多。

        荣昭南淡淡笑了笑:“试试,别人送的,能提神。。”

        他将一碟小点心放在搪瓷杯边上。

        宁媛看着他修长皙白的手指,忽然理解了一句诗——

        “红袖添香,夜读书。”

        xiaoshuolang.com      jjshu.com      piaotian8.com      wcxs.net



        kanshulou.com      booktxtx.com      123wx.org      shuwang.net



        xiaoshuoshu.cc      1kanshu.net      baishuku.net      uuxs.org